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家园 > > O装B是要被标记的 > 方便面
    卧槽?他说了什么?

    在江裴僵硬诧异的目光下,乔方临几乎是丢人丢到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等回神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说了什么话之后脑子‘轰隆’一声,拔腿就跑了出去——

    不对啊!他以前遇到过很多alpha,一点点反应都没有,是个十足十的性冷淡,怎么在江裴面前居然会有反应不自觉的示弱呢?难道他也逃不过omega见到alpha必脚软的规律?

    乔方临脑子乱极了,逮着晕乎乎的庄新飞在走廊溜达,心不在焉的晃悠到了公共吸烟室,里面蹲着几个穿着大短裤赤着上半身抽烟的男生。他们是隔壁班的,有几个膀大腰圆的男生瞄到乔方临纤长骨感的白皙小腿,眼中立刻闪过了几丝兴味。

    “哥们儿。”其中一个站着的男生冲着他抬了抬下巴:“抽烟不?”

    乔方临懒懒的扫他一眼,嘴角有些嘲讽的翘了翘,理都没理转身就走。

    “卧槽!”他的态度成功激怒了其中几个人,刚刚受挫的男生脸上挂不住就要冲出去找麻烦,怒道:“什么傻逼这是!”

    “算了吧大彬。”旁边有个小个子男生扯了扯盛怒的陈彬,对着乔方临消失的方向摇了摇头:“那不是乔方临么,有名的霸王,打起架来不要命的,惹他干嘛?”

    “靠,他就是乔方临?”陈彬眼睛瞪大,嘴里的烟都惊掉了半截,愣愣的问:“就是那个很有名的乔方临?”

    “可不是。”小个子男生严肃地说:“他看起来挺瘦弱的,但打起人来从不含糊,上次我有个朋友去惹他就吃亏了,睚眦必报的一个人。”

    “对啊,我也听说来着。”另一个人可能颇为八卦,急忙分享着自己听来的小道消息:“我听他们班的人说,他跟那个江裴还特别不对付,差点干起来呢。”

    听到这话,蹲着的一个头发微微有些长的男生站了起来,昏黄的灯光下露出一张线条干脆利落,眉宇间微微有些戾气的脸蛋。他听了这话,似是有些好奇地问:“他和江裴不对付?”

    “是啊。”

    “呵。”男生有些不屑的笑了笑,用脚尖用力碾灭了地砖上的烟头,眼里闪过一丝跃跃欲试的光芒:“他不是想打谁打谁么?怎么不敢和江裴打一次啊?”

    乔方临根本不知道说过脑残话的自己如何回去面对江裴,正巧赶上第二天周末,名正言顺的拉着困的恨不得原地去世的庄新飞在网吧泡了一宿——前半宿双排,后半袖就着满屋子方便面和烟味睡了一觉,浑身酸涩。

    两个人腰酸背疼的回了寝室,乔方临打开门进去的时候发现和他走的时候一片狼藉不同,屋里又恢复了好像他第一次来的时候那般干净整洁,就连他的衣服都叠的整整齐齐,而江裴大概是回家了。

    他居然还肯帮自己叠衣服?乔方临的厚脸皮自愈能力极强,早就不像昨天晚上那么火烧火燎了,有些懵逼的挠了挠头就走进洗手间洗漱。

    难得这个周末他不用去沈涛那里,可不能躺在宿舍浪费了。

    乔方临强忍着困意特意打扮的精神抖擞了一些,去学校门口的保安大爷那里租了辆堪比早年二八杠简陋的自行车,一身稀里哗啦的骑走了。

    他一路向南,路过超市的时候买了满满两袋子吃的,放眼望去全都是小孩子的零食。

    骑车一个多小时才到了南边偏僻的永乐孤儿院,一个戴着眼镜穿着朴素的白净女人显然是在等着他,满面喜色。却在见到乔方临拎着两袋子东西来就忍不住轻蹙眉头,拍了拍他的手嗔怪道:“你每次来都买什么东西啊,自己还不省着点上学用。”

    “慧姐,那你就别每次都教训我啦。”乔方临调皮的吐了吐舌头,脸上难得有了些孩子气,边拎着东西无比熟练的走了进去边问:“最近大家都怎么样?”

    听到他的问话,苏慧脸上淡淡的笑意有些凝滞,秀气的眉宇间浮现一抹熟悉的忧愁。

    乔方临敏锐的注意到了,他拎着东西的手一顿,轻声问:“怎么了?”

    “洋洋最近身体有些不好。”苏慧微微的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往里走,口气多少有些任命的习以为常:“也没什么大事。”

    谈话间走到了福利院十岁以下孩子的休息室,两人走进去,乔方临一眼就看到了窝在角落里睡觉,脸色泛着不正常红润的洋洋。现在是下午活动时间,其他小朋友都在院子里玩,倒是给了他安静的休息环境。

    福利院的条件还是十年如一日的差劲,墙面斑驳,角落里甚至还在渗水,整个屋里泛着阴森森的凉和灰败。都快入冬了,也没有暖气,一走进来凉飕飕的。

    乔方临脸色冷淡下来,有些僵硬的开口问:“没去医院看医生么?”

    “哪有钱看医生。”苏慧伸手探了探洋洋额头上的温度,无奈的自嘲道:“再说了,轻微肺炎,院长也根本不会允许去看的。”

    “他知道个屁。”考虑到洋洋正在休息,乔方临硬生生的压着火气低声骂道:“死老头,良心都钻钱眼里去了,小孩子轻微肺炎不去医院也不怕转成重症。”

    苏慧在这里工作照顾这些孩子们,深知院长是什么样的人,但也不好说什么,只能重复院长驳回她请求时说的话:“洋洋是alpha,院长觉得他抵抗力够。”

    乔方临平日里总看到alpha如何备受尊敬,omega处于最底层受欺负的案例,此时此刻才知道alpha也有被‘差别对待’的时候。

    “听他说的这些屁话,小孩子有什么抵抗力。”乔方临边说边把钱包里的一千块钱都拿出来递给苏慧,干脆利落的说:“这些钱应该够带他去医院点滴的,早看早好,别拖了。”

    “不行不行。”苏慧毫不犹豫的推了回去,有些仓惶的摇了摇头:“你每次来都又拿钱又拿东西的,你还是学生呢,我们怎么能收。”

    “这钱是给洋洋看病的。”乔方临控住苏慧的手腕,把红彤彤的大钞结结实实的塞进她的手里,无所谓的说:“钱这个东西随时都能赚,看病耽误了就不好了。”

    苏慧咬了咬唇,看了一眼洋洋潮红的小脸蛋,还是收了下来,内心五味杂陈的开口:“小乔,你每个月来看孩子们都花这么多钱,自己的日子真的能过么?”

    “慧姐,你别把我想这么惨。”乔方临忍俊不禁,轻松的拍了拍自己那肌肉并不怎么结实的肩膀:“有的是办法挣钱呢。”

    只是他话说的虽然轻松,内心也多少有些发愁——刚跟沈涛说完最近学业忙从他那脱身,现在又得回去当打手了。

    其实乔方临虽然用这个赚点外快,但内心总觉得沈涛这个社会打手帮挺损的。但没办法,今天过后,他口袋里又没什么钱了,还是得干那些昧良心的事儿。

    不过只要能把洋洋的病治好,这钱花的还是很值得的。

    乔方临在福利院跟小朋友们玩了一下午,还蹭了个集体大锅饭才走。大锅饭是苏慧做的,得到了乔方临皮笑肉不笑的‘表扬’:“唔,还是那一如既往香不香臭不臭的感觉。”

    苏慧哭笑不得的拍了他一下:“吃饭都堵不住你的嘴!”

    乔方临笑而不语,其实他还没说完——这样的饭他吃着才安心。他向来好养活,馒头就着榨菜的时候,甚至都怀念这不香不臭的大锅饭呢。

    乔方临跟谁都没有说过,他每次定时定点的来到福利院跟小朋友们相处一番。就好像心灵都得到了净化,整个人都踏实了起来。因为每次看到福利院的这些小孩对他围坐一团,依依不舍的挥手,乔方临就知道是有人在爱着自己的。

    福利院就好像他的一个秘密基地,谁都不知道。

    回到寝室的时候都已经是七点多了,乔方临本来以为进去的时候会是乌漆么黑,却没想到迎接他的是一室明亮。乔方临有些讶异的看着江裴这个向来规矩的三好学生居然违规使用电器,蹲在地上笨拙的用一个小锅不知道在干嘛。

    江裴听到门口咔哒的声音抬起头,见到他淡色的瞳孔一顿:“你没回家?”

    啧,他正巧也想问这个问题呢。乔方临没回答,脱下外套随手扔在桌子上,好奇的问:“你在干嘛?”

    江裴看着他糙汉子的动作忍不住皱了皱眉,从身后拿出一袋子方便面,一本正经的说:“吃饭但不怎么会煮。”

    他最后那半句话难得有些局促,像是不好意思似的,乔方临大开眼界的挑了挑眉。

    大周末的不回家在寝室煮方便面?怎么看都有些怪异,但碰巧乔方临也是个怪异惯了的人,他非但没问为什么,反而觉得自己吃的那点晚餐都被一个多小时的自行车程弄的风中消化了,突然有点饿,乔方临忍不住欢快的回应:“好啊,你请我吃一包,我帮你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