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家园 > > O装B是要被标记的 > 舒服了
    然而别说到医务室了,才走到操场旁边不远处的琴房时,乔方临就已经意识不清的搂着江裴的脖子蹭了。omega发起情来真是要人命,尤其是一个alpha的,江裴也被他撩拨的浑身燥热,咬牙搂着乔方临劲瘦的腰身一把把他带进琴房里。

    乔方临迷迷糊糊间只感觉自己被粗鲁的顶到墙上,后背突出的蝴蝶骨硌的生疼,他还没来得及皱一下眉头,脖子上的腺体就传来一阵尖锐的痛感——

    “嘶”乔方临被江裴近乎粗暴的一口咬住脖子,忍不住低低的□□了一声,整个人都瑟瑟发抖。

    江裴的双眼不禁有些微微泛红,像是嗜血。

    alpha本来就对omega发情时香甜浓郁的信息素无法抗拒,更何况乔方临的信息素味道那么特殊,是奶油味的。

    他清瘦白皙的身体此刻就像一块具有浓厚诱惑力的奶油蛋糕,偏偏自己一只手就能牢牢的控住尽情品尝,偶尔乔方临细小的挣扎权当增加‘情趣’了,属于alpha天生的掌控欲和占有欲疯狂作祟,江裴忍不住加重了力道。

    “呃!”属于江裴的信息素一点点的注入体内,乔方临此刻已经清明了不少,他察觉到江裴不怀好意的啃噬身子忍不住哆嗦的更厉害了,哼道:“轻点”

    也许乔方临自己都不知道,他发情时撒起娇来的模样多么诱人,就想让人使劲儿□□。而江裴也真的这么做了,他一只手抓住乔方临的两只手腕,另一只手牢牢的控住他的肩膀,漫长的标记过程结尾,温热的信息素全部注入到了乔方临身体中。

    这是乔方临第一次被标记,在江裴放开他的一刹那,他清晰的感到被咬到腿软是多么爽。

    温热的舔舐和啃咬就被江裴标记这件事,真的很爽。

    要是放在昨天,乔方临打死都不会有想被江裴标记的念头,他觉得要是硬找一个alpha,他还不如去找班长。可是现在看着江裴额发微乱,红润的嘴唇微微翘起,浅色瞳孔盯着自己的模样,乔方临发现自己居然想让他在咬自己一口。

    真是见鬼了。

    刚刚还像连体婴一样抱在一起的两个人分开后,狭小的琴房空间里不可避免的就有些尴尬的氛围。半晌后,江裴先开口,一向干净的声线此刻染上了一抹淡淡的沙哑,低沉诱人:“现在怎么样?舒服了?”

    舒服了,刚刚江裴把信息素注入到自己体内的一瞬间,乔方临脑中闪过的就是这三个字。他难得有些不好意思,抬起晶亮的眸子看着他:“草莓味,是你身上的?”

    江裴没想到乔方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问这个,下意识的就愣住了。而他这种滴水不漏的学霸有这种反应,其实已经变相的回答了这个问题了。

    乔方临真忍不住觉得自己有点蠢——他朝思暮想寻找的这股清甜的草莓味,居然就在自己身边,他怎么一直没发现呢?乔方临有些懊恼的咬了咬唇,忍不住瞪了江裴一眼:“你这么讨人厌,身上的味道怎么这么好闻呢!?”

    江裴:“”

    他真不知道乔方临是在夸自己还是在损自己。

    其实江裴对于自己身上的信息素是草莓味的这件事,一直都是很抗拒的。一个大男人居然是小女生的草莓味虽然alpha控制自己的信息素比较容易,江裴更是滴水不漏的人——除了在乔方临面前,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这货面前为什么老是流露出信息素的味道。

    但总之,因为不愿意被人察觉的缘故,江裴总是下意识的嚼薄荷糖压制。

    谁知道乔方临还恰恰喜欢他身上的味道。

    “还有”乔方临也不是那么在乎江裴回不回答,自顾自的盯着他问:“那瓶药,是不是你给我的?”

    那是他第一次在瓶子上闻到草莓味,还一度蠢到怀疑陈晓豆。

    江裴点了点头,惜字如金:“嗯。”

    乔方临忽然笑了:“看来我不用留着那个瓶子了。”

    江裴一怔,看着乔方临弯弯笑眼中的不怀好意,下意识的警惕了起来:“你什么意思?”

    “我喜欢你的草莓味。”乔方临凑到他面前,一双笑眼眨巴眨巴的看着江裴,亮晶晶的显的无辜极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喜欢。”

    “那、那你就喜欢呗。”乔方临这话说的跟表白一样,被他一瞬不瞬的盯着,江裴脸一红,莫名其妙的磕巴了。

    两个人之间的信息素刚刚才‘缠绵悱恻’的交缠过,再加上乔方临刚刚得知偷偷给他送药的人就是江裴,现在真是怎么看他怎么觉得可爱。乔方临纠结半晌,试探着问:“要不你再咬我一口呗?”

    江裴疑惑的看着他:“你又难受了?”

    乔方临违心的点了点头,大方的扯开领子露出线条清瘦的锁骨。江裴无语,只好半信半疑的咬上去——按理说刚刚被他临时标记过的omega应该不会这么快又不舒服啊,难不成他这过敏太严重了?江裴猜测着,哪里知道乔方临这货只是想被他咬。

    “你以后别瞎吃药了。”标记过后江裴也被他身上的味道刺激的气息不稳,本来刚刚平静下来的声音又带上了一丝喑哑,目光沉沉的看着他:“你过敏了知不知道?”

    过敏?说起这药,乔方临心里也觉得奇怪,他撑起虚软的身子不明所以的看着江裴,江裴耐心的解释着:“有的人吃止疼片,吃完更疼,跟你这个情况是一样的。药里的激素对你的体质来说,是有刺激性的。”

    但乔方临却答非所问:“你怎么知道我吃药了?”

    早上乔方临那鬼鬼祟祟的模样,他要是看不出来什么才是不正常。江裴无声的笑了笑,没有解释。乔方临也不是特别想知道为什么,有些郁闷的靠在墙上嘀咕道:“早知道你跟我换项目了,我就不用吃药了”

    他说到最后才发应过来自己抱怨了什么,声音不由得小下来,看着面无表情的江裴抿了抿唇:“你为什么跟我换项目?”

    其实提起这个江裴多少是有点懊恼的,当时他报一百米,也只是为了省事图快而已。他昨天晚上就应该跟乔方临说来着,却偏偏组织了半天语言都不知道怎么开口,就坐等班长告诉他了。

    谁知道这家伙会傻到吃药。

    江裴:“对我来说,什么项目都一样。”

    两个人假模假样的去医务室老师那里转悠了一圈开点感冒药,造成来过的景象对付老徐,跑出去吃了个饭才慢慢悠悠的回到正赛的激烈的操场——反正江裴的项目要过一会儿才比,没什么着急的。

    江裴直接被班长拉去比赛区准备了,乔方临跑回去他们班的休息区,一走过去就收到一排齐刷刷的注目礼,他一头雾水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刚刚下场不久还累的气喘吁吁的庄新飞拉了过去。

    “喂喂喂。”他噼里啪啦的问:“你刚才到底怎么了?”

    其他人好骗,庄新飞可没那么好糊弄,乔方临硬着头皮扯谎:“就感冒头疼——他们干嘛这么看着我?”

    庄新飞的思绪果然被带跑偏了,听了乔方临的问话却忍不住笑了出来:“你忘了你自己干了什么啦?”

    他不怀好意的笑容让乔方临有些心虚:“呃我干什么了?”

    庄新飞翻了个白眼,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你跟有病似的,抱着江神死活不撒手!”

    ‘咣当’一声,乔方临的椅子差点辙过去,他连忙扶着桌子稳住,不敢置信的看着庄新飞:“你、你说什么?!”

    “可没出息了来着。”庄新飞鄙视的哼了一声:“你还说你跟人家不对付呢,啧啧。”

    怪不得周围同学的表情那么奇怪乔方临真不敢相信他神志不清的时候居然做了这么不可理喻的事情!好死不死的还有班级里其他八卦的女生凑上来雪上加霜,扯着乔方临的校服袖子问:“乔帅,你是不是故意吃我们江神豆腐啊!”

    我们江神?江裴什么时候成她们的了,这帮没有自知之明的家伙!乔方临不合时宜的想着这个,刚要开口就看到人群后陈晓豆心碎的眼神——真是无奈,乔方临的火气诡异的散去了,闷闷的说了一句:“我才没有。”

    说话之间老徐正好走进来,他显然是已经去医务室问过了,见乔方临已经回来了,难得的关心一句:“感冒了?”

    “嗯。”乔方临撒谎一向是不打草稿的,淡定自若的点了点头:“现在好多了。”

    其实百米赛跑这个最受关注的项目七班丢人了,老徐内心还是很郁闷的。但学生晕都晕了,他总不能雪上加霜,只能独自苦涩了。不过想起刚刚一片混乱中,隔壁的刘老师给他看的视频,老徐板起脸来问:“对了,奶茶哥哥是怎么回事?”

    如此可爱的四个字从老徐嘴里说出来,让乔方临不禁脸色一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