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家园 > > O装B是要被标记的 > 欠人情
    乔方临不是没有被女生表白过,但是他绝对没有想到班级里的女学霸,铁面无私的学习委员居然会喜欢他,还会为了他做一个alpha装成beta这种可以竞选迷惑大赏行为事情!听到陈晓豆抽抽噎噎的表白时,乔方临满脑子的弹幕都是‘我不配’三个大字——

    “班班班、班长!”他都有点磕巴了,手忙脚乱的浑身给陈晓豆找纸巾:“你别哭了,我其实我这个人其实真的很糟糕的!”

    乔方临总不能说他自己其实也不是个beta,你装都没装成一个性别这种欠揍的话,只能妄想贬低自己来安慰陈晓豆了。

    只是一个男孩子真的喜欢你的话,在你哭着表白的时候是不会说这种话的。陈晓豆是个聪明人,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己这个破罐子破摔的表白不会有什么希望,乔方临不会喜欢她的,一瞬间忍不住哭的更伤心了。

    “那个那个,你别哭了,我求你了。”乔方临都有种给陈晓豆跪地求饶的冲动了,他觉得此时要有个人路过,必定会以为他给陈晓豆怎么地了呢!

    “我、我知道你不喜欢我。”陈晓豆可能也知道在这么哭会给乔方临这个帮了她的人找麻烦,勉强平静了下来,吸了吸鼻子解释着:“你不用把我的话放在心上,你是个好人。”

    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收到好人卡乔方临心里顿时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尴尬的挠了挠头:“呵呵,是么。”

    “你又帅,人又好。”陈晓豆可能是有些不好意思,背过身去夸奖他:“学校那么多女生都很喜欢你的。”

    不知道乔方临听了这种发自肺腑的夸奖会不会感动的直接从了陈晓豆,但江裴已经听不下去这种‘粗鄙之语’了,他墨黑的眉毛不自觉的拧起来,一把拨开听八卦听的激动的抓住他手臂的庄新飞,转身就要走。

    “江神!”庄新飞吓了一跳,忙问:“你不听了?”

    江裴:“我没兴趣。”

    庄新飞:“”

    没兴趣那你跟过来还听这么半天干什么?

    庄新飞懵逼的看着江大学霸好像特别生气似的高瘦背影。

    从那天早上的风波过后,学校里就一直沸沸扬扬的传着乔方临和陈晓豆的‘绯闻’——要知道乔方临的颜值是校草级别的,不知道多少女孩子的芳心落在他身上,最后竟然疑似便宜了貌不惊人却是个alpha的陈晓豆?这让他们怎么能忍!

    而且不知道那天陈晓豆哭着跟他表白的事情是怎么传出去的,一时之间,一堆女生效仿陈晓豆在乔方临面前悲春伤秋

    乔方临生无可恋:“飞狗儿,你杀了我吧。”

    “不敢不敢。”庄新飞陪他演着小剧场:“我可害怕当人民公敌。”

    “操。”没人看着,乔方临忍不住嘀咕出真心话:“这些女生怎么这么烦?她们怎么知道的?”

    说的自然是陈晓豆表白的事情,庄新飞试探着猜测:“会不会是江神说的?”

    “江裴?”乔方临一愣:“什么意思?”

    “那天江神也追出去了,我俩都看到晓豆跟您表白来着。”庄新飞还在那天陈晓豆走后,冲出去吓了乔方临一下,他偷看乔方临是知道的,但是江裴为什么也会跟着一起偷看啊。

    乔方临一头黑线,却十分笃定的摇了摇头:“不会是他,他不在背后说人闲话。”

    他虽然还不算特别特别了解江裴,但这点看人本领的自信还是有的,江裴这人向来是有人把八卦推到他面前都懒得看一眼的,怎么会跟庄新飞一起追出去偷看他和陈晓豆啊?

    “嗯?”听到这话,庄新飞忽然戏谑的挑了挑眉,意味深长的看着他:“我发现你俩的关系现在变好挺多了。”

    乔方临一愣,不屑的撇了撇嘴:“切,是我懒得理他。”

    实际上,自从江裴上次送他去医院发现他是omega的秘密之后,他们俩的关系的确好转了不少,起码乔方临现在不会哪儿哪儿都看他不顺眼了。

    “真的吗?”庄新飞若有所思的哼道:“你连人家啥性格都了解了,还懒得理他?”

    乔方临当场被打脸,忍不住赏了一个爆栗给庄新飞:“少胡说八道,我了解什么啊!”

    “靠,不了解不了解呗”庄新飞揉着脑袋,默默的吐槽:“凶神恶煞的。”

    现在正是下午闹哄哄的自习课,班级里的人都在说话,所以乔方临和庄新飞也没有刻意把声音压得很低。坐在他们身后的江裴是从不与人交谈的,遗世独立的把乔方临的话听的清清楚楚,嘴角忍不住微微勾勒出一抹微笑的弧度。

    他很少因为别人如何评论自己感到开心或不悦,但乔方临那句‘他不会在背后说人闲话’让人听着还是莫名的开心。

    同时又有点若有所思——他和庄新飞都没说,那是谁在背后瞎传乔方临的谣言的?江裴想着想着,视线不自觉的落到上午跟乔方临发生过冲突,那个多嘴多舌的吴超身上。

    下课之后,江裴看着吴超拿着手机出去的身影,鬼使神差的跟了上去。

    现在是下午第三节课下课,最后的一个课间,出去的学生很少,江裴一路无阻的跟着吴超进了洗手间,在洗手池子抽烟的时候清晰的听到隔间里传来他的声音——

    “哎呦,上次传出去的流言都没效果!老师都没找那王八蛋,反倒是追他的人更多了!”

    “哥,你就不能找几个人给我?”

    “干啥?我直接收拾那小子一顿!”

    “他在全班面前跌我的份儿,我非得收拾的他十天半个月不能来学校不可!”

    果然是吴超,江裴不动声色笑了笑,一双眼睛却冷的像冰。临近离上课还有一两分钟的时候,吴超才依依不舍的挂断了电话,从隔间里走出来的时候就看到江裴站在门前盯着他,似笑非笑。

    吴超吓了一跳,差点脚下一软那儿,下一秒脸上挂起一个熟稔的笑:“江神,呵呵,抽烟呢?”

    “嗯。”江裴点了点头,单刀直入的问:“你要找乔方临麻烦?”

    吴超一愣,手心立刻有点冒冷汗——他没想到刚刚的话居然全被江裴听进去耳朵里了。但下一刻,吴超才反应过来面前站着的人和乔方临可是不对付啊,是死对头啊!难不成是要跟他一起对付乔方临?吴超越想越觉得自己的脑补可信,忙不迭的点了点头:“是啊,江神,你也有兴趣?”

    江裴微微提了提嘴角,眼里却毫无笑意的看着他:“你怎么打算的?”

    吴超连上课时间都忘了,连忙热情洋溢比比划划的说着:“我表哥,在外头有人,可以找人把乔方临揍一顿。江神,你要是想教训他,到时候咱一起去看啊哈哈哈哈——啊!”

    吴超正笑得猖狂,下一秒就被人扣着后脑勺,‘砰’的一声整个脑袋都按在了旁边放满水的洗手池子里!吴超额头结结实实的磕了一下,毫无防备的灌了几大口水差点没一下子厥过去,狼狈的两只后乱挥舞着被江裴揪着头发提起来的时候,还呛的直咳嗽——

    “我警告你。”江裴冷冷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一字一顿:“不要找乔方临的麻烦。”

    “你!”吴超完全没想到江裴下手这么狠,又害怕又不甘心的瞪着他,咬牙道:“你什么意思?!你不是跟乔方临不对付么?”

    “你不用知道那么多。”江裴松开吴超,一丝不苟的用湿纸巾擦着手,就连指缝都照顾到了,明晃晃的嫌弃让吴超看的直咬牙,双目通红。

    但江裴的威胁却字字敲在心头:“你只需要知道,你敢动他一次,我揍你一次。”

    通过刚刚那一下子,江裴的伸手吴超心里自然有数了,他万万没想到看起来是个文弱书生的江裴下手这么狠,看来alpha果然真的是不一样。但吴超依然心有不甘,干巴巴的说着:“你、你敢?这里是学校!”

    “你可以试试。”江裴心情似乎是好了不少,神色颇为优雅的看着吴超,却让他不寒而栗:“只要你敢的话。”

    吴超还真的不敢惹alpha,尤其是江裴这种下手狠还是老师们心头肉的alpha。他死死的咬着后槽牙,一字一句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似的:“你为什么这么护着乔方临?”

    江裴:“我欠他人情。”

    学校门口找上来的社会混子,肩膀上的刀伤,还有几天之前手臂上留下的淤青痕迹,江裴几乎就能确定了那天晚上,那个打手阵营里莫名其妙替他挡了一棍子的家伙怕就是乔方临。

    因为那个打手皓白的手腕内侧有一个浅浅的粉红色胎记,像是粉红色花瓣一样,让江裴记忆深刻。当江裴听完女医生的话,趁着晚上偷偷的看一眼乔方临手臂上伤痕还有那个浅色胎记的时候,清晰的记得自己那一瞬间窝心的感觉。

    虽然不知道他一个学生为什么会去参与机车打手行列,更不知道他为什么要保护自己,但是

    他是真的欠乔方临一个人情,必须还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