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家园 > 穿越小说 > 女配不想死(快穿) > 第73章 重生军嫂的妹妹4
    拿了把扫帚在院子里装模作样扫地的叶馨玉霍然抬头, 瞪着宋大宝手上的安全套, 就像是活见鬼。

    宋建邦的脸色也唰的变了,下意识去看叶馨玉,但见她花容失色,眸光深沉下来。

    宋建邦大步走向儿子, 拿过安全套:“嗯, 破了,爸爸给你们买不破的。”

    一不留神‘气球’到了他爹手里, 宋大宝伸着手要抢回来:“破的也能玩。”

    宋建邦从兜里摸了一块钱给他:“带弟弟妹妹去买吃的。”

    有钱万事好商量,拿了钱, 宋大宝麻溜地带着妹妹冲向小卖部, 扭头扯着嗓子喊:“二宝,过来。”

    远处在跟小伙伴玩泥巴的宋二宝见状,飞奔:“你们去哪, 等等我。”

    “几个气球都是破的。”安全套这么时髦的玩意儿宋母可不懂。

    “哪买的,群英家里,她怎么把破的卖给你了, 不行,我得去找他们理论。”一点亏都不肯吃的宋母战斗力全开。

    宋建邦费了些口舌安抚不肯吃半点亏的宋母, 宋母这才放弃过去理论的念头念叨着你下次长点心吧,转身去了鱼塘。

    宋建邦看了一眼呆若木鸡的叶馨玉, 抬脚往屋子里走

    叶馨玉握着扫把的手指发白, 手背上的青筋隐约可见。两个小崽子天生是来克她的, 宋建邦肯定怀疑是她做的, 她要怎么解释?抵死不认还是坦白?

    叶馨玉脑子转的飞快,整个人身上一阵一阵的发冷,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进房间的。

    乱糟糟的房间谁都没有在意。

    宋建邦面沉似水,不怒自威,静静看着叶馨玉,等着她主动解释。

    叶馨玉腿肚子忍不住打起颤来,脸上慌张的一点血色都没有,她低了头,不敢正视宋建邦。

    久久等不到她开口,宋建邦打破沉寂:“你做的?”一个可能是巧合,四个都坏了,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且叶馨玉现在的表情就是最好的证据,家务事又不是公安破案,还得人证物证俱全。

    叶馨玉面孔发白:“我,我,”眼泪潸然而下:“你马上就要走了,我一个人待在家里孤单,就想要是有个孩子陪着我就好了,这样我也有个盼头。”

    叶馨玉声泪俱下:“大宝他们不大喜欢我,要是有个孩子,他们对弟弟妹妹总是亲近的,就能缓和我和他们的关系,所以我就……呜呜呜”叶馨玉捂着脸蹲下去抱着膝盖啜泣。

    宋建邦五味陈杂,叶馨玉想要孩子是人之常情,可他们有言在先,诚信是一个人最基本的品德。退一步说,她想提前要孩子可以跟他商量,暗地里做这种小动作是个什么意思?

    两件事紧接着发生,宋建邦望着叶馨玉的眼底上带上几分审视,事已至此,他不得不承认,这位年轻的新妻子,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单纯美好。当下,宋建邦心里一阵淤塞,他想要的平静的家庭生活有可能实现吗?宋建邦不确定起来。

    “以后你有什么想法,你直接跟我说,夫妻之间应该坦诚。”宋建邦无奈地捏了捏眉心,只能告诉自己,她还小,才十八岁,难免有做的不好的地方,他比她大这么多,应该包容她引导她。

    脸上挂着眼泪的叶馨玉点头如捣蒜:“我知道了,这次我知道自己做错了,我下次再也不会自作主张。”

    宋建邦叹了一口气,语气诚恳地说道:“之前就跟你说过,我并没有不让你生孩子的念头,就是想晚上两年。你还年轻,太早生孩子对你身体不好。的确我也有些私心,我刚和你结婚,马上就要一个孩子的话,我怕大宝他们接受不了,以后他们兄弟姐妹之间没法亲近。所以我希望你们相处融洽之后,大宝他们也欢迎弟弟妹妹了,再要孩子也不迟。”

    叶馨玉这会儿一个劲儿地点头:“是我想岔了,我知道错了,我都听你的。”

    她认错态度如此良好,宋建邦也不好再说什么,就是觉得胸口闷闷的。

    “我给你打盆水,你洗把脸。”宋建邦抬脚出了屋。

    叶馨玉擦了擦眼泪,十指绞在一块儿,这一个小时就像坐过山车似的,忽高忽低,心脏几乎要不受胸腔的束缚跳出来。叶馨玉如释重负地叹了一口气,幸好宋建邦原谅她了。不禁暗骂宋大宝衰仔,小崽子坏她好事还差点害死她。小小年纪就偷大人东西,长大了也是个当贼的料。

    思及此,叶馨玉突然愣了愣,二十年后宋大宝兄妹三都混的人模人样,宋大宝子承父业,宋二宝从政,宋小妹在国外名校留学。叶馨玉心里哽了下,有点儿不舒服,转念一想,他们过得好,将来也能帮衬她的儿女。

    晚上,夫妻俩虽然睡在同一张床上,但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叶馨玉一颗心顿时又提了起来,几度想伸手碰一碰宋建邦,说不上来为什么又缩了回来。

    叶馨玉咬着唇想,等上两天再说吧,宋建邦在家还得停留半个月,还有时间培养感情。

    第二天,宋建邦帮家里修猪圈,叶馨玉忍着令人反胃的恶臭帮忙,看出她的勉强,宋建邦就说这里用不着她。

    叶馨玉说没事,忍了十几分钟,实在忍不住,讪讪走远。

    宋母背着她撇了撇嘴,觉得这儿媳妇矫情,之前说鸡在院子里走乱拉屎不卫生,这会儿连猪圈都近不了了,合着她在娘家过的不是这样的日子,老叶家这日子还不如他们呢,一嫁过来她就变成讲究人了。

    宋建邦看见了,可叶馨玉就站在不远处,他也不好说什么,心里也觉得叶馨玉做派像城里姑娘,不大像农村姑娘。

    “建邦哥,修猪圈呢。”

    “是益民啊。就他事儿多,这猪圈好好的,哪用得着修,可你建邦哥说,正好他在家,就加固加固,省得后面坏了,我们修。”宋母用抱怨的语气炫耀着。

    望着篱笆外的男人,叶馨玉抖了下,满眼惊恐,下意识飞快看一眼宋建邦,他背对着自己干活,叶馨玉连忙低下头,惟恐被宋建邦发现自己的异状。

    葛益民就笑笑:“咱们这一片,就数建邦哥最孝顺。”

    宋母嘴角上翘:“一般般啦,你要去哪儿?”

    葛益民扫一眼低着头的叶馨玉:“去我爷爷奶奶那。”

    “你妈说你病了,看样子是好了。”

    “已经好了。”

    “多出来走走,身体会好点。”宋母瞅着葛益民瘦弱的小身板,都替他妈操心,一个男娃儿比姑娘家还瘦,长的也比姑娘家好看。

    葛益民生的白白净净,五官秀气,在后世这种长相很受欢迎,在这个时代却不大受青睐,如今吃香的是宋建邦这种硬朗健壮。

    唠嗑两句,葛益民就走了,叶馨玉的心跳却久久不能平复,这个渣男来干嘛,威胁她吗?

    一想自己放着稳重踏实前途无量的宋建邦不要,居然跟他私奔还被他推入火坑,叶馨玉就想活撕了他。

    不行,她得想办法解决了这事,不然一个村子里住着,要是葛益民一直骚扰她,肯定会露馅的,她决不允许葛益民再一次破坏她的幸福。

    离开的葛益民回头望了望宋家,那天,他在叶家村尾等到了凌晨三点都没等来叶馨玉,想进村去找,却不知道她家具体位置,只能失望离开。

    因为吹了好几个小时的夜风,回去就感冒了,头重脚轻了三天,病才好些,他就忍不住来了宋家,他想见见她。

    留意了好几天,葛益民终于找到一个机会能单独和叶馨玉说话:“你走的时候是不是被你爸妈发现了?”葛益民都替叶馨玉找好爽约的理由了。

    看着他这深情款款的模样,叶馨玉只想吐:“不是,是我不想跟你走。我要是走了,我爸妈他们怎么办,我全家人都会抬不起头来做人,你家里人也是。我们不能这么自私,我们之间本来就是一场错误,你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葛益民不敢置信:“你甘心和宋建邦过日子,当三个孩子的后娘。是不是你爸妈逼你了,馨玉,现在是新时代了,婚姻自由,我们有权利追求幸福。”

    叶馨玉真想一巴掌拍在葛益民脸上,他所谓的幸福就是拐带她去了鹏城吃苦,又哄骗她去了港城,走投无路之下让她去卖养活他。

    “我甘心,我觉得这样的日子挺好的,我已经和宋建邦结婚了,以后你别来找我了,被人看见对谁都不好。”

    葛益民痛苦说道:“你之前不是这样说的,你说你觉得当军嫂可怕,当后娘更可怕。”

    叶馨玉:“之前是之前,现在是现在,之前是我年纪小不懂事,当不得真。”

    葛益民激动:“那我们的感情也不是真的!”

    叶馨玉紧张地左顾右盼:“你小声点。我有婚约的,我们本来就不该开始,反正你别来找我了。”先和葛益民断了关系,以后再想办法报复这个渣男。

    “你不能这样。”葛益民一脸被欺骗了感情的伤心欲绝。

    看得叶馨无比恶心,就是这幅深情嘴脸哄得年幼无知的自己一头扎了进去。忍着恶心,叶馨玉好声好气地说道:“你要是真为我好,就别来找我了,不然被人发现,我们谁都没好果子吃。”

    “馨玉,我带你走,我们去鹏城,我不介意你嫁过人。”葛益民一把抓住叶馨玉的手。

    叶馨玉的脸有一瞬间的扭曲,用力甩开葛益民:“我是不会跟你走的,你听不懂人话是不是,我现在过得很好,我一点都不想和你再有任何关系。破坏军婚是要坐牢的,不想坐牢就离我远点。”

    放完狠话,叶馨玉匆匆离开,葛益民震惊又痛苦地站在原地,想不明白,怎么短短几天时间,她就变成了自己不认识的模样。

    之后几天,叶馨玉发现葛益民再没在宋家外面探头探脑,想着他定是被坐牢吓到了,葛益民那就是个怂货。

    转眼,宋建邦的假期即将结束,再过三天,他便要返回部队,宋建邦就对叶馨玉道:“明天我们再去看看爸妈。”

    明天就是周六,叶馥玉应该从学校回来了,叶馨玉不大乐意他们碰面,却找不到好的理由,只能应好。

    第二天,宋建邦就带着叶馨玉前往隔壁村的叶家,出发前,叶母给装了几条大鱼。半道宋建邦在供销社买了几个水果罐头,两瓶酒几盒烟,想着小舅子还是个半大孩子,又买了一罐子饼干。

    看着这一堆东西,叶馨玉想,宋建邦这人看着糙,其实心很细。上辈子真是便宜了叶馥玉这个小贱人,捡了她的漏。

    “阿嚏。”快走到家门口的阿渔打了一个喷嚏。

    听到动静抬头的叶母惊讶地看着她:“剃头了,怎么剃这么短。”

    阿渔摸了摸毛绒绒的齐耳短发,现在就算是短发也多是到下巴,像她这么短的少之又少,理发师还向她再三确认,真要剪这么短?

    “天热了,剪短了洗起来更方便。”在难民营一样的集体宿舍,打理一头齐腰长发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阿渔就跑出去把头发剪短了,还把头发卖了十块钱,正好当启动资金。这姑娘的全部身家只有可怜的五毛六,她再能也没法凭空生出钱来啊。再来,这双胞胎嘛,还是有点差异的好。

    “那也用不着弄这么短啊!”叶母怎么看怎么怪,哪有姑娘家头发这么短的,假小子似的。

    “好看,二姐这样比以前还好看。”叶弘礼拍马屁。

    阿渔赞赏地看一眼有眼光的小少年,从布书包里掏出一个荔枝罐头。

    “二姐万岁!”叶弘礼一蹦三尺高,抓起罐头就往屋子里跑。

    叶母嗔怪:“你给他买这个干嘛,你头发是不是卖钱了,卖了多少?”

    “十块。”阿渔诚实说道。

    叶母:“差不多是这个价,钱别乱花,留着慢慢用。”

    阿渔应好,没说其实已经花的差不多了,都换成了这一书包的调料。上周末,她在县城逛了逛,发现卖吃食的生意都不差。改革开放有两年了,大家手里余钱多起来,民以食为天,都愿意花钱祭奠五脏庙。

    论做吃的,别的她不行,做鱼她是专业的,像是五香酥鱼、盐酥鱼柳,鱼排,蒜香鱼丸,这些都适合卖,教会了叶家人,总比他们种田养鸡来钱快。

    待会儿她就去村里养鱼的人家买几条鱼,做好了给他们尝尝,应该能说服他们。

    “妈,你吃一个。” 已经打开罐头倒了一碗的叶弘礼端着碗跑出来,伸着勺子喂叶母。

    叶母:“我不要,你自己吃。”

    叶弘礼不依不饶,小伙子长得都快比叶母高了,叶母躲不开就吃了一个:“分你姐吃点,剩下的别吃完了,给你嫂子留点。”

    “我知道。”叶弘礼又去喂阿渔。

    阿渔吃了一个,摸了下他的脑袋:“你自己吃吧。”

    叶弘礼仰着脸灿烂一笑。

    多懂事的孩子,却因为家里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无心上学,读到高二就辍学出去挣钱,后来还为了还债铤而走险挣快钱被判了十年。

    倘若真如她猜测的那样,那叶馨玉就是个十足的废物加扫把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