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家园 > > 游戏外挂使我登顶武林 > 第六章
    第六章

    宫盈在最短的时间内弄明白了一个事实,那就是,“神医”是这个朝代的连锁店铺,专卖药臼,就像传说中的“悦来客栈”一样,开遍天涯海角。

    也就是说,店铺里卖的每一个药臼,都是她要找的“神医药臼”。

    不……

    她不相信。

    神医药臼怎么可能是这么容易就能拿到的东西,宫盈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双手捧起一个药臼。

    由白色的石头制成,冰凉,沉重。

    几乎是刚入手,电子系统音便出现在了脑海里。

    【您已获得道具“神医药臼”,请问是否立刻绑定?】

    宫盈当时就这个表情:“……”

    算了,也许是巧合呢。

    她顿了一下,将之放回原位,又捧起了放在旁边的另外一个药臼。

    【您已获得道具“神医药臼”,请问是否立刻绑定?】

    “……”

    再换,出现的还是一模一样的电子提示音。

    也就是说,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她以为的“武林至宝”,不仅如此,它还是个随处可见的寻常货。

    真是又让人悲伤,又让人高兴。

    “这是你要找的东西吗?”

    她哽了一下,伸手抹了一把不存在的眼泪,小幅度点了下头。

    少年望着她的眼神充满了同情,虽然他什么都没有说,但是宫盈能猜测出,他那欲言又止止言又欲数次的话语一定是——“这姑娘莫不是哪个山洞里面跑出来的野人,怎的消息如此闭塞,连神医药臼都没听说过。”

    付了钱,她抱着药臼慢吞吞走出店铺。

    宫盈思索了会儿,深觉自己现在最需要做的事情便是,无情冷酷抛弃这位同行的少侠,找个没人的角落装备药臼,尽快制出易容丹好给自己改个头换个面。

    思及此,她伸手扯了下对方的袖口。

    少年偏头看了她一眼,又快速转开视线:“怎么?”

    她伸手打了个哈欠:“我有些困了,想去找个客栈休息会儿。”

    言下之意,大家可以就此分道扬镳,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说完,大概觉得用完就扔有那么点不妥,她思忖片刻,伸手摸出个钱袋,有些肉疼地捏出两块碎银,依依不舍递到对方面前:“这些是谢礼。”

    少年垂眸看向她的手心,神色莫名:“走吧。”

    宫盈:“?”

    “谢礼自然不必,住店的钱姑娘帮我一同付了即可。”

    宫盈眨巴眨巴眼睛。

    少年在前方颇为困倦地打了个哈欠,似乎觉得她的疑惑很没必要,声音懒懒:“赶了一整宿的路,我当然也需要休息。”

    她攥紧碎银,思索了会儿,默默将剩余的话咽了回去。

    成……成吧。

    反正她没什么目的地,现在不管去哪里都是都行,根本就不在乎究竟有没有人同伴而行,待会儿进了客栈,她可以安心关了门里研究药臼,也不怕有人打扰。

    心里想完这些,她点了下头,算是同意。

    他斜着眼睛看了她片刻,隔了会儿,眯着眼睛笑了笑。笑得很可爱,少年感十足,还露出了小小的虎牙,看着十分真诚。

    虽然,宫盈并不觉得这算得上是个真诚的笑容。

    俩人在附近找到了一个客栈,挑了两间房。

    房间面对面,少年关门进去之前,又冲着宫盈笑了下。

    笑得宫盈差点以为自己的脸上出现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她伸手摸了摸脸,一头雾水地关好门进了屋里。

    她坐到床上,小心翼翼背对着门,在听到电子提示音之后,将药臼绑定进了系统里面。

    装备成功之后,药臼便从眼前消失。

    脑袋里闪了闪,毫不意外的,一个晶亮的图案出现在了她一片灰暗的大脑之内。

    这个图案长成了药臼的模样,只不过它的颜色要比现实中的药臼要淡一些,灰扑扑的,看着质感很差的样子。

    凝神看了会儿,系统提示音便出现在了她的脑海里。

    【请问是否现在使用神医之药术】

    宫盈选择了现在使用。

    紧接着,她的眼前便出现了一个透明的药臼模样东西。

    这个东西看着似乎没有实体,此刻正悬浮在半空中,她伸手摸过去的时候,却摸到了冰冰凉凉的温度。

    一个小小的“零级”字眼在药臼上方闪闪跳动,至于药臼的下方,则有一行浅浅淡淡的提示:等级零,放入任意药草皆可以制作出随机药物。

    随……机药物?

    宫盈愣了下,几乎要以为自己是看错了。可是,不管她看了多少遍,浮在药臼下方的提示字都没有变化过。

    易容丹呢?

    迷魂药呢?

    难道都是骗孩子的?

    所以也就是说,即使拿到了药臼,她也没有办法立刻弄出易容丹。

    她忍不住横躺回床上,一边左右打滚,一边捂脸委委屈屈嘤嘤唧唧了两声。

    再度起身的时候,抹了把脸,神色恢复坚毅。

    罢了罢了,一开始就应该知道事情不会太简单,既然显示目前零级,那么肯定是有升级的方法。

    以她多年玩游戏的经验来看,升级的唯一方法就是多使用,使用次数越多,升级速度便越快。

    宫盈思索了会儿,将药臼收回去,起身收拾了下,没同少年打招呼,悄声溜出了客栈。

    客栈附近便是集市,来来往往的路人很多,宫盈寻了个面善的老婆婆问路,没一会儿便找到了药铺。

    药铺柜手是个慈眉善目的中年男子,见宫盈进来,笑得见牙不见眼。

    “药方呢?”

    宫盈实诚地摇了下头:“没药方就不能抓药吗?”

    柜手脸上的笑容消失,表情迷茫:“姑娘生的是什么病,没有药方的话,在下也不知道该抓什么药。”

    隔了会儿,他又问:“要不,让老夫为姑娘把把脉。”

    “不是不是,我没有生病,只是随便买点草药。”她赶紧摇头,声音压低,做出神秘兮兮的样子,“多抓些价格便宜的就好。”

    柜手虽然什么都没有听懂,但见着宫盈这表情,便立刻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来。

    他长长哦了一声,若有所思地摸了摸胡子,笑眯眯地道:“原来是这样,姑娘先等等,我去给你抓点。”

    她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懂了些什么,但对方不继续追问这件事使她多了不少好感,宫盈抬目,两眼诚挚:“您真是个好人。”

    付了钱以后,她谢过,拿起沉甸甸的药包就准备走。

    柜手犹犹豫豫看她一眼,开口:“姑娘留……”

    话没说完,宫盈就听到了“咣当”的一声响,长剑出鞘,寒光捎着冷风从她身侧擦过,一把锃亮的剑搭在了木台上。

    接着,少年懒洋洋的声音响起:“留什么?留什么?金须草这种半文钱不值的东西你都敢狮子大开口,怎么,坑了那么多还嫌没赚够?”

    她眨眼,看过去的时候,神色有些意外。

    他不是应该在睡觉吗,怎么也跟过来了?

    那货真价实的冰凉长剑吓得柜手浑身一哆嗦,额头都冒出了点点冷汗,他受了惊吓,脸色一白,身子下意识矮了半截,像是恨不得将自己整个人都塞到木桌下面去。

    宰生客可不是行业规矩嘛,不然怎么养家糊口?

    要能提前猜到这个看着柔柔弱弱的小姑娘身后还有个持剑的侠客朋友,他也万万不会动她的主意呀。

    柜手嗫嚅了半天,面上和心里皆是悔恨不已:“这……这这……”

    猥琐胆颤,再没之前的和蔼模样。

    宫盈不笨,反应过来后知道自己被无良奸商坑了钱,立马拧紧了眉,愤愤然盯着药铺柜手:“你坑我钱?可恶!”

    柜手苦哈哈擦了擦脸上的汗:“我……”

    少年瞥他一眼:“你什么你,你不就是看这位姑娘长得笨了点,所以就可劲儿宰她吗?”

    宫盈脸上对柜手的义愤填膺立刻一扫而空,将仇恨转移到了少年身上,愤愤然望着对方。

    人参公鸡是不对的。

    她只是人生地不熟了点,怎么就看着笨了?

    少年视线移到她脸上,见少女涨红脸捏着拳气得胸口起起伏伏,唇角便忍不住想要往上扬起,但考虑到不是时候,他一手掩唇,轻咳一声,神色恢复漠然冷淡,斜睨着药铺柜手:“你貌似不怎么怕我。”

    小柜手像被扔进了油锅里一样,声音和身子抖出了一致的节奏:“怕……怕、怕得很……”

    少年饶有兴致地打量他一眼,身子凑近了些:“是吗?”

    不等柜手开口,他又道:“既然这么怕,怎么还不把钱还回来。”

    宫盈觉得,这个柜手大概是想用身体阐述什么叫“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不过,少年却懒得同他再啰嗦,见对方迟迟不肯掏钱,尖锐的长剑直接压到对方都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他终于哆哆嗦嗦打开柜子,依依不舍地捏出铜钱,搁到案上。

    一旁的宫盈睁大眼睛,叹为观止。

    见钱没了,柜手还有些不甘心。

    他咂咂嘴,挠挤出细小的声音:“其实小的这钱收得也不冤枉,我刚还……”

    少年眉峰一挑,剑刚拿起来又搁了回去:“看不出来,您这气还挺壮的。”

    柜手的腰板还没挺直就缩了回去,他闭了口,拼命摇头,没敢再说话。

    拎了药包,拿着失而复得的铜板,宫盈心情敞亮了不少。

    回客栈的时候,少年走在前面。

    她加快脚步跟上去,伸手扯了下他的衣袖:“刚刚的……”

    少年回头,视线刚同她对视,就飞快移开视线:“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去去就来。”

    宫盈道谢的话还没说出口,便见他三两步消失在了人群中。

    消失得太快,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对方人都没了。

    “……”

    她看了一眼自己的指尖,眨眨眼。

    考虑到对方帮了自己,她便听话站在原地等了会儿。

    却不想,没多久便听到了阵扰乱人群的喧哗声。她下意识望过去,看到黑压压的黑衣持刀人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朝这边卷了过来。

    所到之处,瓜果摊子摔了一地,可怜兮兮的普通民众满面惶恐,四处逃散。

    这……

    虽然他们身上穿着的不是天魔宗的衣服,可宫盈还是对这样阵仗有了心理阴影,她二话不说转了个身,低下头决定找条小道离开。

    可身子才刚转过去,便突地感觉到肩上一重。

    幽幽凉风从身边擦过,一只冰冷的手压上了她的肩膀,滑滑腻腻若毒蛇的男性声音在身边不阴不阳响起:“头转过来。”

    明明前一刻还在数尺之外,这一刻,便不声不响地到了她的身后。

    宫盈的身子僵了下。

    她没动,脑袋里闪过数种应对方法。

    可,还没等她实践,那压在她肩头的重量便被什么东西不客气地拍了开去。

    “就凭你……”少年懒散声音里夹杂着些许不屑,“也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