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家园 > 穿越小说 > 女配不想死(快穿) > 真假千金2假0
    “咯咯咯咯咯咯……”小娃娃无忧无虑的笑声回荡在屋内。

    “你笑什么笑,笑得这么开心。”萧雅珺声音柔地能滴下水来,爱怜地用布老虎碰了碰儿子的小脸。小家伙刚刚百日,整天笑个不停。

    毛绒绒的布老虎逗得小娃娃又“咯咯”笑起来。

    “康哥儿笑得这么开心啊。” 人未至,声先到。

    体态丰腴的周招娣走了进来,这一年她被山珍海味养得好,养得有些太好了,以至于生产后怎么都瘦不回来。瞥一眼萧雅珺两只手就握得过来的腰身,周招娣眼底闪过一丝嫉妒。不过在听到儿子的笑声之后,立马烟消云散。

    周招娣走到精致的小木床前,微微俯身,笑容满面:“咱们康哥儿一天一个样,越长越俊俏了。”老天爷也在帮她,两个孩子长得都不像父亲,更像母亲,而她和萧雅珺是嫡亲姐妹,五官有些像,只是自己不如她精致而已。

    听着她夸儿子,萧雅珺笑容满面,问起周招娣怎么不带着外甥小石头过来?

    周招娣回:“他睡着了。”

    萧雅珺笑了笑,她隐隐察觉到周招娣不喜小石头,倒也能理解。毕竟孩子的父亲不是招娣的意中人,来得又不在期待之中,只因招娣身体不允许流产才不得不留了下来。

    说来小外甥也可怜,父亲不知道他的存在,母亲对他有心结。恐周招娣因为心结怠慢那孩子,她特意安排了两个奶娘照顾小外甥,在下人精心照料下,倒也生得白白胖胖玉雪可爱。

    两个孩子有缘同一天出生,日后做伴一块长大也是极好的。

    看过了儿子,周招娣心满意足地离开。回到自己屋里,正听见萧雅珺生的小东西扯着嗓子嚎,也不知道嚎个什么丧,哪像她儿子,不哭不闹,乖巧极了。

    周招娣不悦地骂了两声:“会不会伺候,不会换人来。”做了一年姑奶奶,她脾气又涨回来了,还变本加厉。

    只要一想自己儿子将来前途不可限量,周招娣就有说不出的底气。她已经知道恭王的真实身份,皇帝老儿的儿子,还是个王爷。自己的儿子是他长子,也许有一天,她的儿子还能继承王位。

    正是因为知道了这一点,她终于抛开犹豫恐惧决定拼一把。她不想一辈子都看萧雅珺的脸色过日子,更不想自己的孩子像她一样看萧雅珺的孩子的脸色。凭什么萧雅珺的儿子能当小少爷,她的儿子就得寄人篱下当跟班。

    这本来就是萧雅珺欠她的,要不是她,她怎么会这么惨。萧雅珺过了这么多年好日子,也该轮到她过过了。

    等她儿子长大了,她就悄悄去认回来,儿子一定会感激她孝敬她,就像萧雅珺对爹娘一样。

    抱着孩子的奶娘唯唯诺诺地赔罪,说是孩子饿了。

    “饿了你不会喂啊!要是孩子有个什么,我揭了你的皮。”周招娣吊着眼睛骂。虽然想起他亲娘就来气,可她也不敢让这孩子死了,还得好好养着。就像小蝶说的,万一将来东窗事发,把小石头养熟了,小石头肯定会护着她,恭王和萧雅珺就不好把她怎么样。好歹是条退路,省得像她爹娘似的,把事情做绝了,连累儿女遭殃。

    小蝶端着一碗茶进来,给奶娘打了个眼色:“赶紧下去喂奶。”

    奶娘抱着孩子告退。

    “姨奶奶何必跟他们置气,没得气坏了自己。”小蝶柔声道。

    面对小蝶,周招娣换上笑脸,这丫头可是她的福星,要不是她,自己哪能顺顺利利地心想事成。

    晚上,周招娣梦见自己被当了王爷的亲儿子接回王府,儿子跪在她面前孝顺地说,要封她为老太妃,好好孝敬她。没有她,哪有他的今日。

    旁边的萧雅珺满脸的敢怒不敢言。

    周招娣畅快大笑,笑着笑着笑醒了,模模糊糊听见外面惊慌失措地哭叫声,此起彼伏。

    ……

    天玺三十二年,夜。

    太子赵琮得知恭王联合权宦陈义之、吏部尚书刘世贵欲逼宫,太子起兵平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诛杀陈义之刘世贵,擒拿恭王,宸妃闻讯在后宫畏罪自缢。

    年老的皇帝震怒之下溘然病倒,赵琮监国。

    当东方露出鱼肚白,一切都已尘埃落定,京城落于赵琮之手。

    阿渔望着朝霞满布的天空,历史还不是胜利者想怎么说就这么说,这些玩政治的,心果然黑。干了坏事,还得标榜自己是正义之士。可怜的恭王,又被扣了屎盆子,真是……干得漂亮!

    靖海侯打发了长随回来报平安。

    游氏忍不住双手合十念了一句佛,虽然长子做过恭王伴读,但侯爷是太子这边的,为了避嫌早就把长子外放了。侯爷为太子鞍前马后,他们靖海侯府立下拥立之功,如何不让她欢喜庆幸。

    游氏对众人道:“熬了一宿,大伙儿都回房歇息吧。”外面乱起来之后,游氏把所有萧家人都集中到了萧老夫人院子里方便保护,不过靖海侯府并没有受到攻击,虚惊一场。

    惊魂方定的众人向萧老夫人行礼告退,轮到阿渔了,萧老夫人正眼都不带多看一下。萧雅珺‘死讯’没传来前,萧老夫人顾忌着阿渔的名望还能挤出一点和蔼来。她心爱的珺儿‘芳龄早逝’之后,这点面子情也不肯做了,对着阿渔永远是横眉冷对,连带着靖海侯和游氏也没好脸色。

    阿渔不以为意地笑了笑,这两天她就找个合适的理由,让老太太知道她的乖孙女没死,只是为爱死遁。

    在她伤心欲绝的时候,人家和自己的血缘至亲甭提多幸福美满了,还生了个大胖小子来着。到时候,萧老夫人的脸色肯定很精彩。

    正在此时,管家领着一名陌生的校尉进来,行过礼之后,他说,在清剿恭王余孽时,他们在西城葵花巷里的宅院里发现了萧雅珺,他家将军遂命他来禀报一声。

    阿渔溜一眼校尉,啧了一声,自己又欠了赵琮一个人情。

    萧老夫人整个人都惊呆了,其他人也没好到哪里去。

    萧雅珺没死!她给恭王生了个儿子!还和周家姐弟住在一块!

    想明白之后,一种巨大的被愚弄被欺骗的震惊和愤怒排山倒海袭来,萧老夫人眼前一花,整个人打了个晃。

    在众人担忧紧张的惊呼声中,吃了救心丸的萧老夫人咬着牙站起来,一字一字道:“备车!”

    在场萧家人又震怒又好奇,但是最终出门的只有萧老夫人、游氏以及阿渔。

    不经意间对上阿渔的双眼,那里面是毫不掩饰的讥诮,萧老夫人头一次心慌气短地别开了眼。她因为珺儿的死迁怒这个孙女甚至迁怒长子长媳,到头来,珺儿居然没死,竟然还和周家姐弟住在一个屋檐下。只觉得一个接着一个的耳光甩在了她这张老脸上,以后,她还怎么面对下面的儿孙。

    太阳穴一鼓一鼓的胀痛,萧老夫人拄着龙头拐杖,摇摇晃晃地上了马车。

    此时,葵花巷的宅子已经乱成了一团。

    夜半时分,铁甲凛凛的金吾卫闯了进来,惊醒梦中人。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他们被赶到一个院子里,金吾卫说恭王兵变失败,他们都是恭王余孽。

    周小宝这一年读了几本书,知道造反是诛九族的大罪,恭王是皇族可能不用死,但是其他人八成难逃一劫。

    “我和恭王没关系,我不算恭王的妻族!”周小宝亟不可待地撇清关系:“我二姐只是恭王的外室,没名没分的,我不是恭王小舅子,我和他没关系,你们不能抓我,不能砍我脑袋。”

    被恭王兵变失败的噩耗惊得魂飞魄散的萧雅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寸寸抬眸,看向声语无伦次撇清关系的周小宝。几天前,他还亲亲热热地喊姐夫。

    周小宝惊慌失措地看着她:“二姐,你跟他们说啊,你没名分的,就算要诛九族也轮不到我啊,我们家又不算恭王妻族。二姐,我可是咱们周家唯一的儿子,我要是死了,爹娘怎么办!”

    萧雅珺彷佛不认识似的看着他,双目直勾勾的,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

    周小宝有些心虚地缩了缩脖子:“我哪里说错了,我本来就和恭王没关系,二姐你快和他们说啊。”

    周小宝的话就像是在周招娣耳边敲了一记响锣,震碎王府老太妃的美梦。

    造反,恭王竟然造反,还造反失败了,恭王完蛋了,那她的儿子岂不是会被连累。

    这怎么可以!

    周招娣一个激灵回神,冲过去一把抢过啼哭不止的康哥儿:“这是我儿子,你儿子在那,这是我的儿子,不是恭王的,和恭王没关系。”

    “大姐,你在干什么,快把孩子放下,你吓到康哥儿了。”萧雅珺心急如焚,要去抢孩子。

    梧桐飞快拉了一把萧雅珺,想起了话本子里的忠奴为了保护小主子,用自己的孩子和小主子换了身份。周姨奶奶虽然平日里刻薄了点,但关键时刻却愿意为了小少爷牺牲自己的儿子,不枉王爷夫人对她这么好。

    梧桐脑子飞快地转着,一边急赤白脸地做样子要去抢孩子一边说:“姨奶奶,您胡说什么,之前你是怎么答应夫人的。”梧桐急忙捂了嘴,满脸失言的懊恼。

    “呸,”周招娣啐了一口,抱着孩子后退几步:“我答应什么了,你才胡说,你个小贱蹄子,想让我儿子替她萧雅珺的儿子去死,想得美。”

    她的模样与平时判若两人,但是萧雅珺顾不得这个了,她浑身紧绷僵硬如石头,牙关瑟瑟:“你说康哥儿是你的儿子?”

    望着骇然失色的萧雅珺,周招娣生出了一股不合时宜的畅快。哪怕四周都是金吾卫,未来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可她还是忍不住得意地举了举怀里的孩子:“康哥儿我儿子,小石头才是你儿子。我偷偷调包了,就像当年娘拿你换盼娣那样,偷偷换了。”

    萧雅珺双眸倏地睁大,眼角几乎要裂开。眼前掠过周招娣对小石头的冷淡,对康哥儿的疼爱,萧雅珺脑子轰地一下炸开了,她摇着头颤声:“不可能的,你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