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家园 > > O装B是要被标记的 > 杀马特
    乔方临知道这次出任务他非但没有完成沈涛要求他卸掉倒霉蛋一条胳膊的指令,还护着敌方的江裴,已经是完全违背了打手圈内的原则,沈涛是一定会找他麻烦的。只是他没想到好歹会这么快,毕竟好歹他也为沈涛打了快两年了。

    放学的时候,乔方临就看到九中门口站着几个从打扮来看就是不良少年的人,一个赛一个的杀马特,杵在门边吞云吐雾,烟头在脚边堆了一地,让路过的学生皆一脸厌恶的恨不能离的越远越好。

    乔方临还认出来其中有一个大高个就是上次沈涛想介绍给他的雷子,一个强壮的alpha。他微微皱了皱眉,脚步略微停顿了片刻,还是在周围学生齐刷刷的围观之下朝着那几个人走了过去。

    他们都是沈涛旁边的狗腿子,对于乔方临这个‘常客’自然也是认识的,此时见他终于露面,几个人立时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你一句我一句的嘲讽道:“哟,您老真矜贵啊。”

    “涛哥给打电话都不接,把自己当老大了?”

    “呵,人家是乖乖好学生呢。”

    “行了。”看着乔方临咬唇沉默不语,出乎意料的,那个雷子竟然主动开口打圆场,皱眉掐灭了唇间叼着的烟,不悦的道:“别在这儿废话了,人多眼杂的,先带他走。”

    这个‘他’指的自然是乔方临,或许是因为雷子是alpha的缘故,说出的话自带威严,其余那几个小跟班还挺听话,上来就要抓着乔方临把他‘带’走。

    “不劳烦了。”乔方临连忙后退了两步,避开了他们的手,冷淡的眼睛上下扫了他们一眼,淡定自若的开口:“我自己走。”

    看出来雷子不愿意在这儿发生争执,其他几个人也没有继续找乔方临的麻烦,只是冷冷的笑着围了乔方临一圈看着他而已。在周围一堆学生大惊小怪的围观下,乔方临眉目闪过了一丝阴骘,略有些屈辱的跟着他们走了。

    他还不如今天翘课去找沈涛赔罪,总比他让人找到学校里来好。乔方临虽然一向不大在意其他人的目光和眼神,可这么一来老徐又得找他谈话了,而且万一传到江裴的耳朵里,以那家伙的聪明才智不是一下子能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和他有关?

    他虽然习惯于不是那种做好事不留名的人,但他为了保护江裴挨一棍子这事儿却不能说。乔方临自己事后想起都觉得不可理喻的尴尬,如果让江裴知道了那不更尴尬?

    不过,江裴大概也懒得打听跟他相关的事情,最好如此,乔方临默默的祈祷了一番。

    被雷子一行人带到了沈涛他们平日里聚集的仓库点,乔方临一走进去,就听到让人头皮发麻的玻璃碎片的声音——显然是沈涛在气急败坏的砸瓶子。察觉到脚步声,一头蓝毛的他猛地回头,一双眼睛赤红,指着乔方临大骂道:“乔方临!我他妈平日里对你不错吧?你他妈任务不成功就算了,还反过来护着对面的人,你什么意思?跟我玩卧底游戏呢?!”

    乔方临静静的听他骂完才走过去,直接弹给沈涛一根烟,哼笑道:“涛哥,这点事,至于气成这样?”

    他一系列的神态动作都是淡定自如的不卑不亢,让周围等着看笑话的小跟班顿时都有些发愣,傻傻的看着。要知道沈涛可是他们这里的头头,还正在歇斯底里的发火,乔方临一个看起来挺瘦弱的学生,居然一点也不怕?

    就连沈涛都没想到他这么不以为然,半晌后皱眉沉声问:“你觉得这事儿是小事儿?”

    “坏了规矩,我知道该怎么办。”乔方临自顾自的点了一根烟咬在齿间,精致凌厉的眉眼不可一世极了,满满都是自信满满的飞扬感:“涛哥,接下来三次你找我,免费。”

    沈涛眼神一亮,反问道:“什么活都行?”

    乔方临既然把事情答应下来,就没有讨价还价的心思:“可以。”

    沈涛:“什么时间地点都行?”

    乔方临:“只要在市内。”

    听了这话,沈涛立时把刚刚的憋闷不悦抛掷到九霄云外去了——要知道他们这活计虽然不算穷凶极恶的危险,但有时候想接大一点的单多赚点钱,也避免不了危险受伤,基本算是把半个脑袋提在裤腰带上。

    有的时候沈涛想接这样的单子,但是都找不到不要命的打手去帮他干人,毕竟他们这小作坊目前的定位还没那么不要命的高端。找沈涛的人不少,每次看着红彤彤的金钱哗哗流失,他心里那叫一个难受。他做梦想要那种又狠又凶还能帮他干这种危险活的人,而乔方临就是一个相当合适的人选。

    第一他身手好,第二他没背景,就算真的在任务中受伤被砍,他沈涛除了出医药费以外都不用负别的责任。乔方临一个形单影只的学生,敢找他沈涛的麻烦么?乔方临提出的这个还债方式,实在是太合沈涛的心意了。

    “嘿嘿。”沈涛立时笑容满面了,哥俩好的拍了拍乔方临的肩膀:“你有这个态度,一切好说,哥不会亏待你的。”

    乔方临笑而不语——沈涛话说的好听又客气,但只会趁机把他往死里用,他心知肚明。只是他不能明晃晃的跟沈涛撕破脸,只能先忍了。

    乔方临有惊无险的应付完沈涛,回到学校发现自己再一次‘火’了,之前因为差点跟江裴打起来以及跟江裴一个寝室,他在学生群里轰轰烈烈的火了两次,那两天他就算上个厕所都能听到有人议论他。

    而这次,脱离了江裴,他凭借自己的‘本事’再一次的成为了红人,甚至得到了不用上晚自习的待遇,直接被老徐揪到了办公室进行单独会晤——

    “乔方临!”老徐又惊又怒,咬牙切齿的看着他:“你疯了?你居然和那些社会的不良渣宰混在一起?!”

    “咳咳。”乔方临有些尴尬的轻咳两声,一转眼珠就口吐莲花的巧言善辩道:“老师,其实那些人不是社会渣滓,里面有个我远房表哥,在理发店学剪头的,那些人都是店里员工。”

    “狡辩!”老徐骂道:“不少同学都看见了,说他们凶神恶煞的,你到底去干什么去了?!”

    “老师,那真是我远房表哥。”乔方临面不改色的撒谎,顺便还埋汰了一下沈涛那些品味堪忧的小弟:“你不能因为人家乡下人进城审美的确堪忧就说人家凶神恶煞啊,以貌取人不好。”

    “你你你!”老徐都被他气的磕巴了,举起手怒指门口:“那你也是逃课!还敢狡辩?给我滚回班级站着听课!”

    乔方临对付过关,欢天喜地就回了教室乖乖罚站。

    罚站和逃课对于乔方临来说都是家常便饭,往日他回班级在后面黑板的前方一站,同学们都是习以为常,都不带有人理他的。但这次他回去却收到了全班大半同学的齐刷刷注目礼,蕴含的满满都是惊诧。

    其中居然还包括江裴的,他本来坐在后座低头转着圆珠笔,听到了乔方临的动静就抬眼看了过来,琥珀色的眸子沉静深邃——

    乔方临一愣,下意识的避开了,大声的朝着讲台上正在背对着学生滔滔不绝写板书的化学老师大吼一句:“老师好!”

    化学老师被这平地惊雷的一声吓了一跳,手中握着的粉笔都叽里咕噜的掉在地上了,他有些懵逼的一回头就看到全班同学心不在焉的模样,顿时怒了,使劲儿敲了敲黑板:“都干什么呢?晚自习都困了?看黑板!”

    同学们还哪敢继续对乔方临行注目礼,都回头装作认真听课的模样了。

    唯有江裴这个有着特殊待遇的优等生没回头,看着乔方临得意的模样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他室友还真是个聪明的计划通呢。

    乔方临察觉到有人再看他,转头对上江裴的双眼,鼻子登时皱了一下,有些不悦的张了张嘴,口型有些挑衅:“干嘛?”

    “乔方临。”江裴也无声的回应他,嘴唇一张一合,口型分明是:“你身上有味道。”

    乔方临愣住,眼睁睁的看着他皮笑肉不笑的补充道:“特别像omega的信息素。”

    完蛋!他的信息素居然暴露出来了?难道是因为他手臂有伤,又风风火火折腾了一路流了不少汗的原因?乔方临一瞬间浑身僵硬,脑中胡乱的猜测着,心虚之下甚至觉得自己的信息素弥漫的满屋子都是,刚才的同学都是因为这个回头的。

    乔方临越想越觉得完蛋,仓惶之下也顾不得正在上课了,转身就直勾勾的离开教室,走出门就开始跑了起来,想赶紧跑到洗手间去洗把脸!

    只是后面传来一阵重重的脚步声,乔方临回头一看,瞳孔一缩——江裴居然追出来了?

    乔方临的脚步下意识的顿了一下,江裴个高腿长,趁机三步并作两步的追了上来,大手铁箍似的扯着他的手臂就拉进了旁边的体育教室,皱眉看着他:“你慌什么?”

    乔方临:“”

    “又是一股子奶油味,不过味道不重。”江裴在乔方临吃人的目光下挑了挑眉,似笑非笑的问:“啧,你跟哪个omega鬼混去了?总染这么一身信息素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