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家园 > 穿越小说 > 女配不想死(快穿) > 34.完璧世子妃9
    "姨娘如今也是在贵人面前挂了号的人, 这规矩更不得懈怠, 免得丢了王府的脸面。"说着, 谢嬷嬷双手按着阮慕晴的肩膀用力往后一掰,慢条斯理地说道:"无论走坐,这背万万不能塌了, 不然整个精气神荡然无存……姨娘且记得,收腹直腰,肩平不缩。"

    阮慕晴咬着牙照着做了, 老虔婆等着,早晚有一天收拾了她。

    好不容易熬到结束,谢嬷嬷二人一走,阮慕晴就乱无形象地躺了下去,累死她了。

    愤愤捶着毯子, 还不够, 无论是她还是沈克己现在的名望还不够。所以这两个老虔婆还是敢肆无忌惮地借教规矩之名折磨她,便是她明里暗里和沈克己提了,沈克己也没说让这两个老虔婆离开, 而是说什么学些规矩与她也是好事。

    说到底还不是怕谢婉妤怕谢氏,一窝子窝囊废,堂堂王府就这点胆量, 她怎么就眼瞎看上了沈克己这个怂货。

    阮慕晴再一次后悔,悔得肠子都青了,后悔完了,在沈克己来的时候, 仍然摆出了一张笑脸。

    不然怎么办?又哭又闹,把男人作走,那才是亲者痛仇者快。

    笑颜如花的阮慕晴蝴蝶似地扑过去,沈克己接住她,笑着嗔了一句。

    阮慕晴娇娇一笑,心知肚明他就吃这一套,她仰着脸儿笑颜如花,戳戳他的脸:"心情这么好,遇上什么好事了?"

    沈克己温情脉脉地看着她:"遇到了长白兄他们,他们邀我参加下个月的诗会。"自打端午他的隐疾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揭开,他就成了见不得光的老鼠,只能躲着人走。他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能再抬头做人,幸好,他遇上了她。

    "这可是个好机会,"阮慕晴眼珠子一转:"你可要好好准备,我也会加油的。"

    沈克己神色微不可见的滞了滞,将别人的作品窃为己有实在有辱斯文,可他迫切需要一个翻身的机会,有了第一次之后,第二次第三次就变得越来越容易,然心里总归不是滋味。

    "复礼,你别多想,"阮慕晴蹭了蹭他的胸口:"咱们不是说好了么,只要你高兴,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沈克己抚了抚她的长发:"晴儿,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就是认识了你。"

    阮慕晴甜蜜一笑,正要诉衷肠,忽尔喉管里涌出一阵恶心。

    沈克己大惊失色,急道:"你怎么了?"

    干呕了两下的阮慕晴心里一动,摸了摸平坦的腹部,一张脸瞬间亮了起来。她的月经晚了好几天,打她入门,她就没有再避孕,还一天三顿吃着补品,她还特意在排卵期把沈克己留在房里,怀孕再正常不过。

    拉了拉急着要找府医的沈克己,脸红红的阮慕晴小声道:"我小日子迟了两天。"

    "你哪里不舒服,为何不早……你。"慢了半拍意识到一个可能的沈克己愣住了,他傻傻地望着满面娇喜的阮慕晴。

    阮慕晴放在腹部的手按了按,这里有了一个小生命,她很期待谢婉妤知道后的表情。

    "你怀孕了?"沈克己双目因为不敢置信而大睁,眼底举起明亮的光彩。

    阮慕晴低了低头,羞答答的:"好像是的,要不找府医看看。"

    "肯定是的,肯定有了。"沈克己兴奋地满脸通红,他终于有后了。

    "晴儿,晴儿……"沈克己抱着阮慕晴,想收紧又怕伤到她,放开又舍不得,高兴得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说话都语无伦次,颠三倒四起来。

    见他这傻爸爸样,阮慕晴喜笑颜开。

    不一会儿,曾府医来了。

    搭着脉搏,久久不语,眉头逐渐收紧。

    沈克己的心也跟着收紧:"曾府医,可是胎相有问题?"

    曾府医斟酌了又斟酌,小心翼翼地说道:"世子恕罪,老夫并没有摸到滑脉。"

    晴天霹雳。

    沈克己惊得呆住了,脑子里一片空白。

    "怎么可能,我月事没来,这两天都不打舒服,刚刚还犯恶心干呕,是不是时间太短你摸不准。"阮慕晴声音发急,她怎么可能没怀孕,中医到底没有西医靠谱。

    被这么怀疑医术,曾府医心里不悦,可谁让这位是世子宠妾,他能怎么办,还能撂手走不成。

    "也有这种可能,为求稳妥,半个月后,再请一次脉为好。"曾府医也不想把话说死,的确有时间太短自己没摸到脉象的这个可能,但是也有另一种可能——假性怀孕,一些妇人过于想要孩子,有时候就会出现怀孕的症状。

    沈克己就像是被迫坐了一趟过山车,忽高忽低,心脏也跟着忽上忽下,良久无法平稳,他吩咐曾府医暂且不要声张。

    曾府医应诺。

    打发走曾府医,沈克己的好心情也打了个半折,盯着阮慕晴平坦的腹部陷入纠结之中,到底有没有怀孕?恨不得马上就到了半个月后。

    相较于沈克己的半信半疑,阮慕晴胸有成竹,还安慰沈克己。

    被她的自信感染,沈克己心情逐渐好转。

    转眼就到了初七,这一天,荣王府设宴待客。低调了大半年的荣王府,在沈克己才名远扬之后,终于能够稍微抬起头来,虽然不比当年,但是也比被满京城口诛笔伐时好太多了。

    荣王和荣王妃商量了下,一直缩在王府里不见人也不是个事,先和关系好的几家恢复来往,慢慢地看情况。

    只要沈克己越来越争气,他们荣王府就能重新回到社交圈,甚至有可能更上一层楼,端看沈克己的才华了。

    荣王妃就像是被注入了春水,整个人活了过来,欢欣鼓舞地准备宴会。她还想拉着阿渔一起忙活,以示亲近。虽然儿子东山再起了,但是荣王妃也没怠慢了阿渔。甚至因为阮慕晴也跟着出了风头,荣王妃对阿渔更加关心,以免她吃心。

    私心里,荣王妃是不喜欢阮慕晴出风头的,这不是提醒人想起那天捉奸的事,她被那么多外男看了身子,难道是什么体面事不成,换作旁人低调都来不及,她倒好。荣王妃暗恨这女人没有自知之明,却碍着她入了刘后的眼,不得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阿渔才懒得替他们劳心劳神,随便找了个理由就婉拒了。

    宴会当天,荣王妃忙得脚后跟打后脑勺,阿渔这个女主人之一却找了个清净地躲了起来。

    白茫茫的雪色里,女子抱着一只猫坐在一个隐蔽的角落,形单影只,好不可怜。

    这就是阮慕晴看到的画面。王府设宴,没她这个妾室出场的份,然她怎么会放弃这个扬名的大好机会。她精心准备了陆游的《卜算子.咏梅》,这首诗用在她身上也应景。那一句‘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堪称绝唱。

    那些被小蝶引过来的客人听完这首诗之后,会如何想她,又会如何想谢婉妤。

    她拭目以待。

    吟完诗功成身退的阮慕晴就看见了阿渔,阿渔也看见了阮慕晴。

    二人隔着结了冰的池塘遥遥相对,忽然之间,在阮慕晴眼里,对面那张脸那种高高在上看得人牙痒的气质和另一个女人重合。

    这一次她赢了。

    出身高贵又如何,明媒正娶又如何,还不是输给了她,连自己的男人都留不住。这辈子,他是她的,从心到身体完完全全只属于她。

    他们会才名远扬,名动天下,越来越多的人都会觉得他们才是天生一对。他们还会生儿育女,子孙满堂。

    而她谢婉妤,是最多余的那一个!

    阮慕晴嘴角上扬,绽开一抹灿烂笑容。

    阮慕晴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一圈,侧耳对小蝶说:"你想办法引几个女眷过来。"

    小蝶不明所以。

    阮慕晴眯眼一笑:"让你去就去,动作快点。"

    小蝶不敢分辨,低着头就走了。

    "世子妃。"阮慕晴走了过去,屈膝一福。

    阿渔瞥她一眼,可有可无地嗯了一声,彷佛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意气风发的阮慕晴最厌恶被人忽视她,当下一股恶气往上撞。上辈子那个女人也是这样,仗着家世好,眼睛长在头顶上,哪怕发现她在追那个人之后,只是居高临下地打量了她一眼,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嗤笑,然后就走了,走了!比起被这样无视,她宁愿她骂她一顿。

    阮慕晴咬紧了牙龈,她才不信谢婉妤不恨她,她就是在强撑,指不定这会儿心里在想着怎么生吃了她。

    望了望一动不动的鱼漂,阮慕晴笑着道:"外头这么多客人,世子妃怎么待在这儿不去待客?"

    阿渔冷冷看她一眼:"我需要向你解释吗?你是世子妃还是我是世子妃?"

    "婢妾无意冒犯世子妃,世子妃恕罪,"阮慕晴吓得跪在了雪地上:"婢妾刚刚让小蝶去取一只九珠翠步摇,是婢妾上次进宫,皇后娘娘所赐,那步摇华贵无双,婢妾以为只有世子妃才配得上。婢妾一直想亲自送给世子妃,只一直都未有合适的机会,适才便想寻个话题开口,哪想嘴笨舌拙冲撞了世子妃,还请世子妃见谅。"

    阿渔啧了一声,都显摆到她这来了,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恭喜阮姨娘啊,投了皇后娘娘的缘。"

    毕竟都是偷情通奸的一路货,能不惺惺相惜吗?

    刘后本是老皇帝的外甥媳妇,也不知道这两人怎么勾搭上的,十年前被刘后前夫也就是皇帝外甥崔大郎堵在了床上,老皇帝还被崔大郎打了一顿,打到一半才发现,打的是皇帝舅舅。

    全京城哗然!之后发展更是突破了所有人的想象力。

    刘后进了庵堂,半年后入宫为嫔,崔大郎羞愤自绝,崔大郎之母定仪长公主被活活气死。

    可一点都没妨碍刘后的青云路,三年内从嫔做到了贵妃。紧接着,皇后莫名其妙地死了,刘后一步登顶。

    阮慕晴抬眸看一眼阿渔,觉得看出了几分羡慕和忌惮,她矜持地抿了抿嘴角:"托世子的福罢了。"

    声音略有些不稳,冷的,隔着厚厚的衣裳,雪花的阴冷一点一点渗进来,但是阮慕晴没有起来,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她就是要让人看见自己被罚跪在雪地这一幕。

    谢婉妤名声太好,她和沈克己想翻身,最快的办法就是弄臭了谢婉妤的名声,想毁了一个女人的名声,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

    阿渔一勾嘴角:"你是在向我炫耀吗?"

    阮慕晴急忙道:"世子妃误会了。"

    "你是不是很得意,得意自己彻底拢住了沈克己,"阿渔挑起阮慕晴的下巴:"小姑娘,你以为得到了男人就得到了一切?你觉得自己是他的心肝宝贝,可他敢为了你和我作对吗?比方说。"

    阿渔目光下移落到她肚子上,语气轻飘飘:"如果我想抱养你的孩子,你觉得他会反对,他反对得了吗?甚至是,去母留子。"

    阮慕晴瞬间煞白了脸,彷佛一个雷在她头顶劈开,本能地抱住肚子起身后退:"你休想!"这是她的孩子,她辛辛苦苦十月怀胎,还得冒着丧命的风险生下来,到头来却便宜了别人,还有可能被人弄死在产床上。

    这个可能还不小!

    不,不可以,她绝不允许。

    阿渔嗤笑一声,轻蔑地瞥她一眼,懒洋洋地揉着怀里的狮子猫:"不信,咱们走着瞧啊,你可要争气点,一举得男。"

    阮慕晴打了一个寒噤,浑身发冷,足以深入骨髓的阴冷。忽然间,阮慕晴的视线定在那口池塘上,一个疯狂的念头冒了出来,她瞥了一眼坐在池塘边逗猫的阿渔,扫一圈周围,一个人都没有。

    "世子妃饶命。"阮慕晴惊慌失措地跑过去,在阿渔回头那一瞬间,眼神徒然凶戾,猛地推了她一把!

    "住手!"

    "小心!"

    突如其来的声音惊得阮慕晴魂飞魄散,抬眸望去,就见一群贵妇人站在池塘对岸,她还看见了角落里的小蝶。

    更让她目眦欲裂的是,被推出去的阿渔惊险地踉跄了几步,堪堪抓住边上的老树,稳住了身形。

    背对着人的阿渔冲着已经吓得魂不附体的阮慕晴挑起唇角,微微一笑。

    阮慕晴脑子嗡的一声炸开,她中计了!

    "啪。"阿渔一脸劫后重生后的怒不可遏,狠狠一巴掌甩在阮慕晴脸上:"贱婢,你竟想害死我。"

    阮慕晴被这一巴掌惯倒在雪地上,冰冷的雪激得她抽了抽,脑中闪过一道灵光。

    "孩子,我的孩子!"阮慕晴抱着肚子痛苦万分地打滚。

    "少在这装模作样,"阿渔彷佛气到失去了理智,左右一看,徒手折了一根树枝下来:"你做出那种不要脸的丑事,我都捏着鼻子让你进门了,你竟然贪心不足,还想杀我!"

    怒气冲冲的阿渔抄着树枝劈头盖脸打下去。

    阮慕晴不禁想起那一天被长鞭支配的恐惧,抱着脑袋尖叫:"你不能打我,我怀孕了,我怀孕了。"

    "住手!"见到这一幕的沈克己吓得魂不附体,飞奔靠近,一把抓住阿渔手里的树枝,怒吼:"你在做什么!"

    因为愤怒,他额角青筋毕露,温润的脸庞狰狞扭曲,像是要杀了阿渔,沈克己用力夺过树枝。

    阿渔不慎跌倒在雪地上,不敢置信地瞪着暴怒的沈克己。

    沈克己一眼都没看她,紧张地抱起雪地上的阮慕晴,吓得声音都变形了:"晴儿你别怕,我这就带你去看府医,你不会有事的,你和孩子绝对不能有事。"

    "站住!"雪地上的阿渔厉喝一声:"沈克己你给我站住。"

    沈克己充耳不闻,继续快步前行。

    阿渔豁然起身:"沈克己,我受够了,我们和离。"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之桃的手榴弹和阿米卡星的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