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家园 > > O装B是要被标记的 > 就护短
    本来静寂的洗手间突然‘哐当’一声巨响,吓的门外三个人立时一激灵,齐刷刷的看着破门而出的乔方临,脸上的心虚一览无余。乔方临猛地见到眼前这三个烂人,还冷不丁有点眼熟,正眯着眼睛没想起来在哪儿见过的时候,左边的高个子就惊讶的叫出声:“乔、乔方临?!”

    乔方临一眼就看到站在中间那个宣梓奕,他长的清秀凌厉,线条单薄,眉宇之间带着一丝阴鸷还有说人坏话的心虚。宣梓奕在听到乔方临的名字时脸色更是一僵,片刻后却故意嗤笑出声:“哟,乔同学,你怎么故意躲起来听别人说话呀?”

    “去你妈的。”乔方临想起来了,他刚刚搬进寝室那天晚上就在洗手间撞见过这几个人抽烟,当时还有个傻逼要给他递烟来着,不客气的骂道:“谁他妈稀的听你们在这儿瞎jb说!”

    其实宣梓奕这几个家伙在怎么卑鄙,从成绩上来看也不是什么穷凶极恶的坏学生,顶多就是酸和嫉妒罢了。尤其是宣梓奕,他本是富人家庭出身的小少爷,自己还聪明伶俐的厉害,平日一大堆的小跟班围着他转,前呼后拥的。基本上就是天之骄子趾高气昂惯了,此时第一次面对如此简单粗暴的辱骂,宣梓奕完全被乔方临干懵了,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你说什么?!”

    “你聋了?”乔方临冷笑着抱肩看他:“需要我帮你清清耳朵么?”

    “你!”宣梓奕怒不可遏,直接扬起拳头就挥了过去——

    乔方临眉头都没动一下,刷的抬起手牢牢抓住他那瘦弱的小细胳膊,修长的手指像是钳子一般抓的人生疼,让宣梓奕不由自主的痛叫出声:“啊啊!你、你放开我!”

    这家伙真是个软绵绵的绣花枕头,活脱脱一个草包子,乔方临忍不住在心中默默地腹诽了一句。

    “你、你放开宣哥!”他旁边那两个根本简直就是宣梓奕的复刻版,如出一辙的怂逼草包,俩人都不敢上来打,高个子只能在旁边干巴巴的嚷嚷:“有话好好说!”

    “对啊!”矮个子甚至狗腿了起来,大言不惭道:“乔哥,有话好好说,咱们都是一路的。”

    “谁他妈跟你一路的!”乔方临大怒,一脚给矮个子踹跪下了,在他的鬼狐狼嚎中冷哼道:“你埋汰谁呢?”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高个子虽怂,但也鼓起勇气反抗了一句:“你不是也跟江裴不对付么?干嘛对我们动手动脚的!”

    “呵,软脚虾罢了。”宣梓奕手腕感觉都快被捏断了,痛的他咬牙切齿,却依旧找死的大言不惭,冷笑着看乔方临:“这家伙明面上和江裴不对付,实际上怕人家怕的厉害!”

    他和江裴不对付?这都过时多久的消息了,乔方临现在简直觉得这三草包是来搞笑的,他也的确被气笑了。乔方临扯着宣梓奕的手臂重重地把他顶在墙上——一瞬间把宣梓奕磕的后脑勺都疼,耳边只听到他冷森森的警告:“我和江裴的事情用不着你们说三道四,他是我们班的人,懂么?”

    不知道为什么,宣梓奕差点把这句话听成‘他是我的人’,他呆呆的看了乔方临半晌,喘笑道:“行,你够义气,这笔账我记住了!”

    不光是宣梓奕,就连他旁边的两个跟班都怎么也没想到乔方临会这么护短。对,就是护短,他就是护短怎么了?

    乔方临摊开手放开他,无所谓的笑了笑,他知道这下子宣梓奕把对江裴抢他风头的仇恨都转移到自己身上来了。

    “乔方临!”宣梓奕带着他那两个跟班临走之前恶狠狠的瞪着他,还外强中干的留了一句:“你给我等着!别躲!”

    他会躲?乔方临简直笑出声了,桀骜的抬了抬下巴:“躲谁都不带躲着你的。”

    宣梓奕各种较量下来一点嘴上便宜都没占到不说,手腕差点还被捏骨折了,气的在原地都忍不住跺脚了,几乎是用‘尥蹶子’一样的姿势推着那两个跟班走了的。

    这什么人啊,自己吃亏了还拿别人撒气。乔方临无奈的摇了摇头,把手里早就燃灭的烟屁股扔进垃圾桶,刚要回教室的时候手机就响了。乔方临看着屏幕上沈涛的名字一闪一闪,心里竟然是松了一口气的。

    还欠沈涛两次任务这件事,乔方临每次想起来都觉得是压在心口的一块大石头,现在他身上的伤都好的差不多了,假如沈涛要用他的话,正是时候。

    只是又得逃课了,估计老徐吩咐的检查,还得多加几千字。

    晚自习的时候,江裴若有所思的看着左前方空落落的椅子,老徐气势磅礴的声音在安静的教室里如同魔音穿耳——

    “现在是高二,承上启下的重要阶段,我必须要警告大家——有的同学成天逃课,打架,屡教不改,写检讨请家长都管不了的那种,学校也无能为力。这是教你们读书的地方,不是给你们当爹妈的地方!但利用上课时间私自打工是学校绝对不允许的事情!是大大的败坏校规校风的事情!尤其是现在你们都愿意追求网络,当什么网红,闹的人尽皆知,这能当饭吃么?能么?!”

    全班同学有气无力的,齐刷刷的回答:“不能——”

    江裴忍不住笑了,老师这翻话统统都是说给乔方临听的,但乔方临不在,说了干什么呢?明明知道今天晚上是老徐的课,这刚刚消停两天的家伙就敢又作妖,还真是胆子大。

    “江裴。”晚自习结束后所有学生都陆陆续续的离开,江裴照例趁着人少最后走,却被整理教案的老徐叫住:“你等一下,我问你几句话。”

    江裴有些意外,但依旧配合的站在原地。

    等学生全部都走了,偌大的教室陷入一片空荡荡的静寂时,老徐才‘啪’的一下合上书,直勾勾的看着他问:“乔方临去哪儿了,你知道么?”

    “?”江裴只觉得莫名其妙:“我怎么会知道。”

    “你跟他一个寝室”老徐看向他的眼神中有一丝狐疑:“平时不太了解他的动向么?”

    江裴果断的摇了摇头:“不。”

    不知道为什么,在他回答完这句话后老徐的神色一瞬间变的有点忧愁似的,看了他半晌,才微微叹了口气:“我知道你学习成绩出类拔萃,也乐于帮助同学,但是但是有的事情吧,你不能助纣为虐,也不能在冲刺的这个节骨眼上,学习什么不好的习惯,作风呃,你明白么?”

    老徐这一番话说的吞吞吐吐,犹犹豫豫,颇有些难以启齿似的,半天才吭哧完。饶是江裴脑子在好使,也不明白他奇奇怪怪的到底要说些什么。

    江裴是个干脆的人,单刀直入的问:“老师,你到底想说什么?”

    “”老徐没想到江裴的领悟力这么差,愁的头秃,纠结了片刻后一咬牙:“你和乔方临,你俩没什么不正当的关系吧?”

    在abo的性别世界里,男男恋就跟男女恋一样,都是老师们需要关注严抓的早恋对象。

    但老徐这么突兀的一问,还是让江裴一愣,半晌后忍不住失笑出声:“老师,你认为我们俩在谈恋爱?”

    老徐顿时心脏提到了嗓子眼:“你俩是么?”

    江裴:“怎么可能。”

    “没有就好。”他果断的回答让老徐长长的松了口气,笨拙的拿出手机离老远,皱着眉头好像要调什么东西给江裴看,找了半天才找到——

    “你看这个视频。”老徐把手机递给他,屏幕上赫然是抖音上传播的一个小视频——那天他去奶茶店找乔方临,两个人肩并肩走的画面,想必就是那天店里的某个学生拍的,下面巨大的评论量都是一堆女生啊啊啊的尖叫嗑cp。

    老徐看到那些评论,脸上浮现出‘不忍直视’的画面,嫌弃万分的收起来板起脸来警告道:“在咱们学校,早恋是严厉禁止的!”

    江裴第一次觉得,他们老师这个老古板也挺有想象力的,他一本正经的惜字如金:“嗯。”

    被老徐这么误会的敲打了一通,江裴莫名其妙的心情还挺好,走回寝室的一路想起刚刚那些夸张的评论都有点想笑,可一打开寝室门,他就笑不出来了。

    本应该逃课去逍遥的乔方临此时却静静的趴在床上,像是在睡觉似的,眉头紧皱,脸色苍白。室内只开了两盏昏黄的床头灯,尽是缱绻的睡意朦胧。江裴下意识的放轻脚步,走了过去。

    乔方临的样子看起来不是睡过去,而是晕过去的,修长的手指一直紧紧的抓着床单,像是在忍受莫大的痛处,空气中弥漫着奶油味。

    他知道乔方临不同于别的omega,克制力极好,只有在累了流汗或者受伤的时候才会散发信息素。

    江裴垂下的眸子闪过一丝阴鸷,指尖轻巧的撩起乔方临身上薄薄的体恤——他白皙骨感的后背,有一片新鲜的,戳人眼球的青紫。还有周围大大小小的伤疤,新的,旧的,在他奶油一样的皮肤上尤为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