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家园 > 穿越小说 > 女配不想死(快穿) > 第37章 完璧世子妃12
    女人的(身shēn)体比语言更诚实, 阮慕晴不再时时刻刻黏着沈克己亲亲抱抱。

    这个变化,她自己都没发现,沈克己却察觉到了。

    他们感(情qíng)最好的时候,阮慕晴比他还主动亲昵,无时无刻不再撒(娇jiāo), 甚至主动求欢。可最近, 她不再主动黏上来, 虽然不会拒绝他的亲(热rè),却没了从前的(热rè)(情qíng)配合, 甚至, 他品出了几分敷衍的味道。

    就在现在这样,他在她(身shēn)下,看似婉转承欢,眉眼间却带着一丝掩饰不住的不耐。

    沈克己目色一厉, 动作骤然粗暴,横冲直撞,全凭蛮力,口手毫不怜惜的咬着揉着她宛如凝脂(胸xiōng)肌肤。

    "复礼"阮慕晴痛呼一声。

    恰在此时, 窗外划过一道闪电,隐隐照亮他的面容。

    沈克己面带薄汗,双目发光,似乎泛着红色, 那是一种混杂了**、兴奋、(阴yīn)鸷、凶狠以及旁的她也分辨不出来的神色。

    闪电划过, 屋内又恢复幽暗。

    阮慕晴悚然"复呜呜"化作颤抖的痛苦的(娇jiāo)唤。

    慢慢的, 她在痛苦之中品到了几分从未有过的快乐,在(床chuáng)上,沈克己也像他的(性xìng)子,温温吞吞的,她却更喜欢粗暴些的。

    心((荡dàng)dàng)神漾中,她眼前再一次浮现刘鸿晖刚毅硬朗的面庞,高大健硕的(身shēn)形,以前她不喜欢这种硬汉,觉得他们粗鲁不解风(情qíng),可此时此刻想起刘鸿晖,却生出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安全感。

    假如,那一年,她没有拒绝刘鸿晖很快,阮慕晴就没心思再想另一个男人,她被卷入汹涌(欲yù)海中。

    (日rì)上三竿,阮慕晴率先醒来,她没有起(身shēn),而是躺在温暖的被窝里,梳理着穿越以来的种种。

    如今过的(日rì)子与她想象中天差地别,她过的甚至不如那些什么都不懂的土著,居然混成了人人喊打的(阴yīn)沟老鼠。哪个穿越女不是混得风生水起,撩了一群皇帝王爷,当皇后做王妃,可她倒好。

    阮慕晴神(情qíng)复杂地看着熟睡的沈克己,遇到他的时候,她欣喜若狂,觉得这是老天爷对她的补偿。可笑她被这张好皮囊蒙骗,没有发现他一无是处的本质,时至今(日rì),居然还要靠她来翻(身shēn)。

    不甘一阵一阵的上涌,刘鸿晖出现之后,这种不甘就像是(春chūn)天里的野草,见风狂长,再也压制不住。

    她早就后悔了,可她没有别的选择,只能硬着头皮和沈克己走下去,期待着他好自己好。但是,刘鸿晖出现了,她看的分明,他对自己余(情qíng)未了,她又有了选择的余地。

    阮慕晴下意识咬起指甲来,离开沈克己不难,若刘鸿晖向他讨要自己,沈克己不敢不松手。难的是如何让刘鸿晖心无芥蒂地接受她,毕竟她做过别人的女人又声名狼藉。

    "都多大了,还吃手。"睁开眼的沈克己握住阮慕晴,温柔一笑。

    阮慕晴笑了笑。

    看着她红肿的嘴唇,沈克己指腹摩挲"弄疼你了"

    阮慕晴面颊泛红,(娇jiāo)羞地转过了(身shēn)。

    沈克己笑了笑,没再说什么,从后面抱住她温存一阵。阮慕晴待他不如当初,自己待她何尝不是,终究经历了这么多不愉快。有些事不能丁是丁卯是卯的说出来,让时间冲淡是最好的办法。

    两人起(身shēn)梳洗更衣,又用了早膳,随后一道去了书房。上巳节在即,届时江边会举办曲水流觞,吟诗作赋助兴,于沈克己是个机会。

    前一阵,阮慕晴给了他一首(春chūn)江晚景,(春chūn)意盎然,生机蓬勃,诗(情qíng)画意完美结合,令人眼前一亮。

    旁的不提,她的才(情qíng)着实叫人五体佩服,跟了自己,委屈她了,如是一想,之前生出的点点不快又渐渐消弭。

    见阮慕晴拧眉沉思,颇有愁苦之色,沈克己走了过去,抚了抚她的脸庞"莫要((逼bī)bī)自己,你为我做的已经够了。"

    阮慕晴心里一虚,她并非在替沈克己想诗词,而是在盘算后路。既然想放弃沈克己这艘船,她自然不舍得再大方地把自己肚子里这些宝贝便宜了他。她的存货也不多了,这可是自己立足的资本。才女谁不喜欢,刘鸿晖也不例外,当年也主要是靠着这些诗句,引得他对自己倾心,至今念念不忘。

    阮慕晴乖巧笑道"离上巳节没几(日rì),我想再尽点力。"刘鸿晖那(情qíng)况未明,眼下她还是得靠着沈克己。

    沈克己心头一暖。

    转眼就到了三月三上巳节,每逢此时,人们都会临水饮宴。尤其是年轻的姑娘们,在这一天会打扮得花枝招展,力图在这一天艳压群芳,觅上一如意郎君。

    阿渔带着家里的几个小侄儿们去凑(热rè)闹,今天必须有大(热rè)闹看。

    见到阿渔,认识她的人都露出善意的笑容,眼下在绝大多数看来,她都值得万分同(情qíng),遇人不淑至此,岂不可怜,(情qíng)至意尽也让人可敬。

    面对善意,阿渔回以微笑,面对不怀好意的幸灾乐祸,阿渔也毫不犹豫地怼回去,弄得说话人也讪讪地离开。

    阿渔占着理,可以理直气壮怼人。

    沈克己和阮慕晴就没这么好的待遇了,荣王府在京城顶着王府的招牌,却是分毫无实权,又和谢家闹得老死不相往来,还是理亏那一方,敢于落井下石的人可不少。

    饶是已经做好心理准备的沈克己在尖酸的刻薄下都忍不住白了脸,靠着一股气强撑着才没有落荒而逃。

    而阮慕晴在被连讽带刺了一番之后,含着泪对沈克己说自己受不住了。

    沈克己万分怜惜和愧疚,他原劝她别来,可她说想陪着他一起面对流言蜚语。此刻她受不住了,沈克己也不觉失望,只有更怜惜,她(身shēn)为女子,处境比他更艰难。

    "那你先回去。"

    阮慕晴握了握他的手,鼓舞一回,这才走了,却没有回别庄,而是让小蝶去寻刘鸿晖的行踪。来时她看见他了,(身shēn)边还有一个美人,看样子不是正妻,可周围人对那个女人依然客客气气的,因为她是刘鸿晖带来的。

    阮慕晴紧紧绞着帕子,这一切她原本唾手可得,却被她弃如敝履,这世上最不甘的便是我本可以。

    赶过去的路上,阮慕晴不慎遇到了阿渔。

    阿渔勾了勾嘴角,好巧哦

    阮慕晴心里一慌,有种做坏事被抓包的忐忑。

    阿渔却是正眼都没多她一眼,做了一个漂亮的花环戴在小侄女头上,哄得小姑娘笑颜如花开。

    若是阿渔上来为难她,她不高兴,可被无视了,阮慕晴同样不开心。咬了咬后槽牙,走着瞧,谢氏在刘氏面前算个(屁pì)。

    阮慕晴(身shēn)体里涌出无尽的斗志,昂首(挺tǐng)(胸xiōng)走了过去。

    阿渔微微笑着看了看那个方向,默默给她加油。务必要让沈克己帽子颜色与众不同,也好让他尝尝被枕边人背叛的滋味。

    原以为得到沈克己废了之后,两人才会离心离德。哪想他们那不顾世俗不理道德的真(爱ài)如此(禁jìn)不起折腾,这才多久啊,就分崩离析了。

    与人应酬的刘鸿晖无意间瞥到了(身shēn)单影只萧萧瑟瑟的阮慕晴,不由打发走对方,抬脚跟了上去。

    他远远地跟着阮慕晴到了一个极为僻静的角落,就见她终于停了下来,停在一片残花前,这一小片花不知被哪个毫不怜香惜玉的摧残了满地。

    阮慕晴蹲了下去来,不一会儿又站了起来,捡了一根树枝,竟然开始就地挖坑。

    不明所以的刘鸿晖耐心看下去,只见她挖出一个浅坑之后,捧起满地残花放入香囊之中,埋入坑中。

    望着肩膀轻轻颤抖泪水涟涟的女子,刘鸿晖走了过去"你在做什么"

    阮慕晴吓了一跳,见是他,又松了一口气"你怎么在这儿"

    蹲在地上的女子眼里汪着泪,水盈盈的,腮边两道泪痕,令人油然而生一股伸手抹去眼泪的冲动。

    刘鸿晖手指动了动,又靠近一步"你埋这些花瓣做什么"

    "只是觉得它们可怜罢了。"阮慕晴眼里又漫出泪。

    刘鸿晖"可怜"

    阮慕晴滴泪"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抷净土掩风流"

    刘鸿晖怔了怔,望着泪水盈盈的脸,喉间一堵"不过几片花瓣倒惹得你如此伤感了。"

    "一时有感而发,让你看笑话了。"阮慕晴擦了擦眼泪,站了起来。

    正在回味诗句的刘鸿晖见她起的太猛,(身shēn)子打了一个晃,立即伸手扶住,便觉一具香软(娇jiāo)躯入怀,冷香扑鼻而来,刘鸿晖心头一((荡dàng)dàng),不(禁jìn)收拢手臂,低头去看,入目一片青紫,眼神徒然锐利。

    惊魂未定地阮慕晴胡乱拿手推着刘鸿晖的(胸xiōng)膛"你,你放开我。"留意到他的眼神,低头一看,惊觉自己前襟的盘扣不知何时散开,慌忙拿手去挡,广袖飞扬。

    刘鸿晖抓住她的手臂,盯着上面满布的虐(爱ài)痕迹,眼里燃起两簇火苗"他就是这么对你的"

    "不是他弄得,是我,是我自己撞的。"惊慌失措的阮慕晴涨红了脸,使劲往外抽胳膊"你快放开我,被人看见,成何体统"

    "自己撞得"刘鸿晖冷笑一声,不顾她的挣扎,把两只袖子往上撸,紧接着扯着她的衣襟往下一拉,露出小半片香肩和肚兜"你倒是告诉我你怎么撞的,能撞成这幅模样"他是男人,岂会不懂这些痕迹是怎么来的,想起自己求而不得的女人却被如此虐待,刘鸿晖眼底闪过一丝(阴yīn)狠。

    阮慕晴没提防他居然会扯自己衣服,懵了懵,才紧紧抓住衣领,泪水夺眶而出,恨恨踢了他一脚"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样。我凭什么要向你解释,你算是我的谁。"

    意识到自己失态的刘鸿晖抿了抿唇。

    阮慕晴说着说着崩溃大哭"我要你管,你快放开我,放开我。被人看见了,他们又该骂我是狐狸精,无论发生了什么事,他们第一个骂的就是我,骂的最狠的就是我。"

    刘鸿晖五指蜷缩了下,放开她,递过去一块手帕"别哭了。"

    抽抽噎噎的阮慕晴看他一眼,接过藏青色手帕,擦了擦眼泪,擦干了流,流了又擦。

    刘鸿晖就没这见过这么会哭的女人,却不觉得厌烦,等她平复下来,才问"沈克己一直都这么对你"

    闻言,阮慕晴脸立白,忙摇头"不是的,他最近心(情qíng)不好,以前,以前,他不是这样的,他就是最近心(情qíng)不好,过了这道坎就好了。"

    刘鸿晖想起她作的那首诗,怪不得她会看到几片花会有感而发"他都这样对你了,你还要维护他"

    阮慕晴笑容泛出苦意"他只是心(情qíng)不好,他不是故意的,以后不会了。"

    "你这是新伤加旧伤,不是一次造成的。他要是过不了这道坎,指不定哪天你就被他弄死在(床chuáng)上。"

    阮慕晴又羞又恼,涨红了脸(娇jiāo)斥"不要你管,我的事用不着你管,复礼肯定会好起来的,就算他一辈子都过不去,我也认了。"

    刘鸿晖气不打一处来,无意间视线落在她因为怒气而上下起伏的(胸xiōng)口,那处还没来得及扣上的衣襟敞开在她眼前,露出一抹胭脂色的肚兜以及布满(爱ài)痕的细腻肌肤,香艳**,令人想入非非。

    刘鸿晖眼神有点发直。

    阮慕晴循着他的目光再次发现了自己衣衫不整,惊叫一声,转过(身shēn),手忙脚乱开始系扣子。

    站在他背后的刘鸿晖却是忍不住扯了扯扣子,只觉得腹下窜起一团火苗,一直烧上来,烧的(身shēn)体发疼。

    正在系扣子的阮慕晴猛地被一把从后面抱住,她惊呼了一声,来不及发出第二声便被堵住了嘴,旋即被轻而易举地放倒在草地上。刘鸿晖宛如一头饥饿猛兽,压了上去。

    树上的野猫应景地叫了两声。

    水边,曲水流觞气氛正酣,沈克己以一首(春chūn)江晚景叫人心(情qíng)复杂,诗是好诗,只诗人的人品就令人一言难尽了。

    "好,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妙啊"可在一部分看来,岂能因人废文,再说了其实不少人能理解沈克己,虽然道义上有所欠缺,但是设(身shēn)处地一想。哪个男人愿意主动暴露自己那方面的毛病,又有哪个男人不(爱ài)美人,沈克己那小妾可是个才貌双全的尤物,把持不住也(情qíng)有可原。

    有了第一个称赞的人,就有了第二个第三个。旁的不提,诗绝对是好诗,当得起赞扬。

    好些人不由看向也在场的阿渔,很想知道,面对如此才华横溢的丈夫,她作何感想,可有一丝后悔

    阿渔保持微笑,她的感想就是,东坡居士的棺材板要压不住了。

    "荣王世子,敢问一句,这首诗是你当场所得"斜刺里冒出一道不和谐的疑问。

    阿渔嘴角微微上扬,发声的男子是吕大儒的孙子,年纪轻轻在文坛颇有才名,替吕大儒一起推敲那本缺漏的诗词集。

    沈克己背在(身shēn)后的手不(禁jìn)一颤,面上极力保持镇定,眼底微微露出不悦之色"吕公子此言何意"

    "就是,吕老七,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倾倒于沈克己才华的紫衣青年不满地看着吕七郎。他们早就有言在先,只能用自己的作品,作不出便自罚三杯。

    吕七郎面色端凝,从祖父手里得到那本诗词集之后,他激动地废寝忘食,(日rì)夜拜读,不(禁jìn)泪流。若非朝代频频更迭,几次焚书坑儒,这样的绝唱岂会长埋地底,可怜可叹这些惊才艳绝的作者竟不为世人所知。

    看着看着,看到了几句熟悉的诗句,越往后看到的越多,吕七郎傻了眼。

    这半年,沈克己在文坛异军突起,同时,他那位艳名远扬的妾室也声名鹊起。虽然不耻他们的品(性xìng),但吕七郎也承认二人的才华,还想着是不是突遭巨变,因此顿悟,打通了关窍。纵观历史,伟大的诗人都一生经历坎坷多磨。

    直到他在这本书上找到沈克己和那位阮姨娘的作品,才恍然大悟。若说那些完整的诗词是对方故意加上去的,可只有一两句的诗词又如何解释。沈克己二人只能做出一两句,再问只说一时有感得来,未有下文。

    满口谎言,分明是他们不知从何处得来古籍残卷,厚颜无耻据为己有。料想沈克己不会放过上巳节这个扬名场合,他有备而来,只为当场拆穿他的丑恶面目,还原作者一个公道,铲除斯文败类。

    吕七郎双目凛凛直视沈克己"荣王世子,很是不巧,你这首(春chūn)江晚景,我十(日rì)前侥幸拜读过,还有幸知道与之相应的第二首诗句,两两归鸿。"

    吕七郎朗声诵读,又从怀里掏出一本自己誊写下来的手抄本,熟练翻到惠崇(春chūn)江晚景二首那一页,递给(身shēn)边友人。

    周围人不约而同伸头凑了过去,当下惊疑不定地看着沈克己。

    沈克己眼睛圆睁着,瞳孔却骤然紧缩,一张脸刹那间褪尽血色,吕七郎在说什么,他,他怎么听不明白。他只觉得耳畔轰隆作响,脑子里一片空白。

    "是不是不慎流落出去了"已经被沈克己才华倾倒的人小心说了一句,临场作诗着实不易,所以很多说是当场作的诗词,其实都是早前就准备好的,只要是自己做的,无伤大雅。

    一人指着书叫起来"你们看,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这也是沈克己的作品,当时他只作出了这一句。

    这人便把前面一句念了出来。

    这下子,帮着沈克己说话的人也怔住了。

    "这一句,这一句,满园(春chūn)色关不住"

    一句接着一句,当初沈克己和阮慕晴作出的佳句都被念了出来,一起出来的还有完整的上下文以及作者。以及他们之前作出的完整诗词,诸如山居秋暝梅花也被一一找出来。

    若只有完整诗词,还能勉强(阴yīn)谋论一下。可那些不完整的诗句被当着所有人的面补全,天衣无缝浑然天成,在场诸人都是熟读诗书的,心中已有定论。

    随着一首又一首的诗出现,沈克己的神(情qíng)不知是因为恐惧还是震惊而扭曲,脑门上尽是冷汗,牙齿切切,浑(身shēn)颤抖,整个人好像掉进了彻骨冰寒的深渊。

    吕七郎声色俱厉"这本诗集是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义士相赠,他说这是他偶尔得到的一本残破古籍,不忍这样的佳作失传,所以希望我祖父与方大儒孔大儒,三老能帮忙补上缺漏的字眼,然后刊印推广,好流芳百世。

    沈克己,你枉为读书人,竟然将别人的作品窃为己有,还堂而皇之地欺世盗名,简直有辱斯文"

    被万众瞩目的沈克己血管像是要涨裂开,心脏被恐惧紧紧揪住,三千寒毛根根竖立,嗡嗡嗡的议论声化作利箭,直戳心脏。

    "就说怎么突然开窍了,以前他是有点才气,可也没这么厉害的,合着是捡到了那本古籍。"

    "怪不得他风格那么多变,婉约豪放信手捏来。"

    "我就说嘛,人品那么差的人,怎么可能做出这么好的诗词"

    "之前骗婚,现在骗名,啧啧啧"

    ""

    "话说那个苏轼是谁,好有才气,还有李白杜甫,如此才高八斗,居然没有听说过。"

    "我更喜欢王维的诗。"

    话题有点儿跑偏了。

    大诗人的魅力看来比八卦还强大。

    幸好,还是有人更喜欢八卦的,又把话题扯了回来,笑嘻嘻地看着面如死灰的沈克己"荣王世子,你是打哪儿找到的这本古籍我也去找找,没准也能当个大才子光耀门楣。"

    因为诗词而对他印象好转的人,这一刻反感加倍爆发,他们竟然崇拜了一位文贼,叫人作呕。

    "荣王世子好大方,居然带着美妾一块扬名立万,果真是(情qíng)深意重啊"

    "道德沦丧,人(性xìng)败坏"

    "呸不要脸的玩意儿。"就站在沈克己附近的紫衣青年,本是仰慕才华过来攀交(情qíng)的,眼下却觉得吃了一坨屎那么恶心,直接冲魂不附体的沈克己唾了一口,旋(身shēn)就走,生怕晚一步就沾染上什么脏东西。

    这一口唾沫成了压弯沈克己最后的一根稻草,他心口一阵剧痛,张嘴喷出一口鲜血,一头栽进冰冷的江水里。

    "世子"吓得魂飞魄散的小厮青竹跳进水里救人。

    浑(身shēn)湿漉漉的沈克己被捞了上来,他被冻醒了,闭着眼睛瑟瑟发抖,全(身shēn)上下每一根骨头都在颤抖,看不见,听觉变得更加敏锐,周围的鄙夷嗤笑无比清晰地闯进耳朵。

    得罪了天下读书人,文人骂人最犀利,这一次,他再也不能翻(身shēn),世子之位也再保不住,他完了,彻底完了。

    失魂落魄的沈克己被荣王府的人搀扶着离开,鬼使神差一般,沈克己眼睛睁开一条细缝,直直对上阿渔讥讽的目光。

    那一瞬间,沈克己心脏差点停止摆动,脸色惊恐的像是见到了鬼,猛地闭上眼。

    阿渔垂了垂眼帘,遮住眼底浓浓的笑意,不作死不会死。年少时还算体面的一个人,这才几年啊,就变得如此厚颜无耻。

    "幸好,你们和离了。"与谢婉妤走得近的女眷庆幸地说了一句,要是晚一点和离,指不定被人说什么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阿渔笑了笑,瞥见了远远走来的刘鸿晖。

    刘鸿晖老远地看着这里聚集了一群人,议论纷纷,似乎有事,走近拉了个人问。

    对方绘声绘色地叙述"沈克己剽窃被吕七郎当面拆穿了,感(情qíng)他和他那位小妾作的所有诗都是别人的,这两人可真够不要脸的。"

    "所有诗,别人的。"

    "可不是,都是一本古籍上的,就在吕七郎手里,那上面的诗词委实惊艳"

    刘鸿晖大步跨向吕七郎,一把夺过那本已经被文人奉若至宝的书。

    "哎,你排"看清刘鸿晖的脸之后,被夺了书的人没出息的把队字咽了回去,刘家权柄通天,谁敢触其锋芒。

    厚厚一本,刘鸿晖翻了下,不耐烦"花谢花飞花满天,有没有这一首"

    边上的吕七郎疑惑地皱了皱眉,还是道"葬花吟。"

    刘鸿晖"哪一页"

    吕七郎翻到那一页。

    刘鸿晖目光一扫,找到了想找的那两句诗,还找到了早前那句风刀霜剑严相((逼bī)bī),鹰隼一般凌厉的视线钉在署名上。

    "曹雪芹"他((舔tiǎn)tiǎn)了((舔tiǎn)tiǎn)嘴角,怒极反笑。

    正坐在马车上赶回别庄的阮慕晴没来由地打了个寒噤,她捂了捂(胸xiōng)口,这里扑通扑通跳了不停,回想起那一幕幕,一阵口干舌燥。

    差一点她就没把持住叫刘鸿晖得了手,幸好,幸好,自己还保留了一丝理智。男人都犯((贱jiàn)jiàn),越是容易得到越不珍惜。

    刘鸿晖能在那种(情qíng)况下住手,可见对自己有几分真心在。他说会向沈克己要了自己,她誓死不从。

    招惹自己的时候,刘鸿晖希望她是个见异思迁的((荡dàng)dàng)妇,然(日rì)后想起来却会如鲠在喉。她已经在沈克己(身shēn)上狠狠跌了一跤,这一次万不能马虎大意。

    细细盘算一番,已经看见前方亮堂堂出口的阮慕晴会心一笑。

    一回到别庄,阮慕晴就吩咐小蝶要水沐浴,小蝶心惊胆战。

    阮慕晴瞥她一眼,胆小鬼,她都不怕她怕什么。

    小蝶不敢分说更不敢劝,姑娘主意大着呢,下去要水,(热rè)水来之后,小蝶留下伺候阮慕晴沐浴。

    小蝶虚着眼睛不敢细看她(身shēn)上痕迹。

    泡在温暖的水里,细细密密的疼痛涌上来,阮慕晴哼了哼,这些痕迹,有一部分是自己故意弄上去,沈克己虽然粗暴,倒也没到暴虐的地步。

    "世子"

    丫鬟的声音透出惊惶。

    "砰"的一声,房门被从外面一脚踢开,裹挟着暴怒之风。

    闭目养神的阮慕晴惊得睁开了眼,就见沈克己闯了进来,那是一张憎恨狂怒到极点的脸,狰狞扭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