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家园 > > O装B是要被标记的 > 薄荷糖
    自从接到那瓶草莓味的感冒药后,乔方临就一直刻意在班级寻找着是哪个小天使做善事不留名。

    他对这瓶感冒药瓶身上留下的味道莫名喜欢,准确来说,是非常喜欢,那种淡淡清香的甜草莓味,让乔方临有种整个人都被治愈了的感觉。想必一定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悄悄送来的,几天都在找人却一点端倪没发现的乔方临摸着下巴思索着,推了推旁边奋笔疾书的庄新飞——

    “喂。”

    “干啥?”旁边的庄新飞正在飞速补待会儿就要交的物理作业,头也不抬的问。

    “你觉得咱们班有没有女生暗恋我?”

    “噗。”庄新飞忍不住乐了,笔尖下的字迹都歪扭了一个步伐,忍俊不禁的看着一本正经的乔方临:“问的屁话,能没有么?!”

    就凭乔方临一张漂亮英气的脸蛋,就算是学渣又有什么关系?学校里喜欢他的女孩子简直如同鳍鱼过江延绵不绝啊,庄新飞也不顾物理作业了,调戏着问道:“怎么小乔,有情况?春心萌动了?”

    “唔,”乔方临眯了眯一双精致水润的桃花眼:“你有没有闻到谁身上有草莓的味道?”

    庄新飞虽然是一个beta,但属于比较敏感尤其是嗅觉特别灵敏的那种,乔方临平日里对他的爱称就是飞狗儿——寓意狗鼻子。

    “草莓味?怎么问这个?”庄新飞想了半天,才说:“我就知道咱班就陈晓豆爱吃草莓,该不会是她吧?”

    陈晓豆是他们班英语课代表,一个驾着黑框眼镜,看起来相当‘铁面无私’的姑娘。也是老师身边的三好学生,行事颇有些灭绝师太的作风,乔方临听了顿时一怔,颤巍巍的说:“不会吧?”

    “怎么了?”

    “呃”乔方临艰难的说:“我那瓶药,可能是陈晓逗送的。”

    如果是陈晓豆暗恋他,那乔方临可真没勇气去确认了。

    俩人面面相觑,正当心口像是大熊瞎子乱撞的时候,忽的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淡淡的轻笑——

    俩人齐刷刷的回过头去,只见江裴靠着椅背坐在背后,正笑盈盈的盯着他们。乔方临不禁一愣——江裴转学来快一个月了,俩人只要对视就是火星撞地球一样的不对付,见到他笑还是第一次。

    怎么说呢,那一双淡色的琥珀色眸子笑意盎然的盯着你的时候,真有种周遭都黯然失色了的感觉。

    “喂。”但心里惊艳,乔方临嘴上还是不饶人的:“你笑什么?!”

    “没什么。”江裴出乎意料的好脾气,没跟他对着干,反而摇了摇放在桌角的薄荷糖:“吃么?”

    他这是抽的什么风?莫名不安的乔方临神色僵硬的摇了摇头:“不吃。”

    “我吃我吃。”庄新飞可没他那么多心路历程,乐呵呵的就过去攀亲带故了:“谢谢你啊,江裴。”

    乔方临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

    江裴笑了笑没说话,弹出两颗薄荷糖到庄新飞手心里,问道:“够么?”

    庄新飞没想到他居然如此友善,顿时一愣,片刻后痴汉似的点了点头——人本质慕强,对于江裴这种长的帅还是学霸还是alpha的存在,其实班级里大多数的人都是崇拜的。就是平日里碍于他的冷冷清清,没人敢说罢了。

    庄新飞也不例外,边笑边说‘:“够了够了——小乔你吃不吃?”

    他边说边打算塞一颗到乔方临嘴里去,庄新飞不是吃独食的人。结果还没等乔方临拒绝,江裴就淡淡的说了一句:“算了,他应该只喜欢陈晓豆的草莓吧。”

    他果然听到了并且刚刚嘲笑的就是这个!乔方临面皮薄,脸蹭的一下就红了,在江裴似笑非笑的目光下气急败坏的站了起来:“你!”

    “乔方临!”结果英语老师好死不死的这个时候进来,尖利的声音伴随着清脆的高跟鞋声,成功让乔方临燃烧起来的气势萎了下去:“你站着干嘛呢?”

    “没什么。”乔方临硬着头皮转过身子,笑眼弯弯的对英语老师卖了个萌:“老师,我腿刚才有点抽筋,站起来活动一下。”

    英语老师狐疑的眼神在乔方临和江裴中间周旋了一圈,轻咳着意有所指的说:“同学之间要团结,坐下上课吧。”

    一节课,乔方临都把洁白的草稿纸当成江裴祸害,先简单的帮江裴临摹了一张画像,然后再恶狠狠的全涂花,内心登时幼稚的爽了起来。下课庄新飞瞄到他的‘杰作’,立时啧啧摇头着感慨——

    “毒,小乔,你太毒了。”

    “呵。”乔方临不屑的一笑:“我没实践到他脸上,已经很仁慈了。”

    “你倒是想,你打得过人家吗?”庄新飞忍不住吐槽:“人家可是alpha!”

    “alpha怎么了?”乔方临挑了挑眉,觉得自己必须给庄新飞炫耀一下他那优越的肱二头肌了,于是撸起了袖子骄傲的说:“看哥这肌肉,怵他?”

    庄新飞看了看他那小细胳膊,忽然觉得很是发愁——怎么乔方临对自己的认知那么不清晰呢?

    “别说这些没用的了。”庄新飞夸不出口,一把拍掉乔方临的胳膊转移话题:“你收到老徐发的寝室钥匙了么?”

    “收到啦,昨天给我的。”

    庄新飞忙问:“你住哪屋?”

    “301。”

    “嗷,那咱俩不是一个寝室。”庄新飞立时有些失望的嚎了一声,片刻后又充满期翼的说:“啊,要是跟我一个寝室的是软o就好了!”

    “”

    这就是乔方临为什么不敢在庄新飞面前暴露自己是个omega的原因!他知道这家伙荤素不忌,男女通吃,可毕生愿望就是找到一个身娇肉软任他攻的omega,满足他一颗攻心的欲望。

    只是omega整个学校注册的也就不超过五十个人,属于少数中的少数,难碰极了,所以乔方临毫不留情的嘲笑道:“预祝你幻想成功。”

    哦,对了,他还不知道他的室友是谁呢?

    九中是重点高中里的领头羊,对于学生的教育理念非常严格和创新——就算是乔方临这种学渣,在普通高中里都是名列前茅的,所谓惨烈是对比出来的。所以九中的寝室,都是提供极其良好学习氛围的双人寝,并不是大杂烩能提供学生打扑克麻将的四人寝,六人寝。

    也就是说,两个人住,碰到合不来的你就倒了大霉了。

    但乔方临的人缘好,鲜少有人跟他合不来,所以他根本没担心过室友的问题。

    学校要求全体学生住校的最后一天,乔方临修长的手指转着钥匙圈,拖着自己的一箱子行李打开寝室门的时候,里面干干净净空无一人。

    但左边的床铺明显是有人搬进来了,估计十有八九还是个干净人,蓝色的床单被罩扑的整整齐齐一尘不染,周边的摆设规整有序,人不在还开着窗户通风,窗台上还摆了一盆清秀可爱的盆栽净化空气生活的这么有格调,会是谁呢?

    乔方临有些疑惑,一边胡乱猜测,一边收拾自己的行李——没一会儿就把这房间的完美给破坏了。他从小到大一个人住惯了,向来是没规矩的,东一榔头西一棒子还觉得自己弄的挺好,乱作一团的就趴在床上玩手机了。

    正当他游戏打到激烈到千钧一发的时刻,乔方临突然听到门口传来钥匙开锁的咔哒声,他下意识地一抬头,就看到穿着一身运动服的江裴从门外走进来,见到他明显一愣——

    “嗯?”乔方临的游戏人物立刻死掉了,他咬着吸管一下子坐了起来呆呆的看着江裴,半天才憋出一句:“你住这屋啊?”

    江裴关上门,轻轻一点头:“嗯。”

    乔方临:“”

    他终于体会到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滋味了——为什么不事先问问跟谁住一起还能有换寝室的机会!盲目的认为自己人缘挺好这下子傻逼了吧?此时此刻,乔方临真是苦不堪言。

    然而江裴也没有好到哪儿去,他看了一圈跟自己走时候已经截然相反的室内环境,忍不住皱了皱眉:“好乱。”

    勤快人和懒人的区别就在于,懒人是永远看不到屋子里的凌乱的。所以乔方临耳尖的听到后也皱了皱眉,觉得江裴存心找茬,不服气的反驳:“哪里乱了?”

    江裴指了指乔方临刚刚收拾的时候顺手搭在他桌子上的外套,还有地上七扭八歪的拖鞋。

    这人也太矫情了吧!乔方临咬牙,默默的走到江裴床边的桌子上把自己的外套拿走了。不管是不是江裴这个人矫情,自己的确把东西扔在他地盘了。

    最讨厌的同学恰巧是你的室友,这是什么狗屎一般的运气啊?

    “乔方临。”江裴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看着他乱糟糟的床和柜子,强迫症疯狂发作简直糟心的不行。他忍着皱眉头的冲动,一本正经的说:“我建议你把衣服叠好。”

    乔方临一愣:“为什么?”

    “要不然会有褶皱,且不美观。”

    “麻烦。”乔方临不屑的哼了一声:“我从来不介意衣服上的褶皱!”

    江裴:“”

    他终于直到乔方临校服后面时不时出现的压痕是怎么来的了,这种痕迹,让他这个强迫症患者看了就不舒服。

    所以当乔方临拿着毛巾先去洗澡的时候,江裴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向他那堆乱糟糟的衣物伸出手,下一秒神色却有些疑惑——嗯?为什么乔方临的衣服上面,都有一股淡淡的奶油味?他这么喜欢吃蛋糕么?

    江裴摇了摇头,‘贤惠’的帮他叠衣服。

    于是当乔方临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走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让他目瞪口呆的一幕——这这这,这还是他的床铺么?向来跟他不对付的江裴,居然像个贤妻良母似的帮他把全部衣服叠好,还重新铺了床单,让他整张床都焕然一新的!是他出现幻觉了吗?

    乔方临目瞪口呆的看着江裴,实在想不通他意欲何为。

    后者收拾完这‘烂摊子’显然也舒坦了不少,满意的欣赏了一下自己的‘作品’,江裴刚一回头就看到呆滞的乔方临,神色不由得一顿。

    后者整个人都被水刚刚浸润过,穿着简单的白色背心和棉麻短裤,身上的肌肤都是白的发光的透亮,身材细瘦,肌肉线条却流畅有力。看着他骨感的手腕和两条洁白纤细的小腿,江裴不禁呼吸慢了半拍——他感觉刚才那股淡淡的奶油味道又传来了,乔方临整个人就像一块可口的奶油蛋糕。

    联想到之前的几次经历,江裴心中忽然升起一个念头,这味道该不会是乔方临的信息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