猛犸家园 > > 游戏外挂使我登顶武林 > 第一章【小修】
    第一章

    【世界正在生成】

    【您已载入世界】

    【当前身份:武林盟主之女】

    【当前属性:体弱多病】

    【初始道具:20格背包一个,迷魂药一瓶,生锈的匕首一把,易容丹三枚。】

    ……

    “嘀嗒”

    “嘀嗒”

    宫盈醒了。

    但她怀疑自己在在梦游。

    因为她发现她此刻正被绑在了一个湿冷阴暗的地牢里。

    她的床呢?她那么大一个床呢?

    脑袋正懵,便听到了长鞭撕破空气的声音。

    紧接着,猎猎寒风由远至近,刮来了一中年妇人若蛇般阴森的声音。

    “还是没问出南音图的下落吗?”

    黑暗的角落有人小声回话:“回、回桃夫人的话,她……她晕了好几次,什么话都没说。”

    宫盈更懵了,她听了一会儿脑袋就昏沉起来。

    俩人说话的声音一直飘在耳旁,叽叽喳喳,吵得很,却听不懂她们究竟在说什么。

    四肢冰冷无力,脑袋里乱成了一团浆糊,花了好长时间,才理清现在的局面。

    如果不是幻觉的话,那么她现在应该是穿越了。

    还以一种很奇怪的姿势被绑在了冰冷滑腻的墙壁上,双脚悬空,动弹不得,像条搁在砧板上的鱼。

    隔了会儿,电子音在脑海中响起。

    【尊敬的玩家您好,你叫宫盈,是现任武林盟主之女。】

    【魔教少主尹息化名尹溪,十三岁时成为了你父亲的养子,十八岁时同你定婚,十九岁时带着魔教教众围攻你的父亲,并将你掳入宫中。】

    【他们都想要从你口中问出武林至宝‘南音图’的下落。】

    【当然,您并不知道南音图在哪里。】

    宫盈:“……”

    这声音像极了游戏里面的电子提示音。

    所以……这难道是游戏世界?她穿游戏了?

    【尊敬的玩家您好,这是真实世界哟,死了就死了哦。】

    ……行吧再见。

    等她找到机会了就一头撞死在这里。

    一睁眼就出现在了这个地方,不能动不能说话就算了,还要听两个莫名其妙的人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她就不信还撞不回去现实世界了。

    系统音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站在宫盈面前的“桃夫人”不到四十岁,脸上涂抹了一斤多的脂粉,脸蛋生得不错,但打扮得像个要去广场扭秧歌的大妈。

    同浮夸扮相截然相反的是她森冷阴毒的气质。

    这位桃夫人冷冷盯着宫盈。

    宫盈愣了会儿,不太服气地睁大眼睛回瞪。

    侍女模样的年轻女子缩了缩脖子,声音低了下去:“尹少主马上就要回来了……”

    桃夫人眼尾一挑,声音柔滑:“少主?那小子算什么少主?”

    侍女嗫嚅了两下,头埋得更低,没敢继续说话。

    “再说了,北山域出了大乱子,尹息这会儿恐怕正自身难保着呢。”

    再没一个人说话,空旷的地牢里除了水声,便只剩桃夫人的叨叨念念。

    她好话歹话说了个遍,见宫盈自始至终一声不吭,最后一点耐心终于耗尽,扭脸,笑意瞬间一扫而空,声音冰冷:“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侍女捏紧了衣摆,面色微微发白。

    桃夫人攥紧了鞭子,皙白手背上青筋隐隐凸起。

    她胸口起起伏伏了数次,大概是恼极,忽地若鬼魅般近了宫盈的身,抬臂,干枯的手掐上了后者的脖颈。

    尖锐的指甲嵌入皮肤,生疼,宫盈的身体颤了一颤。

    她因为难受而仰高脑袋,张了张口,想要说话,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桃夫人浑然不觉,若桃花的眼眸在尾部勾出妩媚的弧度,眼里却藏了毒汁。

    宫盈张口,声音沙哑:“啊,啊……”

    桃夫人一怔,反应过来后,冷冷一笑:“还是不……”

    话未说完,她便感受到了股异样。

    芽儿匆匆:“少主……”

    站在牢门旁的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黑发青年,他身材颀长,面容精致,生得如画般好看,气质却偏阴冷,像是常年生活在暗不见光的潮湿地带,眉目间浮着难以忽略的戾气。

    大概是来得比较匆忙,青年的额前的发丝略显凌乱,可站在木门旁的模样,却又像是入定的老僧,只用漆黑的眸子沉沉地盯着里面,什么话都没有说。

    桃夫人受了惊吓,抽离的时候,指甲从宫盈脸侧刮过,刮出了道浅浅的口子。

    “你怎么这……”

    前者还未察觉,尹息的神色瞬时就变了:“出去。”

    桃夫人收了口气,面皮紧紧绷起,眸里瞬息万变。

    宫盈观望了半天,只明白过来一个事实:那就是,拷问她的人从女的变成了男的。

    桃夫人大概是没这个青年厉害,磨蹭了半天,不甘不愿离开。

    俩人气场极其相像,反正一眼就能看出来,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不过,这个叫尹息的男子要稍微安静点,没那么多话,进来后就沉默站在宫盈不远处,看着她。

    什么话都不说,就这么看着。

    进这个地方没受什么刑,没流血没受伤,但拜体质所赐,她这会儿胸口沉闷,浑身发软,被尹息看佛像一样盯着看了半天后,喉间居然涌上股甜味。

    隔了好一会儿,尹息终于开口:“你……”

    宫盈再也忍不住,喷出口血来。

    站在正对面的尹息,就是反应再快,也染上了些血污,他神情微僵,身体愣在原地,视线望向宫盈的时候,面色黑成了锅底。

    她起初还有些担心,但是吐都吐了,总不能让她舔回去吧……

    学会了破罐子破摔以后,宫盈的心情豁然开朗,她睁大眼睛,瞪视着尹息,一脸的英勇无畏。

    出人意料的是,尹息似乎并没有对她发怒。

    他用手指刮去下巴上的血迹,看了一眼被染红的食指,抬眉时神色怔忪。

    宫盈都踏马惊了。

    这位仁兄,你可以不生气,但是为何要做出这幅表情?

    不知道的还以为刚刚喷血的是你呢。

    尹息垂下眼睫:“芽儿,把她放下来吧。”

    芽儿二话不说,默默将宫盈从墙上放了下来。

    身体莫名得到解放,却还没很好适应,她双腿麻木发软,刚触地,就向前摔去。

    好在芽儿就在身旁,伸手将她的身体扶住。

    “你先出去吧。”

    芽儿将她扶到墙壁旁坐下,才乖乖离开。

    冰冷的石板让宫盈找到了一些真实感,她一伸手就触碰到了覆满青苔的地面,滑滑溜溜。

    她有些累,靠着墙壁闭上眼,体力稍微恢复了些。

    刚闭上眼,脑袋里就有什么东西闪了下,她凝神望过去,发现那……好像是个闪闪发光的手,手指指向一个黑不溜丢的麻布背包。

    ……这感觉,怎么这么像新手指引?

    鬼使神差之下,宫盈按照提示打开了脑海里的这个背包。

    里面的东西出现在了她的脑海里,分别是匕首,迷魂药和易容丹。

    奇妙的是,匕首上还附带了注释。

    【生锈匕首:可以利用它自杀。】

    宫盈:“……”

    系统这么鼓励自暴自弃的吗?

    宫盈盯着匕首看了一眼,开始思索从自己身上哪个地方下手,能死得更干净利落点。

    隔了半秒钟,匕首上面的注释变了。

    【生锈的匕首:↑刚才只是个玩笑,本匕首是个没用的装饰品。】

    宫盈:呵呵。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些都是她穿越前玩的一款网游里面的新手初始道具。

    不等宫盈细想,面前的男子便出声了。

    尹息居高临下望着她,情绪莫测:“南音图交出来的话,我可以保你们父女平安。”

    不提这茬还好,一提起,宫盈的脑壳又开始发疼了。

    她仰脸,目不转睛地望着尹息,对他发起眼神攻击。

    尹息沉默片刻,别过视线。

    宫盈伸手扯了扯他的衣袍下摆,做了个手势示意他靠近一点。

    尹息望过来,却没动弹。

    宫盈轻轻蹙起眉头,面色发白,右手捂住心口,表情悲戚。

    青年指尖稍顿,冷着脸,抿直了唇,一言不发蹲下/身,拉近了同她之间的距离。

    刚蹲下,便听到“呼”的一声,雾气迎面扑来。

    “你……”

    自诩沉稳机敏的尹息也在这一刻愣住了,他想闪避,可显然已来不及,鼻间吸入了大量不知名药雾。

    宫盈捏着药瓶站起身,心情终于舒服了。

    尹息的身子瘫软着靠回墙上,睁着双眼,目光却因为药物而失神。

    迷魂药的作用宫盈比任何人都清楚,她初玩《灵剑江湖》时,背包里就有这个东西,这个药可以帮助她驱使丛林里的大大小小npc。

    驱使个尹息当然不在话下。

    迷了尹息的魂后,宫盈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他解了自己的哑穴。

    解完哑穴,尹息又气息不稳地靠回了墙边。

    他盯着宫盈,虽仍旧动弹不得,可眸里却出现挣扎和错愕,似乎还有些恼火。

    宫盈掐了下他的脸蛋,泄愤一般捏了又捏:“拜托你,回头见到了那个桃夫人,帮我转达一句,让她下次审问别人之前,能不能先把哑穴解开。”

    见尹息还睁着双黑漆漆的双眸,对自己使劲瞅着,她有些于心不忍。

    地牢里没什么工具,她左瞄右瞄,在角落找到了块石头。

    宫盈抱起石块,由于身体孱弱,还未走到尹息面前,面色就开始发白,眼瞳氤氲出了层可怜兮兮的薄雾。

    十分招人心疼。

    就是这么个招人心疼的姑娘,毫不客气地当着尹息的面,“啪”的一声,将石块砸到了他的脑袋上。

    尹息眼皮一翻,昏倒过去。

    她拍了拍手上的灰,吃下一颗易容丹,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变作了尹息的模样。

    这丹药品质一般,只能维持半柱香的时间,更重要的是,变换以后,同他仍旧有着明显的区别,很容易被熟悉他的人察觉出来。

    不过现下也管不了那么多,宫盈迅速扒下他的外衣,套到自己身上。

    牢房外的狭窄石洞过道空无一人,只有三三两两挂在墙壁上的微弱火光勉强照亮了前路。

    她松了口气,板着脸,顺着道路尽头的光源处缓步往外走。

    这对于宫盈来说是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她摸不清方向,只能凭着感觉往前走。路上遇到了不少魔教弟子打扮的面孔,她一概目不斜视地忽略了。

    尹息平日在教中大概颇具威严,一路上碰到的弟子在同她问候的时候都不敢直视她。

    这使伪劣产品宫盈一路走得顺畅平坦无比。

    一路有惊无险地摸到了宫门附近,正前方的巍峨石门正紧紧关着,宫盈一走到附近,守门的弟子便乖觉替她将门打开。

    随着轰隆声的响起,她似乎听到了石门外的涓涓流水声。

    眼看着就要逃出生天,宫盈却突然察觉到了些许异样。

    她走路的时候习惯用余光瞥着脚下,以防踩到不该踩的东西,这时候自然也不例外。

    于是她发现脚下突然多了块奇怪的红圈。

    大概因为这东西长得太像游戏里经常出现的伤害范围圈,身为一个合格的游戏玩家,宫盈看到圈,大脑一空,条件反射跳出红圈。

    身子刚离开原地,她便听到“唰”的一声响,一道闪着寒气的锃亮光影横切开空气,擦着她身旁的空气,轰然扎入石门中。

    宫盈睁大眼睛。

    偏头的那一瞬间,她对上了桃夫人的视线。那是愕然,讶异,仿佛受了灭族羞辱的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