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家园 > 穿越小说 > 女配不想死(快穿) > 真假千金7
    “我看啊,虽然除名了,可七姑娘往后还是七姑娘。”

    “我也这么觉得,七姑娘是老夫人的眼珠子,咱们侯爷是个孝子。”

    “七姑娘运气可真好。”圆脸丫鬟羡慕地直叹气,论出身谁也不比谁高贵,可架不住人运气好,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

    “谁让你没摊上一对‘好’爹娘呢!要是有这么一对爹娘,兴许你也能过上好日子。”

    圆脸丫鬟啐了她一口:“我可不想要一对黑心肝的爹娘。有这么一对亲爹妈,七姑娘日后前程也难起来。”

    “瞎操心,再艰难也比你我好,老夫人还能委屈了七姑娘不成。”

    “倒也是,老夫人是真疼七姑娘。诶,你说等那位真姑娘回来,两位姑娘处得好吗?”

    “怎么可能处得好,真姑娘因为七姑娘白白遭了这十来年的罪,心里头能没怨气。七姑娘一下子从天上掉到了地上,只怕也有怨气。依我看,以后有的热闹呢。”

    “七姑娘不是那样的人,七姑娘是个好人。”

    “呵呵,她要真是个好的,早就主动离开了。她亲爹娘干了这么恶心的事,她白享了这么多年不属于她的富贵,她怎么还有脸待下去,还不是贪图侯府的富贵。”语气酸溜溜的。

    圆脸丫鬟弱弱反驳:“老夫人哪里舍得她走。”

    “她真心要走,还能走不了,说你傻,还真傻,歹竹出不了好笋。”

    圆脸丫鬟张了张嘴,无言以对。

    一边说话一边扫落叶的丫鬟转过弯,见了鬼似的瞪大了眼睛,跪倒在地:“七,七姑娘。”

    另一个丫鬟大惊失色,急忙跪了下去,恨不得撕了自己的嘴。萧雅珺地位再不如从前,人也还是姑娘,何况还有老夫人撑腰,收拾她们两个绰绰有余。

    字字如刀,穿过骨肉,直刺心脏,鲜血淋漓。

    萧雅珺颜色如雪,摇摇欲坠。

    没再看一眼惶惶不安的两个丫鬟,萧雅珺浑浑噩噩地离开。

    她的大丫鬟梧桐狠狠瞪一眼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两人,她想出声制止她们胡言乱语,然姑娘不许她出声,只能干瞪着眼听着这两个丫鬟越说越离谱。

    两个小丫鬟抖如糠筛,吓得面无人色。

    梧桐啐了一声,连忙跟上去扶住神不守舍的自家姑娘。

    萧老夫人醒来,听了梧桐传过来的话,冷着脸吩咐大丫鬟如意:“去把那两个丫鬟查出来,当着所有下人的面杖责二十,再卖了,府里容不得这种没大没小的下人。”

    如意领命而去,知道萧老夫人是要杀鸡儆猴,不然以后随便一个下人都敢冒犯七姑娘,这个口子不能开。

    处置了下人,心气稍顺的萧老夫人派人传萧雅珺,但见她眼底布满血丝,就知道她又哭过了。

    萧老夫人心疼地搂着她:“以后再遇上这等不长眼的东西,只管打杀了。”

    萧雅珺一愣,下意识看向梧桐,气道:“不是让你不要告诉祖母。”

    梧桐跪了下去。

    “这丫头是忠心,”萧老夫人道,“你啊,就是性子太好,才纵得他们蹬鼻子上脸。”

    萧雅珺鸦羽一般的睫毛颤了颤,眼底氤氲:“她们也没说错,的确是我鸠占鹊巢,我哪有脸继续留在府里。”

    “胡说,”萧老夫人急道,“你这孩子怎么钻了牛角尖,当年你才刚出生,又不是你要求调包,是那对夫妻歹毒。”萧老夫人是不肯用‘你父母’这三个字的,在她眼里,珺儿和周氏夫妻毫无瓜葛,她就是她们萧家的孩子。

    “这儿是你的家,你在这儿长大,祖母就在这儿,你怎么不能待在这,你就这么狠心,想舍祖母而去,你这是想要我的命啊。”

    萧雅珺鼻子一酸,眼泪汹涌掉下来,崩溃哭泣:“祖母,我该怎么办啊,我害怕,我不知道……”

    她语无伦次得诉说着自己的彷徨无措。

    萧老夫人心如刀绞,爱怜地擦着她的眼泪:“别怕,祖母会护着你的,有祖母在,谁也别想伤了你。等祖母好一些,咱们就去别庄,离这些是是非非远远的。” 人都是健忘的,过上三五年,这些事也就淡了,背靠侯府,再以珺儿品貌,还怕寻不到一门好姻缘。

    萧雅珺偎依在萧老夫人怀里,啜泣着点了点头。

    ……

    “瑜儿,咱们回家了。”游氏牵着阿渔上了马车,

    阿渔笑着嗯了一声,拾级而上。

    游氏温柔地将她耳边碎发拨到耳后:“这一路会经过好些城镇,来的时候我也没仔细瞧瞧,回去的路上正好长长见识,遇上好玩的好吃的,我们就停一下。”

    游氏的喜悦从容与前世的愧疚痛苦截然不同,前世,原身杀了周父,假死离开白石县,惶惶如丧家之犬。他们没有直接回京城,而是去了另一座城市,她被改名换姓安排了另一个身份,在那里养了大半年,养出了一个人样,像是个好人家里长大的孩子,才被接回侯府。

    这一世,周父没死,没有恭王的施压。不需要落荒而逃,更不需要委曲求全。

    顾虑着阿渔的身体,来时只花了十天的路途,回程用了一个多月。游氏有意放慢行程,每日只下午赶路。一路见缝插针地教导阿渔世家规矩常识,避免回去后闹笑话。她自然不嫌女儿,可外人却不会这么宽容。一开始她们会因为她的遭遇而宽容,但是慢慢的却会因为她表现不够好而耻笑鄙薄。

    游氏教得认真,阿渔假装学得很认真,之前的有缘人里,有好几个世家贵女,那一套规矩,她了如指掌。

    “我们瑜儿真聪明,娘都要没东西能教你了。”游氏喜上眉梢,怕女儿适应不了侯门生活的不安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骄傲和期盼。她相信假以时日,她女儿必会成为一名优秀的贵女。

    阿渔唇角微微上翘,似乎又觉得骄傲不好,赶紧往下压:“是娘教的好。”

    孩子气的模样,让游氏眼底笑意更浓,苦难让瑜儿过于沉默早熟,这样的女儿让她心疼。

    下午,离开驿站,继续赶路。

    萧阳进了马车,教阿渔常用的成语诗句,这是游氏吩咐的,有心培养他们兄妹的感情。纵有血缘天性,然终究陌生,相处才会亲近起来。

    “我们先把昨天的内容温习下。”萧阳,“坚持不懈会写吗?”

    跪坐在案几前的阿渔提笔写下这四个字,如春蚓秋蛇。

    对着歪歪扭扭的字,游氏和萧阳脸上是毫不作假的满意,书法非一日之功,才学了两个月,能写成这样已经是进步神速。

    阿渔略带忐忑:“我,写对了吗?”

    “对,”萧阳不吝啬称赞,妹妹这样的情况最需要的是鼓励,“懈字复杂,妹妹一天就记住了,比我当年还厉害。”

    阿渔轻轻地笑了,目光晶亮。

    萧阳:“那你知道这个成语的意思吗?”

    阿渔回,坚持到底,毫不松懈,比喻有恒心有毅力。

    萧阳点头:“一件事情要想成功,必须坚持不懈。”

    阿渔微笑点头,心里在想,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能结束啊!

    转眼,就到了京城外。游氏细细端详阿渔,调养的时日尚短,虽然形容比刚见面时好了不少,可还是过于瘦小羸弱,胜在气质淡然,不会让人觉得小家子气。

    游氏心疼地摸了摸阿渔瘦削的肩膀,出门在外多有不便,眼下回来了,她就可以好好调理女儿的身体,将她前些年亏损的元气补回来。

    “再过半个时辰就到家了,今儿你父亲休沐,也在家里。”正说着话,就感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萧阳勒住马,翻身落地,小跑至迎面而来的队伍前,朝着马背上的两名常服打扮的青年作揖:“二公子,八公子。”

    阿渔挑起窗帘一脚,目光微动,马背上那个褐氅青年可不正是恭王,现在还只是名普通皇子。

    视线移到八皇子旁边身披玄色大氅的青年身上,剑眉星目,萧飒风流,印象里没这号人。

    二公子?

    看来就是那位倒霉的短命太子,死于山体滑坡,据说尸体经过半个月的挖掘才被挖出来,死状惨不忍睹。

    他死后,诸皇子一锅乱斗,恭王脱颖而出,扶摇直上。

    不得不说恭王和萧雅珺两口子运气好到让人嫉妒。

    阿渔摩了摩下巴,美人枉死,简直暴殄天物,更重要的是怎么可以便宜恭王!

    原身走了极端,诚然有自身性格的原因,但仗势欺人的恭王同样功不可没。

    游氏也看见了远处的太子和八皇子,见二人白龙鱼服,自己这边又是女眷,便没有下车见礼,只微笑颔首。

    八皇子看一眼马车,语气熟稔:“接回你妹妹了?” 萧阳是他伴读,两人一块长大。因着这一层关系,他和萧雅珺也有点香火情,那是个善良美好的姑娘。纵然她亲生父母的确有错,可萧雅珺本人是无辜的。可在那些人嘴里,她与她亲生父母成了一丘之貉,极尽抹黑,说白了,还不是嫉妒。眼下萧家亲女回归,萧雅珺的处境变得更加尴尬艰难。

    萧阳道:“正是。”

    八皇子便道:“恭喜了。”

    对靖海侯府之事略有耳闻的太子,随意地往马车的方向看了一眼,视线一顿。

    阿渔微微笑,略带同情。活埋至死,死的比原身还惨。要是后世有闲人排一排‘十大未能登基的悲情太子’,他肯定有一席之地,没准还名列前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