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家园 > 穿越小说 > 女配不想死(快穿) > 第99章 重生军嫂的妹妹30
    阿渔和同事打了一声招呼, 离开办公室, 今年六月毕业后, 她便正式进入这家检察院任职。

    说来还有一番周折, 因为叶馨玉这个被判处死刑的双胞胎姐姐, 阿渔险些过不了政审这一关。后来鉴于她一直以来优异的成绩, 老师的帮忙, 而因她被判刑的叶馨玉也算不上对她有重大影响的旁系血亲, 这本就是一个弹性条款,没有明确界定, 最后有惊无险入职检察院。

    进不进检察院阿渔倒是无所谓,能进公检法系统最好, 进不了她就去当律师,还能更自由一些。这么多个世界下来, 她还从来没有涉及过法律领域,她非常乐于接触这些新领域。

    "小叶下班啦,"在走廊里遇到的同事大姐乐呵呵地打招呼,调侃"今天要去哪儿啊, 你对象穿的老精神了。"

    阿渔微笑着打了个招呼, 没有解释,严格说来那还不是她对象。

    一身正装的劭扬站在大堂里,几次三番不动声色地端详铜柱上面自己的倒影,总觉得不大满意, 领带颜色太暗了, 也不知道她今天穿的什么衣服, 这一身会不会不太搭?

    劭扬皱着眉头思忖,表情十分严肃,配着他这一身西装,棱角分明的脸,看得来往经过大堂的人下意识远离几步。

    看着阿渔走近,劭扬脸上立马露出灿烂笑容,方才的冷峻严肃荡然无存,大步迎上去。

    阿渔笑着问"你什么时候到的?"

    "我就刚到。"已经等了半个小时的劭扬熟练地扯着谎,看了看手表"现在才五点出头,离音乐会开始还有两个小时,我们先去吃饭?"

    说话时,劭扬嘴角控制不住的往上翘,世界著名的交响乐团来京表演,正巧是他生日这一天,他连忙弄了两张票,抱着忐忑的心情约人,还约到了!

    阿渔应了一声好。

    劭扬又问"你想吃什么?"

    阿渔瞅了瞅劭扬。

    走在她边上的劭扬立马挺了挺背,让自己本来就很挺直的脊背更加笔挺。

    阿渔眼底笑意加深"去吃西餐吧,应景。"

    劭扬点头"音乐厅附近正好有一家新开的西餐厅,听说不错。"

    阿渔"那就去这家。"

    说话间就到了劭扬的车前,劭扬殷勤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护着阿渔坐进去。

    关门后,劭扬搓了搓手指头,回味着刚刚的触觉,碰到她头发了,软软的。

    劭扬笑容荡漾,漾着漾着,猝不及防隔着玻璃对上阿渔看过来的目光。劭扬脸上一红,心里一虚,赶紧绕回驾驶座。

    在没看见的地方,阿渔忍俊不禁。

    一路闲聊着抵达餐厅,劭扬心口噗通噗通乱跳,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不是因为生日,而是他决定表白的日子,是生是死就在这一天了。再不表白,他觉得自己不是被憋死就是变态了。

    在侍者带领下,阿渔和劭扬入座,店里客人不多但也不少,多是情侣,窃窃私语,灯光柔和,气氛旖旎。

    劭扬看了阿渔一眼,心不在焉地点了餐,脑子里模拟着情形,将准备说的话斟酌了一遍又一遍。

    阿渔溜他一眼,好心给他递梯子"你今天怎么了,像是有心事。"

    劭扬眨了下眼,这么明显,索性咬了咬牙,心一横"你有没有听到一些谣言,说我喜欢你,我得澄清下。"

    阿渔微微扬眉。

    凝视着阿渔的双眼,嗓子眼发干发紧的劭扬咽了咽唾沫,一鼓作气"这不是谣言,我喜欢你,很久了。"

    阿渔静静望着劭扬,劭扬突然觉得这一秒被无限拉长,仿佛一个世纪,漫长的时光里他听见了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噗通,噗通,噗通。

    在劭扬忐忑不安的目光下,阿渔眼底笑意渐渐扩大"我还以为你还能再忍一阵。"

    劭扬呆了呆,嘴巴微张,模样有点傻。

    阿渔噗嗤一声乐了。

    望着笑颜如花的阿渔,劭扬一个激灵回神,离家出走的智商归位,心里涌出一阵狂喜,整张脸因此泛出红光。

    她没有拒绝,她在笑,所以,她愿意接受他,她也是喜欢他的。这个认知彷佛在劭扬心里灌了一瓶蜜,他眼睛亮亮的,熠熠生辉。

    阿渔不觉跟着笑,从包里取出早就准备好的礼物"生日快乐。"

    一而再的惊喜让劭扬脑子有点懵,傻傻地问"你知道今天是我生日?"

    "在你眼里我就这么没良心。"阿渔反问。

    求生欲爆棚的劭扬立即摇头"不是,当然不是。"

    劭扬如获至宝一般拿起她推过来的红色锦盒,表情就像是中了头彩,迫不及待地问"我能打开看看吗?"

    以前他们也会互送礼物,但是那都是在很多朋友一块的情况下,这可是她单独送给他的第一份礼物,还是在这么重要的时刻。

    自己的礼物被重视,阿渔心情愉悦"当然可以。"

    盒子里装了一块大方简洁的手表,劭扬骨头都轻了三分,她送他手表,是不是希望他每次看到手表都能想起她,希望他时时刻刻都想着她,他不管,她就是这个意思。

    "我很喜欢,谢谢。"劭扬当场就把手腕上的手表摘下来,换上新的,喜不自禁地表示"刚刚好。"

    阿渔轻笑"你喜欢就好。"

    "你就是送我块石头我都喜欢。"脱口而出的劭扬脸红了下,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小心翼翼望着阿渔。

    阿渔饶有兴致地看着他"没想到你还有这一面。"

    见她眼里含着淡淡的笑意,劭扬立刻笑开了,厚着脸皮说"你没想到的多了。"

    阿渔备感兴趣"比方说?"

    比方说……

    很快阿渔就见识到了。

    台上世界一流的乐团在表演,阿渔很想专心欣赏,奈何旁边坐了一个二傻子,不看台上专盯着她看。

    忍无可忍的阿渔在他再一次看过来的时候,伸手把他的脸推回去,压低了声音"看前面。"

    脸变形的劭扬脸颊发烫,小小声道"你比他们好看。"

    阿渔"……"哪里学来的?

    阿渔没了脾气,懒得再搭理他。

    劭扬不禁失望,摸摸脸,似乎还残留着她手的余温,这一想就停不下来了。劭扬有一眼没一眼瞄着阿渔,余光留意她放在扶手上的手,心猿意马。

    既然已经确定关系了,那么……动了动爪子,劭扬一点一点挪过去,靠近之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握住,两眼望着阿渔,要是她露出丝毫不适,他就……忍痛放开。

    阿渔看了他一眼,见他紧张的大气不敢出,不禁好笑。

    劭扬明显地松了一口气,笑意一个劲儿的泛上脸。握着她温软的手,劭扬的心彻底踏实下来,她在他身边,她在他手心里。

    音乐会结束,劭扬送阿渔回家,用这几年投资赚来的钱,她在单位附近新开发的楼盘里买了一套房子。

    "你早点休息,"劭扬自告奋勇"明天我来接你下班。"

    阿渔颔首"开车小心点。"

    劭扬嗯了一声,恋恋不舍"你进去吧,晚安。"

    道了一声晚安,阿渔便关上了房门,憋得很辛苦的劭扬一蹦三尺高,美梦成真,她是他女朋友啦啦啦啦!

    咔嚓,刚刚关上的大门毫无预兆地打开。

    阿渔是听着重重的皮鞋声出来的,入眼就是跳在半空中的劭扬。

    劭扬"……"

    阿渔"……你这是?"

    落地的劭扬尴尬地想挖个洞钻进去,强装出一本正经胡扯"门上面好像有个什么东西,我看了看,是一只蜘蛛,已经爬走了。"

    "哦,这样啊!"阿渔善良地没有戳穿。

    劭扬扯了扯缩上来的袖子"没事了,你进屋吧。"

    这一次,劭扬没敢在原地乱蹦,待阿渔关上门,马上坐电梯下楼,一脸的欢欣鼓舞,坐进车里,却没有立刻离开,而是靠在驾驶座上乐。他得高兴高兴,不然怕自己忍不住在市区飙车。

    乐着乐着,劭扬陷入了深深的自我厌弃之中,暗骂自己怂货。

    在学校里,她是法学系的高岭之花,追求者不计其数,但是都铩羽而归。有一次他还撞见跟她一个社团的学长向她表白被拒,没多久她就退了那个社团。他佯装随意地问起,她说那个人纠缠不清,整个社团瞎撮合,待着尴尬。吓得他按下了蠢蠢欲动的表白念头,万一朋友都没得做怎么办?

    他真傻,他真傻,他是真的傻!怎么就想不明白,要是对他没好感,以她的性子怎么会和自己走的这么近。他要是爷们点,早点表白,他们就能早点在一块,哪用得着每天红着眼睛嫉妒别人成双成对。

    他为什么要怂到现在才表白,感觉自己损失了一个亿。

    遗憾自己损失了一个亿的劭扬,在公司员工眼里却像是赚了一个亿,那个春风得意,那个春意盎然。

    上下员工由衷盼望着老总的心情能一直这么好下去。

    劭扬比他们还盼望着自己能一直春风得意下去,可正式交往第二天,阿渔接到一个临时通知随队下乡考察。

    准备了烛光晚餐鲜花礼物的劭扬"……"昨天满脑子怎么表白,表白白后成功后怎么办?表白失败后怎么办?他拒绝后面这个可能。

    脑子里想法多如牛毛,居然把鲜花礼物给忘到爪哇国去了,回到家才想起来的劭扬恨不得锤爆自己的猪脑袋。

    生无可恋的劭扬连工作的心思都没有了,正颓着,接到了秦凯旋的电话。

    原本不想去的劭扬看着自己手腕上的新表,来了精神"在哪儿?"

    到了聚会的地方,几个发小打牌的打牌,唱歌的唱歌。

    选择了打牌的劭扬频频看表。

    秦凯旋忍不可忍"要走,你快走。"

    还没达到目的的劭扬表示"我不走啊!"

    "你不走一直看表干嘛!"秦凯旋怒。

    周涉也觉莫名其妙。

    劭扬糟心地望着抓不到重点的发小,没好气"我无聊。"

    秦凯旋"你有病!"

    劭扬抓起一张牌就砸过去。

    在劭扬再一次看表时,周涉隐隐约约意识到点什么,劭扬这行为特别像他一个暴发户同学,买点什么好东西都得装模作样炫耀一样。

    可老劭不是这么嘚瑟的人啊,周涉探头看表,劭扬大方地让他看。

    表是不错,但也只是不错而已,还不如他手上这块好,周涉觉得自己想多了,但是望着一脸你快问我快问我的劭扬。

    周涉微妙了下,试探开口"这表不错啊,哪买的?"

    劭扬赞赏地看一眼上道的周涉,决定下个项目拉他分一杯羹"这我不知道,别人送的。"

    被赞赏的周涉更加微妙,想了想那位暴发户的套路"谁送的?"

    劭扬喜上眉梢"馥玉送的。"

    周涉一愣,合着是来秀恩爱的,乐呵呵地拍着劭扬的肩膀"恭喜恭喜,终于抱得美人归了。"

    想明白怎么一回事的秦凯旋哭笑不得"你小子有病,绕这么大一个弯。"

    另有人拍着桌子起哄"请客,请客。"

    "今天算我的。"秀了恩爱的劭扬终于圆满。

    白马过隙,转眼就到了年底,劭扬恋恋不舍地送阿渔到机场。他父母调到了首都,所以他得在首都过年。

    劭扬很想来一场你侬我侬的依依惜别,奈何边上的小舅子虎视眈眈。

    叶弘礼今年也考到了首都,在理工大学就读计算机系。

    为了避免小舅子在未来岳父岳母面前抹黑他的形象,劭扬表现得十分正儿八经。

    阿渔"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进去了。"

    劭扬眼神里有点小小的哀怨。

    阿渔无奈,在外面挺正经的,私下却黏糊的紧。拿他没办法的阿渔主动上前抱了抱他,哄他"十天后,我就回来了。"

    没眼看的叶弘礼扭过了脸,虽然这个男人对他姐很好,长得帅,学历高,能力也强,但是他就是看他不爽。自从姐谈恋爱之后,他们姐弟俩见面的时间明显少了,都怪这个缠人精。

    得了个抱抱的劭扬,略略被安慰到了,在心里比了个耶,会哭的孩子才有糖吃。

    目送阿渔姐弟二人消失在视野中,劭扬嘴角一翘,山不过来他过去。

    在省城下了飞机,阿渔和叶弘礼又坐车去了市里。

    三年前,叶家和齐如珠的父亲联手开了一家食品工厂生产卤味,食品厂开得红红火火,叶家的日子也蒸蒸日上。

    因为工厂在市区,叶家举家搬到市区,也在这里买了房子,正式落户市里。

    在小区里陪着小孙女玩雪的叶父见到姐弟俩,喜上眉梢"回来啦,累了吧?快上楼快上楼,你们妈和嫂子做了一桌子好吃的。"

    红帽子、红衣服、红裤子、红鞋子的小姑娘,眨巴着大眼睛好奇地望着阿渔和叶弘礼。她今年才三岁,早就把好久不见的姑姑和叔叔忘了。

    叶弘礼放下行李,几步跨过去把小侄女儿抄手举起来"小点点不记得小叔叔啦,哎呀,那小叔叔买的这么多好吃的,可怎么办啊!"

    被腾空抱起的小姑娘,认真地观察着叶弘礼,大抵是血缘作用,不怕生地咯咯笑起来。

    说笑着,一家人上了楼,叶家住在三楼。

    "可算是回来了,"叶母一手拉着一个,左看看右看看,心疼坏了"都瘦了,上班很累吧。"

    阿渔含笑道"不累,同事们都很好,很照顾我。"挑着单位里的趣事说了几件。

    叶弘礼也凑趣说自己身边的乐事。

    难得团聚的一家子欢声笑语不绝。

    叶父叶母眉开眼笑,叶弘扬叶大嫂拿毛绒玩具逗着白白胖胖的女儿,叶弘礼兴致勃勃地说着自己参加了篮球队。

    每一个人的神情都是轻松而又愉悦的,家人平安健康,生活富足美好。如无意外,叶家人会一直这样幸福快乐下去。

    原身的心愿,她都实现了。

    大年初二,叶弘扬一家三口一大早就出门去给丈母娘拜年,叶大嫂娘家在下面的村子里,赶过去要好几个小时。

    叶弘礼一直赖床到10点,被忍无可忍的叶母抖被子赶下床。

    被逼着起床的叶弘礼唉声叹气"刚回家拿我当心肝宝贝,这才几天啊,就翻脸不认人了。"

    叶母好笑"白天起不来,晚上睡不着,你数猫的。今天太阳这么好,出去走走。"

    恰在此时,电话响起来,靠得近的阿渔顺手接起来,电话那头传来瓮声瓮气的声音"你好。"隐隐约约还有噗嗤噗嗤的气流声,彷佛在笑。

    "劭三岁,你幼不幼稚,以为捏着鼻子我就听不出来。"

    劭扬嘻嘻一笑"就知道躲不过您的法耳,那你再猜,我现在在哪里?"

    阿渔"小区东门的公用电话。"

    电话亭里的劭扬叫了一声"这你都能猜到。"

    阿渔乐不可支"我家电话有来电显示啊,你是不是坐飞机坐傻了。"

    劭扬郁闷地拍了拍额头,果然是坐傻了,居然还想来一个惊喜。

    叶母也懒得教训日夜颠倒的小儿子了,支着耳朵听阿渔打电话。

    叶弘礼喝了一口粥,这家伙大过年的居然追过来,盯得也太紧了,啧啧啧啧。

    劭扬捏了捏话筒,一副你看着吧的无赖语气"你看,我人吧,现在已经在你家楼下了。"

    阿渔逗他"我帮你查查有没有今天回首都的飞机,火车也行。"

    "你怎么可以这么冷酷无情。"劭扬惨叫"我千里迢迢连夜赶过来,现在又冷又饿又可怜。"

    阿渔低笑一声"16幢二单元301,要不要我来楼下恭候大驾。"

    心花怒放的劭扬声音都在飘"不劳您大驾,我自己麻溜过来。"

    挂上电话,劭扬搓了搓脸,让自己气色看起来好一点,然后提起脚边的见面礼,健步如飞。

    "小劭来了?"叶母一脸的笑容。

    沙发上拿着报纸的叶父耳朵竖了起来。

    他们已经知道女儿和劭扬处对象的事,乐见其成,当年小伙子跑前跑后,很是帮了不少忙。

    阿渔挂上电话,也不扭捏"是啊,我去楼下接一下他。"说着出了门。

    叶母连连点头"要的要的,诶呀,家里菜好像不够,老头子,快去买菜。"

    叶父不满,盯着喝粥的小儿子"你去买,吃完了赶紧。"他得留下来看看那小子。

    喝粥的叶弘礼,他就不该起床的。

    下了楼的阿渔环顾四周,须臾后,终于看见大包小包而来的劭扬,抬脚迎上去"你这家伙。"

    看着俏生生走来的阿渔,劭扬眼睛顿时亮起来,满身疲惫一扫而光,就像是四肢百骸被注入了一汪春水,生机勃勃。

    ……

    六十年后,寿终正寝的阿渔离开这个世界,同一时间一团巨大的功德之光包裹住她的真身。

    这六十年,她致力于反家暴法的贯彻实施,还成立一个基金用于帮助被家暴的女人以及男人。

    不知道还罢,既然知道,也有那个能力,毫不作为不是她的作风。

    沐浴在功德之光里的阿渔神情有些怅然,良久,释然一笑,看向不远处的叶馥玉,将真相与结局娓娓道来。

    在阿渔叙述的过程中,叶馥玉神情很平静,经历过幼女夭折的打击,又手刃了伍家三人之后,彷佛已经没什么能轻易拨动她的情绪。

    "竟然是她啊," 叶馥玉扯出一抹半酸不苦的笑容,"并不高明的伎俩,可我却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她,真是可笑!"

    阿渔"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叶馥玉苍凉一笑,眼神荒芜"幸好,她遭了报应。谢谢您,谢谢!"

    叶馥玉朝着阿渔弯下腰,两行泪漫出眼眶,可是叶馨玉就算死一万次,她的女儿也枉死了。

    阿渔望着她腮边泪痕,无声一叹,知道她心结在哪儿,轻轻一晃尾巴,一团光落在叶馥玉身上"下一个轮回,你们母女若是有缘,还能再续前缘。"

    叶馥玉愕然抬眸。

    这是阿渔第一次在她身上看到这么明显的情绪波动,弯下了眉眼,送走了叶馥玉。

    完

    阿渔郁闷地踩着掉下来的尾巴,又掉,又掉,气死猫了!

    发泄一通,阿渔把尾巴收起来,再次出发寻找下一个有缘人。

    接受新宿主记忆的阿渔神情古怪,新宿主的人生总结起来就是霸道总裁迷糊小娇妻故事里的恶毒白富美女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