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家园 > 穿越小说 > 女配不想死(快穿) > 第41章 完璧世子妃16
    倾翻的炭火点燃了囊枕,囊枕引燃了绣墩, 绣墩焚烧帷幔……火舌越来越肆意。

    滚烫和浓烟唤醒深陷于噩梦中不可自拔的沈克己, 睁开眼他的第一反应不是逃, 而是凶猛跳到让阮慕晴身上,掐住她的脖子死命摇"贱人, 孽种,你居然敢跟刘鸿晖生孽种, 你个贱人, 我掐死, 我掐死你。"

    他已经分不清现实与梦境,只记得那种被背叛的震怒耻辱。

    昏迷不醒的阮慕晴被他生生掐醒,张着嘴喘息,两只手死命抓抠沈克己的手,抓得满手血肉,可沈克己像是不觉得疼似的,双目凶狠,死死掐着她的脖子不放手, 阮慕晴渐渐喘不过气来, 死亡的恐惧如同湖水, 将她汹涌淹没。

    "砰——啊!"烧掉支架的柜子重重倒在沈克己身上,他松了手。

    阮慕晴一脚蹬在沈克己脸上, 手脚并用往前爬, 大门近在咫尺, 眼底亮起劫后重生的光芒, 突然,左脚被人抓住,用力往后拖。

    阮慕晴惊恐大叫,蹬着腿往前,慌乱之中抓住了门槛"沈克己你放手,我救你,我会救你的,你快放手。"

    "贱人,孽种,娼妇……"哪怕火已经点燃他身上的衣服,他的脸因为灼烧的痛苦扭曲如同厉鬼,沈克己嘴里还在反反复复地骂着,用尽全力往后拖着疯狂想往前爬的阮慕晴。

    抓着门槛的手背上青筋毕露,指甲翻裂,血肉模糊,惊恐欲绝的阮慕晴痛哭流涕"沈克己,你快放开我,你做噩梦了,那不是真的,那都是梦。"

    一听孽种两个字,她大概猜到沈克己做了和自己差不多的梦,她没时间去想,为什么两个人会做同一个梦,只想赶紧跑,跑。

    沈克己"贱人,孽种,娼妇!"

    双手硬生生离开门槛,阮慕晴被拖了回去,她疯狂踹着被压在柜子下的沈克己,声嘶力竭地尖叫"放手,放手,你快放手!"

    满脸鲜血的沈克己牢牢抓着阮慕晴不放,抬头冲她狞笑"你不是说爱我吗,那我们一起去死。"

    燃烧着的屏风倒向阮慕晴,将她压在地上,阮慕晴放声尖叫。

    烧死了?

    听到消息的阿渔挑了挑眉,前世谢婉妤**而死,这一世,沈克己和阮慕晴葬身火海。

    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阿渔可有可无地嗯了一身,来人见状,便轻手轻脚退了下去。

    既然已经死了,那些恩恩怨怨便到此结束。至于收尸,不去鞭尸已经是她大度了。当年被关起来的谢婉妤苦苦哀求荣王府,放她出去收敛家人的尸骨,这一家人却丝毫不顾恩义置若罔闻。

    前荣王府现归德侯府被作为刘氏党羽问责,自顾不暇,有没有人替他们收尸,端看他们自己的造化。

    阿渔轻轻吁出一口气,将这两个人彻底从脑海中消除。她还有更重要紧的事要操心,谢家攻下了京城,但是群雄割据的局面并没有结束,中原大地依旧支离破碎。

    一直过了十年,谢氏历经千辛万苦终于一统中原,战火得以停息,谢氏立国号为齐,定都长安。

    这十年来,阿渔一头扎进医学中,沙场上的将士大半是死于伤口感染,若是急救得当,可以最大化减少伤亡人数。

    她培养了许多女大夫女药师,多是寡妇弱女。当男人上了战场,只能女人站出来承担这些工作,且女子比男子更细心周到,更适合这些工作。便是道学者也无话可说,除非他想被人指着鼻子骂枉顾将士性命。

    这世上多一个大夫,就能少一个被耽误的患者。

    当靠着自己就能立足的女子越来越多,很多事会在潜移默化之中改变。

    女人就该从一而终,丈夫死了,若无儿女殉情最忠贞,有儿女就该守身如玉至死,改嫁是对亡夫的不忠不贞,大逆不道。那和离被休的女子必是不检点,万万要不得的。一座贞洁牌坊,害了多少无辜女子。

    这样恶臭的普遍认识,也该改改了,能改到哪一步她不知道,尽力而为。

    "公主娘娘。"胖嘟嘟的小姑娘小炮弹一样冲过来。

    阿渔接住她,捏了捏她软乎乎的胖脸蛋。

    小姑娘笑得露出一口细细白白的小米牙。

    "公主。"落后一步的高磊与妻子阿桑见礼。

    阿渔微笑着点了点头,离开京城之后,她觉得高磊给她当护卫屈才了,问过他的意见之后,将他推荐到谢崇山身边。果然,对方是一员猛将,建功立业,如今已经是将军之尊,扬名立万。

    而阿桑是她的助手,一个苦命的小姑娘,颠沛流离中险些被流寇玷污,被正巧经过的阿渔救下,她好学又刻苦,阿渔十分喜欢她。

    五年前高磊重伤,就是阿桑治疗看护的,两人一来二去就看对了眼儿。

    高磊虽年纪不小,然个人大事被这乱糟糟的世道一直耽误着,娶了个能干小媳妇,笑纹都生生多了几道。

    高磊和阿桑是来辞行的,不日高磊就要去两广赴任,日后也要常驻那边,一年难得回来一次。

    阿渔笑"两广气候温暖,是个好地方。"

    小姑娘兴奋的脸蛋红扑扑,像个红苹果"爹爹说要带我去看大海,公主娘娘,你见过大海吗?"

    阿渔弯着腰,笑吟吟道"没有呢。"

    "那我看了之后告诉你,我会画画。"

    阿渔摸摸她的头顶"好啊,那我等着你寄给我。"

    小姑娘乐得摇头晃脑,幸福地捧住了脸"我以后可以天天见到爹爹啦,公主娘娘,我好开心哦!"

    高磊抱起小女儿颠了颠"爹爹以后天天陪你玩。"他征战在外,父女之间聚少离多,如今终于可以安定下来。

    发自内心的庆幸"天下太平了,真好!"

    "真好!"小姑娘懵里懵懂地拍着胖爪子,脸上的笑容比阳光还要灿烂。

    寿终正寝之后,阿渔离开了这个世界,被扑面而来的功德惊了惊,比她预想中多多了。略一沉吟,猜测在原来的轨迹中,这个世界千疮百孔,血流成河。而这一次,因为谢家的强势,提前结束了战乱,其中有她一分功劳,所以这个世界给了她一份馈赠。

    "仙长,我是不是很傻,居然爱上这样一个男人。"一袭红衣的谢婉妤目光呆滞地坐在地上,腮边两道泪痕。

    阿渔踩了踩新掉下来的尾巴,沉默不语。

    谢婉妤似哭似笑,眼泪漫漫不止"我都不爱惜我自己了,怎么还能指望他爱惜我。"

    "知道他有病那一刻,我就该明白的,他有病却若无其事地娶了我,自私自利的本性显而易见,可我却还同情他可怜他。这世上怎么会有我这样可笑之人!"

    阿渔想了想"若是男人真心爱你,绝不会舍得你难过。"

    谢婉妤的肩膀轻轻颤抖,渐渐蔓延到全身,捂住脸痛哭出声。这么简单的道理,她怎么就没早点明白呢。她舍不得沈克己被耻笑,沈克己却让所有人耻笑她。

    阿渔无声一叹,扬了扬尾巴,一团金光没入她的身体。

    "爱错了人不要紧,谁还没个看走眼的时候,就怕还不及时止损,一错再错!"

    "怎么不是别人偏是你,分明是你自个儿不检点,勾引六殿下。"

    "除了嫁给六皇子,你还能怎么办。把事情闹大也于事无补,只会遭受非议耻笑。毓儿,嫁给六皇子,是眼下最好的选择。"

    "嘉毓,对不起,我只是太喜欢你了,我一定会好好待你的。"

    "六皇子天潢贵胄,对你又是一片痴心,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

    她被糟蹋了,所以应该嫁给糟蹋她的六皇子。

    到底是她疯了,还是他们疯了?

    颜嘉毓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眉眼昳丽精致,苍白的面容更显楚楚动人,就是这张脸惹来了祸事。

    金钗划过细嫩苍白的肌肤,凉丝丝,一直凉到骨头缝里。镜中少女红唇绽出一抹妖冶的笑容,美得惊心动魄,也让人心惊肉跳。

    她要留着这张脸。不是想让她嫁吗?好,她嫁!那些害了她负了她的人,一个都别想跑。

    "姑娘。"进门的宋奶娘见颜嘉毓拿锋利金钗抵着脸,吓得声音都变了,险些打翻手里的安神汤。

    颜嘉毓放下金钗,转身对惨白着脸奔过来的宋奶娘,清清浅浅一笑"奶娘,我不会做傻事的。"

    她的眼睛水汪汪的,顾盼之间如碧波清漾,只一眼就叫人心魂一荡。

    宋奶娘却觉凉意一阵一阵顺着脚底板蹿上来,身体凝固成石铁,一双眼瞪如铜铃,彷佛看见了极为可怕的东西。

    颜嘉毓浅笑如常,看一眼宋奶娘手里的安神汤,伸手去接,吃了药,就不会做噩梦了。

    宋奶娘下意识往后缩了缩手。

    察觉到碗上的阻力,颜嘉毓抬眸看了宋奶娘一眼,只当奶娘被她的反常吓到了。她想通了,以泪洗面无济于事。

    宋奶娘松了手,忽尔湿了眼眶"我苦命的姑娘,老奴对不起侯爷夫人。"

    思及仙逝的父母,颜嘉毓眼眶发潮,低头含了一口安神汤,慢慢咽下去,真苦。原以为即将苦尽甘来,可原来,她会一直这么苦下去。滴滴泪自眼角滑落,滴入汤里,融为一体。

    饮尽安神汤,颜嘉毓走向床榻,脚步忽然一晃,眼前景致天旋地转。

    宋奶娘接住了往后栽的人,身体微微颤抖,抖如糠筛。

    浑身虚软无力的颜嘉毓拼尽最后一点力气睁开眼,不敢置信地看着相依为命的奶娘"谁……是谁?"

    "姑娘,你别怪我,老奴……也是逼不得已。"宋奶娘泪眼婆娑。

    颜嘉毓想笑,左右不过是这宅子里的人罢了。原来,夺走了她的家财,夺走了她的清白,夺走了她的姻缘,还不够,他们连她的命也想一块夺走。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亮整座陆府,画栋飞甍,玉阶彤庭,说不尽的富丽堂皇。

    一道突如其来的哭叫打破美好静谧"不好了,表姑娘投缳自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