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家园 > > O装B是要被标记的 > 受伤了
    自己跟自己鬼混?江裴这猜测真是可以的!乔方临一愣,不禁觉得有些哭笑不得——

    虽然江裴已经猜出来他身上那股奶油味是omega的信息素味道了,但好在他还不知道那是自己‘自带’的,还以为他跟omega鬼混没用阻隔剂留下的一身味道呢。

    这也算不幸中的万幸,乔方临心里松了口气,顺着江裴的思路胡编乱造:“我表哥身上的。”

    江裴的眉头轻微的蹙了一下:“你表哥是omega?”

    “不行么?”乔方临挣开他抓着自己的手,轻松的摊手笑着说:“就是今天下午找我的杀马特,成天就愿意缠着我一起打游戏,有时候就会沾上一些味道,谅解一下。”

    假如教科书上有‘胡说八道’这门课程,乔方临觉得自己一定能当个优等生。江裴不知道是不是被他的一席话糊弄过去了,莫名其妙有点生气的样子,冷笑道:“那麻烦你下次记得喷阻隔剂,别带着一身气味瞎晃荡。”

    要是招惹到了哪个alpha,不是自找麻烦么?

    这后半句话江裴咬了咬牙,还是默默的憋回了肚子里。假如乔方临身上那股诱人的奶油味真的是他那个杀马特表哥的话江裴忽然觉得有点犯恶心。

    “好,我下次一定”明白江裴大概又是龟毛洁癖的毛病犯了,乔方临好脾气的答应下来,话说到一半裤子兜里的手机不住的震着,他拿出来一看——沈涛。

    乔方临目光一顿,若无其事的把手机收了起来,干脆利落的脱掉身上的校服塞给江裴,飞快的嘱咐道:“我有事出去一趟,麻烦你把校服帮我带回教室,搁我桌子上就行,谢谢!”

    江裴一愣,还没等开口问一句呢,乔方临就一骑绝尘的跑远了。

    其速度架势,颇有种忙着逃命的感觉,江裴目光微冷,不自觉的抓紧了手中乔方临的校服垂在手里。校服口袋朝下,里面叽里咕噜的就滚出来一个圆柱形的瓶体——

    江裴深呼吸一口气,强迫自己不去想乔方临那个不着四六的货,蹲下身帮掉落的小瓶捡起,目光在触及到瓶身的下一秒却微微有些疑惑的眯了眯眼睛。

    抑制剂?

    这东西分明是一瓶omega的信息素抑制剂,乔方临一个beta,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乔方临大概死也不会想不到,自己八百年不带一次,最近因为身上有伤保险起见才带着的抑制剂居然如此简单的就被江裴发现了。不过也恰恰是因为总也不带着的原因,乔方临一点也没有omega应该时时刻刻抑制剂不离身的自觉,完全忘了那小瓶子被自己搁在校服里面了。

    甚至于接到沈涛口中和一群alpha大佬一起执行任务的命令,都不带因为没拿抑制剂惊慌的。

    有的时候,乔方临骨子里就不觉得自己是个omega,也必定会因此吃大亏。沈涛让他执行的这次任务,就是对于他粗心的一个教训。

    不知道沈涛是想着刻意为难还是觉得免费的可劲儿使的原因,乔方临和旁边执行任务的七八个人直接被发配到s市有名的夜乐一条街,在赌场的巷子口堵人。沈涛说这群人都是一群欠债不还的赌徒,死皮赖脸要钱不要命的那种,债主急了,好几个人一起凑钱高价来找的打手团队要给他们一个教训。

    乔方临当时听了就有点头疼——赌场这鱼龙混杂的地方,知道自己欠钱还常常出入的人,身上怎么可能不准备家伙?

    结果不出他所料,他们收钱教训的五个人,个个都是人高马大的亡命之徒。跟乔方临他们不允许致命只拿的棍子不同,他们见到有人来找麻烦,直接拿的就是刀——

    “干什么?!”他们五个人围成一团用刀指着带着头盔渐渐逼近的乔方临等人,怒目圆睁,唾沫飞溅的怒吼道:“你们是谁找来的?!”

    几个打手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不该靠近——他们毕竟也是保命为主,看着刀有点发怵。但是除了乔方临以外其他人都是收了钱的,办不成沈涛的事儿没好果子吃,还好里面强壮的alpha居多,定了定心神也不甘示弱,阴森森的看着几个赌徒哼笑道:“想教训你们的人多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兄弟们,上——!”

    他边说边招了招手,身后的打手立刻哄作一团举着棍子招呼上去,横的要命。

    只是横的怕恨的,狠的怕不要命的!这几个赌徒已经是山穷水尽的不要脸状态,下手颇有种不要命的架势,拿着刀乱挥乱砍。

    “你们别过来!”其中一个人瞠目欲裂,举着刀就要插向眼前拿着棍子要敲晕他的打手,见到寒光,那人竟然怂了,瞳孔一缩竟然不自觉的避了开来。他身后正是死死的驾着其中一个人刀柄的乔方临,毫无防备的用后背面对着刀光,赌徒根本没有意识也来不及收手,尖锐的刀尖立时没入乔方临穿着黑色短袖的肩膀处——

    “啊!”乔方临猛地被插了一刀,疼的忍不住叫出声,手里也是一个放松,双腿软绵绵的跪倒在地,脸色苍白。

    血色蔓延开的霎时间,空气中就弥漫着甜到发腻的奶油味。在场的人不管是alpha还是beta,都清晰的闻到了这股味道,除了乔方临本人。

    omega强烈的信息素会让人不自觉的受刺激,发情,在场干架的人本来都是alpha居多,立刻就有人忍不住浑身燥热,咬牙贪婪的使劲儿嗅着空气中的奶油味。连打架都忘了,跑题的问道:“这味道是哪儿来的?”

    “附近有omega发情了?”

    “啧,这腻歪的信息素味儿。”

    大量的血涌出来让乔方临头脑发晕,神志不清,迷迷糊糊的只能听到‘omega’这个关键字,他激灵了一下,咬了咬唇强迫自己清醒起来。

    劳累,生病,受伤都会让他散发出隐隐的信息素,更不用说此时流血了。虽然他伤重闻不到,但乔方临知道肯定是自己的味道。

    他心慌意乱,有些脚软的扶着墙站了起来,牙齿咬着t恤袖子使劲儿撕下半条,死死的绕过肩膀伤口处打了个结算作止血。慌乱的从身后的机车上拿了一件不知道是谁的外套套在身上就跑,再呆下去,他的性别非得曝光不可。

    乔方临受伤没人关心,但要是甩手就走剩下的人可不会同意,有两个带着头盔的同伙立刻上来拦人:“你上哪儿?”

    乔方临呼吸粗重,声音有些虚弱:“我去医院包扎一下。”

    “涛哥同意了么?”

    假如他这次在先走,就等于连续两次任务中途逃脱,乔方临沉默片刻,掏出手机給沈涛打了个电话。有了这么一个小插曲的捣乱,那几个拿刀的赌徒早就趁机跑走了。人都没了哪里还在乎乔方临是不是先走,沈涛心累的默许后就挂断电话。

    可能是为了接下来两次免费行动还能让乔方临言听计从,听说他受伤了,沈涛还猫哭耗子假慈悲的发了个二百块钱的红包过来以示慰问。但乔方临在这个时候还是无比感激这二百块钱,虽然不能让他去医院包扎,但起码能打个车回学校,不至于让他晕倒在路边上。

    黑色的外套能掩盖住血液的红色,却盖不住乔方临身上蔓延的信息素,乔方临坐进车里没一会儿,整个狭小的车内空间就都是又甜又腻的奶油味。

    司机忍不住透过后视镜,看了乔方临好几眼。

    乔方临抿了抿唇,默默的把车后座的两扇窗户开到最大。如果他肩膀上的伤口够深,那他此时应该失血过多晕过去了,所以现在他勉强能醒着,应该是没多严重。乔方临粗略的判断了一下自己的伤势,越发觉得他没必要管庄新飞借钱去医院,回宿舍缠一下睡一觉就好了。

    好像无论发生什么事情,睡一觉都能好了。从小乔方临面对什么磨难,伤痛,都是这么安慰自己的。但这次他没有这么幸运,乔方临一走进学校就被刚刚从教学楼走出来的老徐逮了个正着,老徐老远看到他,就立刻狮子吼道:“乔方临!给我站住!”

    乔方临吓了一跳,连忙把受伤的那只手臂背到身后,勉强冲着奔跑过来的老徐露出一个微笑。

    “你又逃课是吧!”天冷,学校操场又宽阔,乔方临身上的信息素自然没有被老徐这个beta察觉到太多,他只是看着乔方临脸色苍白,一副不人不鬼的模样皱了皱眉:“一看你这德行就是在网吧熬了一宿!赶紧给我滚回去上课!”

    乔方临犹豫了一下,艰难的道:“老师,我有点难受,想请”

    “别找借口!”老徐愤怒的打断他,一把拉起他垂在身侧的手:“你不去,我拉你去!”

    “老师老师。”乔方临连忙挣开,无奈的道:“我自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