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家园 > > O装B是要被标记的 > 想蹭你
    和老徐一起刚刚走进教学楼,乔方临身上的每根汗毛都连着末梢神经的血管紧张了起来。他现在受伤闻不到自己的信息素,因此总觉得,只要进入了一个密封的空间,他身上的气息立刻就会毫无遮掩的布满每个角落。

    因为他闻不到——越是闻不到,乔方临就越恐慌,甚至毛细血管里的血液都好像躁动不安的跳动了起来,‘突突’的,尤其在听到前面的老徐自言自语似的说了一句“哪来的蛋糕味儿?”的时候,乔方临感觉自己的脑神经都快炸裂了。

    士可杀不可辱,对于乔方临来说他坚决不能忍受这种丢人和恐慌。

    强行支撑着走到了教室时,乔方临的手心和身上都濡湿了,一层薄汗好似更激发了他身上强烈的味道。他光是站在门口,全班同学都闻到了一股强烈的奶油味。

    江裴自然也一怔,倏的抬头看向乔方临,淡色的瞳孔一顿——

    乔方临自己都紧张到忘记了他伤口的事情,自然没察觉到淡红色的血滴正从他洁白的手腕蔓延下来,顺着修长的指尖往下淌。可江裴看到了。

    “老师。”

    不待老徐张口说让乔方临去教室后面罚站的时候,江裴就突兀的站了起来,动作之大把讲台上讲课的物理老师都吓了一跳,推了推眼镜:“怎么?”

    江裴自从来到九中之后一向是名声很大却作风低调,两个多月都未曾举手答题过,更不用提主动在课堂上站起来了。这下子不仅全班同学,包括老徐都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什么事?”

    “不好意思,手腕破了个口子。”江裴举起来自己的左手,上面一道几厘米长的血口子,他面色淡定地说:“想去医务室消一下毒。”

    “啊!”老徐没想到他的‘国宝级’学生居然会受伤,夸张的嘴皮子像连珠炮似的关心道:“这怎么搞的?没事吧!用不用老师陪你去?!”

    “不用了。”江裴顿了一下,看向他旁边脸色发白的乔方临:“让乔方临陪我去就行。”

    乔方临一愣,本来毫无焦距的混沌目光朝着江裴的方向移了过来,神色复杂。

    大概是寻思着乔方临正好是个不学无术的家伙,陪着去还省的麻烦别人了,老徐问都没问为什么,匆忙的点了点头答应着:“行行,你赶紧去,乔方临,照顾好同学!”

    乔方临:“好。”

    两个人在全班的目送礼中离开教室,一到了没人的地方,江裴立刻把旁边摇摇欲坠的乔方临拉近临近的空荡荡音乐教室,皱眉粗鲁的一把扯掉乔方临身上血腥味浓重的外套——

    “等”

    “闭嘴。”江裴冷冷的打断乔方临,看着他血肉模糊的肩膀轻声问:“你这是怎么搞的?”

    江裴身上强烈的alpha味道让乔方临周身都快烧了起来了,他知道自己现在是在所谓的‘发情期’,恐怕一不小心就会失去理智把江裴衣服扒了亲都有可能。乔方临下意识的后退两步,皱着眉,有些别扭的把衣服扯上去盖住,故作淡定的说:“没什么,小伤。”

    “撒谎。”江裴冷笑:“你身上的信息素都快熏死人了,都是因为流血了吧?”

    乔方临:“”

    江裴无声的叹了口气,从校服口袋里拿出昨天发现的抑制剂先给乔方临喷了两下,暂时性的挡一挡,果断的说:“去医院。”

    “真的不用。”乔方临面色潮红,终于忍不住垂着脑袋靠在江裴肩膀上,鼻尖全都是江裴身上清甜的薄荷味。这种感觉让他不由自主的,下意识的靠近江裴磨蹭着:“嗯”

    见他这个模样,江裴好像并不意外似的,反而抬起他的下巴,琥珀色的眸子直直的盯着乔方临水雾萦绕的双眼,嘲讽的弯了弯唇:“你既然定力这么差,就别装成beta。”

    他说话的时候,冰凉的手指还刻意轻轻摩擦着乔方临细腻的皮肤,似笑非笑。

    乔方临脑子‘嗡’的一声,强制性的清醒过来了,他怔怔的看着江裴,艰难的开口:“你、你知道?”

    “你一个omega在我面前装beta。”江裴轻轻的笑了一声:“不觉得掩耳盗铃么?”

    乔方临又窘又怒,忍不住一巴掌软绵绵的拍了过去,骂道:“去你妈。”

    “先别问候我妈了。”江裴像是怕别人听到似的,刻意低声附在乔方临耳边轻声问:“你不难受么?用不用我帮你?”

    如果乔方临这个时候抬头,就能看到江裴那双淡色的琥珀瞳孔下翻涌着的,性味浓厚深重的色泽,但很可惜没有。他毫无危机感,只把江裴这句话当成玩笑话的挑逗,气急败坏的推开他,在江裴配合的笑着后退时怒道:“我他妈用不着你帮我!离我远点!”

    他现在一双眼睛水润,瞪着别人的模样实在是没有什么威胁性,然而身上的甜蜜味道的信息素却足以让所有的alpha发狂,包括一向定力十足的江裴。他喉头微微滚动了一下,忽视着心下暴躁的想给他标记的冲动,别过头不再逗他:“去医院。”

    连omega的身份都被他发现了,乔方临顿时觉得特别生无可恋,也没了继续反抗江裴的念头,顺从的跟着他的步伐去了医院。

    医院里负责看病的女医生不但仔细的给乔方临缝针上消炎药,还体贴的给他注射了一针抑制剂:“伤口不深,缝了五针,这段时间不要用力,沾水,十天之后来医院拆线就行。但我发现你体质比较特殊,流血的时候信息素和发情感会更强烈,再有这种意外的最好马上来医院打针。”

    乔方临在病床上坐着认真的听,闻言乖巧的点了点头:“好的。”

    他伤口经过了仔细的清理,再加上一针抑制剂已经好了不少,虽然还是身体不舒服,但已经不像刚才那种要死不活的模样。只是此刻面色莹润粉白,嘴唇泛着浅色的虚弱的样子再加上他omega的身份,让乔方临这个招人烦的家伙看起来莫名的招人疼。

    尤其是他本来就是英气又柔和的五官,笑眼弯弯,天生就是讨人喜欢的模样,伪装起来好孩子简直是浑然天成。江裴看了半晌,默默的抿了抿唇别扭的转过脑袋。

    医生性别女,心都化了,声音柔和的安慰道:“小男生身体恢复的就是快,别担心哦。”

    乔方临笑了笑:“谢谢医生。”

    待女医生端着沾着血的棉布出去时,乔方临脸上的笑容淡了下来,目光停顿了一下转移到江裴的身上,轻声问:“你不清理一下伤口么?”

    毕竟江裴出来的借口就是来包扎自己的伤口,现在反倒本末倒置了。后者摇了摇头,无所谓的说:“用不着。”

    乔方临沉默片刻又问:“怎么伤的?”

    “用圆规。”江裴简略的解释了一下:“我就是划了一下,看着唬人而已。”

    乔方临没傻到问江裴为什么弄伤自己的地步,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为了帮他的忙。只是他们关系还没好到这种地步吧?就因为他发现自己是omega?但无论是因为什么,乔方临都觉得不大自在。他好看的眉眼耷拉着,闷闷的道谢:“今天谢谢你了。”

    他很少跟人说谢谢两个字,难为情的垂在病床边的两只脚都不自觉的前后摇晃着缓解尴尬,江裴眼中不自觉的闪过一丝温柔的笑意,难得戏谑的问:“你怎么报答我?”

    乔方临一愣:“嗯?”

    “报答我。”江裴清晰的重复道:“我都因为你逃课了。”

    “你想要什么样的报答?”乔方临那叫一个郁闷——他还以为江裴这货出淤泥而不染,不稀罕自己的报答呢。

    “我还没想好。”江裴靠在沙发上闲适的欣赏着乔方临愠怒的神色,懒懒的笑道:“等以后我想到再说吧。”

    “行。”乔方临痛快的答应了下来:“算我欠你的。”

    江裴笑而不语,看着乔方临输液瓶子里的液体已经到了底部,出去帮他找护士拔针。一拐角正好碰上刚刚给乔方临缝针的女医生,后者见到他忙问道:“是输液完事儿了么?”

    江裴点了点头:“快了。”

    “我去给他把针吧。”女医生利落的摘下了带着的一次性手套扔进垃圾桶,边走边对江裴有些感慨的教训道:“我说你们年轻小孩,不也不能仗着身体好可劲儿祸害啊,这以后老了都是隐患!”

    “你说得对。”江裴极为配合的附和着义愤填膺的女医生。

    “就刚才那小孩,omega的身体多不稳定啊,还敢总打架。”

    ‘总’?江裴抓住这个关键字,有些疑惑的看着女医生:“医生,你说他总打架?”

    “对啊。”女医生点了点头,痛快的就把乔方临之前一直隐瞒的事儿给卖了:“你没看到他左臂那乌青和淤血还没好呢么,好像被谁打了似的。现在的孩子啊,是真难管,我以为omega都应该挺乖的呢。”

    左臂也受伤了,一整片的乌青淤血江裴不自觉的停住脚步,站在原地思索了半晌,忽而若有所思的皱起了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