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家园 > > O装B是要被标记的 > 薄荷香
    “小乔,咱班新转过来一个同学你知道么?”

    乔方临刚刚下了篮球场,满头满脸的汗,头发一绺绺的黏在白皙的脸上还没来得及去洗一把,就听到旁边系鞋带的狐朋狗友庄新飞嬉皮笑脸的声音。这人是顶顶八卦的,班级里有什么小道消息都能得到一手消息,长的俊气的男生反倒有了个街道居委会大妈的心。

    只见庄新飞一脸向往的说:“不知道是男是女,要是个大美人就好了,咱班那些母老虎啊,啧啧啧”

    “理科班有姑娘就不错了,还想要什么自行车。”乔方临修长的手指把湿漉漉的发丝拨到后面,漏出光洁的额头,随意的动作就让看台上的几个离的近的女生立刻发出了阵阵尖叫。

    他习以为常的把随身的书包单手提溜在肩膀上,拍了拍庄新飞的肩膀催促道:“赶紧走。”

    “这么着急干啥?”

    乔方临短促的笑了一声,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下节课是自习课,溜。”

    “靠。”庄新飞表情扭曲的看着他:“你不怕金毛狮王扒了你的皮啊?”

    他们三班的班主任老徐徐泾先生,可以说是全年级班主任里最狠毒的那朵奇葩,管理学生堪称地狱模式,嗓门是他攻击学生的第一武器,所以人送外号金毛狮王。

    “怕什么,富贵险中求。”乔方临的瞎用词充分体现了他是个纯粹的学渣,不屑的撇了撇嘴:“你还说你是小灵通呢,老徐今天撤的早,早就不在办公室了。”

    庄新飞眼前一亮:“真的假的?”

    “骗你干啥?”

    于是两个一举一动都能引起众多女生关注的大小伙子顺理成章的狼狈为奸,在下午第三节的自习课翻墙逃到了对面的小网吧——该网吧名叫‘财神’,祖宗爷就是这帮不服管教的混蛋学生,靠着他们养活。曾经大大小小的收到过不少投诉,名单一长串全是学校的各个老师,但财神网吧就跟在警察厅里有背景似的,□□的很,一杆金枪屹立不倒。

    只是今天乔方临和庄新飞运气没那么好,他们在网吧双排了一个小时,趁着放学前的时候原路翻墙返回学校要拿着书包走人的时候,正好被金毛狮王抓个正着——

    “老徐老师?!”乔方临猫着腰刚要从班级后门钻进去就看到堵在那儿,活像门神的徐泾,顿时一愣,大脑短路的问:“您不是走了么?”

    旁边的庄新飞脚下差点一滑,不禁有点怀疑人生——他怎么会和如此蠢笨到自投罗网的人做哥们儿?果然徐老师毫不意外的大怒,唾沫横飞的怒吼道:“乔方临!又是你!你怎么那么能捣乱!”

    乔方临犯了错之后倒是乖巧了,一点也不敢顶嘴的站在那里,无辜的眨了眨眼睛。他相貌俊俏清秀,眉毛眼睛天生好像都是朝着讨人喜欢的方向长的,装可怜的时候特别有天然优势,假如面前的是一个女老师大有可能就此被乔方临蛊惑放他一马,但奈何面前的是整个年组最不近人情的魔鬼,还是一个四十来岁的糟老头子。

    所以乔方临和庄新飞没有因为长的好看沾什么光,还是被唾沫横飞的大骂一通。但好在老徐今天似乎很忙的样子,没有过多教训他们,说了几句就让他们回座位检讨去了。头重脚轻的逃过一劫,乔方临在闷热的教室后排,感觉眼皮子忍不住直耷拉。

    但他不能睡,刚刚打球体力耗费的多了点,乔方临觉得身子微微有些不适,睡着了绝对控制不住身上散发的气味,这让他屈辱的咬了咬后槽牙。

    无论他如何努力,都改变不了omega天生就是如此体质——身娇肉贵,力气用多了就免不了疲乏,敏感。炎热夏日的午后,没有空调的几十人教室里闷热,黏腻,气味浓重,这一切都让现在敏感的乔方临觉得崩溃——而最闹心的是,他没随身携带抑制剂。

    他其实一直刻意不随身带着抑制剂,因为对外,乔方临一向宣称自己是个不那么强壮的beta,隐瞒了他是个omega的事实。假若一直带着,被人发现那不是解释不清了?学校人多嘴杂,假如他一个男神级别大众情人的校草候选人被发现是‘柔弱可欺’的omega,那乔方临真觉得自己会没脸见人了。

    现在虽然提倡性别平等,omega和beta以及alpha没什么区别,但是等级制度就跟古时候的重男轻女一样,观念没那么容易改。

    像比例极少的omega一旦被发现,不但不会得到什么优待和珍惜,反而会成为众人不怀好意觊觎的对象罢了。

    可此时此刻,没有抑制剂也等于要了乔方临半条命,就在他硬撑着保持清醒,几乎压制不住自己体内的火气和隐隐要发散的信息素时,老徐走进了教室,身后还跟着一道修长清瘦的身影。

    如果要让乔方临这个学渣形容第一次见到江裴时候的感觉,那就一个字——帅。纵然他后来看江裴挺不顺眼,两个人天天对着干,也不能否认江裴是个十足十的大帅比。他皮肤很白,墨黑的眉毛下一双凌厉的双眼泛着微微的琥珀色,因为过于浅淡的原因显得很冷,甚至是有种不进人情的淡漠。

    “卧槽。”庄新飞在一旁忍不住夸张的小声嘀咕着:“这气场,绝对是个alpha!”

    乔方临眉毛微微一动,还没来得及说话,讲台上站在江裴身边的老徐就笑容洋溢的开口——

    “大家安静一下!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们班新转来的同学,名字叫做江裴。”老徐那一张大胖脸笑的就跟狗尾巴花似的,自来熟的拍了拍江裴的肩膀:“来,江裴,你给大家介绍一下自己。”

    乔方临喜欢欣赏帅哥美女,因此一直盯着江裴看来着,此刻他敏感的发现到江裴被老徐拍过之后眉头细微短促的皱了一下,声音冷清的就说了两个字:“江、裴。”

    呵,他敏锐的感觉到这家伙可能个自大狂。

    乔方临唇角微微扬起,勾起一个带了点嘲讽的弧度。不可否认,他见这个江裴不大顺眼。不只是他,高中生都讨厌比自己更装逼的人。此时整个班都跃跃欲试的等着看江裴的笑话——老徐的脾气可是出了名的不好,江裴让他下不了台,肯定没好果子吃!

    但不知道为何老徐一个暴脾气相当纵容这个江裴,有些尴尬地胡乱一指:“下面的空位,江裴你看看愿意坐哪儿,自己挑吧。”

    老徐说完就匆匆的走了,让他们留下来自习。

    但百分之八十的同学都有些不忿——不但没惩罚他,还让他自己挑座位?!这是什么神仙待遇?他们眼睁睁的看着江裴从容的走下讲台,也没刻意挑,就顺着那条夹缝走到最后面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正巧是乔方临旁边,他忍不住有些不悦的蹙起了眉头。

    江裴利落的拆开一颗薄荷糖含进嘴里,片刻之后忍不住有些疑惑的挑了挑眉——怎么空气中有一股淡淡的奶味?像是婴儿身上的奶香,又有点像奶油蛋糕?而且他不由得将视线落在左前方乔方临白皙的后颈上。

    气味好像是从他身上传来的,这家伙偷吃?

    好死不死的,乔方临正好想写小纸条跟庄新飞吐槽,一个转头想看看老徐有没有趴在后门玻璃偷窥的时候,就正巧对上江裴那双冷漠疏离的琥珀色瞳孔。

    两个人顿时都是一怔,片刻后,乔方临先发制人的皱眉问:“你看什么看?”

    江裴的个性向来都是能说一个字不说两个字的冷清,甚少被人这么蛮横的对待,一瞬间就沉下来好看的眉眼,冷笑道:“看怎么了,你怕?”

    话说出口,江裴自己心里都有些意外。他本来只是想冷笑一声就转头不理会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一对上乔方临那双眼睛就好像被莫名的蛊惑刺激,忍不住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啧,”乔方临火了,淡淡的嗤笑一声:“你有病?”

    周围的学生立时都忍不住化身成为吃瓜群众,目不转睛的盯着这边——好看到爆炸的转学生第一天就和校园里相当出名的学渣校草发生了冲突,多刺激啊!

    庄新飞深刻怀疑江裴那气场就是一个alpha,看到他阴沉的眉目有些打怵,忍不住拽了拽乔方临的袖子:“算了,少说两句吧。”

    在他眼里自己和乔方临都是普普通通的beta,跟alpha起冲突不值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而乔方临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体情况也不大适合撸起袖子跟江裴干一仗,故而借坡下驴,转回了头。本来一触即发的大战就这么虎头蛇尾,周围的同学都觉得多少有些没劲。

    只有江裴看着乔方临背后瘦的突出的蝴蝶骨,默默的咬碎了齿间的薄荷糖,一嘴清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