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家园 > > O装B是要被标记的 > 找对象
    从医院离开后回到学校,两个人心有灵犀的一起逃了晚自习没上,回寝室煮方便面吃——当然,还是乔方临这个病号掌勺的。过程中不知道为什么江裴一直很诡异的沉默着,一点没有医院里好像人格分裂似的挑逗,倒是又恢复了平日里清清冷冷的学霸感。

    乔方临欣慰的发现自己可能是个抖m,他居然更习惯于这个样子的江裴,就是自己忍不住嘴贱挑逗:“大学霸,逃课的感觉怎么样啊?”

    江裴无语的瞄了他一眼,淡淡地说:“我逃过。”

    “啊?”乔方临顿时失去挑逗他的情趣了,盘腿坐在地板上默默的扒拉着锅里的面:“没想到学霸也会逃课,你不怕被请家长么?”

    “你呢?”他这一句学霸学霸好像嘲讽似的,江裴也懒得理,反而盯着他细瘦修长的脖颈问道:“你逃课这么多次,家长那方面怎么对付过去的?”

    江裴敏锐的发现乔方临在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拿筷子的手一顿,随后若无其事的耸了耸肩:“自有办法。”

    江裴沉默片刻,又问:“你为什么装beta?”

    “因为omega很麻烦。”这个问题乔方临没有逃避,关了火回头看着他认真的说:“只要你是omega,不管愿不愿意,总会有很多人骚扰你,纠缠你,我不鄙视我的性别,但我怕麻烦——好了,吃饭吧。”

    乔方临点到为止,用筷子敲了敲锅盖示意江裴可以吃饭了。他今天明显心不在焉,煮的面都索然无味不及那天的一半好吃。但两个人胃口也一般,皆有些食不知味的咬着口中的面条。

    “江裴。”吃到一半的时候,乔方临忍不住开口问:“你会帮我保密么?”

    江裴拿筷子的手一顿,淡淡地说:“别人的事情,我没兴趣评论。”

    他这话的意思就是别扭的答应了,乔方临忍不住提了提嘴角。江裴看着他松了一口气的样子,皱了皱眉:“纸包不住火,你打算一直瞒着?”

    “不会。”乔方临痛快的摇了摇头,往后一仰倒在床上,懒散的道:“等我上了大学,离开这座城市后。”

    江裴听了这话,看着他平躺在床上突出的肋骨,不自觉的捏紧了手中的筷子。

    但江裴不愧是学霸,说话总能说到点子上,‘纸是包不住火的’这句话,在第二天就得到了印证。江裴和乔方临第二天早上一个起的比平日晚,一个比平日早,破天荒的凑到了一起去教室,走在路上的时候就听到一路有人在风风火火的讨论——

    “喂,你们听说了么,有人性别造假被曝光了!”

    “真的假的啊?”

    “那还能有假,听说还是七班的呢?”

    “天啊,那是谁啊?”

    “我也不知道,听说刚刚被学生检举,学校正在调查呢,学生群里面都沸沸扬扬的讨论爆了。”

    而江裴和乔方临,恰恰是因为在学生群里出现频率太高,导致他们都不看这个群的两个人。听到过往同学的话,乔方临的脸色不自觉的僵硬了起来,快步走向七班教室——

    “乔方临!”江裴连忙抓住他的手腕,看着他一下子苍白了的脸色轻声安慰:“镇定,即使是七班,也不一定是你。”

    乔方临脑子里乱成了一团浆糊,心神不定的点了点头。他挣开了江裴的手一路跑到了教室,却好像最后泄了气的风筝,到门口又下意识的停住脚步,没勇气的走进去了。

    直到他看见陈晓豆被一群同学围着,在讲台边上哭。

    “小乔。”庄新飞正好悠然的赶过来站到他旁边,好奇的问:“你昨天跟江神跑哪儿去了,都没回来上课?”

    他边问,边偷偷看了一眼也走过来的江裴。乔方临见到这堪比居委会大妈的八卦人士过来,立时眼前一亮,粗鲁的扯着庄新飞问:“这是怎么回事啊?”

    “哎呦卧槽,你他妈扯我干啥——松开松开,好像是陈晓豆性别造假,被同学举报了。”

    乔方临一愣,怔怔的松开被他揪着脖领子挣扎的庄新飞。后者站定,拢了拢领子就继续跟他小声八卦:“听说她跟本就不是档案上写着的beta,而是一个装成beta的alpha,啧啧,神人啊!”

    装成beta的alpha?!

    乔方临目瞪口呆的看着人群中央手足无措的陈晓豆,也有点认同庄新飞的评价。性别造假的人是有,而且一直抓不完。可一向就只有其他性别的人装成alpha,这个最高级别被人崇敬的等级,怎么陈晓豆还能自己往下降的呢?

    只是虽然不明白,但看着一个女孩子孤立无助的被大家审视着,乔方临想到陈晓豆略微有些腼腆的给自己递过来笔记本时,就不禁觉得这个画面有些刺眼——

    “喂喂喂!”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感同身受的原因,乔方临忍不住冲进人群中粗鲁的挥了挥手,皱眉道:“散了散了,围着人家干什么?”

    周围有人叽叽喳喳的跟他说着:“小乔,陈晓豆她伪装性别!”

    乔方临看着那个说话的人,轻慢的抬了抬下巴:“跟你有关系么?”

    那人顿时怒了:“你也不能这么说吧,毕竟”

    “行了行了。”都知道乔方临手段狠,周围有跟他关系好的忍不住扯了扯这人袖子,小声道:“别跟乔方临犟了。”

    “切,也不知道他和陈晓豆什么关系。”还想跟乔方临犟几句的男生也有点犯怂,边往座位上走边像个长舌妇似的絮絮叨叨:“这么护着她,不知道的以为他俩是一对呢。”

    “操!你说什么呢?!”乔方临听了这话顿时来气了,心头克制不住的火气,完全忘了自己还是带伤之人,上前几步干脆利落的抬脚将那男生踹了个狼狈的狗吃屎——

    “啊!”这男生结结实实的摔了一跤,在全班面前丢了大人,气急败坏道:“乔方临!你干什么?!”

    “教你做人。”乔方临不顾周围同学的拉阻,不耐烦的挣脱开,居高临下的看着男生狼狈的模样冷冷的道:“以后你嘴里再这么不干不净的,就不是踹一脚这么简单了。”

    他的眼睛好像零下温度的冰,这男生被这么一扫,顿时不敢言语了,咬了咬牙忍辱负重的爬起来回到座位,被乔方临一闹其他人也不敢继续围观,生怕在老虎嘴上拔毛触霉头,都乖乖的回了座位。但有人给台阶下的陈晓豆却好像更无地自容了似的,在乔方临转头的时候捂着嘴就跑了出去——

    乔方临:“”

    怎么着?他难道还惹到陈晓豆了么?这姑娘该不会是因为那傻逼刚才那句‘他俩是一对’闹别扭吧?可别再因为刚才那句话犯傻都怪吴超那个大傻逼。

    乔方临想到这点,忍着心烦追了出去。刚刚要进教室的江裴看着他们俩一前一后的冲出去眼神一黯,脚步一顿,鬼使神差的改了方向。几步之后的庄新飞看到这诡异的画面,也一头黑线却十分八卦的跟了上去。

    陈晓豆这个姑娘个子不高,跑的倒是挺快,边哭还边用着百米飞人的速度向学校后楼跑去,都不带耽搁的,这难不成就是alpha的种族天赋?体力好?乔方临有些茫然的想着,喊道:“组长?陈晓豆同学,你等等啊!”

    陈晓豆可能是没想到他会追上来,脚步一顿,愣愣的回头,一双黑黝黝的大眼睛刚刚被水洗过,湿漉漉的看着乔方临。

    她这么无助的样子让从来没安慰过女生的乔方临也不免有些慌,气喘吁吁的跑到跟前松了口气,才有些尴尬的说:“呃你别把吴超那王八蛋的话放在心上,他是胡说八道的!”

    吴超就是刚刚多嘴多舌的那个王八蛋。

    “呜哇!!!”听了他的安慰,一向矜持的陈晓豆却仿佛更伤心了,放肆的嚎啕大哭出声。

    “我去喂喂喂您别哭了成么?”乔方临吓的差点蹦起来,手忙脚乱的在身上找着有没有纸巾:“我错了,陈晓豆大佬,求你停止吧!”

    “呜额。”陈晓豆哭的都打嗝了,听着乔方临手足无措的话勉强平静了一些,声音沙哑的抽泣:“我、我性别”

    “我知道,不就是伪装性别么。”乔方临毫不犹豫的道:“这有什么的。”

    人在脆弱的时候,暖心窝子的理解反倒比冷言冷语更让人绷不住眼泪,陈晓豆咬着嘴唇,一脸纠结的看着乔方临,在对方鼓励的目光下深吸一口气才断断续续地说:“我、我妈说了,女、女孩子是alpha不好找对象!所以我上学的时候,性别都是假的。”

    乔方临:“你该不会是因为这个才装beta的吧?”

    一个高中生,着急什么找对象啊?

    “也、也不全是。”陈晓豆抬头看了乔方临一眼,脸上忽然染上了两抹诡异的羞红。

    “那是为什么啊?”乔方临不明白了,还有点佩服陈晓豆现在才被发现,他以前的学校都是破破烂烂的一年没几次体检的垃圾学校,所以他伪装很容易。但陈晓豆也是从小装到大就没被发现么?这为了找对象也太努力了吧。

    陈晓豆看了他一眼,咬了咬牙破罐子破摔的抽噎道:“我、我都喜欢你好久了,就是想和你一样的性别!哪怕是表面上的!”

    陈晓豆造假性别的真正用意是——总不能喜欢的男孩子是个beta,自己是个alpha吧!

    乔方临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自己在这混乱的场面中,会如此突兀的收到一个表白,顿时呆了。

    不光是他,远处默默偷听的江裴和庄新飞也呆了,片刻之后,庄新飞开始唧唧喳喳了起来——

    “卧槽,卧槽卧槽!陈晓豆居然暗恋我们家小乔!这也太太太那啥了吧!”

    不知道是因为陈晓豆的表白还是因为庄新飞这句‘我们家小乔’,江裴琥珀色的眸子泛着冷光,默默的握紧手里抓着的栏杆,骨节泛着用力的青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