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家园 > 穿越小说 > 女配不想死(快穿) > 真假千金16
    皇帝心动了,以萧氏女之功绩,放眼天下,除了皇室中人还有谁能配得上,就是皇家也不是谁都堪配。太子原是个好人选,太子妃之位空缺。对萧氏女的厚待,可昭示皇家对百姓民生的重视,有利于朝廷收拢民心。

    只是,他年初病了一场,病好之后身体大不如前,不禁生出一种恐慌,一种即将被取而代之的恐慌。

    国师说萧氏女是凤凰命格,凤凰涅槃浴火重生,得上天眷顾福泽深厚,惠及旁人。对此,皇帝深信不疑,这命格与萧氏女的经历不谋而合。

    龙凤成双,萧氏女为太子妃,那太子是不是马上就要成为真龙天子。

    天无二日民无二主。

    “陛下,太子求见。”

    闻言,皇帝回过神来,平复心情:“宣。”

    赵琮入内,汇报政事后,露出难得一见的迟疑犹豫,欲言又止片刻,在皇帝的打趣下,做了一揖:“儿臣思慕丰乐县主久矣,望父皇成全。”

    “……”皇帝总不能说自己也看上了,作为一个爱惜名声的皇帝,他厚不下脸皮在儿子开口后求婚再夺人所爱。但是皇帝也不想成全,他正忌惮太子,岂肯再助长太子势力,不提萧氏女背后的名望人心,单是靖海侯府就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助力。

    皇帝叹道:“丰乐于社稷有功,理当重赏,只以她的身份,若入东宫,只能以太子妃之位待之。可作为太子正妃,要管理偌大东宫,还要联络宗亲命妇,更不提将来。朕恐她被琐事缠身,再无法专心农事,这岂不是我大秦之遗憾,百姓之损失。”

    赵琮便说还有女官长吏。

    皇帝就说那是太子妃的本份,女官长吏可辅佐却不可做主。

    皇帝长长一叹:“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然你身为太子当以社稷为先,个人得失在后。”

    赵琮笑容苦涩:“父皇说的是,是儿臣着相了。” 皇帝不答应在他意料之中,他本意就不是为了赐婚,只是为了打消皇帝离谱的念头。宸妃,老八,他记住了。

    皇帝想了想:“御田那边你暂且放一放,交给老四老八,”他一脸的和蔼:“免得你触景生情。”

    赵琮神色一黯,强打着精神应是。

    父子俩寒暄两句,赵琮告辞。

    回到东宫,赵琮坐在书房里,目光幽深,恍若潜藏着漩涡。

    这一趟归来,明显感觉到父皇对他忌惮更深。下面的弟弟日渐长大,人大了,心也跟着大了。在他离开这几个月,各宫娘娘没少吹枕头风,那些兄弟们更是不遗余力地给他上眼药。

    归根究底,还是父皇心生猜忌,才给了他们可乘之机。

    纵观历史,年老多疑的皇帝与正当壮年的太子,能善终的太子寥寥无几。

    赵琮勾了勾嘴角,笑意蔓延到眼底,却是凉的。

    ……

    宸妃没等来萧氏女入宫的喜讯,也没等到更期盼的父子相争局面,好不扼腕。枉她费尽心思打通了国师的关卡,哪能让自己当了恶人,万一萧氏女和太子知道是她煽风点火,不敢怨皇帝,必是要恨上他们母子的。眼下儿子羽翼未丰,他们母子还需韬光养晦,切不可冒头。

    幸好儿子得了桩好差事可以聊做安慰,只宸妃还是遗憾的很,遗憾失去了一个扳到太子的大好时机。倘若萧氏女入了宫,余情未了与太子藕断丝连,那才是妙呢。

    阿渔尚且不知自己差点就要进宫给个糟老头子当娘娘,若是知道,她一点都不介意沾上因果弄死想吃嫩草的老皇帝。

    什么都还不知道的阿渔迎来了两位稀客,赵琮带着四皇子和八皇子来到御田。

    赵琮说了御田之事转交给四八两位皇子。

    阿渔微笑着哦了一声。

    赵琮看她神色如常,不禁觉糟心。自己为了她故意得罪父皇,她倒好没心没肺。就算不方便表露不舍,好歹也表达下震惊,也不枉他们公事了一年有余。

    四皇子笑眯眯的:“以后还请县主不吝赐教。”

    阿渔道:“不敢当赐教二字。”

    四皇子花式吹了阿渔一回。

    阿渔不好意思地自谦,也礼尚往来地吹四皇子。

    赵琮扫二人一眼,这么瞧着倒有点相处融洽的氛围。

    八皇子冷眼看着,想不明白一个没有受过任何教育在打骂中长大的人怎么可能有这样惊人的本事。但凡萧雅瑜不是改良了种植之法使粮食增产,哪怕她是个大才女,雅珺的处境都不会这么难堪。。

    可就因为萧雅瑜于国于民有功,人们对她感激涕零,所以对于她的遭遇更加同情愤怒。周家人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便是无辜的雅珺也被打上恶人的标签,肆意刻薄辱骂。然而当年的调包又不是雅珺自己爬过去主动要求换的,甚至要不是靖海侯夫人被及时发现,雅珺有可能夭折于荒郊野外。

    和四皇子商业互吹的阿渔余光瞥了一眼八皇子,心下冷笑,看她不顺眼是吧,有本事来咬她啊!一想他不再像前世那般风光无限,阿渔就通体舒畅,想得势,除非她死了。

    忍着心底不喜,八皇子面带微笑地客套了几句。

    阿渔也意思意思寒暄,态度不如对四皇子时热情。

    在场都是人精,岂看不出来。

    赵琮知她是因萧雅珺之故,心想到底还小,场面上功夫不到家,不过以她如今声望,也无人会因这点‘小瑕疵’问罪与她。

    四皇子若有所思,论理萧阳是老八伴读,他们应该更亲近些。他摸了摸自己的脸,难道萧氏女更喜欢他这种成熟稳重的,而不是老八这种冷冰冰的小白脸。

    如是一想,四皇子对阿渔凭添几分好感。有眼光,不亏是有真本事的,不只种田厉害,看人也厉害。

    长得好看又如何,性格不好,也就那些没见识的小姑娘才喜欢热脸贴冷屁股。

    八皇子微微皱眉,倒没想到萧雅珺身上,他自觉做的天衣无缝神鬼不知。只觉得萧雅瑜被人捧得忘乎所以,目下无尘。老四捧她,她就有好脸色,自己不吹捧她,就甩冷脸,当真以为自己是什么牌面上的人物。也就是上位者想拿她立牌坊才把她供起来,若是被上位者厌弃,她什么都不是,有的是方子让她继续研究。

    察觉到来自于八皇子身上的恶意,阿渔心念一转计上心头,笑盈盈地迎着三位天潢贵胄去梯田参观最新研究成果。

    “这一片大豆用了最新的肥料,发芽率……”阿渔如数家珍地介绍。

    四皇子特别好学地问,回头皇帝问起来也有话答,这桩差事办好了名利双收,可得把握住了。

    “主要原料是用了牛粪,喏。” 阿渔随手一指。

    赵琮等人下意识回头,就见上面梯田里的老黄牛慢悠悠地自发犁着地,两个指挥的人都没有。

    四皇子笑:“这牛可真自觉。”

    “老牛通人性。”阿渔:“牛粪可以改善土壤,还能……”

    “噗”的声音,打断了她的话。

    八皇子看着靠过来的脏兮兮的黄牛,皱着眉头往后面退了几步,忽见那头牛肥屁股一撅,喷出一大坨黄褐色糊状物。

    八皇子骇然欲躲,却心有余而力不足,眼睁睁看着那坨牛屎迎面砸到头上,糊了一脸。

    空气突然安静。

    “呸,噗,呸,噗,呸……”惯来冷静自持的八皇子跳着脚,疯狂吐口水。

    阿渔绷着嘴角努力不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目瞪口呆的四皇子,旋即爆笑出声,笑得前俯后仰:“八……八……弟……”笑得话都说不出来。

    阿渔忍不住了,噗嗤一声破了功,笑得双肩发颤。

    赵琮不愧是太子,除一开始抽了抽嘴角,很快就控制住脸部表情,吩咐侍卫,赶紧递水递手帕。

    狼狈不堪的八皇子狂漱口,只觉得满嘴恶臭,甚至觉得自己无意中吞咽了牛屎,再听四皇子笑得东倒西歪不得不借着侍卫站稳,两只眼里燃起火苗。

    四皇子不想笑得这么招人恨的,但是他真的忍不住啊。活了二十三年,才知道除了狗血淋头外,还有牛屎淋头,尤其倒霉催的还是素来爱装的老八,让他如何不幸灾乐祸。

    笑就笑了,老八母妃是妃,他母妃也是妃,还比宸妃资历深。自己还是哥哥,老八还能把他怎么样不成。

    四皇子笑得肆无忌惮,笑得肚子疼。直到赵琮说了一声,他才收敛了些,只一张脸憋得通红。

    赵琮命人赶紧带八皇子下去梳洗更衣。

    八皇子压了压火,咬牙告了一声罪离开,脚步又大又急,颇有些落荒而逃的滋味。

    等人走远了,四皇子又开始丧心病狂地笑,扶着腰喘着气说:“老八这是什么运气?”

    赵琮不着痕地掠一眼笑容克制的阿渔,直觉和她有关系。他见过她如何安抚受惊狂躁的马匹,也偶然见过她和其他动物互动,彷佛能和动物沟通。但是又觉得自己这想法匪夷所思,有些人的确招动物喜欢。但是沟通,命令一头耕牛淋特定的人一头屎?似乎过于天方夜谭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