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家园 > > O装B是要被标记的 > 我驮你
    “乔方临!”临近放学的时候,七班还出了个乐子,学校门口负责打更的大爷趁着没老师在走到门口,气势汹汹的吼了一句。然后在全班同学包括晕乎乎的乔方临疑惑的目光下,他好像很委屈似的问道:“你啥时候还车?!”

    “噗——”乔方临一口水喷出来,给前桌的庄新飞洗了个神清气爽的头!

    后者顿时怒了,在全班的哄堂大笑中起哄问道:“王大爷,什么车啊?乔方临他还没证呢!”

    “能是什么车?”王大爷不爽的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儿的唾沫星子乱飞:“就我那辆二八杠呗,这小子总借就算了,借完还不还!”

    当着全班面被老王头这么说了一通,乔方临只感觉满脸通红的下不来台了,无视周围乱糟糟的调侃声,他连忙拍着胸脯保证着:“还!明天就还你!”

    老王不满的走后,班级里立刻有人对着乔方临戏谑道:“小乔,可以啊,二八杠都不还!”

    乔方临没好气儿的瞪他一眼:“滚一边去!”

    学生的乐子都是来得快去得也快,没一会儿大家就都沉浸在快周五放学且没晚自习的幸福中去了,没人记得乔方临这档子事儿了。只有乔方临有些郁闷的趴在桌子上——那自行车被他停在郊区仓库边上了,他该怎么去啊,他现在是个24k纯穷人,可没那个打车钱

    乔方临纠结的咬着指头,想着想着,忽然眼前一亮。

    于是晚上的时候,乔方临强行把老王头另一辆骑着回家的三轮车讹来了——骑着一辆所有年轻人都绝对鄙视的三轮车去拯救一辆自行车。要不是实在没办法,乔方临也不想使用这么天才的办法。而且很丢人,幸亏天黑没人看见。

    乔方临累的满头大汗,吭哧吭哧的蹬着小三轮骑到郊区的时候,感觉自己受伤没好的那只手都快没知觉了。

    但好在那辆二八杠没丢,估计路过这儿的寥寥几个人也嫌弃太破,拉到废品站也卖不了几个钱吧。乔方临略有些戏谑的想着,刚低头想把这破车扛到三轮车上,身后就猛地响起一道突兀的声音——

    “你肩膀刚还没拆线,不想要了?”

    黑灯瞎火的无人区突然出现这么一道清冷的声音,饶是乔方临心理素质极好也差点一个趔趄,半晌后才觉得这声音耳熟的紧。乔方临疑惑的一回头,就看到江裴站在他身后,正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黑夜里皎洁的月光正好打在他脸上,一半阴影一半光明,显的江裴眉眼深邃好看的紧,然而在乔方临眼里也跟鬼一样。

    “你吓唬谁呢?”他不满的瞪了江裴一眼,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是什么状况,忙站直了身子质问他:“你跟踪我?”

    “算是吧。”江裴淡淡的应了一句,走过去俯下身子把自行车扛到三轮车上固定好,看着乔方临站岗似的杵在原地,挑了挑眉:“坐上去。”

    乔方临:“你让我坐三轮车?”

    江裴:“嗯。”

    乔方临:“那谁骑回去!”

    江裴似乎是有些无奈的看了他一眼:“我驮你回去。”

    难得从学霸嘴里听到这么接地气的话,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模样,乔方临却只想笑,吭哧吭哧的忍俊不禁。江裴不乐意了,沉下眉眼瞪着他。

    “江神,先别生气。”乔方临听话的窝在三轮车里,一双长腿委委屈屈的缩在狭小的空间,一双黑夜里依旧亮晶晶的眼睛饶有兴致的盯着他:“你说说,为什么要跟踪我。”

    江裴沉默片刻,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抿了抿唇:“我知道你要来这儿。”

    乔方临没想到他会是这个回答,不禁一愣:“你怎么知道?”

    “前几天,是你帮我挡了一棍子。”江裴浅色的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眼睁睁的看着乔方临的表情逐渐僵硬:“手臂受伤不能骑车,才把二八杠落在这里的吧?”

    乔方临目瞪口呆的看着他,江裴见他呆滞的模样微微笑了笑,又多解释了一句:“是医生告诉我的,你手臂也受伤了。”

    光从他手臂受伤就能推测出来他是那天晚上的打手之一?不愧是学霸,哦不,说学霸都太客气了,乔方临完全忘记自己被揭穿应该是恐慌的了,崇拜的看着他:“你是神仙吧?”

    江裴额角似乎是抽搐了一下,忍无可忍的拉过乔方临的手腕,不动声色的摩挲了一下他那块粉红色的胎记:“我记得这里。”

    乔方临探头一看,有些无语的认识到了一个事实——他的确有点大大咧咧,自己身上的胎记,他都不怎么记得。乔方临有些汗颜的缩回手,把校服袖子向下扯了扯。

    “还有之前来找你的那几个混混。”江裴似乎是有些嘲讽的扯了扯嘴角,故意强调道:“都是你那些狐朋狗友吧?你为什么要参与那种社会团体?”

    “先别管那些人是不是我狐朋狗友。”乔方临真觉得江裴平日里少出门,凭这货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本事,不挨揍真是件奇事,他有些不服气的回瞪他:“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吧,江大学霸。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出来打架有什么好稀奇的,反倒是你,平时在学校装好学生,还出来鬼混?”

    江裴似乎是被他气的胸口上下起伏了一下,咬牙道:“我、我那是特殊情况?”

    “什么特殊情况?”乔方临知晓江裴跟他斗嘴,还嫩的很,一瞬间又占据了主导权似笑非笑的耸了耸肩:“还有啊,你要是没那两下子就别出来充大,花拳绣腿的,要不是我早挂彩了。”

    其实上次打架的时候乔方临就看出来了,江裴这家伙看着瘦弱,但力气绝对是属于顶尖alpha的范畴,天生种族优势。而且动作快狠准,下手相当不留情,一举推翻之前乔方临觉得盲目能打过他的自信心。

    虽然乔方临之前觉得自己实战经验多一些,但后来分析了一下——由于omega力气再大也有限,再加上他见鬼的一近距离接触江裴就腿软的毛病,他们两个真动起手来,他觉得自己是必输无疑的,幸亏没真的打起来。

    但他现在就是故意这么说,非得气气江裴这自大的家伙不可。

    只不过江裴这人就比较无趣了,听了后只是不屑的瞥了他一眼,冷冷的说:“我的确对打架没什么兴趣,不像某些人。”

    “呵,那是我有本事。”乔方临听出来他的嘲讽,不服输的嘴硬着。

    江裴:“要不要试试?”

    “靠!”乔方临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似乎大受打击,伪装成可怜巴巴的模样:“江裴,你一个alpha,居然想欺负我这个omega么?你这是靠性别压制,算什么本事?!”

    不知道是谁平日里一口一个老子是beta,能耐不输alpha的?现在又用性别说事儿了。江裴深深觉得,假如要认真跟乔方临辩论的话结局只有自己被气死,这种伸缩自如的厚脸皮,他必须自愧不如。

    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见了鬼一样的关心他,江裴无奈的扯了扯嘴角,心想大概率是因为他总是能想起乔方临替自己挡棒球棍那一瞬间的义无反顾吧。

    江裴没了继续跟他斗嘴然后被单方面吊打的兴致,默默的走到前面去蹬三轮车。他大概十多年没骑过自行车了,刚开始的时候不免有些笨拙。

    “乔方临。”无人的街道上只有清冷的夜风吹过,江裴还是忍不住问:“你为什么要替我挡那一棍子?”

    “我哪知道。”乔方临正在后面窝的难受,跃跃欲试的想站起来呢,听到江裴的问话想也不想的回答:“下意识的呗,可能是想回报你帮我收拾屋子,不过你到底为什么会去打架?”

    江裴、打架,这两个关键字联系在一起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儿。更不用说还有半夜和机车打手打团伙架这几个关键字了,乔方临真是好奇的不得了。

    听到‘收拾屋子’四个字,江裴眉头微微一动,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你们要打的人跟我关系还不错,叫我去帮忙的。”

    “嗯?”乔方临疑惑的反问:“你看起来不像是那么好说话的人哎。”

    江裴一愣,下意识的抿了抿唇。乔方临说的没错,平日里许左琛要是因为打架斗殴的事情找他,江裴理都不会理,他对于所有的喜欢用蛮力解决问题的朋友都是这个态度——暴力不能解决问题,他也没兴趣动手。

    但那天他偏偏有些心烦,朋友叫他去帮着打一架,抱着发泄的心态,江裴鬼使神差的就去了。

    心烦的原因他还记得清清楚楚,因为乔方临逃课。现在想想这个原因真的是十分的莫名其妙,但江裴知道他当时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他总是因为乔方临莫名的心烦意乱,不理智,不冷静。之前江裴还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单纯觉得自己是讨厌乔方临,现在想想可能可能跟他是个omega有关吧。alpha长期和omega呆在一起,身上的激素会对人的心神造成紊乱。即使抑制力再好,也难免被其所影响。所以一般omega的宿舍都会单独分开的,奈何乔方临这货不走寻常路,就来影响别人。

    他已经忍不住总是关心乔方临了,就像现在——

    江裴:“你为什么要去打架?”

    “跟你一个原因。”乔方临最终找到了一个舒适的姿势,选择了把长腿搭在三轮车边缘栏杆上的姿势,闲适的靠在破旧的木板上笑了笑:“逞英雄,帮别人出头。”

    他是个打手收钱帮沈涛办事的真实原因还没必要说,他和江裴还没那么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