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家园 > 穿越小说 > 女配不想死(快穿) > 第68章 白莲花表小姐27
    "不好了, 表姑娘投缳自尽了!"

    陆府静谧美好的晨光被这一声撕裂, 陆家惊乱起来, 乱的好些人如释重负。

    陆老夫人哭得几近昏厥:"毓儿, 我的毓儿啊, 你怎么这么想不开呀?"

    柏氏擦了擦眼泪, 不敢正眼看已经被放下来平放在床上的颜嘉毓, 吊死的人,形状可怖。进来时无意间看到了一眼, 她的心几乎要顺着喉咙溜出来。

    擦着眼泪的柏氏不着痕迹地看一眼满面悲容的陆茂典, 他终究是动了手。柏氏紧张地拽着帕子,人不是她杀的,是陆茂典杀的,她没有杀人,她一个人没杀。

    陆茂典面容悲戚, 内心一派平静。让颜嘉毓活生生嫁到六皇子府,六皇子肯定会请其他御医给她治病,她的毒逃不过御医的眼睛。他不想死, 所以只能让她去死。

    愁云惨雾笼罩在每一个脸上,哪怕是最讨厌颜嘉毓的陆若灵,虽然心里头有些高兴, 颜嘉毓死了,她不会嫁给六皇子, 更做不了皇家人, 没法翻身扬眉吐。之前还想这人怎么还有脸活下去。真的死了, 忍不住又有点唏嘘,颜嘉毓啊就是福薄。

    众目睽睽之下,陆若灵想应景地挤出几滴眼泪,实在挤不出来,她便拿帕子干擦着眼睛假装自己在哭。

    人人都在流泪,个个十分悲伤,使出浑身解数唱起这台大戏。

    这么多人里,最难过的是陆明远,出事以来,他一直想见见颜嘉毓,却被宋奶娘拦着,宋奶娘说颜嘉毓不想见他。

    他知道她难堪,觉得没脸见他,他怕刺激了她,所以也不敢强求。怎么也没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她了,颜表妹怎么这般傻。

    陆明远悲从中来,湿了眼眶。

    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陆老夫人被扶回荣寿堂。打发了人,双眼红肿的陆老夫人走到小佛堂里,跪在菩萨面前忏悔。

    柏氏动手了,她竟然真的动手了!嘉毓出事后,她就猜测柏氏十有**会动手,无论是为了嘉毓的嫁妆还是因为她身上的毒,柏氏绝不会允许嘉毓平平安安嫁到六皇子府。

    两行眼泪再次漫了出来,陆老夫人泪流不止:"雁如啊,娘对不起你。嘉毓,外祖母对不起你。我都是逼不得已,我实在是没办法了,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陆家。"

    颜嘉毓想不开悬梁自尽的消息不胫而走。曾经怀疑她是攀龙附凤自荐枕席的人,讪讪闭上了嘴,若是有心攀附六皇子,这会儿人家该兴高采烈备嫁,怎么会自寻短见?

    消息传到六皇子耳里,宛如晴天霹雳。

    "怎么会这样?她怎么会自尽,不可能,不可能的!"六皇子的脸霎那间褪尽了血色,他狠狠打了一个冷战,从床上滚了下来。因为桂花宴那事,他被皇帝打了一顿板子,打得皮开肉绽,只能躺在床上。

    六皇子却顾不得自己的伤,厉声呵斥:"备轿备轿,我要去陆府,快点!"

    陆府里已经来了好些人,有陆家的亲戚旁支,还有与颜嘉毓交好的闺秀,闻讯赶来送最后一程。

    面如土色的六皇子被人搀扶着冲了进来,惊扰一群人。

    见了六皇子,陆明远一股火往上窜,颜表妹宁死也不肯嫁给六皇子,可见是有多恨六皇子,若是她在天有灵,肯定也不想再见六皇子。

    陆明远几步上前拦住了往里冲的六皇子。

    "闪开,你给我让开。"六皇子恶狠狠瞪着拦住前路的陆明远。

    "明远。"陆茂典不满地唤了一声。

    陆明远眼里压抑着怒火:"六殿下,你就让表妹安安心心地走。"

    六皇子心头一刺,红着眼睛怒视陆明远,忽然挥手一拳头砸在他脸上:"你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要不是因为你,她怎么会死?她最不想看见的人是你。"

    在场众人被六皇子这话给惊呆了,颜嘉毓分明是被他给逼死的,怎么就跟陆明远有关系了。

    陆明远火冒三丈:"你少血口喷人,分明是你逼死了表妹。"

    陆茂典没来由地心里一慌,立刻抢步上前拉着陆明远让路:"殿下,都是我们的错,是我们没有照顾好嘉毓。"

    置若罔闻的六皇子抓着陆明远的衣领不放,咬牙切齿:"是你,就是你,是你和晋阳勾搭成奸,想光明正大地毁婚。你们哄骗了我,要不是你们怂恿,我怎么会伤害嘉毓,她就不会想不开自尽。"六皇子把责任一股脑儿都推到了晋阳郡主和陆明远身上,不是他逼死的颜嘉毓,是他们逼死了颜嘉毓。

    这会儿六皇子哪还顾得上保密不保密,颜嘉毓都死了,被他们活活逼死了。她宁死都不肯嫁给他,这这和之前说好的完全不一样!

    晋阳信誓旦旦的说,他能够心想事成的。结果呢,颜嘉毓死了,他找谁去心想事成。到头来只有晋阳和陆明远这对狗男女能够心想事成。

    颜嘉毓死了,他背负着逼死颜嘉毓的名声,他们俩倒好,干干净净的心想事成,想得美!

    六皇子铁青着脸又是一拳头砸过去:"你们逼死了嘉毓,还想在一起,做梦去。"

    陆明远呆若木鸡,六皇子雨点似的落在他身上的拳头都感觉不到了 。

    在场的人均是倒抽一口冷气,不是说王府的丫鬟想攀龙附凤,把醉酒的六皇子引到内院,想成其好事。结果六皇子误打误撞进了汀兰苑,酒后乱性轻薄了正在休息的颜嘉毓吗?

    大多数人是信这个解释的。不过少部分人怀疑怎么那么巧,是不是颜嘉毓自荐枕席。还有个别的阴谋论是六皇子见色起意故意轻薄颜嘉毓。

    万万想不到,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竟然真的是一场针对颜嘉毓的阴谋。

    更让他们想不到的是,这中间居然还有晋阳郡主和陆明远的事儿。

    晋阳郡主和陆明远私通,所以联合六皇子做了这么一个局。天哪,这也太可怕了!在场众人眼里放出不可思议的光。

    而陆家人都快急疯了,这些话传出去,无论真假,陆明远都别想再娶晋阳郡主,那他们岂不是白谋划一场。

    陆茂典恨不得堵上六皇子的嘴,硬着头皮打圆场:"殿下,这里头必定有什么误会。"

    暴跳如雷的六皇子一脚踢开聒噪的陆茂典:"就是你们,就是你们害死了嘉毓。"

    被六皇子指着的陆茂典心跳漏了一拍。

    因为六皇子的破罐子破摔,陆家的丧礼变成了一场闹剧。

    一回想宾客的眼神,陆茂典等人便一阵心惊肉跳,他们信了,信了六皇子的话。别说他们,就是陆家人这里,都有好些个信了。

    他们可是早就知道,陆明远和晋阳郡主互生情愫这一回事,晋阳郡主没准真的做了手脚,不由恨她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陆老夫人注视着陆明远,想问又不敢问。她可以容忍柏氏害颜嘉毓,却不愿意孙子插手这种事。她的孙子合该风光霁月,怎么可以沾染上污糟事儿。

    陆明远就像被人用铁锤重重敲击脑袋,三魂六魄动荡不安。是晋阳郡主策划了整桩事,不可能的,郡主光明磊落心地纯良,她怎么可能去害表妹,还是用毁人清白这种下作手段。

    不可能!绝不可能!

    陆明远拔腿往外冲哄,他要亲口问一问晋阳郡主,肯定是六皇子为了推卸责任血口喷人。

    "你要去哪儿,你给我回来!"陆茂典大急,立刻吩咐家丁拦住陆明远,他这是要去安王府不成,去了就是不打自招,承认他和晋阳郡主有私情。

    被拦下的陆明远抱着脑袋蹲了下去,痛苦地捶着头,彷佛有一把锥子在戳他的天灵盖。不是真的,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皇帝也希望都不是真的,可它就是真的。

    出事当天,他就从不争气的六儿子那里盘问出不堪的真相,知道这都是儿子和晋阳策划的阴谋。为了皇室体面,他由着安王府粉饰太平,却没打算当这件事没发生过。

    皇帝的良心尚在及格线上。他想着得等风声过去了,再严惩老六和晋阳,这两个混账东西,竟敢为了私情谋夺英烈孤女的清白,简直无法无天。

    他是决不允许晋阳和陆明远在一块儿的,害了人还让她得偿所愿,这是纵容。这一次尝到了甜头,不让她狠狠吃个教训,她就会变本加厉去害别人。

    至于老六那,赐婚那也是没办法。颜氏女大庭广众之下失了贞洁,不嫁给老六她这辈子就毁了,且皇家也得被戳脊梁骨。稍后,他自然要惩戒老六。

    可没想到颜氏女性子这么烈,竟然投缳自尽了。更没想到老六这个棒槌,悲愤之下把真相抖了出来,还生怕人不知道,闹得人尽皆知。

    皇帝头疼的问外甥:"依你看,这事如何收场?"

    程晏斟酌了下:"堵不如疏。"

    皇帝郁郁吐出一口气:"家门不幸,养了这两个孽障玩意儿,把好好一个姑娘活活给逼死了。"

    知道前因后果的程晏心里头也发闷。

    "你去打听打听,外头都传成什么样了?"

    程晏应诺。

    第二天程晏回宫禀报情况,往重里说了三分。

    外面已经闹得甚嚣尘上,六皇子不仅在陆府大闹了一场,还跑到安王府大闹特闹。

    皇帝糟心地揉了揉太阳穴,他不想丢人,但是闹到这步了,再装傻充愣更丢人,还要寒了人心。

    遂吩咐内侍研磨,皇帝提笔写下褫夺晋阳郡主封号的圣旨,又命内侍传口谕,停了六皇子的皇子俸禄,待他养好伤,就把他送到漠北军营去。一个皇子被送到漠北,相当于流放驱逐。早该让他去那不毛之地吃点苦头,也不至于这么大个人了还像个混球。

    携带着圣旨而来的内侍,如同九天玄雷轰下来,轰得安王府一众人魂不附体。

    "母妃母妃!"晋阳郡主郡主惊恐无助地叫着安王妃。

    安王妃心乱如麻,万万没想到皇帝会狠心地褫夺女儿封号,不过是个孤女罢了,女儿可是他亲侄女,他们王爷鞠躬尽瘁这么些年下来,难道一点香火情都没有。

    "王爷,这可如何是好?"安王妃希冀望着安王。

    安王怒不可遏:"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这不是她自己费尽心机求来的吗?颜嘉毓和我们安王府好歹有些渊源,现在人人都知道她为了个男人使这种下作手段毁人清白,还逼死了人。现在好了,整个安王府都陪着你丢人。"

    晋阳郡主脸上一搭红一搭白,真的慌了,之前被关起来禁足,她并不慌,木已成舟,父王生一段气就好了。

    可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她干了什么,皇伯父还夺了她的封号,全京城肯定都在耻笑鄙视她。还有陆明远,他肯定也知道了,知道她设计颜嘉毓,逼死了颜嘉毓。

    晋阳郡主一颗心直往下坠,就像掉进了彻骨冰寒的深渊。脸上爬满灰败,她完了,她彻底完了!

    随着晋阳郡主被褫夺封号又被安王软禁在北边的别庄,六皇子也离京前往漠北,颜嘉毓之死渐渐平息。

    陆家却是一地鸡毛,所有人都知道了陆明远和晋阳郡主暗通曲款。

    晋阳郡主跟六皇子天皇贵胄,又挨了不轻的惩罚,旁人嘴巴到底是要留点德不敢过分。陆家却不同,他们在京城也就是个中等人家而已。虽然陆明远没有受到任何明面上的惩罚,证明陆明远没有参与其中。但是他在有婚约的情况下与晋阳郡主私通,这是事实,也是颜嘉毓惨案的引火索。若是他和晋阳郡主发乎情止乎礼,后来这些事儿怎么可能发生。

    陆家名声因此蒙上了一层阴影,这回是真心实意的伤心欲绝,陆明远的差事都丢了。

    懊恼怨恨晋阳郡主好心办坏事之余,无能为力的他们只能安慰自己过上三五年这事也就淡了。有钱能使鬼推磨,有这百万两银子,未必不能砸出一条锦绣前程来。

    到了这一步,陆家人只能如此安慰自己。

    ……

    酒楼里,一青年侃侃而谈:"要是颜姑娘早就知道陆明远和晋阳郡主有一腿儿,她肯定不会这么轻易去死,这颜姑娘死的可真是恰到好处!"

    "许兄此言何意?"

    "聚宝盆听说过没,这颜家老侯爷可是个搂钱的好手,外号聚宝盆。颜家几代单传,不知道积攒了多少雪花银。到颜姑娘身上绝了后,颜家五服之内五亲,这份家产可不就都落到了陆家人手里。到头来,便宜了那个负心汉,拿着他的遗产娶美娇娘,你要是颜姑娘,你呕不呕?"

    几个看客面面相觑:"呕死了。"

    许公子嘿嘿一笑:"所以我说死的可真是恰到好处,她要不死,陆家还敢贪墨皇家媳妇的嫁妆不成,怎么着也得有几十万两雪花银。"

    "老许你这话里有话呀。"

    许公子微妙地笑了笑:"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哦。"

    "我说老许这人也太阴暗了,那可是亲外孙女。"

    "这人心思可够黑的,那就这么坏了。"听了一耳朵的魏英韶笑骂一句:"就算陆家得了真金白银,可这名声都臭成什么样了,得不偿失。"

    程晏若有所思:"谁知道六皇子会闹这么一出。"

    魏英韶瞎了一声:"老程,你不会也怀疑上了,就凭这几句捕风捉影的话,你就怀疑杀人了,这也太草率了。"

    程晏拧了眉头,在皇城司这地方什么阴暗的事儿他没见到过,父杀子,子杀父,夫妻反目,兄弟成仇。比比皆是,人坏起来远超想象。

    顺着那个思路,的确有这种可能,颜家豪富,他是听祖父提到过两句的,怕不只有几十万两,自古财帛动人心。且要是证明,颜氏女的死有猫腻,那就不是皇家逼死了功臣孤女,这名声到底不好听。

    程晏是个行动派,他手上又有皇城司这样的特务机构,查一查陆家只是顺把手的事。

    这世上的阴私,绝大多数都经不住细查的。伺候颜嘉毓的那个奶娘全家走水路离开京城,被水患夜袭,险些灭门烧船,被程晏的人救下。

    死里逃生的宋奶娘知道说出来自己就没活路,可不说她家里人都没活路,陆茂典这是要杀人灭口,毫不犹豫地两害取其轻。

    拔出宋奶娘这颗萝卜,顺理成章带出忠全家的这块泥,顺藤摸瓜,陆家竭力隐瞒的真相大白于天下。

    叔嫂通奸,杀夫杀妹,嫡庶混淆,毒害颜嘉毓,为了掩藏真相侵吞财产吊死颜嘉毓伪造自杀……

    一夜之间,昔日名门陆氏轰然倒塌名声坠地。

    得知自己一双儿女,竟然都死于柏氏和陆茂典之手,为了陆明远这个奸生子,她纵容他们害死了自己在这个世上仅存的血脉,陆老夫人受不住这样的打击,当场吐血。再次醒来,口歪鼻斜,大半边身子彻底没了反应。

    陆茂典和柏氏陆明远被带走,陆老夫人又吐血中风,陆家乱成一锅粥。

    屋漏偏逢连夜雨,大理寺上门讨债了。依照法理,陆家可以名正言顺继承颜家的产业。可颜嘉毓是被陆家人害死的,作为凶手他们自然失去了继承权。颜氏无人,颜氏产业尽数收归国库。

    拿了钱,皇帝怎么着也得替颜家讨一个公道,参与谋杀颜嘉毓的陆家主子奴才全部判处死刑。陆家这些年花了颜家的都得吐出来。

    陆家人被搜过身之后赶出陆府,三房扔下陆老夫人连夜离开京城,马不停蹄去投靠三夫人娘家。

    二房也无心伺候一个脾气暴躁整天骂骂咧咧的陆老夫人,照顾陆老夫人的活被放出来的陆明远接了过去。

    陆明远对疼爱了他二十年的陆老夫人很有几分愧疚之心,可陆老夫人拿他当杀子杀女杀外孙女的凶手,恨不得食肉饮血。

    "我要喝水。"陆老夫人含含糊糊地说道。

    陆明远端了一杯白开水过来,另一只手扶着陆老夫人支起上半身,电光石火间,陆明远瞄到一道黑影,下意识想躲,却为时已晚。

    陆明远只觉得眼窝一疼,血色糊住了左眼。

    陆明远惨叫一声,推开陆老夫人。

    "孽种,我杀了你!"陆老夫人嘶声大吼,眼里布满着碎尸万段也难消心头之恨的怨毒。她想再补上一筷子,忽觉头痛欲裂,一股热流冲上天灵盖,‘嗬嗬’两声,陆老夫人身躯轰然侧倒,头朝下趴在床边。

    "二哥。"闻声而来见陆明远捂着眼睛血流如注,宛如天崩地裂,放声尖叫。

    因陆老夫人年老力弱,那一筷子只戳瞎了陆明远的左眼,并未伤及性命,却因为缺医少药处理不当,几年后另一只眼睛的视力也渐渐衰弱。

    陆若灵对陆明远的脾气越来越坏,肚里抱怨变成背后嘴上抱怨,渐渐的当着陆明远的面也不再掩饰嫌弃之情,动辄骂人,怎么戳心怎么来。

    陆明远从一开始的震惊失望难受,慢慢的左耳朵进右耳多出。有时候当陆若灵口不择言,他会想起曾经的颜嘉毓,私底下,陆若灵是不是也这样‘心直口快’骂过她。

    无神的右眼泛起了泪花,不受控制流下来。也不知道是为自己,还是未曾经的颜嘉毓。

    陆若灵郁闷地止了声,跺跺脚转身离开,这才不是她哥,她哥文武双全精明能干,能为她遮风挡雨,才不是这个什么事都得依靠她的瞎子。

    有一天,陆若灵不见了,带着家里所剩无几的盘缠,消失的无影无踪。邻居小声告诉陆明远,陆若灵好像是跟一个行脚商离开了。

    陆明远微笑道谢,心情波澜不惊,走了,也好。他终于可以清清静静过日子了,作为兄长,最后一次祝愿她改了那恶语伤人的破脾气,不是谁都能一而再再而三容忍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