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家园 > 穿越小说 > 女配不想死(快穿) > 第58章 白莲花表小姐17
    陆老夫人就觉耳朵"嗡"的一声, 什么都听不见了,她一寸一寸转过头,寻找到了阿渔难以置信的脸庞, 霎时两只眼睛睁的滚圆。

    一丝风儿吹过来,穿透皮肉,钻过骨骼,凉彻整颗心。陆老夫人双唇剧烈颤抖,她要如何解释, 自己早就知道柏氏害了雁如。

    "不是我杀的, 陆雁如不是我杀的,不关我的事!" 柏氏汗毛倒竖眼冒金星, 声音尖利地否认"我没杀陆雁如。"

    "忠全家的指认, 八年前, 颜陆氏撞见夫人你和陆老爷在湖边树林幽会, 你们便溺杀颜陆氏伪造成失足, 待会儿还请夫人和您身边的柏妈妈随我们回大理寺协助调查。" 包捕头注视着已然骇到魂不附体的柏氏。

    柏氏情绪彻底崩溃"不是,我没杀陆雁如,是陆茂典,是陆茂典杀了她,跟我没关系, 我没杀人!"

    阿渔身子一晃,彷佛被人重重打了一拳。

    旁的陆家人眼珠子瞪了出来, 不敢置信地看着崩溃嘶吼的柏氏, 又不约而同移到面如土色的陆茂典身上。

    陆茂典全身僵硬, 就像一块石头,既说不出话,也没有力量。完了!彻底完了!

    陆老夫人怒指陆茂典,咯吱咯吱地咬着牙。这一刻醍醐灌顶,她一直想不明白柏氏为什么要杀雁如,八年前她们会有什么过节,以至于柏氏要下这个毒手,她想了很多很多理由,却找不到一个合理的解释,甚至都要怀疑是不是自己多疑。其实柏氏并没有杀雁如,雁如忌日那一天她心虚害怕只是因为害了嘉毓。

    "是你,原来是你!她是你亲妹妹啊!"陆老夫人甩开吓破了胆的柏氏。

    心神大乱的陆明远接住虚软无力的柏氏,难以置信地看着她"娘,你?"

    柏氏抖如糠筛,喃喃"我没杀人,明远,娘没杀人!"

    陆明远一颗心不住往下坠,久久不见底,他到底是谁,他娘又到底有多少他不知道的秘密。

    惶恐不安的陆若灵一把抓住柏氏的手,尖着嗓子喊"娘,你快告诉他们,你和二叔不是那种关系,你们没有偷情,他们血口喷人。"

    陆若灵吓得冷汗如雨,她是长房嫡女,她是正儿八经的陆家长房嫡长女,才不是二叔的女儿,她怎么可以是奸生女,她不是!

    柏氏抖得更加厉害,全身的骨头都要散了架似的。

    "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雁如是你亲妹妹,从小就敬重你,你怎么下得了手!" 陆老夫人冲到陆茂典面前使劲捶打他。

    陆茂典不闪不避,眼中闪过一丝愧痛。陆雁如从小就温柔无害,虽与他隔了一层肚皮,也不曾因为他是庶出而看不起他。若是可以他也不想杀她,可她看见了。她不死,他和柏氏还有陆明远陆若灵不死也得去半条命,所以只能痛下杀手。

    "外祖母,你早就知道我娘死于非命,是不是?"阿渔把话题转回来,这才是重点"你一直以为是大舅母杀的,你知道我娘是枉死的,可为了长房的名声陆家的名声,你还是包庇了她。"

    阿渔的声音极轻,饱含恐惧和绝望,身体微微颤抖,恍若寒风里枝头的树叶。

    轻飘飘的声音却像是一把重锤,砸的陆老夫人三魂六魄都离体,她还保持着捶打陆茂典的姿势,就这么举着手狰狞着脸僵在原地,宛如被施了定身术。

    周遭的陆家人也为之一愣,略一思索前言后语,顿时倒抽一口凉气,又惊又恐地望着陆老夫人,心里涌出阵阵凉意。

    陆老夫人早就知道颜陆氏是被人害的,只是不知道陆茂典,以为是柏氏,但是她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为什么,自然是为了陆明远兄妹的名声。可讽刺的是,听话头陆明远兄妹不是长房血脉,和陆老夫人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

    陆老夫人重重打了一个哆嗦,心里就像是藏了一只兔子,活蹦乱跳着,跳的陆老夫人脸上的肌肉也跟着抽搐不停"不是,嘉毓,不是你想的这样,我……我才知道没多久,我还不确定,我在收集证据,我正在调查。"

    对,就是这样的,陆老夫人在心里如斯告诉自己,并且深信这就是事实,她渐渐停止了颤抖,身体里重新集聚起力量。

    "呵"一声冷笑从被打得冠发凌乱的陆茂典唇间溢出,陆茂典的脸上流露出浓浓恶意"母亲,你还要装模作样到几时。你早知大妹的死和柏氏有关,但你还用得着柏氏。你以为是柏氏在毒害嘉毓,所以你佯装不知,处理了柏氏谁来帮你毒死嘉毓。"

    陆嬷嬷是他的人,陆老夫人不是他亲娘,他当然得在老太太身边插一对耳目,省得她作妖。

    四月里,陆老夫人屏退左右和那个刘郎中单独聊了一盏茶的功夫,陆嬷嬷还发现私房钱少了一万两,他就暗中截住了那个刘郎中。

    原来,陆老夫人已经知道颜嘉毓中毒不浅,却故作不知。瞬息之间,他就知道了陆老夫人的打算,她也想颜嘉毓死,让出妻位。

    他一直都觉得自己算得上心狠手辣,为了自保一起长大的亲妹妹都杀。为了儿子的前程,为了颜氏家产,毒害外甥女。

    那一刻才知道,陆老夫人也不遑多让。为了荣华富贵,一手养大的嫡亲外孙女都能舍弃。

    七月里他又从陆嬷嬷口中得知,陆老夫人已经怀疑柏氏和陆雁如的死有关,而陆老夫人再一次装聋作哑。她那点心思,他一猜就明白。怎么能为了死了好多年的女儿,坏了孙子的前程。女儿和外孙女都是外人,她们的命远不如孙子的前程重要。

    那时候他就在想,等陆老夫人快死了,他一定要把真相告诉她。陆明远和陆若灵都不是她的血脉,她最后的血脉在她的放任下断绝了。陆老夫人的脸色一定非常精彩。就像当年他知道自己姨娘是被陆老夫人病死一样。大哥病弱,陆老夫人怎么也生不出第二个儿子,不得不抱养了他,于是,他姨娘病死了。

    时至今日,他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那他就拉着陆老夫人一块下地狱。

    才稍稍平复的心跳骤然加快,陆老夫人惊恐地看着陆茂典,双目睁大到了极致,眼底血丝如蛛网清晰可见。

    屋内再一次陷入死寂,连包捕头都呆住了,这是什么神仙展开。

    "你血口喷人!"陆老夫人抬手就要掌掴陆茂典。

    陆茂典抓住陆老夫人挥过来的手,冷冷讥笑"母亲可还记得那个发现嘉毓中了毒的刘郎中,要不要我告诉你他在哪,拿着你给的那一万两封口费,他过得相当快活。"

    陆老夫人好似被晴天霹雳当头一击,整个人都僵立在那。

    其他人再一次被惊呆,这么多人,居然没有一个人说话。

    死一样安静里,阿渔哽咽悲苦的声音响起,她面无悲伤之色,眼泪却滚滚不绝"你们这些人好可怕!"

    陆老夫人心头一刺,摇晃着走向泪流满面的阿渔"毓儿,你别听他们胡说,他们都是胡说八道。"

    阿渔步步后退,彷佛看见洪水猛兽,对着妄图靠近的陆老夫人哭喊"你别过来!你比他们还要可怕,我娘是你的亲生女儿,我是你亲外孙女啊,我把你当做唯一的依靠,可你却想要我的命,为什么?"

    陆老夫人上下牙齿剧烈碰撞,发出咯咯咯的声响,她抓住阿渔的手,抖着声道"毓儿,你不能这么说外祖母的,外祖母只剩下你这一个孩子了。"

    阿渔看着她的眼睛,坚决地一根一根掰开她的手指头,惨然一笑"当你怀疑陆明远和陆若灵不是大舅舅的骨血,你终于想起我是你嫡亲外孙女了。可惜,晚了,在这个世上,我一个亲人都没有,一个都没有了。"

    "毓儿,毓儿!"陆老夫人惊恐万状,抓着阿渔的手不肯松开。她只剩下这一滴骨血,若是都离她而去,她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她会好好补偿她的,会把颜家的财产都还给她,还要给她请最好的郎中解毒。

    毒。陆老夫人的心像是拴了块石头,一沉到底,嘉毓的身子,回天乏术了。

    正当时,阿渔突然喷出一口血,洒在陆老夫人脸上身上。陆老夫人觉得这一刻变得无比漫长,她清晰的看见那口血中带着不详的暗色,看着毓儿的脸变得死灰一片,看着毓儿的身体软软栽倒,无边无际的恐慌将她彻底淹没。

    陆老夫人心神俱裂"毓儿!"

    包捕头悚然一惊,立刻吩咐人将她抬入隔壁房间。

    心慌意乱的陆夫人提醒了一句"我们府上养着一名郎中,只是不知道可不可靠。"外甥女中毒这么久,府医都没说过一句,不知道是没发现还是已经被收买。陆夫人死死攥着手帕,陌生而又恐惧地看着槁木一般的陆茂典,他怎么会是这样不堪的一个人。

    据忠全家的说,这府医是陆茂典的人。只这档口包捕头也顾不上了,事至如今,谅这府医也不敢耍花招,遂命人把已经被看押在另一处的府医带过来,又让人回大理寺请他们自己的郎中来。

    "毓儿,毓儿。"心急如焚的陆老夫人要跟着去,被官差拦下,陆老夫人大怒"让开,我要看着毓儿。"

    包捕头不阴不阳地说了一句"老夫人,颜姑娘怕是并不想看见您,您还是别再刺激她了,万一有个好歹什么的。"

    陆老夫人哑然失声,脚下一个踉跄,撞到门扉上,抓着门才没有瘫软在地。

    吐出一口毒血被抬下去的阿渔默默想着,终于揭开陆老夫人伪善的面皮,继续蹦跶,有损她柔弱无辜的形象,如此凄凉退场,甚美。剩下就让陆家人自己狗咬狗。

    陆三老爷痛苦地拍着大腿质问"你们,你们为什么都要害嘉毓?"他的脸青中带白,被眼前的灭顶之灾吓得瘫软在椅子上。陆茂典和柏氏要害嘉毓,连老夫人也要害嘉毓,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脸上半分血色也无的陆明远眼珠子动了动,他隐隐有猜测,但是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不由自主的看过去。

    柏氏瘫坐在地上,烫着了似的躲开陆明远的视线。

    陆茂典垂了眼避开他的目光。

    对上他的视线,陆老夫人恨意丛生,都是为了他,一切都是因他而起,要不是为了他,陆茂典怎么会毒害嘉毓,她,她也不会……

    陆老夫人悲从中来,滔天怒火在胸中燃烧,几步跨过去揪住陆明远的头发"都是你,都是你造成的。"

    陆明远为陆老夫人视如仇寇的视线凝固,以至于都没有躲避,直到头上传来巨大的痛感。

    "要不是你和晋——"陆明远慌忙捂住陆老夫人的嘴,他不能让晋阳郡主的名声雪上加霜。

    "陆老夫人,有什么咱们回了衙门再说。"一直作壁上观的包捕头再一次开了口,他是知道内情的,也接了命令,为了皇室体面,不能把晋阳郡主扯出来。

    陆老夫人一口咬住陆明远手指头,使出了浑身的劲,像是恨不得咬下一块肉来。

    十指连心,陆明远惨叫出声,手掌鲜血横流。

    "明远,明远!"柏氏和陆茂典大惊失色。

    "二哥!"陆若灵失声惊叫,冲上来拉扯陆老夫人。

    其余陆家人见陆茂典这紧张模样,把八分相信升到十分,看来陆明远是陆茂典的亲生儿子无疑。

    一个老太太,几个大男人都拉不开。最后是包捕头一记手刀劈在陆老夫人后颈把人劈晕,才解救了陆明远。他的中指头被咬的可见骨头,可见这一口,陆老夫人是使出了吃奶的劲。

    低头看看满脸鲜血的陆老夫人,包捕头叹了一声,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但凡对自个儿外孙女有一丝怜悯之心,也不至于到现在来悔恨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