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家园 > 穿越小说 > 女配不想死(快穿) > 重生军嫂的妹妹22
    四目相对, 叶馨玉心情起伏不定, 前世, 这个小贱人勾搭上了宋建邦,名利双收。这辈子看宋建邦勾搭不上了, 就转而勾搭劭扬,她肯定已经知道劭扬的背景, 不知使了什么狐媚手段缠上劭扬,都一块来鹏城旅游了。

    "怎么了?"李邦华奇怪地看着愣在原地不走的叶馨玉, 循着她的目光看向阿渔那排座位。

    乌泱泱六七个人, 舞厅内灯光暗淡, 阿渔又坐在背光处,而且李邦华喝得微醺,因此并没有察觉到阿渔和叶馨玉如出一辙的容貌。

    一个长发卷卷性感妩媚, 另一个留着干净利落的短发素面朝天。姐妹俩要是站在一块儿, 外人能够发现是双胞胎。可单着看,不是熟悉的人,乍一眼一时半会儿还真反应不过来。

    李邦华不问还好, 一问叶馨玉气更是不打一处来,这股气里还冒着酸味儿。自己被叶馥玉害的只能委身李总这个名字都没听说过的小老板, 眼下还得应付李邦华这个色眯眯的二世祖。

    可她叶馥玉倒好,劭扬年轻英俊有背景,将来更是前途无量,这小娼妇又一次让她刮目相看,端着清纯玉女的款, 先勾引姐夫,又攀高枝,真够能耐的。

    合着自己重生一回,是为了成就她,让她过的比上辈子还好!恨意丛生的叶馨玉精致五官扭曲了一瞬。

    阿渔一哂,干了亏心事见到苦主半点都不心虚,还满眼愤恨,彷佛是受害者,这脸皮也是够厚的。

    看到这一抹笑,一股邪火往上撞,叶馨玉恨不得冲上去挠花她的脸,但是碍于旁边的叶邦华,叶馨玉硬生生忍着。

    目睹她神情变化的李邦华打了一个寒噤,叶馨玉立刻整了整神色,压下滔天愤恨,故作难受:"有点不舒服,这里闷死了,我们换个地方玩。"

    她怕叶馥玉过来找茬,也怕李邦华他们发现阿渔,问东问西问出什么来,破坏李邦华对她的印象。

    李邦华虽然只是个花天酒地的二世祖,没他大哥李邦耀厉害,但好歹是豪门李家的子孙,带她去港城的本事还是有的。到了那边,她还打算利用李邦华的关系发展生意,八、九十年代港城三合会猖獗,有李邦华在,能少很多麻烦。也许还能利用自己的先知,帮助李邦华扳倒李邦耀,让他后悔错过了自己。

    "闷吗?没有啊。"李邦华吸一口气:"你是跳舞跳累了,喝杯酒休息会儿就好,老林他们玩的正好,走了要被他骂死。"

    李邦华搂着叶馨玉的腰往前走:"老林他们也想去首都玩玩,我们可以一块走,先去上海滩玩几天,再北上,看看长城故宫。"

    叶馨玉心里一紧,下意识又往阿渔的方向看了一眼,见她低头点单,应该是没听见,松了一口气。在去港城之前,她得收拾了叶馥玉,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她去上大学,毕业后再分配一个好工作,舒舒服服过一辈子,尤其叶馥玉现在已经攀上高枝了。只是没想到,叶馥玉竟然会来鹏城,叶馨玉心思转起来。

    在她分神这会儿,李邦华已经搂着叶馨玉回到座位上,留在位置上没去跳舞的一男一女笑着奉承:"三少和叶小姐跳的真好,全场最佳!"

    李邦华志得意满:"都是馨玉带的好。"

    叶馨玉笑了笑,不好再说离开这种扫兴的话,却如坐针毡,绞尽脑汁想着提前离开的合适借口。

    可这世间事,越不想发生的,越容易发生。

    因为意外发现叶馨玉也在场,除了阿渔外的其他人或多或少都有点不自在,一面好奇叶家姐妹间的矛盾,但是谁也没有讨嫌地刨根究底;另一面则是被叶馨玉和陌生男人的亲密行为惊到了,他们可是都知道叶馨玉结婚了的。

    选好饮料的阿渔抬头,看一圈表情精彩的小伙伴,忍俊不禁:"你们要这样,那还不如离开。"

    确认她是真的淡定不是佯装淡定,劭扬再一次佩服她这心里素质,接过话茬:"我要一杯啤酒。"

    "未成年喝什么啤酒,来一杯西瓜汁。"众人中唯一满了十八周岁的秦凯旋嘲笑。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劭扬一脚踢过去。

    犯了众怒的秦凯旋被联手怼了一顿。

    齐如珠乐不可支:"对哦,劭扬是我们这最小的。"

    对自己身高很满意的劭扬不乐意了:"我俩走出去,谁会觉得你比我大,跳级怪我咯!"

    齐如珠抱着阿渔的胳膊咯咯笑。

    周涉趁机吐槽:"他跳级跳的爽,倒霉的是我们,被爹妈嫌弃的要死。"

    阿渔笑问:"那你们小时候是不是经常欺负他?"

    劭扬顺杆上爬,痛心疾首:"这群混蛋嫉妒我聪明,联合起来排挤我。"

    "明明是你眼高于顶不搭理我们,我跟你们说,这家伙跳了一级后拽的二五八万,可惜少时了了大未必佳,就跳了那么一次,再也跳不动了。"秦凯旋无情揭劭扬老底。

    因为叶馨玉产生的尴尬渐渐消失在笑闹间。

    隔着一张沙发的叶馨玉听着背后的语笑喧阗,捏碎了手上的花生,眸光晦暗不定。

    "去跳舞。"周涉望着舞池跃跃欲试。

    齐如珠眼睛闪闪发亮,向往又胆怯:"可是我不会。"

    站起来的周涉原地表演了一个:"不就是走两步退一步,抖抖手甩甩髋,好学的很,我看他们也没跳的多好,都是瞎扭。"

    秦凯旋是个玩得开:"反正都不认识,随便跳,大不了跳交谊舞。"

    周勤害羞地往后面缩了缩:"我不去。"

    齐如珠一手挽着往后缩的周勤一手挽着阿渔:"谁也别想跑,都进来了,居然不跳舞,要被人笑死的!"

    几个男生起哄。

    无所谓的阿渔顺着齐如珠的力道站起来,周勤羞答答地站起来,脸红红的。

    从背光处站起来的阿渔暴露在灯光下,三秒后,隔壁座位上传来惊诧的叫声:"诶诶诶,她,你们看,这女的!"

    梳着大背头的青年眨眨眼,确认不是自己喝多了看花了眼,对面这姑娘的确长得和叶馨玉有点像,视线来回一扫,拍了下额头,他是不是喝醉了?

    心里咯噔一响的叶馨玉扔掉碎成渣渣的花生,终究是被发现了。

    李邦华扭着脖子来回瞅,打了一个酒嗝,傻乎乎道:"馨玉,她长得好像你。"

    "什么像,分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叶小姐,原来你是双胞胎啊,可真巧。"率先发现阿渔的大背头纠正,又乐淘淘地问叶馨玉:"这是你妹妹还是姐姐?"

    叶馨玉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

    阿渔扫一眼大惊小怪犹如发现新大陆一般的大背头,侧过脸道:"走。"

    "不认识,不可能啊,长得一模一样!"大背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疑惑地望着叶馨玉。

    李邦华酒醒了点,也望着叶馨玉:"不认识?"

    脸摆在那,让叶馨玉怎么否认,厚着脸皮说人有相似,可哪有这么相似的。

    叶馨玉的反常引起了李邦华的狐疑,纳闷地看着她:"不是你姐妹?"

    叶馨玉挤出笑容:"是我妹妹。"

    "就说嘛!"大背头敲了下手心,怎么可能不是姐妹,又奇怪上了:"她怎么都不打个招呼?"

    叶馨玉定了定神:"我打小就跟她关系不好,她这人有点……"叶馨玉像是想说点什么,却没继续说下去,欲言又止留下遐想空间让他们自行脑补。

    叶馨玉对他说过,她是因为父母偏心在家里待不下去了所以独身一人出来闯,李邦华瞬间脑补出一万字叶馨玉在家被双胞胎妹妹欺负的故事,登时保护欲高涨,豁然起身:"她经常欺负你是不是?"立即扬声:"你站住,见到你姐姐你就这态度。"

    叶馨玉希望李邦华这么脑补,但是真没希望他当场发难,拉着李邦华让他坐下,善解人意地说道:"你别这样,我不在乎,随她去。"

    已经走出去几米的阿渔回头,似笑非笑溜一眼紧张的叶馨玉,看着为了红颜冲冠一怒的李邦华:"那你想什么态度,还想我毕恭毕敬向她请个安不成。"

    李邦华怒了,作为男人岂能不为自己的女人出头,还是在这么多哥们面前被下脸,他推开叶馨玉大步走近:"挺横的啊!"

    原本走在阿渔前面的劭扬走了两步,站在阿渔身前,居高临下看着怒气冲冲的李邦华:"别人的家事,你起个什么劲。"

    阿渔略一愣。

    矮了大半个头的李邦华更加不爽,往后退了一步,不让身高差距看起来那么惨烈:"你谁啊?"

    "你管我是谁!"劭扬毫打量李邦华,油头粉面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追上来的叶馨玉拉住李邦华的胳膊:"没事,随她去!"一边戒备地看着阿渔,惟恐她说出什么来。

    叶馨玉越这样李邦华就越打定主意要替她出头,觉得她是以前在家被欺负的狠了,所以怕成这样。这会儿他正稀罕叶馨玉,这段日子以来怎么讨好都只能摸摸小手搂搂小蛮腰,没准今天就是个突破口,顿觉浑身充满了力量。

    "有我在,你怕什么,你就是脾气太好。"李邦华男友力十足。

    阿渔低笑一声,往边上走了一步,从劭扬身后走出来,上下扫一眼李邦华,怪不得能被叶馨玉找上,浑身上下冒着人傻钱多的劲儿。叶馨玉也就骗骗这种不长脑子的傻瓜,略有点城府的她就玩不转了。譬如那位李总,被人占尽了便宜骗光了创意败光了名声,结果只捞到几万块钱。

    "你在这,她才更怕啊,怕我揭了她的老底。"阿渔不紧不慢的语调落在叶馨玉耳朵里宛如指甲刮过玻璃表面,刺的她头皮发麻。

    叶馨玉面色一变,模棱两可地说道:"叶馥玉你话要不要说的这么难听,我都离开家了,你还想怎么样,你真要逼死我才罢休是不是。"

    阿渔冷笑:"你不颠倒黑白招惹我,你以为我愿意提你那些乌糟事。"叶馨玉丢人,自己也没脸。

    叶馨玉咬了咬后槽牙,想拉着李邦华离开。

    奈何李邦华压根不知道她的心虚,只当她委屈。李邦华今年也不过二十岁,远不是日后风月场老油条,初出茅庐就遇上了套路满满的叶馨玉,被迷得神魂颠倒,哪里舍得她受委屈,当即怒不可遏,伸手指着阿渔:"你放尊重点,馨玉好歹是你姐姐!"

    阿渔眉头一皱,正要拍开他的手,斜刺里冒出来一只骨节修长的手。劭扬想掐李邦华麻穴,奈何功课没学到家,只能用蛮劲握紧:"你爸妈没教过你用手指人很没礼貌!"

    身娇肉嫩的李邦华痛呼一声。

    "什么情况啊!"跟着李邦华混吃混喝的同伴见金主有难,立马从舞池里冲过来护驾,二话不说就对劭扬动手。

    劭扬自然还手。

    旁人加入。

    秦凯旋几个岂能看着哥们被欺负。

    顷刻间打成一团。

    出人意料的乱局令阿渔无语了一瞬,打打杀杀多不好,讲讲道理不好吗。阿渔扣住一个黄毛的手腕略一用力,黄毛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嚎。

    目睹这一幕劭扬吓了一跳,忏悔自己学艺不精,在火车上,他请教过她,怎么能那么轻飘飘地收拾了那个虎背熊腰有两个她那么大的流氓。她说自己跟着她爸爸学过穴位,又打小漫山遍野地跑,所以手脚比普通人灵活一点。

    这哪是灵活一点,她也太谦虚了!

    看愣了眼的劭扬被阿渔扯了一把,避开一个啤酒瓶:"打架呢,发什么愣。"

    劭扬如梦如醒,耳尖一红,欲哭无泪,他又被小姐姐救了一回。虽然他打野猪不行,但是他打人行啊,他练过的。

    秦凯旋几个也都多多少少学过点拳脚功夫,加上刻意压制身手只能抽冷子下阴招的阿渔,纵然人少也以压倒性的优势打趴了李邦华一行。

    瞬息之间被撂倒在地的李邦华是懵的。

    歌舞厅里看场子的大哥也是懵的,他还没来得及镇场子,战斗就结束了。

    疼得龇牙咧嘴的李邦华冲着挤过来的老板大喊:"报警,报警,我要告你们伤人!"

    劭扬揉了揉手腕,将一个酒瓶踢向李邦华:"报啊,先动手的是你们。"

    老板认得出手阔绰的李邦华,知道他是港城那边来的阔少,不敢得罪,再瞧瞧气定神闲的劭扬几个,猜不出这边底细,索性两边都不得罪,都不怕报警那就报警。

    周勤和齐如珠一听报警有些心慌。

    阿渔轻声安慰他们:"别怕,是他们先挑事的。"她下手留着分寸,疼归疼,却够不上轻伤。看劭扬几个出手也是心里有数的,只想教训了人,没想惹乱子。

    "安啦安啦,"秦凯旋笑眯眯凑过来安慰花容失色的两个妹子:"正当防卫,一点事都不会有。"

    叶馨玉扶着叫疼不休的李邦华,心乱如麻,怎么就闹成这样子了,情不自禁去看阿渔。

    "我本来想用你教我的那招捏他穴道,可捏不准!"劭扬声音郁郁。

    阿渔轻笑:"你才学了几天,熟才能生巧。"

    劭扬嘻嘻哈哈:"你一捏一个准,是不是从小就跟人打架,打遍全村无敌手。"

    迎着叶馨玉的目光,阿渔笑了笑。

    叶馨玉不由想起在初中前叶馥玉其实是个淘气的假小子,上树掏鸟蛋下河摸鱼,时不时还和人打架,至于打架的原因……叶弘扬性子敦厚,叶弘礼太小,她们俩是女孩子,不想被同村小孩子欺负,兄妹里就得有一个人厉害点,小时候自己也是被她维护过的。

    叶馨玉抿了抿唇,压下这些不合时宜的回忆,那又怎么样,那点好比起她对自己的坏,九牛一毛。前世她偷了自己的幸福,今生她再一次毁了自己的婚姻。

    一群人被带到派出所,闹哄哄一团,李邦华搬出自己大哥李邦耀,叫嚣着要告他们要让他们坐牢。

    叶馨玉绞着手指头,有一眼没一眼看安之若素的劭扬几个,小报写他有背景,但是具体却没写,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倘若是真,这事会不会闹大,进而影响自己后续的计划,她好不容易才找到李邦华这个助力。

    心烦意乱间,李邦耀的秘书来了,进了所长办公室一趟,须臾,劭扬和秦凯旋也进了办公室,不一会儿怒火中烧的李邦华也被喊了进去。

    十几分钟后,进去的人都出来了,李邦华就像是霜打的茄子,焉哒哒的。

    "都是一场误会,不打不相识,不打不相识!"秘书笑盈盈说道。

    李邦华扭了扭脸,眼神不忿,他挨了打,大哥居然要他息事宁人,这不是一个妈生的就是不一样。

    相比李邦华的不甘不愿,劭扬心情不错,挨打的又不是他,不占理的也不是他,连医药费都不用他赔,心情自然好。

    秦凯旋与秘书客套两句,那秘书便带着李邦华走了,叶馨玉自然也跟着离开。

    李邦华有些不敢面对叶馨玉,觉得自己丢尽了脸,挨了打不说,居然还白挨了,男人的面子都丢光了。

    叶馨玉心神却不在他身上,劭扬果然是有背景的,李邦耀那么大的投资商,鹏城这当官的哪个不给点面子,李邦华挨呢打却这么轻而易举的揭了过去,只怕劭扬背景不小。眼前浮现出劭扬和叶馥玉的互动,叶馨玉抓紧了膝盖上的衣服,怎么可以!

    "没事了?"走出派出所的齐如珠觉得不大真实,那个小白脸叫嚣着自己大哥多么多么厉害,认识谁谁谁,把市长公安局长都摆出来了。

    阿渔暗暗松一口气,这事的展开脱出她的掌控,幸好结局圆满,她倒不怕事,但是怕连累无辜。

    秦凯旋:"我们是正当防卫,又没把他们怎么样,怎么可能有事。内地是欢迎港商投资,可不代表着港商能在咱们内地横着走啊!"

    劭扬点头:"就是!"

    周勤父母都是机关的,在这方面格外敏锐一些,隐隐有猜测,但是并没多说。

    "事情因我而起,实在是不好意思了,我请你们吃晚饭。" 阿渔致歉。

    劭扬忙道:"跟你有什么关系,是那个姓李的太狂,真要说的话,是我先动他的。"

    阿渔笑意加深:"你也是替我出头,归根到底事情因为我和叶馨玉的矛盾引起,就让我表示下,不然我心里过意不去。"

    话说到这份上,旁人再不好推拒。

    阿渔便请他们在当地有名的粤菜馆吃了一顿地道的粤菜。

    吃过饭,天色已经暗下来,秦凯旋顺势道:"扬子你和老周送叶同学和周同学回宾馆,我们送齐同学回家。"

    白天治安还行,晚上可不敢让娇滴滴的小姑娘走夜路,尤其还刚跟人结怨,万一遇上个神经病气不过报复,上哪儿说理去。

    ……

    送走劭扬和周涉,阿渔和周勤回屋,盘腿坐在床上的周勤忍不住问阿渔:"今天这场架这么简单就结了,是劭扬和秦凯旋的缘故?"

    阿渔倒了一杯水:"应该是的。"观这一行人言行举止,就能看出家庭背景不会差,居移气养移体。

    周勤抱着枕头:"他们家里背景应该不错。还真看不出来,挺低调的,一点都不显摆,我们家属院里有几个,眼睛都快长头顶上。"

    阿渔把水杯递给她:"你也说了是有几个,有不好的,自然也有好的,大多数人还是好的,像今天那个,仗着有几个钱就鼻孔朝天的才少。"

    周勤想了想点头,又想起了叶馨玉,欲言又止地看着阿渔。

    "想起叶馨玉了,她的事我是管不了也不想管,我爸妈也管不了她,由着她去。"阿渔找出两件衣服走向浴室。

    目送阿渔消失在门后,周勤同情地叹出一口气,谁家摊上这么一个亲人,都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幸好她没有受害,顺利考上了大学。

    ……

    酒店内的叶馨玉娴熟地点了一根细长的女士烟,脑子里乱糟糟一片。

    一会儿冒出李邦华的脸,他大概是觉得丢人,从昨天出事后到现在都没来找她,正好,她现在也没心思应付他,万一他问起叶馥玉说的那些话,她还没想好怎么圆过去。

    一会儿又变成劭扬的脸,刚才在舞厅,要不是这小子维护叶馥玉,打不起来,难道他真的看上叶馥玉这个小贱人了?

    最后定格成叶馥玉的脸。叶馨玉的脸一寸一寸阴冷下来,自己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叶馥玉过上好日子。

    原本只是想在京大动手,学校这地方单纯,随便花点钱找个泼妇去学校闹一闹,说叶馥玉当小三勾引男人,再在人前扒了她的衣服,她还怎么有脸待下去,搞不好学校也要开除了她。当年一小姐妹就是这么治港大那小娼妇的,还拍了照片贴满了整个学校和她住的那小区,她爸妈公司也没放过,那小娼妇最后得了什么忧郁症,休学出了国,也不知道后来怎么样了?

    现在更好,是叶馥玉自己要来鹏城的,别怪她这个当姐姐的心狠,这都是叶馥玉应得的报应。

    叶馨玉摁灭了烟,瞥见墙上的石英钟愣了下,竟然下午五点了,换了一套简单的衣服,叶馨玉出了房间,去楼下餐厅吃饭。

    餐厅外,一行人说笑着走来。

    "老孙你这话说的可就见外了,咱俩谁跟谁。"廖万春豪爽地拍了拍一个平头男人的肩膀。

    "孙叔,我舅舅一直说没你就没他的今天。"伍兴国说着讨巧话。

    "兴国这孩子是越来越会说话了,老廖啊,我可真羡慕你有这么好一个外甥。"

    吃过饭往外走的叶馨玉无意间一扫,脚步顿住,仔细看了斜对面一眼,目光怔了怔,兴国?伍兴国?再仔细看一眼,从记忆里依稀翻出几分印象。

    在她记忆里有关伍兴国最近的印象是他一瘸一拐地在小区楼下翻垃圾桶里的纸板,还和一个也想捡纸箱的大妈吵起来,大妈骂他怎么又到他们小区来捡垃圾。

    从大妈的辱骂中,她才知道这个蓬头垢面的瘸子竟然是伍兴国!等大妈骂走了脏乱不堪的伍兴国,她便问那大妈,没费什么心思就问出来。

    "你别看他现在可怜,他年轻的时候可不是个东西,三天两头打老婆,他老婆和买菜的多说两句,他都觉得婆娘是偷人,也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什么。第一个老婆被他逼得跳了河,可怜见的,带着两个闺女一起跳的。作孽哦!

    出了这档子事,咱们这的好姑娘谁敢嫁到他们家,就去外省骗了个大姑娘来。狗改不了吃屎,还是打老婆,亏得没孩子,这姑娘受不了偷偷跑了,还把家里的钱卷走了不少。

    过了几年,他又去山沟沟娶了个媳妇回来,那姑娘个是个厉害的,把娘家一家子都带了过来,七八口人,跟伍家一家三口对打,彪着呢,治的伍家没了脾气,几年时间把伍家搬了个空。这伍兴国的腿就是被他大舅子不小心打断的,两家为这个打起了官司,闹了好两年,大舅子坐了两年牢,两个人也离婚了。

    可不是报应,三个媳妇都没了,孩子一个都没落着,家里的钱也败了个精光,到老凄凄凉凉的。这小子年轻的时候长得人模人样,开了家照相馆,赚的不老少,小日子过的有滋有味,偏要打老婆,还打的那么狠,现在这样都是该得。"

    当时她都听呆了,万万没想到当年那个斯文俊秀的男人居然有打老婆的恶习,二十年前在鹏城遇到他时,她还觉得这人不错来着。

    那会儿她和葛益民私奔到鹏城,花光了带来的钱后过的落魄穷困,无意间遇见伍兴国,知道他们是老乡之后,伍兴国还帮了她一把。其实当时她隐约察觉到伍兴国对她似乎有那么点意思,不过在葛益民出现后,他立马就对她淡了。

    自己对伍兴国年轻时印象深刻却不是因为这一点,而是因为自己是从他口中第一次详细听说了港城的繁华,就此动了心。

    没想到这一世在这里不期而遇,叶馨玉讥讽的掀了掀嘴角,斯斯文文人模人样,居然是个打打老婆的家暴男。

    往餐厅走的伍兴国也看到了叶馨玉,第一反应有点眼熟,却想不起在哪儿见过。

    叶馨玉看了一眼就没再多看,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人,踩着高跟鞋款步离开。

    再看过去的伍兴国只看到一个袅娜的背影,也没往心里去,继续奉承孙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