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家园 > 穿越小说 > 女配不想死(快穿) > 第38章 完璧世子妃13
    阮慕晴瑟缩了下,抓紧浴桶, 颤着声道“复礼”

    难道自己和刘鸿晖的事情被他发现了被热水熏红的脸瞬间变得惨白, 本能的, 她往水里沉了沉身体。

    双目赤红的沈克己几步跨到浴桶前,出手如闪电, 擒住她的脖子提出水面,声音几乎是从牙齿缝里蹦出来的“苏轼、王维、王安石、李白、杜甫、白居易。”

    随着一个个耳熟能详的名字冒出来, 阮慕晴只觉得五雷轰顶, 被震得头晕目眩, 两只眼珠子因为惊恐而圆睁“你,你”

    “好一个不栉进士,扫眉才子,巾帼奇才。阮慕晴,你骗得我好苦”沈克己咆哮,手指骤然用力。

    被箍着脖颈的阮慕晴就像是被掐住脖子的鸡仔,面庞涨红,两眼翻白, 双手乱舞, 嘴里发出赫赫声响。

    肺里的空气越来越稀薄, 胸膛几乎要炸开,求生的本能让阮慕晴拼命挣扎, 却无济于事, 死亡的恐惧将她彻底笼罩。

    沈克己五指渐收, 看着手里的女人挣扎的力道越来越小, 他是真的想杀了这个骗子。骗子,这个骗子

    因为她的文采,他爱上她,可这一切都是假的。什么才女,不过是捡到了一本古籍残卷。

    种种破绽在这一刻无比清晰,她对四书五经一窍不通,人文历史知之甚少,奇淫技巧倒是略知一二,这么明显的破绽,他却像是个傻瓜一样从来没有深想,只当她天赋异禀文曲星转世。

    就为了这么一个谎话连篇的女人,他跌入万丈深渊。要不是她,他不会彻底寒了谢婉妤的心,以至于和离收场,也就不会声名狼藉,脑子发昏想利用她的诗词翻身,更加没有今天的身败名裂。

    这个女人毁了他,彻底毁了他,沈克己眼底迸射出强烈的憎恨。

    因为缺氧,阮慕晴眼前开始发黑,有气无力地抽打着沈克己的胳膊,慢慢的变成无意识的抽搐,身体瘫软下来就像是一根过了水的面条,伴随着悉索声,失禁的尿液下淋,落进水里,砸出哗哗声响。

    沈克己如梦初醒,松开手,阮慕晴一下掉回浴桶,哗啦一声,溅起一大片水花。

    呛了水的阮慕晴在水里挣扎扑腾,沈克己冷漠盯着她,无动于衷。

    终于,阮慕晴抓住浴桶边缘浮出水面,挣扎着爬出来,趴在冰冷的地上痛苦地咳嗽起来,甚至咳出了血丝。

    随着肺部再次被珍贵的空气充盈,呛水造成的胸痛略略消失,趴在浴桶上的阮慕晴心念如电转。

    他知道了,他都知道了,他怎么知道的难道还有一个穿越者阮慕晴心乱如麻,六神无主,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到底发生了什么,沈克己怎么会突然知道这些人名,他又知道了多少

    一肚子疑惑惶恐的阮慕晴捂着胸口,深吸一口气,抬头无助地看着脸色铁青的沈克己“复礼,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还有脸问我”沈克己五官再次扭曲,其状可怖,抓着她的头发迫使她仰头“吕七郎手里有一本古籍,你所有的诗词,完整的不完整的都在上面,都署着真正作者的名讳。所有人都知道,他们都知道了,阮慕晴,你厚颜无”

    他突然噤了声,就像是被割掉了舌头,整个人都在轻轻颤抖,他有什么资格说阮慕晴厚颜无耻,她为了名利将失传的古籍窃为已有,自己为了名利把她的作品占为己有,物以类聚,果然是物以类聚。

    沈克己荒凉一笑,推开阮慕晴,摇晃身子往外走,腰背下颓,彷佛被抽走了脊梁。

    身子一阵阵发软的阮慕晴跌倒在地,上下牙齿彼此打颤,浑身哆嗦,不是冷的,是吓得。

    古籍所有人都知道

    不可能的,这个世界和她的世界大不相同,好多耳熟能详的名人在这个世界都不存在。穿越者,肯定是还有另一个穿越者,一定是在她之前就有一个穿越者。对方把所有诗词记录了下来以备后用,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没用上,现在却突然出现了。

    王八蛋害我阮慕晴恨得咬牙切齿,要是对方在她眼前,她一定要生撕了他。

    “复礼。”阮慕晴手脚并用地爬起来冲过去抱住沈克己,他说所有人都知道了,刘鸿晖肯定也会知道,就像沈克己一样,他会瞧不起自己的。眼下,她只剩下沈克己这一个靠山。

    “复礼,你听我解释,你听我解释。”阮慕晴转到他面前,不顾沈克己的推搡,八爪鱼一样抱紧他“我错了,那会儿我还小我不懂事,我从小就不被重视,他们都看不起我,我想出人头地,我想被人重视。”

    阮慕晴泪如泉涌,语速又快又急“我就没忍住犯了混,后来你因为那几首诗对我刮目相看,我喜欢你,我想引起你的注意,我就更不敢实话实说了,我害怕你离开我,我知道这样不对,但是我真的爱你啊,我不能没有你。后来,我看你郁郁寡欢,我心疼,我没想那么多,我就拿出来给你用了,我真的不知道会闹成这样的,是我傻,是我蠢,你骂我你打我都行,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随着她的哭诉,沈克己的手不在往外推她,垂目定定看着她,还滴着水的香艳胴体轻轻颤抖,如同美女蛇一般有意无意地在他身上摩挲。

    当她满腹才华,自己爱慕她时,求欢挑逗是率真热情。当她失去才女光环,自己厌弃她时,这样的行为却变得无比刺眼和令人作呕。

    然而不管心里如何厌恶,身体却很诚实,只要他还想做个正常的男人,他就离不开她。

    曾经,他以为阮慕晴是他的救赎,如今才知道,她是他的劫数。

    扯开她的双手往边上一推,准备离开的沈克己瞳孔剧烈一缩,抓住她的右肩,盯着上面的牙印目露凶光。

    在这样的目光下,阮慕晴结结实实打了个冷战,被她忽略的另一件事涌上心头,她身上有刘鸿晖留下的痕迹。霎时,一股阴寒顺着脚底板蔓延上来,恐惧比方才还甚。

    逃,阮慕晴脑子里只剩下这一个字,转身就逃。

    “啊”

    沈克己一把扯住阮慕晴的头发,将她粗暴地扯了回来,掐住她的下巴“谁,奸夫是谁”

    他双目赤红,青筋暴跳,眼底凶光大炙,阮慕晴骇得三魂六魄散了一半,下巴被他箍着说不出话,她只能惊恐摇头。

    沈克己胸膛一起一伏,呼吸越来越沉重,彷佛压抑着什么极为可怕的东西,声音却诡异的平静“早上还没有,出门一趟,好啊,很好,你说你待下去了要走。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你的新高枝哪一位,能入你法眼的,想来是个了不得,他什么时候来接你,他还稀罕你吗”

    听着他平静的话语,阮慕晴觉得冷,侵入骨头缝的阴冷,她吓得眼泪直流,这一回的眼泪不再梨花带雨,而是彻底地完全地涕泗横流。

    沈克己神经质地摇了摇头“我不想听你说,你这个满口谎言的女人,小蝶,你来说,谁,什么时候勾搭上的,你若胆敢有一句谎话,我就把你卖到最低贱的窑子里去。”

    因为门口被挡着一直无法离开,而只能缩在角落里拼命装隐形人的小蝶抖如糠筛。

    阮慕晴抖得就像是秋风里的落叶,她拼命想说点什么,却有口难开,只能不住闪动着两只眼睛看小蝶。

    在沈克己逼迫阴冷的视线下,蜷缩成一团的小蝶颤着声道“是,是刘指挥使前年,前年就认识了,一个月前遇上,说说了几句话 。今天在江边姨娘让奴婢打听刘指挥在哪,姨娘就一个人过去了,奴婢真的不知道姨娘会,会”

    阮慕晴眼前一黑,有种自己即将就此死去的恐惧。

    沈克己目眦尽裂,一张脸布满狂风暴雨,心中最后一根弦啪地断了。

    “贱人”

    阮慕晴被这一巴掌抡倒在地,瞬间尝到了血腥味,这是沈克己第一次打她。

    “复礼,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想求刘鸿晖帮帮你,我怕你多想,所以没告诉你。”头晕目眩的阮慕晴瞥到沈克己一步一步走近,神情阴冷仿若厉鬼,整个人都显得阴郁恐怖。

    每一步就像是踩在她心尖上,阮慕晴毛骨悚然地后退,语无伦次的解释求饶“我当年救过他一次,我们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我去求他,没想到他,他竟然想强暴我,我抵死不从,他没有得手,我还是清白的,复礼,我是清白的”

    面如死灰的小蝶连滚带爬地从屋里跑出来,彷佛后面有厉鬼在追。

    荣王府内亦是人仰马翻,消息传回去,荣王妃不敢置信地摇着头“这里头肯定有误会,肯定有误会。”

    荣王却是诡异地平静,他就不该对那个孽子抱希望的,当初他就该一把掐死这个孽障,免得他带累阖府。

    “来人,拿我的名帖。”他要去宗人府请废世子,这样一个道德败坏的人,如何能做他们荣王府的世子。

    荣王妃悚然一惊,瞬间泪崩“王爷”

    荣王恶狠狠地指着荣王妃“闭嘴我说过的,他要是再闹出丑事,就算你碰死在我跟前也没用,你再多说一句话,我连你也休了,你信不信”

    对上荣王不带一丝感情的眼睛,荣王妃好似被人拿着榔头重重敲击天灵盖,她尖叫一声,晕了过去。

    等荣王妃醒过来,荣王已经从宗人府回来。若说沈克己和谢婉妤之间,还能勉强说只是私德有亏。

    这一回,沈克己偷盗他人文章据为己有还恬不廉耻地以此征求名利,将人品道德败坏的一干二净。他还拿着沁园春雪敬献皇帝,这可是欺君大罪。

    荣王已经上了折子请罪,如今要杀要剐他悉听尊便,只求不要牵连他们荣王府。

    才想到欺君之罪这一茬的荣王妃又是一阵晕眩,狠狠一掐手心,几乎见血,在钻心的痛苦下,她攥着白嬷嬷的手站了起来。

    一个时辰后,荣王妃抵达别庄,一靠近便见别庄外已经守了一圈侍卫,是荣王的人。

    荣王妃打了个晃,从头到脚一凉到底,她本藏了让儿子立刻离开京城躲风头的念头,万不想荣王竟是毫不顾念父子之情,绝了后路。

    荣王妃又恨又痛,一路快步寻到汀兰苑,没留意到守在院门口的丫鬟婆子神情怪异,径直入内。

    看清房内清醒之后,怔愣当场。

    屋内一片狼藉,桌椅书架东倒西歪,杯盏花瓶碎了一地。

    躺在地上的阮慕晴像一具破布娃娃,遍体鳞伤不堪入目。

    而沈克己靠坐在临窗的墙角,身上沾着星点血污,两眼呆滞毫无生气。

    荣王妃心口蓦地一疼,险些站不住脚,没去管伤痕累累的阮慕晴,还有一口气就行,命人抬下去。

    荣王妃并未多想,只以为是儿子心情不好,阮慕晴撞到了枪口上。私心里也觉得今日这局面,这女人要承担一大半的责任,挨打活该。

    “复礼”荣王妃在他身边蹲下,心疼混合着绝望的眼泪滚了下来,时至今日,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儿子的前程真的完了,甚至还不知道上头会降下怎么样的惩罚。

    沈克己眼珠子木木动了动,见到至亲的荣王妃,一阵悲苦涌上心头“母妃。”

    他的声音因为咆哮而变得嘶哑。

    入荣王妃耳中,登时肝肠寸断,泪水汹涌。

    “父王放弃我了,是吗,”不等荣王妃回答,他苦苦一笑,眼底慢慢潮湿“我这样有辱门楣的儿子,他恨不得我死了吧。”

    荣王妃再是忍不住,痛哭失声,她的儿,怎生这般命运多舛

    这厢母子垂泪,另一厢被抬下去上药的阮慕晴也泪流不止,敷了药的伤口疼得她整个人一抽一抽,疼得浑身冒冷汗,汗液刺激伤口,新一轮的折磨开始

    阮慕晴眼前一阵阵发黑,疼得晕了过去,又马上被疼醒,抓着被褥的十指发白,也不知多了多久,疼痛渐渐缓和,也许是疼得麻木了。

    她的神智恢复些微清明,回想起在那个屋子里经历的种种,登时觉得浑身上下每一寸皮肉再一次撕心裂肺痛起来。

    沈克己那个疯子,那个变态。一度,她真以为自己要被他活活折磨死了。

    阮慕晴打了一个寒噤,扯动伤口,又是一阵钻心剧痛。

    阮慕晴咬紧了牙关,沈克己现在是恨毒了她,要不是非她不可,这会儿她尸体都凉了。

    焦虑地咬着指甲,脑子转的飞快,眼珠子也转个不停。只要沈克己还想做个男人就不能杀她,但是她不想再留在他身边了,想起他狰狞扭曲的模样,她打从骨子里发寒。沈克己对她的感情所剩无几,甚至有可能丁点不剩,只有怨恨,现在留着她就是拿她当泄欲工具。

    刘鸿晖,阮慕晴眼里亮起希望的光芒,只要见到他,哪怕是质问鄙夷,她就还有一争的机会。便是不能留在他身边,也要尽量求他看在救命之恩的份上救她出火坑。

    当天,上巳节江边发生的事,就已经人尽皆知,经此一事,沈克己臭名昭著,大罗神仙也难挽回了。

    正当大家津津有味的议论着沈克己的二三事时,又传来一个匪夷所思消息荣王妃以死相逼谢氏回心转意,气得素来体弱多病的齐国公夫人吐血晕倒。

    吃瓜群众“”一定是我听的方式不对。

    齐国公夫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来干嘛,轰出去。”一想荣王妃面甜心苦骗了女儿过门,毁了她半辈子,齐国公夫人就想食其肉寝其皮。

    正在剥核桃的阿渔笑笑“必是来求援手的,想来是希望我们替沈克己转圜一二,保住世子之位。”以她对荣王妃的了解,这么不要脸的要求,她绝对开得了口。在荣王妃眼里,整个天下都该围着她儿子转,给她儿子当垫脚石。

    坐在最上方的真定大长公主冷笑一声“谁给她的自信,觉得我们谢家得对他们予取予求。”

    “她儿子啊,”阿渔拍了拍手上核桃壳“她儿子可是天上有地下无的宝贝疙瘩,谁不得爱的死去活来。”

    齐国公夫人一愣之后明白过来,气得哆嗦“她是觉得你对沈克己还有情意,多大脸”

    真定大长公主轻轻划了划杯盖,语气淡淡“那就看看她的脸有多大,横竖闲着也是闲着。”

    荣王妃终于得以踏入齐国公府,将街上窥探的视线挡在院墙外。这一条街上住得都是达官显贵,见荣王妃被拦在门外,早就兴味盎然地跑出来探头探脑,纷纷猜测荣王妃来意,十有八九觉得是为了沈克己的事来的。

    “人不要天下无敌,诚不欺我也。”不知是谁嘀咕了一句。

    荣王妃被带到了正堂上,里面坐了一屋子的谢家女眷,谢家的成年男子都在军营里。

    一个个面色不善,尤其是上座的真定大长公主,一双岁月积淀的眼睛凌厉地不像个七十岁的老人。

    在这双彷佛洞悉世事的眼睛下,荣王妃心里发慌,膝盖一软,跪在真定大长公主面前,泪珠滚滚而下“姑母救命,求姑母救救复礼这孩子吧。”

    阿渔一哂,二十八岁的孩子,巨婴么。

    真定大长公主冷声道“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荣王妃失声痛哭“是阮慕晴,复礼都是被阮慕晴蒙骗了,阮慕晴不知从何处捡到了那本古籍据为己有,装成才女,若非如此,复礼岂会一错再错。”

    阿渔挑眉“所以沈克己以为那几首诗是阮慕晴做的,他就心安理得地用了。”

    荣王妃哭声一顿,脸上红了白,白了红,窃取别人的诗不堪,窃取女人的诗也好听不到哪儿去。

    “他也是被逼无奈,因为之前那些事,他坏了名声难以立足,被阮慕晴蛊惑着,一时脂油蒙了心走了岔道。”荣王妃悲不自胜。

    “合着都是别人的错,他就一点错都没有,”齐国公夫人拍案而起,怒指荣王妃“你们骗婚也是我们的错了,你们出尔反尔是我们的错,你们宠妾灭妻还是我们的错,和离更是我们的错了,是不是总之,你们什么错都没有,所以你就理直气壮来我们家找我们帮忙。严英凤,我平生从未见过如你这般厚颜无耻之人。”

    怒火上涌的齐国公夫人气得直打摆子,不住咳嗽起来,断断续续地骂“你给我听好了,别说我们没这本事,就算有,我告诉你,我巴不得沈克己死了,以解心头之恨。”

    阿渔连忙上前,抚背顺气 “母亲,莫要为这等人生气,不值当的。”

    “婉妤,婉妤,”脸皮臊红的荣王妃膝行几步,凄惶无助拽住谢婉妤的衣摆“复礼他知道错了,一个劲儿地说自己有眼无珠,错把鱼木当珍珠。他悔不当初,不该贪一时新鲜,伤了你的心,辜负了你的情意。婉妤,复礼真的知道错了,他已经将那个贱婢打得死去活来。看在他知错的份上,婉妤你帮他一把吧,他已经这样了,若是连世子之位都丢了,还怎么活得下去。一夜夫妻百日恩,看在这些年的情分上,你帮他这一次好不好,你的大恩大德,我们没齿难忘。”

    “从不是夫妻,何来恩情。沈克己何时当我是他的妻子过,在他眼里,我是遮羞布,替罪羊,踏脚石,后来又成了债主,现在变成救命稻草了。”阿渔垂眼凝视荣王妃,讥讽一笑“在你眼里,我是不是很傻无论发生了多少事,都该对沈克己死心塌地,只要他一招手我就欣喜若狂扑过去,为了他甘愿赴汤蹈火便是死了也在所不惜。王妃一会儿说沈克己后悔了,一会说要打死阮慕晴了,不会是还想着我吃回头草,继续给你们荣王府当牛做马吧王妃也太瞧不起我,太看得起你儿子了。”

    齐国公夫人铁青了脸“你居然打的这个不要脸的主意,我呸。”她左右一看,抄起一杯热茶砸过去“滚,滚出去”

    荣王妃被砸得痛呼一声,顾不得疼,豁出去冲着阿渔磕头,除了谢家,她不知道还能去求谁了。

    “婉妤,我求求你了,求你救救复礼,都是我的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逼复礼娶你的,只要你帮复礼,要了我这条命都行。”

    阿渔声若冷雨“王妃这是在以死威胁我”

    荣王妃眼里闪过一道光,矢口否认“不是”

    怒不可遏的齐国公夫人冲过来就要打荣王妃,忽然“噗”地喷出一口血,正喷在荣王妃脸上。

    望着晕过去的齐国公夫人,荣王妃顷刻间褪尽血色,如坠冰窖。

    “娘”阿渔哭叫一声,回头怒视荣王妃“你们荣王府欺人太甚,若是我娘有个好歹,我跟你们没完。打出去,来人,打出去。”

    荣王妃沾着一脸血污被几个孔武有力的婆子叉着扔出去,两条腿像是踩在棉花上。

    阿渔站在台阶上,眼泪未干,声色俱厉“你们荣王府欺人太甚,沈克己名声殆尽,你居然上门要求我与他复婚,在荣王妃眼里,我就是收夜香的不成。我们不应,你就以死相逼,气得我母亲吐血昏迷。今日我便在此起誓,”阿渔拔下一支白玉簪,重重摔在地上,应声碎成几段“此生我便是嫁猪嫁狗,也绝不会再入荣王府,若违此誓,便如这玉簪,粉身碎骨。”

    说罢,旋身返回,只留给众人一个决绝悲愤的背影。

    荣王妃已是冷汗如瀑,浸透了里衣。

    左邻右舍看看愤而离去的阿渔,再看看地上的碎玉簪,视线又移到满脸血污的荣王妃身上。

    嗡的一声议论开了荣王妃竟然痴心妄想谢氏女和沈克己复婚,原以为他们只是想求帮忙,怎么也想不到如此贪心无耻,坑了谢氏女八年不够,还要坑一辈子。

    谢家不同意,她就以死相逼,把齐国公夫人气吐血了,想想齐国公夫人不时病一回的身子,别给气出事来吧。

    真不愧是母子俩,一模一样的不要脸,谢家真是倒了八辈子霉,遇上这一家人。

    落在荣王妃的身上的视线越来越尖锐刻薄,甚至议论声刻意大起来。

    荣王妃的脸青中带白,差一点撑不住晕过去,她带着下人以及没有送出去的礼物落荒而逃。

    齐国公府愁云惨淡,御医来过了,说齐国公夫人这是急怒攻心,兼素来病弱,很有些凶险,谢家女眷不禁泪流满面。

    亏得有真定大长公主坐镇,才没有乱成一团。

    晚间,阿渔去了真定大长公主房里,见她眉眼疲乏,上前为她揉压穴道,真定大长公主眉宇渐渐舒展,拍了拍她的手“好了,你也休息会儿,不曾想,你倒是把这歧黄之术学精了。”连御医都看不出破绽。

    儿媳妇那口血是假的,病重也是假的,不过是为了借她的病故,让这阖府家眷能以扶灵回乡的名义离开京城,如此,儿孙才能无后顾之忧。

    真定大长公主目光复杂晦暗起来,她是大燕的公主,可她的皇帝侄儿却要她满门的命,只因为妖后几句谗言,他就信了所谓的功高震主,要将他们谢氏除之后快。

    局都设好了,若非春暖雪化,遭了冻灾的突厥大规模南侵,势如破竹。

    大燕这群尸餐素位的酒囊饭袋将军节节败退,能打的只有谢家军,要不是怕战线一溃千里丢了江山,怕是昏君妖后就要动手了。

    前线如此胶着,朝廷还粮草五日一发,总是缺斤短两,昏聩至此,令人齿冷。

    一旦战事结束,若是赢了,谢家更上一层楼,皇帝更加忌惮,谢家难逃狡兔死走狗烹的结局。若是输了,更没有活路。

    遇此昏君,别无选择。

    “左右无事,便钻研一二。”阿渔笑笑,医术是在另一个世界学的,在这里便推到了沈克己身上。

    想起她这些年默默为沈克己学习医术,真定大长公主怜惜地抚了抚她的手,对于趁机坑了一把荣王妃十分满意。

    祖孙说了会儿话,阿渔便告辞,回到屋里仔细梳理后路。想扶灵回乡未必顺利,不过有钱能使鬼推磨,昏君身边怎么少得了见钱眼开的小人,多少大事就是坏在这些人手里的。实在不行,再另寻办法。

    在走之前,她得把最重要的一件事做了,阿渔嘴角一翘,招来高磊,如是这般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