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家园 > > O装B是要被标记的 > 扑上去
    和平日里穿着校服,斯文冷漠,彬彬有礼的江裴截然不同,此时的他穿着一身黑色的机车服,面容一如既往的冷漠,目光中却带着几分邪肆张扬。

    江裴这个学霸居然会参与这种群架?!他没有看错吧?乔方临真觉得自己是穿越看错了,用力的眨了眨眼睛又确认了好几次——他没看错,就是江裴!

    旁边的沈涛还不住的催问呢:“看清楚了没有?”

    听到他的提醒,乔方临才勉强分出精力看了一眼他们这次群架的目标——正中间那个染着一头银发,长相白净有皮又痞的倒霉小子。他好像十分有恃无恐不在意的模样,正和旁边的江裴说话,十分闲适的样子。

    江裴难不成是为了这银头发出来打架的?这是什么过命的关系啊?乔方临琢磨着,不禁有些佩服这个倒霉蛋了。

    沈涛见乔方临点了点头,干脆利落的挥了挥手一声令下:“上!”

    一瞬间,他身后十几个带着头盔身形高壮的打手齐刷刷的冲了上去——虽然气势弄的蓬勃浩大排山倒海的,但对面江裴那波年轻的学生显然是一点也不惧,纷纷扔了手里的烟头拎起脚边的棍子也干脆的反击了起来。

    乔方临今天才发现,江裴这家伙居然也是抽烟的,他平日里真是隐藏的够好。乔方临推了推头盔,握紧手里的棒球棍干脆利落的冲着倒霉蛋的方向冲了过去,中途不少人拦着,都被他烦躁的一闷棍招呼在背上,腿弯处。平日里他为了快点让他们晕过去都是直接照着脑袋招呼的,只不过现在这些人可能都是江裴的朋友,他只是拿钱办事跟他们又没仇,还是手下留情吧。

    “嗷!!!”伴随着一声声惨嚎,乔方临几步就冲到了那个银色头发倒霉蛋的跟前,旁边的江裴见状拔掉唇间的烟,一脚冲着他踹了过来——

    次奥,乔方临堪堪躲避开,心想着江裴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没想到打起架来身手居然还不错。

    “追银头发!”眼看着倒霉蛋骑着机车就要跑,乔方临旁边的同伙不禁急了,连忙同他一起招架着江裴的棍棒,吼道:“这边我来顶着!”

    这样的决定正中乔方临下怀,他毫不犹豫的拔腿就要追,眼看着同样有人去拦银头发,他心里一宽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结果这一看就看到有个戴着头盔的同伙正举着棍子趁着混乱在江裴的身后准备偷袭——

    鬼使神差的,乔方临瞳孔一缩竟然下意识的冲了过去伸手帮江裴挡下来了这一闷棍。‘咔嚓’一声,乔方临感觉自己的半条手臂疼的都发麻,嗡嗡的都没知觉了。

    “卧槽!”这下子不论是那群学生党还是同伙都震惊了,远处隔岸观火的沈涛嘴里的烟都惊掉了,又惊又怒的冲着乔方临这个方向咆哮道:“你搞什么?!”

    乔方临隐藏在头盔镜片后的双眼正巧对上江裴微微震惊错愕的淡色瞳孔,他心里一紧,也顾不得任务还没完成了,拔腿就冲着人群外跑。

    因为他的举动太过诡异,同伙不好拦,敌人不知道该不该拦着,最后竟然被乔方临在沈涛怒吼的背景音下一路畅通无阻的逃了出去。

    啧,真是要命。

    乔方临捂着震痛的手臂,皱着眉头跌跌撞撞的跑到了二八杠旁边,一时间忍不住有些为难——他这手倒是没骨折,但现在肯定握不住车把手,骑回去估计是甭想了。

    他纠结了片刻,还是趁着那边纠结的群架没打完之前开跑,跑了半天才从郊区跑到灯火通明的大马路。乔方临拦了辆出租车就问:“师傅,我身上就六十块钱,够不够您打表开回九中的?”

    其实用脚趾头想想也是不够的,但他可能遇到好人了,司机师傅看乔方临大晚上的一个人出现在北郊,颇有些狼狈的模样,犹豫了一下竟然点了点头:“行吧,我拉你回去吧。”

    乔方临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感动的,两眼泪汪汪的说:“师傅,您人真好!”

    得到了一张好人卡的师傅哭笑不得,在乔方临的一路感激下倒也觉得自己是真的做了件好事,半个小时后把他送到了九中门口,笑呵呵的说:“小伙子,到了。”

    乔方临按着手臂强颜欢笑着和师傅再见,回到宿舍就坚持不住了——

    “嘶。”他倒吸一口凉气,脸色发白的钻进洗手间,掀开校服袖子一看,本来洁白的手臂现在一片泛着紫的淤青。乔方临咬牙捏了捏,在这大冷天的额上硬是出了不少冷汗:“操,还好没断。”

    乔方临抱怨的嘀咕了两句,心想着幸好现在不是夏天,不用露胳膊腿的,要不然都藏不住。他特意换了个长袖的睡衣窝在床上,无视了沈涛刚刚一路上给他打的七八个电话,把静音的手机关机窝在被子里装睡。

    江裴有惊无险的从混战中脱身,回来的时候就察觉到一片黑暗的寝室里。乔方临的被子下传来平稳的呼吸声。

    这货今天怎么这么消停,睡这么早?

    江裴犹豫了一下,没有出声,动作轻柔的拿着换洗的衣物进了洗手间。乔方临听着门‘咔哒’一声关上,才从被子里探出脑袋来,黑暗中亮晶晶的眼睛掠过一丝复杂:江裴,到底是什么来头?

    想着想着,乔方临就觉得脑子有点晕,纤细的后脊椎骨仿佛闪过一丝过电般的感觉,刺激的他全身都酥酥麻麻的软下来了。乔方临使劲儿按了按太阳穴保持清醒,却不由得呼吸粗重的暗叫了声糟糕。

    他一生病或者受伤的时候,就会控制不住自己身上的信息素。现在乔方临自己的鼻尖都能感觉到,宿舍里面蔓延开一股鲜香的奶油味。

    他的信息素味道十分奇怪,偏偏是奶油味,像是蛋糕似的。江裴上次不知道为什么就闻到过,作为一个敏锐的alpha,这次他一出来岂不是更容易发现么?乔方临头疼极了,忍着腿软胳膊痛起身下地打开宿舍的窗户,冷风呼啸的吹进来立刻吹散了室内大半甜腻的气息。就是有点冷。

    乔方临开完窗户就迅速的钻回被窝里了,等江裴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倒是被冻的结结实实的打了个寒战,看着大敞四开的窗户皱了皱眉,目光不自觉的转向乔方临鼓鼓的床铺上。

    他顿时有些哭笑不得,这家伙是龟缩起来了?不过大晚上的开什么窗户啊。

    江裴走过去就要把窗户关上,乔方临也不能在缩下去,急急忙忙的探头钻了出来:“等等,别关!”

    他整张脸都是红扑扑的,漂亮英气的一双眼睛更是泛着水润润的光,由于信息素不住发散的原因,看着江裴的眼神竟然不自觉的有股‘楚楚可怜’的感觉。江裴目光一顿,声音微微有些发沉:“为什么?”

    在omega发情的时候有这么一个极品的alpha在旁边简直是种折磨,乔方临只感觉自己从头发丝到脚趾头的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扑上去’三个字。他不自觉的喉头滚动了一下,忍着想朝他身上扑的冲动强笑道:“呃,我热。”

    由于这风太凉,所以江裴并没有那么敏感的察觉到空气中隐隐约约的奶油味,但月光下乔方临的神态他却看的清清楚楚。看着他修长的脖颈上漂亮的喉结轻轻滚动,江裴竟不自觉的有些渴。

    他走近了两步,强大气场下的压迫感让乔方临下意识的向床铺里面缩了缩,一脸无辜的看着江裴问他:“热?晚上都快0度了。”

    “我就是热。”乔方临死也不想让他发现信息素的事情,嘴硬的辩驳道。

    然而下一刻,江裴竟然伸出修长的手探了探他的额头,片刻过后深沉的眉目闪过一丝阴骘:“你发烧了?”

    什么发烧啊,信息素作祟。乔方临吓了一跳,有苦说不出的急忙避开江裴的大手,他怕自己会忍不住捧着那只冰凉的大手来回蹭,那就丢人了。

    “我我我、没事!”乔方临耗子似的缩了回去:“真的,一会儿我就把窗户关上了。”

    江裴看着他古怪的动作没说话,只是眯了眯狭长淡色的眼睛,霎时间就有种a到无可救药的感觉。乔方临紧紧握着刚刚从枕头底下摸出来的抑制剂,硬着头皮迎接着他的视线。

    对视焦灼了半晌,江裴才轻轻笑了一声转身离开——没强制要关窗户。

    乔方临轻轻的松了口气,连忙趁机喷了几下抑制剂。这东西还是好使的,没一会儿,乔方临就感觉好了不少,起码脑子清明了不少,刚刚混沌中迟钝的疼痛感又从小臂上涌了上来,乔方临才明白自己彻底清醒了。

    他不由得皱了皱眉——自己之前几次受伤时信息素也没有这么强烈,这次是怎么回事?

    再说难不成他每当释放信息素的时候见到alpha就会控制不住自己么?还是只在江裴面前会这样,有种欲罢不能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