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家园 > 穿越小说 > 女配不想死(快穿) > 重生军嫂的妹妹21
    与此同时,周勤和劭扬一行刚刚从鹏城大学的临时校区离开, 校园还在建设当中, 校方向当地一所职校暂借了教学场地, 部分教授已经抵达鹏城,开始筹备学校事项。

    借周涉的光, 周勤还跟着见了一位教授,得知周涉和周勤都收到了鹏城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周勤还是自己所在的新闻系,老教授笑容分为亲切。

    周勤不清楚这位慈眉善目的教授在各自领域内的成就,但是老教授温润儒雅的气质,如沐春风的谈吐, 再一次让她觉得这所学校应该比自己想象中好。

    "这都快十二点了, 我们找个地方吃饭。"秦凯旋看看手表:"吃了饭就去南山那边的学校看看。"鹏城大学坐落在一块南山区滩涂地上, 预计明年竣工。

    周勤对齐如珠道:"也不知道馥玉吃饭了没?"

    走在旁边的劭扬就笑:"这还不容易, 打个电话去宾馆问问,宾馆电话你们知道吗?"

    "知道, 知道的。"周勤点头。

    一行人便找了一家看起来还不错的饭店,周勤借了电话按下宾馆号码,就听见前台小妹讶异的声音:"小叶同志出门了啊,你们没碰上?你走后差不多半个小时,她就来找你了……看着精神还不错……会不会是迷路了,你们第一次来,不认得路也正常……这才中午……没事的。"

    齐如珠惊讶:"馥玉来找我们了,可没遇上啊, 该不是错过了。"

    周勤忧心如焚:"她身体不大好,会不会是又不舒服了?她这一个人的,会不会遇上坏人?"在火车上,她听了几耳朵,好几个旅客说鹏城这边治安不大好,馥玉一个姑娘家,一颗心顿时高悬。

    "就她那本事,坏人遇上她才是倒霉。"劭扬说笑了一句,不过心下还是有点担心,厉害归厉害,双拳难敌十首,且她身体抱恙:"她知道我们要去南山区吗,会不会已经去那边了,这边学校就那么大地方,没道理碰不上。"

    周勤忙道:"她知道的。"

    劭扬:"那赶紧吃了饭去南山,中间再打个电话回宾馆问问,没准她找不到我们自己先回宾馆了。"

    被他们惦记着阿渔慢悠悠吃着三鲜面,整条街最靓的大白出去一趟,带回来五六只猫,家养猫流浪猫都有,猫咪们在店里转了个圈,在伍兴国脚边嗅了嗅,又跑了出去。

    柜台后面的老板娘拨着算盘笑:"诶呦,咱们大白今天开窍了。"

    伍兴国低头看看桌子底下的猫,又看了看斜对面吃着面的阿渔,没有抬脚驱赶。

    坐在他对面的同事瞅了瞅伍兴国的碗:"你今天吃的有点慢啊。"

    伍兴国挑起一筷子面条:"不怎么饿。 "

    另一个同事窃笑两声,挤眉弄眼一番。

    顺着他的视线回头,说话的同事了然一笑,原来是因为美女。

    瞧着差不多了,阿渔吃完了面条,离开面馆,一只流浪猫不远不近地跟在她身后。

    在她走后,伍兴国两个同事打趣他:"原来兴国你喜欢这一款的姑娘。"

    "别说,这姑娘长得还真漂亮,水灵灵的,眼光不错。"

    伍兴国就笑:"你难道不喜欢,你不也看了好几眼。"他的确喜欢这种清纯乖巧的女孩子,梦想就是赚一笔钱,然后回老家娶个自己满意的姑娘孝顺爸妈,再生他两三个大胖小子,这辈子就圆满了。

    那同事哈了一声,漂亮姑娘哪个男人不喜欢。

    说笑两声,三个人离开面馆,懒洋洋趴在门口的大白猫叫了一声,两只猫咪跟了上去。

    对于身后的小尾巴,伍兴国三人一无所觉。

    阿渔带着一只小家伙回到宾馆,让小家伙认认路,回头好找到她。一进门就被前台小妹告知周勤打电话来找过她。

    阿渔便道:"我怎么都找不到他们,索性就自己先回来了。"

    "这事给闹得。"话音刚落,电话铃响起来,小妹接起电话,正是不放心的周勤他们:"巧了,小叶刚刚回来,你们说。"

    阿渔接过电话:"我能有什么事。运气不好,都岔开了。"

    电话那头换成齐如珠兴奋的声音:"晚上去舞厅玩好不好,我还没见过舞厅呢。来嘛来嘛,难得来一趟鹏城,长长见识,咱们不能当土包子啊。"

    刚从港城传过来的歌舞厅,是鹏城年青一代最酷炫的娱乐方式,内地还没有这样的娱乐场所,毗邻港城的鹏城一直走在潮流前沿。

    阿渔想了想,自己不去,周勤腼腆肯定不会去,只剩齐如珠一个女孩子,她想去也不好意思去,便不扫兴:"那我来找你们。"既然来到这个年代,就享受下这个年代独特的乐趣。

    阿渔再次离开宾馆,去找周勤他们,见了面就被嘘寒问暖。

    "我没事,吃过药眯了会儿就好了。"阿渔笑着道。

    说着话,一行七人买了票进入歌舞厅,还是下午,但是里面的人一点都不少,在没多少休闲场所的现在,舞厅成为很多时尚青年的朝圣之地。

    篮球场大小的场地,灯光黯淡迷离,台上留着长发的男青年弹着吉他深情地唱着歌,舞池中的男男女女随着慢曲,你进我退我进你退,两步颠一步,乐在其中。外围座位上坐着的年轻男女欢声笑语不绝。里面并非是群魔乱舞的乌烟瘴气,更像文艺青年的聚会。

    第一次来这种地方的几个人都觉得眼睛看不过来了,宛如刘姥姥进大观园。

    "哇,他们,他们!"齐如珠被角落里那对拥吻在一块的男女惊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抓着阿渔的手指骤然用力。

    阿渔好笑,再文艺毕竟是舞厅,又在这么暧昧的气氛下,难免有些不和谐的画面。阿渔按下齐如珠大惊小怪的手:"别乱指。"

    齐如珠还处于震惊之中,机械地被按下高举的手臂,脸颊红彤彤的。

    周勤的脸早已经红的像猴子屁股。

    借着歌声的掩饰,秦凯旋凑到劭扬耳边:"叶妹子够淡定的,要不是咱们那还没这种地方,我以为她早就见识过。"

    "必须的啊,这还能比五百斤的大野猪还可怕。"劭扬说的理所当然,要是她大惊小怪,他才觉奇怪呢。

    秦凯旋乐了:"你这辈子都过不了野猪这个坎了是不是。"

    劭扬白他一眼,心道,你要是被逼得只能爬树逃命你也过不了。

    走在中间阿渔听着后面的对话,不觉笑,这倒霉孩子是被野猪吓出心理阴影了,不经意间,在舞池里瞄到一张无比熟悉的脸,阿渔笑容渐渐淡了,知道她来了鹏城,但是没想到能在这儿遇上。

    叶馨玉伸着一根指头,轻轻推开靠过来的青年,迷离灯光下,媚眼如丝。

    对面的青年心荡神摇,只觉得浑身的骨头都软了一半。

    叶馨玉随着节拍摇曳生姿,周围一圈的人都注视着她,视线灼热,她眼底的笑容越来越浓郁。不禁想起前世自己和葛益民慕名来这里开眼界,她也是这样羡慕又向往地看着一个光彩照人的年轻女人吸引了舞厅内所有人的目光。那时候她就在想,自己也要活得这么体面肆意,可是……却被迫走上了那条路,外面瞧着光鲜亮丽,内里终究受制于人有诸多不如意。

    这一世,她一定能活得随心所欲,以弥补上辈子的遗憾。她都想好了,去了港城,她就开一家经纪公司,她知道几十上百个未来的大明星,那些天王天后影帝影后歌神歌王现在还默默无闻,她还知道哪些电影电视会爆,光凭这些记忆,她就能在港城打下一片天地。

    李总这个王八蛋,占了她的便宜,却不愿意带她去港城,想把她养在内地替他设计衣服,做他的春秋大梦。他不肯帮忙,她就找别人,活人还能被尿憋死了。

    趁着这个王八蛋回了港城,她找人帮忙来了鹏城。她知道很多港城富豪八十年代来大陆发展生意,鹏城是他们必经之地。当时的港商普遍不看好内地市场,但是这些人没几年就悔断了肠子。内地市场远比他们想象的大,最早吃螃蟹的这一批港商占据着天时地利人和,赚了个钵满盆满,后面的人再想分一杯羹,却失去先机力不从心,就这么被抛在了身后,差距越拉越大。

    她就想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在这里另寻一座靠山,借机前往港城。在鹏城最好的酒店内等了半个月,还真让她巧遇了一个未来的商场大鳄,对方现在还只是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奈何这货戒备心太强,碰了几个钉子后,她只好退而求其次,先靠近他弟弟李邦华,这个花边新闻满天飞的纨绔。

    "那个人,那个人!"无意间发现舞池里妆容精致气质妩媚的叶馨玉,周勤一时不敢认,怀疑是自己认错了,可狠狠看几眼之后,越看越像,虽然她和叶馨玉不熟,但是她对叶馥玉熟啊,愕然看向阿渔。

    劭扬不着痕看一眼阿渔,又看一眼人群里性感挑逗的叶馨玉,其实他更早发现。那天在叶家处听几个大娘提过一嘴,好像她姐姐嫁给了一个军人,可眼前这情形?

    循着周勤的目光,其余人也看见了眉飞色舞的叶馨玉以及授魂与和青年,神情顿时变得很古怪,不约而同看着阿渔。

    阿渔无所谓的一耸肩:"她和家里闹翻了,所以她的事,我管不着。"

    叶馨玉在高考当天害人的事,周勤和齐如珠都听说过,那天在宾馆里可有不少他们学校的考生,叶馥玉又是全校名人,考完试,私底下就传开了。

    周勤忙道:"这里太闷了,我头晕,我们还是出去。"

    "我也难受。"劭扬附和,还煞有介事地拍了拍额头。

    阿渔笑,抬脚往里面走:"来都来了,好歹坐一会儿再走,可是付了门票的。"又不是她做了亏心事,她干嘛要避。

    几个人面面相觑。

    劭扬一摸脑袋,抬脚跟上:"就是,可是付了门票的,一块钱呢。"小姐姐就是厉害,他们这些外人都觉尴尬,她倒是一点尴尬的神色都没有。

    秦凯旋翻了个白眼,暗骂一声狗腿子。

    香汗淋漓的叶馨玉走出舞池,李邦华殷勤地护着她,免得她被那些不怀好意的男人占便宜。

    暗中一直留意着叶馨玉的劭扬等人见她向自己旁边的座位走来,脑海之中浮现‘狭路相逢’四个大字。

    与李邦华说笑着的叶馨玉一转眼,笑容霎时凝固,惊疑不定瞪着不远处的阿渔:"你怎么在这?!"恰在此时看见了坐在阿渔旁边的劭扬,瞳孔剧烈一缩,他们怎么会在一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