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家园 > > O装B是要被标记的 > 挑衅你
    乔方临第一瞬间的念头就是回头揍死庄新飞这不怀好意的货,然而他不能在江裴面前认怂,怂了就是输了!于是乔方临抬着下巴,硬着头皮继续挑衅道:“你干嘛偷听别人说话,很没有道德!”

    要是搁在一开始,乔方临必定会桀骜不驯的对江裴说‘就说你得管老子叫爸爸呢,不服打一架啊?’,比动手打架,四肢发达的乔方临还是有自信不会输给任何人的。但是经过了上次差点跟江裴打起来然后丢人收场的事件,乔方临发现自己面对他会被压迫,会腿软。

    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江裴是个alpha对他天然有压制的原因,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面对所有alpha都这样,但目前为了避免再次闹出笑话,乔方临最近的确不大敢光明正大的招惹他。

    但谁知道庄新飞这逼竟然玩他!搞得他现在为了面子,不得不冒着风险挑衅江裴了。

    “呵。”江裴不屑的笑了声:“我是光明正大的听。”

    “啊!!!”周围顿时响起一片夸张的熙熙攘攘:“江裴好帅啊啊啊!!”

    其中混乱的声音还有男有女——像江裴这样条件出色的顶级alpha,稀有程度堪比钻石。自然是引起了一大片人的垂涎,不知道多少人想把自己脱光了送到他床上,做梦都想让江裴标记。

    乔方临自从因为跟江裴作对后,从前一张精致的脸蛋给他积攒的同样相当优越的人气已经大大流失了,还隐隐有群起而攻之的苗头——这让乔方临真是头皮发麻的无语。

    乔方临还是第一次这么希望老徐或者随便一个老师出现打断这场闹剧,但偏偏他想见到老师的时候还没有,于是他只能无语的继续跟江裴硬刚:“光明正大的听不也是听?我真没想到江大学霸这么好奇我的日常行动。”

    比起耍嘴皮子,江裴这个闷葫芦的学霸自然是敌不过乔方临这个脸皮厚如城墙日常跟别人斗嘴的货了。江裴眉目一僵,还没等想出来该如何反击,就只听乔方临趁热打铁的挑眉道——

    “啧,一向冷淡的江大a神从入学就这么关注我”乔方临一心只想让江裴赶紧认怂回去,不禁用江裴的崇拜者给他起的爱称调戏他,眼神和语气都是相当戏谑的意味深长:“要不是我这人特别有自知之明,还得以为你看上我了呢。”

    周围‘轰’的一声立时响起一阵哄堂大笑,周围还夹着忍无可忍的隐隐作呕:“乔方临你够了啊!”

    江裴更是不知道是因为气还是因为其它的什么,听着乔方临调戏的话脸顿时就红了,隐隐蔓延到了脖颈,在白皙的皮肤上尤为显眼:“你、你说什么?!”

    “嗯?”乔方临饶有兴致的偏头:“你都光明正大的听到了,还问我干什么?”

    江裴的性格是那种士可杀不可辱的类型,他非但没像乔方临希望的那样脸皮薄的回到座位上,反倒是忍无可忍的走过去一把要扯起乔方临的脖领子——

    噢噢噢噢!!

    周围的吃瓜群众都沸腾了,看热闹的看热闹,去阻拦的阻拦,还有不少人趁着老师不在纷纷拿起手机拍照传到学校高二群里——

    a:卧槽卧槽,打起来了!

    b:这不是a神江裴和乔方临么?!

    c:哇哦原来他们俩是真的互相看不惯,在教室里都敢打起来?!

    d:那还用说,我们班天天身处水深火热之中。

    顿时,不少七班的学生纷纷现身留言证实d的说法,这场新来的学霸a神和进校就有名的霸王学渣的战争就引起了全高二学生的注意。等假生气和真生气的两个人被一群拉架带着捣乱的学生分开后,老师才不紧不慢的悠悠走了进来,一瞬间就感觉教室有些凌乱。

    “嗯?”物理老师是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迷糊,即使看着教室一片凌乱也没什么反应,不紧不慢的翻开课本:“开始上课。”

    乔方临刚才被众人挤的狠了,气息有些微乱,却想到江裴难得盛怒凌厉的样子就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后座的江裴,后者显然还在怒气之中,眉目微沉,头发都有些凌乱了,微长的刘海挡在额前,虽然有些狼狈但却难得有一种幼稚的孩子气。

    敏锐的察觉到乔方临的目光,江裴抬起头来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看着他和平日冷淡截然不同的模样,乔方临玩心大起,伸出舌头调皮的冲他一吐,十分快活。

    他嫣红的舌尖在浅色的嘴唇间片刻的滑动让江裴更是肝火上涌,咬牙把桌面上修长的手指紧紧地捏成拳头。

    乔方临这家伙不但欠揍,还很□□。

    这家伙是个beta真是有点可惜,在江裴眼中,乔方临真是个天生当omega让人祸害的料。

    成功让江裴这家伙吃了一次瘪,乔方临不禁十分得意,一路‘飘’回了寝室——只要不在大庭广众面前对江裴软脚,在寝室里怎么吵吵他都不怕。而且他算是看明白了,江裴这家伙虽然算不上面冷心热,但的确也不是一开始他想象的那么穷凶极恶之人。

    他虽然有洁癖,高傲,冷淡龟毛,但不爱找麻烦,对别人的事情和最吸引人的‘八卦’二字,愣是都能做到心如止水。面对乔方临的多次挑衅,也从来都是耍耍嘴皮子跟他对付,从来没有动过手不说,相反还总帮他收拾东西,所以乔方临笃定这次江裴也不会把他怎么样的,充分也就是继续言语警告威胁罢了。

    而结果和乔方临猜测的也的确没有多大出入,他回寝室的时候本来已经做好了世界大战的准备,结果江裴依然在不紧不慢的收拾屋子,一副坚决要把一丝灰尘没有的作风贯彻到底。见到乔方临进屋的第一句话,竟然是皱眉看着他的球鞋冷冷的道:“脱鞋。”

    乔方临默默的在心中翻了个白眼,乖乖的把鞋脱了放在旁边的架子上了,甚至还痛快的拉开校服拉链敞开怀做蝙蝠状,大大咧咧的问:“用不用我再把衣服脱了扔到洗衣机去,每天一洗?”

    江裴:“你能这样当然是最好。”

    “我衣服这几天都洗走形了。”乔方临刚惹人生气,不想因为这么点小事跟他计较,顺从的脱下宽大的校服外套无语的说:“至于一天一洗么?”

    虽然大家平日里都穿着泄松的校服身形难辨,一打眼仿佛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但乔方临细瘦的身材即便是裹在校服里也是空荡荡的,此刻脱了,从漂亮纤细的脖颈肩胛骨线条一路流畅的延伸下来,劲瘦有力的腰肢,修长的双腿

    江裴有些不自在的别过头,烦躁的指着洗手间:“还不快去?”

    乔方临觉得他真是莫名其妙,无奈的摇了摇头把自己的校服甩到肩膀上走进洗手间。

    江裴深吸了一口气,停顿半晌后默默的拿起乔方临扔在床上凌乱的衣物帮他挂了起来,十分符合乔方临给他‘贤妻良母’的定位。

    一周,两周,江裴都一个人把寝室的卫生负责的妥妥当当,导致乔方临从一开始的不适应已经渐渐的习惯于醒了就直接去衣柜找洗的干净挂的整齐的衣服穿了。也习惯了永远规整洁净的洗手台,永远空荡荡的垃圾桶,一尘不染的干净桌子。

    就连庄新飞这么粗糙的人都注意到了乔方临最近的变化,有些惊讶的眨了眨眼睛:“我感觉你最近衣服上没褶了。”

    这都得谢谢他们贤惠的江大学霸啊!乔方临逐渐觉得这样干净的生活太舒服了,正思索着要不要请江裴吃顿饭来感谢他时候,一回到寝室,却发现自己昨天晚上弄乱的床铺居然没有恢复到焕然一新的状态,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包括床边堆了二分之一的垃圾桶,还有他桌子上那些凌乱的脏衣服?

    嗯?江裴难道回家了?乔方临诧异的挑了挑眉,居然还有点不适应自己的真实水平,坐在凌乱的床上懵逼的思索着。

    没一会儿,江裴推门进来,拎着两兜子吃的,在乔方临迎接自己的目光下礼貌的摇了摇手中的袋子问道:“吃不吃?”

    原来他没回家,那怎么乔方临当然不能直接问你为什么不帮我收拾屋子这种不要脸的问题,只好咬了咬唇憋了回去,从善如流的点了点头。江裴也不小气,从袋子里凌乱的抓了一把零食扔给他。

    乔方临打开这些坚果类食品,边熟练的撬壳吃着,边含糊不清的问:“你不是说这些零食都有添加剂,不健康么?”

    江裴微微一笑,没有回答。乔方临有了吃的也忘了纠结江裴为什么不收拾屋子这个问题了,咔蹦咔蹦的没一会儿就消灭了一袋,还不自觉的连皮带壳的把床和地板都弄脏了。

    而江裴在他嗑的这段时间,已经洗漱完毕换好了睡衣,出来就直接回到自己的床上关了床头灯准备入睡了。从头到尾,别说帮他收拾屋子,根本连乔方临这个人都是直接无视了。

    江裴这是抽什么疯?乔方临看着江裴盖着被子的身影,忽然有些落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