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家园 > > O装B是要被标记的 > 双面人
    更让他乔方临落寞的是,从那天开始江裴还真的就不帮他收拾屋子了。而且看着他那边凌乱的屋子,也不像之前那般不能忍的状态,直接就淡定的无视了。

    本来不帮他收拾屋子这件事情也没什么,乔方临也是埋汰惯了的人。但是人都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的,在体验过干净生活的美妙感,即便懒如乔方临也有点不能忍受自己以前的邋遢了。

    可他又是真的懒,沉迷于干净的生活又不想自己收拾于是乔方临勉强忍了一周后,他忍不住开始给江裴买早餐——

    “江大a神。”捧着包子豆浆,乔方临趁着早上的教室人少坐在江裴前桌,趴在他桌子上讨好的把早餐推过去,笑眯眯的说:“最近很累吧?”

    江裴一抬眼,就能看出乔方临在打什么算盘,他忍着笑意,修长的手指转着手中的碳素笔慢条斯理的问:“无事献殷勤?”

    “呃”乔方临思索半天,才字斟句酌的找了一个自认为合适的开头:“我没要非奸即盗,就,你不觉得咱们宿舍最近很乱吗?”

    “啊啊啊啊啊!!!!”结果还没等江裴说话,旁边暗戳戳围观的同学立刻就发出鸡叫,大惊小怪的捧脸惊呼:“你们两个居然是一个寝室的?我靠,真是冤家路窄!”

    乔方临:“”

    他和江裴都不是大嘴巴的人,宿舍分配又不会有人特意去关注,所以的确没同学知道他俩这死对头是一个寝室的。现在乔方临这突然的一句,就仿佛惊天爆料一样,让学生群顿时沸腾了——

    不消片刻,继上次他们俩快打起来的图片之后,乔方临和江裴是一个宿舍的劲爆消息再次在学生群传播开来。

    ——送早餐讨好计划,失败。

    乔方临没办法,只好又趁中午的时候给江裴送饭送零食,简直跟之前承包寝室所有卫生的江裴一样承包了所有的他所有的伙食。结果还没等表达出诉求,江裴就夹起书十分匆忙的走了,只留下一句:“我得去找一趟物理老师,谢谢你了。”

    乔方临默默的捏碎了手中的一颗核桃,气的七窍生烟。

    ——送零食讨好计划,再次失败。

    他这一系列怪异的所作所为庄新飞看在眼里,都觉得十分纳闷,不解的问:“小乔,你怎么得罪江神了,这么怕他?”

    “谁他妈怕他?!”乔方临吼道。

    “呃”庄新飞自觉捅到马蜂窝,默默的缩了缩脖子:“那你不怕,这么讨好他干啥?你不是和他不对付么?”

    听了他的话,乔方临不禁一愣——他和江裴的关系什么时候从水火不容互相看不顺眼,到现在他开始哀求江裴的地步了?

    是从江裴给他收拾屋子开始的?这潜移默化的影响也太吓人了!

    “但你俩现在关系似乎还成。”旁边的庄新飞还在没心没肺的戳他的肺管子,一脸欣慰的说:“你能恢复和江神的关系我就放心了,毕竟人家是个alpha。”

    又是alpha!乔方临心里那叫一个憋屈,心想着这性别压制真是闹心——要不是因为江裴是个alpha,他早就能收拾他了!

    “我告诉你,我不是因为这个等一下。”

    乔方临转头,刚想严肃的跟庄新飞说一下他和江裴并没有关系变好的这个事情,就看到桌子上的手机震动了起来,上面一闪一闪着苏慧的名字。他目光一顿,拿着手机就到走廊里去接电话。

    平日里苏慧是不会打电话打扰他的,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

    “乔、小乔。”果然一接电话,传来的就是苏慧断断续续的破碎哭音。

    乔方临瞳孔一缩,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安慰她:“慧姐,你先别着急,有事慢慢说。”

    “呜呜,小乔,洋洋他、他休克了,医生说他转成了重症肺炎!”

    乔方临呼吸一滞,在苏慧告知完医院地点后,毫不犹豫的翻墙逃课跑了出去。

    下午上课的时候,他的座位空荡荡的显眼,但老师却好像习以为常似的懒都懒得问。只有江裴看着那平日里视线总落及的位置此时空落落的有些恍惚——乔方临那家伙去哪儿了?

    下课的时候,江裴微微纠结的抿了抿唇,还是主动走到庄新飞面前指了指乔方临的位置问道:“他去哪儿了?”

    虽然江裴难得主动跟他说话让庄新飞挺激动的,但这问题,他属实也没法回答,只能无奈的一摊手:“小乔总逃课,没人知道他去哪儿。”

    总在倒数五名以内徘徊的种子选手还总逃课?荒谬!江裴冷冷的瞥了一眼他跟宿舍床铺差不多乱七八糟的座位,转身离开。

    乔方临匆匆跑到医院的时候就看到苏慧趴在洋洋的病床边上守着他,因为刚刚哭过的原因,白净的脸上两个红彤彤的眼圈,见到乔方临嘘了一声,压低声线指了指门外:“咱们出去说。”

    一出门,乔方临就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音量——

    “怎么回事?”他揉了揉太阳穴强压着心口烦躁的火气:“不是早就送来医院,说没事了么?”

    他上次去福利院都是大半个月前的事情了,按理说洋洋的肺炎应该早就治好了。

    “上次点了七天的滴,好的差不多了。”苏慧低着头看着医院白花花的地砖,轻声说:“医生说没有好彻底,但是已经没钱了。就带洋洋回了福利院,想着估计也不会再犯。结果前两天受了风寒,反倒更严重了,院长也根本不给钱治病。直到今天洋洋下午的时候忽然休克晕倒,才急急忙忙的送来医院。”

    “院长还是不肯给钱是么?”乔方临深呼吸一口气,声音冷的掉冰碴。

    苏慧无能为力的点了点头,盯着自己的脚尖不敢抬头,她知道自己又给乔方临添麻烦了。

    “呵。”乔方临嘲讽的轻笑了一声,拿出手机给苏慧的微信赚了一笔钱:“你先去交住院费。”

    苏慧拿出手机一看,身体不禁一颤,抬起头来震惊的看着他:“你哪儿来的这么多钱?!”

    刚刚乔方临给她转的那笔钱,居然是足足五千元!对于别人来说这五千块钱可能是九牛一毛,不值一提,但乔方临的状况苏慧可是再明白不过了。要是实在逼不得已她也不会通知乔方临,可这半大的孩子是从哪儿弄来这么多钱的?

    “别管了。”乔方临轻描淡写的回避了这个问题,深深的看了一眼病房里躺着的洋洋:“住院费钱,这都不一定够,但这次一定要把他的病根治了才好。”

    苏慧一愣,半晌后重重的,诚恳的点了点头。

    现在是临近入冬的时分,街上冷的很,全身上下只有六十二块钱傍身的乔方临走在街上更是感觉由内而外的透心凉——同时还有一种孑然一身的轻松。他觉得自己也是心大,如果这时候老徐说要每人交一百块钱的班费他都交不起,居然还能感觉轻松?

    不过这五千块钱,能救一条幼小的生命,尤其是一个喜欢黏着他的孩子,乔方临觉得还是挺值的。

    比起可能吃不上饭什么的,他只可惜这下子没钱买东西贿赂江裴了,接下来不是住在脏乱差的屋子里就得克服懒筋自己收拾屋子,真烦。

    不过古人的金句‘柳暗花明又一村’不是没有道理的,正当乔方临发愁的时候,他的大金主爸爸沈涛就适时的来了电话。这还是乔方临第一次如此期待沈涛的来电,欢天喜地的接了起来:“涛哥。”

    沈涛笑的十分和气:“嘿嘿,方临,最近忙不?”

    “不忙。”乔方临的优点之一就是‘伸缩自如’,毫不犹豫的推翻了自己之前说的‘学业重’的说辞:“怎么,涛哥有事?”

    “也没啥大事儿,就今晚上有一局子,你来不来?”

    他们打手打电话时候说的局子指的就是打仗,又有人雇沈涛收拾人了,只是为了保险起见怕别人录音什么的,就都统一说成局子。乔方临等的就是这种来钱的活计,毫不犹豫的应承了下来:“我去。”

    沈涛告知他的地点是北郊一片废弃仓库的集中营,乔方临听到的时候微微有些吃惊——那地方属于荒凉的郊区,是个天然做坏事的好地方,平日里晚上的时候十天八天也不带有一个人影路过的。沈涛定在这个地点,显然是对方也带了人来打群架的。打群架不像平日里偷袭揍毫无防备的目标,是要做好吃亏的准备的。

    但风险大,拿的钱也更多一些,总体来说乔方临听了报价后还是满意的。

    地方比较远,他没钱坐车去,还特意回了趟学校又跟保卫大爷借到那个稀里哗啦的二八杠一路骑到北郊。在距离仓库几百米的时候,乔方临把车停到了树后戴上沈涛派人交给他的头盔,拎着棒球棍徒步走了过去。

    他走到仓库的时候,里面已经黑压压的来了一群人,光是他们这边的打手就十来个,染着一头醒目蓝毛的沈涛看到乔方临招了招手。

    待乔方临走过来后趴在他耳边轻声嘱咐道:“中间那小子,雇主要求咱们卸他一条胳膊,到时候混乱中你就瞄准他就行了。”

    他边说边指了指对面中间的人,乔方临习以为常,抬头漫不经心的想审视一下又是哪个倒霉小子,目光扫过去的时候却不禁一顿,瞳孔猛地一缩——

    那倒霉蛋旁边站着的那个一头黑发,身形修长的人影不是江裴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