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家园 > > O装B是要被标记的 > 运动会
    江裴和庄新飞这一等就等了快三小时,将近六点的时候老板娘才放人,三个人尤其是乔方临被折腾的那叫一个累,都同意就近找个麻辣烫店对付一口的提议——当然,提议者庄新飞主要还是为了给张罗要请客的乔方临省钱。

    别人不知道这货多穷,他还能不知道么?

    不过吃饭的时候,庄新飞和乔方临打量着一向看起来‘不食烟火’的江裴丝毫没有挑剔的就吃着街边的麻辣烫,心里都有点意外——没想到江裴其实还挺接地气的。

    其实他们不知道,这东西江裴真的是第一次吃,入口的感觉真是又咸又辣又烫,不过还挺刺激的,不算特别难以接受。

    “对了小乔。”庄新飞边吃边含糊不清的问:“你运动会打算报什么项目啊?”

    九中每年都会组织秋季运动会,要求高一到高三所有学生必须参加,兴师动众,重视的很。而且因为项目过多,每个班都强制性要求男生至少报一个项目,甭想闲着。

    乔方临毫不犹豫的道:“一百米!”

    其他的项目都太耗费体力了,加上小组赛半决赛决赛什么的,一百米要想全程不流汗的撑下来都不简单,更不用说别的了。他要是流汗的话会散发信息素被人看出来的——九中的运动会是不那么详细的分abo性别的,美名其曰说是因为性别平等,然而实际上就是重点学校不想在运动会上浪费更多时间罢了。既然这每人必须报一个项目的规定不能打破,乔方临就只能找别的解决方法。

    庄新飞无语的看着他:“可是一百米报名都截止了啊。”

    对面低头吃东西的江裴忍不住笑了一下。

    乔方临:“靠,为什么不等等我。”

    庄新飞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一到放学统计项目的时间就走人,谁拦得住你啊!”

    乔方临无言以对,闷闷的问:“那跳高?”

    “也截止了。”

    “跳远?”

    “截”

    “够了。”乔方临粗暴的打断了他:“你他妈就直接告诉我还剩下什么项目能挑吧!”

    “就剩一千五和铅球了。”庄新飞这人十分欠揍,此时耍够了乔方临才嘿嘿笑道:“你选吧。”

    其实铅球还真是个好差事,只不过现在乔方临低头看了眼自己一边刚拆线,一边淤青还没彻底下去的两条残废手臂,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只能选一千五了。”

    庄新飞:“你为啥不扔铅球?”

    “才不要。”乔方临嘴硬的口是心非道:“扔铅球一点也不帅,太蠢了。”

    天知道比起一千五,他多想扔铅球。

    乔方临不喜欢吃太烫的东西,小口挑着碗里的面嚼着,像是没胃口一样,四下乱飘的眼神定在对面安安静静的江裴身上,好奇的问:“江裴,你报的什么项目啊?”

    庄新飞闻言也饶有兴致的探头听八卦。

    但江裴却没理他俩,他抬起头,慢条斯理的咽下嘴里的东西擦了擦嘴角才淡淡的开口:“我建议你们两个,从吃饭和说话当中选一个做。”

    乔方临:“你不这么龟毛会死么?”

    江裴他接什么地气!都是错觉!还是那个一板一眼的死学霸!

    乔方临这段时间打工太频繁,把运动会这事儿忘的一干二净,直到第二天早上班长在微信班级群里公然催他报项目的时候,他才想起来周一就是运动会。

    他记得一千五这个项目好像是下午才比的,正好在太阳最足的时候真是要命,乔方临无奈的叹了口气。

    第二天早上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吃了两颗女医生给的抑制药片。

    这东西就像避孕药一样,效果好,但对身体有害,平时还是不吃的好。但他这不是不得已么?乔方临默默的嘀咕了一句,正好江裴从洗手间里出来,乔方临下意识的把药瓶子藏到身后,动作有些僵硬的对他笑了笑。

    江裴眼神闪烁了一下,没有揭穿乔方临这明显鬼祟藏东西的动作,只指了指洗手间:“你快点,别迟到了。”

    不光是整洁,对于时间江裴的要求也是严苛到吹毛求疵的。乔方临还特意统计过,自从他跟江裴一个寝室后,迟到的次数已经大大减少接近没有了。

    运动会开始的时候尚在凌晨,几个项目比过后太阳就开始上头,操场上本来昏昏欲睡的同学们也来了精神,纷纷摇旗呐喊的为自己班级加油鼓劲儿了起来,甚至有专门组织的啦啦队,这个时候才慢悠悠的登场——因为万众瞩目的一百米比赛要来了。

    百米赛跑在奥运会上也是最让人期待的项目,堪称皇冠上的明珠,刺激短暂又紧张,更不用说在这小小的高中运动会里面了。伴随着草台班子上主持人的宣布的声音,操场上立刻呈鼎沸状,基本上所有人都跟着摇旗呐喊搓手期待,除了乔方临。

    他正趴在自己膝盖上昏昏欲睡,动作好像缩起来的小刺猬一样活像受了什么委屈似的,对于周围乱糟糟传进自己耳朵里的声音,一向好热闹的乔方临却只觉得烦。

    医生给的那个药他没看用量,一不小心好像吃多了,现在头疼不说,身上也难受的紧。乔方临感觉心脏好像刚坐完过山车一样在胸腔内怦怦乱跳,像是要蹦出嗓子眼似的——

    “乔方临!”班长愤怒的声音伴随着卷起来的书打在脑子上的痛感,让乔方临晕乎乎的抬起头盯着刺眼的阳光看着班长对着他吼道:“你怎么还不去准备?!”

    乔方临懵了:“准备?”

    “是啊,都快到你比赛了!”班长看到乔方临脸上有些病态的潮红先是一愣,随即又急吼吼的推他,火烧屁股似的催:“快点快点!”

    “等会儿”乔方临觉得不是他脑子糊涂了就是班长糊涂了,他忍不住皱眉:“我是一千五,现在比的是一百啊。”

    闻言,班长有些疑惑的拧起眉头,眼神颇为古怪:“江裴没跟你说,他跟你调项目了么?”

    乔方临一愣:“什么?”

    “也不知道怎么搞的,他非得跑一千五,昨天晚上找我调的项目。”班长可能是心累,烦躁的撇了撇嘴瞪他:“本来我要把他跟刘伟换一下,结果他非得说跟你换,不过他怎么没告诉你啊?行了先别说这些了,你赶紧去热身准备吧!”

    班长絮絮叨叨的自问自答了一顿,完全没注意到乔方临怔愣的眼神就忙活别的去了。

    江裴为什么要跟他换项目?一百米这种好差事,基本上是人人抢的啊。难道是想照顾他么?乔方临不自觉的咬了咬下唇,眼神复杂的抬头向江裴的座位看过去,却只看到一片空空如也,江裴不知道去哪儿了。

    只是这梦寐以求的‘好差事’从天而降,却阴差阳错的让现在浑身难受的乔方临有点无法承受,他简单的做了几个热身动作站在跑道前面的时候,就清晰的感觉自己身上几乎是浑身无力的在发抖。而且不仅无力发抖,还燥热不安,这感觉分明和他受伤发散信息素时的冲动一样!

    抑制信息素的药,怎么能反倒起了反效果?乔方临简直有苦难言,被赶鸭子上架的逼到跑到前,耳朵里迷迷糊糊的听到裁判枪声令下,周围的人都风一样的窜了出去——

    他也不能太丢人了。

    “奶茶哥哥加油——奶茶哥哥加油——”

    乔方临脑子‘嗡嗡’的,都不知道自己有一个庞大的花痴啦啦队。他摇了摇混沌的脑袋,在周围一片乱糟糟的呐喊助威声中拖着沉重的双腿跌跌撞撞的跟了上去,只是小腿好像灌了铅,跑着跑着重心就越来越低。

    眼前越来越迷糊,乔方临坚持了没一会儿就‘砰’的一声狼狈的倒在地上了。他的下巴重重的敲在了水泥路上,痛的他差点咬到舌头,有了一瞬间清明。乔方临立刻意识到周围凑过来一大堆的人,他眼前一片雾蒙蒙的,此时异常敏感的他鼻尖却涌上了一大堆信息素的味道——

    “乔方临!你没事吧?!”这是老徐的声音。

    “乔方临!你中暑了么?我扶你到医务室吧!”班长的声音,他也是个alpha,身上伴随着柠檬味道的信息素让人烦躁。

    “小乔小乔你没事吧?还能起来么?我扶你”飞狗儿火急火燎的声音。

    “乔同学”

    周围有好多好多乱七八糟的声音,味道,让乔方临一阵阵的犯恶心,只感觉身上好像麻痹了一样,只想趴在地上不想动弹。这些味道,触碰,都不是他想要的,他只想要

    “乔方临?”一阵清甜的草莓香和凛冽的声音附了过来,江裴挤过杂乱的人群蹲在他面前,神色僵硬的问旁边干着急的老徐和班长:“他怎么了?”

    这才是他想要的味道!江裴身上清清冷冷的触感,还有草莓味的甜香对于此刻的乔方临来说简直像是救世主降临一般,他顿时来了精神,就好像渴望鱼儿的水一样,完全忘了现在是何时何地,一把抱住江裴含含糊糊的说:“我、我想吐。”

    周围同学:“”

    记忆里江裴和乔方临的不对付,是真正存在过的么?

    面对周围老师同学审视的目光,江裴也有点尴尬,他连忙把乔方临扶了起来任由对方没骨头似的贴在自己身上,严丝合缝的搂住他的腰架起来。

    江裴转头看向老徐,简略的交代了一句:“我带他去医务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