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家园 > 穿越小说 > 女配不想死(快穿) > 第144章 民国下堂妇2
    “我有一段情呀~唱给诸公听呀~诸公各位~静呀静静心呀让我来唱一支秦淮景呀~细细呀~道来~唱给诸公听呀~

    台上的女子,二十上下,发黑似墨,肤白胜雪。目如圆杏点秋水,眉似伏黛画远山,顾盼间似水含情,轻轻一扫,就叫人心荡魂摇。

    袭丁香色苏绣旗袍映得她身姿妖娆婀娜,摇曳间白晳的长腿若隐若现,叫人不敢直视。

    白鹭洲~水涟涟~世外桃源呀一曲毕,掌声如雷。

    “想不到曼琳小姐不仅演技过人,歌喉更加岀色,宛如天籁。"大腹便便的男子恭维着身前的戎装男子。

    娉娉婷婷袅袅娜娜走来的庄秋语轻笑:“家乡小调,博一笑尔,当不起马市长谬赞。"吴侬软语彷佛一根羽毛,在你心上轻挠

    “唱的比钟璇还好。"戎装男子揽过庄秋语的纤腰,言语中透着宠爱和讨好:“赶明儿你出一张唱片,让人知道谁才是真正的金嗓子。”

    阿璇听见了可是要与我发脾气的哦。”庄秋语笑得花枝乱

    尚修杰下颌线寸寸绷紧,是她,真的是她,庄秋语!

    尚修杰不敢置信地望着俏生生立在蒋大帅身侧的美艳女子,实难相信,但是那眉那眼,的确是庄秋语无疑。

    这三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能让一个人发生这样翻天覆地的变化,彷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谈笑自若的的庄秋语若有所觉一般,侧过脸,微微一笑,红唇轻扬,眉眼弯弯,蕴着柔柔笑意,宛如罂粟花开,妖娆诱惑

    尚修杰生生打了一个寒甌,难言的恐慌丝丝缕缕爬满心脏

    阿杰?”裴欣彤讶异的看着面色泛白的尚修杰,循着他的目光看到了干娇百媚的庄秋语,百闻不如一见,不愧是沪上第美人,媚而不庸,艳而不俗,美得让人不安。

    在庄秋语嫣然而笑后,这种不安登峰造极,裴欣彤微不冋见皱了皱眉,她惯来看不起这种交际花,时局动荡,这些人却在醉生梦死,真正的”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裴欣彤转过了眼,眼不见为净,见尚修杰还愣愣的,心里发酸,狠蹬一眼,拉着尚修杰离开。

    “尚修杰,你看什么呢!”裴欣彤愤愤不平。

    从始至终,她都没有认出庄秋语。裴欣彤只见过庄秋语次,便是庄秋语跑到南京寻找儿女那一次,当时的庄秋语狼狈落魄,与现在判若两人。

    尚修杰的脸异常难看,他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可又什么都不说出来。

    裴欣彤柳眉紧皱,气呼呼地:“你到底怎么回事?

    这时候,裴欣彤大哥远远看着二人气氛不对,过来说了句:“怎么了,今天是马市长做东,不许胡闹。”

    裴欣彤只得按压下火气,一直忍耐到回去,坐在黑色别克轿车内,裴欣彤终于爆发,质问尚修杰。自打见了那位艳名远扬的曼琳小姐,尚修杰便魂不守舍,登时打翻了心里的醋桶

    庄秋语,她是庄秋语!"尚修杰声音干涩,就像是喉管里塞了一把粗粝的沙石。

    裴欣彤耳朵嗡嗡嗡地响,心脏骤然收缩,庄秋语!

    她自然记得庄秋语,怎么可能忘得了。她永远忘不了庄秋语赤红的眼珠,凄厉的哭声以及刻骨铭心的仇恨。

    庄秋语离开后,她做了好长一段的时间的噩梦。她真的不是故意要伤害庄秋语,她知道庄秋语是无辜的,是旧社会吃人礼教下的牺牲品,所以她真心实意地想对庄秋语留下的阿元阿宝好。

    公婆要给阿宝裹小脚,她和尚修杰都劝过,奈何怎么劝婆都不听,说的急了,婆婆就哭哭啼啼念有了后娘有后爹,诚心要让阿宝嫁不出去,他们拗不过,只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万没想到,阿宝会因为伤口感染去了。

    他们加倍对阿元好,他们带着阿元去商场买衣服,一个转身,阿元竟然被绑走了,对方拿了赎金却依然撕票。

    阿元的天折他们也无可奈何,但是阿宝的死

    庄秋语的质问成了她內心深处挥之不去的魔咒

    “你们不是新派人士?既然能义无反顾打破封建婚姻,那为什么不能为了阿宝打破裹小脚的封建旧俗。

    “尚修杰,你为什么不能为了阿宝打破旧社会的恶俗,是不能还是不愿?

    “是不愿,你不愿意为了阿宝争取。

    “对你们不利的你们要打破,与你们无关你们就置之不理。

    “所谓新思想,不过是你们自私自利的遮羞布罢了。”嘶力竭,椎心泣血,字字含恨。

    如果当初他们再坚决一点,阿宝是不是就不会天折?

    裴欣彤打了一个激灵,一张脸青了又白,惶恐不安地望着面如死灰的尚修杰

    “你是不是认错了,怎么可能?”裴欣彤声音发颤,庄秋语歹是官宦之家养出来的大家小姐,怎么可能沦落风尘。

    尚修杰面孔紧绷,他也希望自己看错了。

    裴欣彤的心渐渐沉到底,阵阵寒气顺着脚底板蹿上来:“她,她会不会对付我们?”

    她是裴家的女儿,父兄皆为高官,论理不该畏惧一个交际花,可曼琳,不,庄秋语不是普通的交际花。谁不知道影后曼琳的艳名,军政商文界里都有她的裙下之臣,脚踩不知道几艘大船,却至今都没翻船。

    端看今日宴会上,马市长对她客客气气,蒋大帅显然是她的裙下之臣。

    忽然间,一个名字从记忆深处窜了出来一-庄德义。去年庄德义腆着脸以前任大舅子的名义求上门来过,尚修杰让佣人赶了出去。

    那一年庄秋语狼狈不堪的出现在他们面前后,尚修杰派人打听庄秋语的经历,才知道离婚后她过的不好,庄德义夫妇竟然侵占了庄秋语的嫁妆不算还想把庄秋语嫁给一个五十岁的老头做姨太太。

    过了大概半年,她无意中得知,庄德义倾家荡产,还背负了巨额高利贷,连两条腿都被打断了,一家人穷困潦倒,艰难度日。当时只觉恶有恶报,如今想来,这个报应是不是人为?以庄秋语的人脉,想对付庄德义轻而易举。庄德义之后,轮到谁,他们吗?三年前那双刻满仇恨的眼眸浮现在眼前,裴欣彤如坠冰窖。

    时间证明她的担心是对的,庄秋语出手了。

    裴家在政治上,庄家在生意上,接二连三的遇到麻烦。

    只是裴欣彤做梦都想不到,庄秋语还会以这种方式报复他们,她居然勾引尚修杰,而尚修杰心动了。

    公馆院子里种着一丛湘妃竹,晚风掠过,竹影斑驳,一道婀娜的侧影随之轻轻摇曳。

    庄秋语纤细的食指和中指间夹着一根细长的香烟,吐出个烟圈,透着袅袅的烟雾,似笑非笑地看着对面的尚修杰。

    尚修杰一瞬不瞬地凝望庄秋语,那张脸在月光下那样的美又那样的空洞:“秋语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你还年轻,后面的路还很长。”

    灰白的烟灰自空中飘落,随风散开,庄秋语笑语盈盈:"你以什么立场干涉我的人生,我和谁在一起,过什么样的生活,与你何干。

    她眼中流露出的嘲讽令尚修杰心如刀割:"庄伯父庄伯母若是地下有灵,他们难以安眠。

    庄秋语侧了侧脸,冲着尚修杰轻轻一笑:“是的呢,我这般他们如何安眠。

    尚修杰呼吸一滞,痛入骨髓,颤声道:“对不起

    “那么,你准备如何补偿我呢?"庄秋语饶有兴致地问。

    尚修杰急切:“但凡你所求,我无不答应。

    庄秋语目光在他脸上绕了绕,踩着细高跟款款靠近,夜风捎来的幽幽玉兰香混着烟草味。

    这可是你说的,我可得好好想想,这样吧,你娶我可好?

    尚修杰身体剧烈一颤,神情如旋风般变幻。

    庄秋语眼望着他:“不行吗,难道你不爱我

    尚修杰剧烈一颤,心跳如擂鼓,几乎要破开胸膛跳出来。

    庄秋语倾身靠近,纤纤食指按在尚修杰左胸口:“你不爱我吗?

    尚修杰禁不住这样的目光,踉跄着往后退了一步:“我?

    庄秋语不言不语,静静望着他。

    否定的话语就像秤砣坠了回去,尚修杰说不出话来。

    庄秋语低低一笑,欺近一步,一个烟圈吹在尚修杰面上那你为什么不娶我呀?

    尚修杰目光闪烁,不由自主别了开去,觉得自己不应该再继续待在这里,他想走,然双脚生了根一步。

    “你说的呢,婚姻应该以爱情为基础,你既然不爱裴欣彤了为什么不和她离婚娶我呢,就像你当年和我离婚另婜裴欣彤

    尚修杰神色顿时狼狈。

    庄秋语忽然收了笑,轻嗤一声,一抖烟灰,将烟蒂摁在尚修杰胸口:“因为她是裴家的女儿,你看,这就是你的爱情!

    尚修杰愕然睁大眼,彷佛没有反应过来她突然的变脸,以至于连胸前的香烟都未留意,直到烫意传来,他如梦初醒,往后避了一步:“秋语!

    庄秋语随手丢开熄灭的烟蒂:“你的爱情不过是权衡利弊后的取舍,可别再埋汰婚姻自由了。多么美好的权利,倒成了你们这些男盗女娼之流的遮羞布。

    尚修杰呆愣愣地望着庄秋语。

    庄秋语冷冷一笑,拢了拢肩上的白狐披肩,旋身离去。

    尚修杰愣了一瞬;才拔腿紧追上去,唤了一声:“秋语,你对我?"想问又不敢问,犹如等待判刑的囚徒。

    立在台阶上的庄秋语回眸浅笑,眉眼弯弯:“我曾经真的喜欢过你呢,如今的话,我可是影后哦。

    尚修杰如遭雷击,泥塑木雕一般杵在原地,良久他的肩膀轻轻颤抖,慢慢地颤抖蔓延至全身。

    突然,尚修杰抱着头,蹲了下去。

    报应吗?

    福特轿车内的庄秋语缓缓抽了一口烟,微微笑着问驾驶座上的陌生男人:“真的不告诉我谁派你来的吗?”

    乔装成司机的男人手里拿着勃朗宁枪:“知道了又有什么用?

    庄秋语撩起一缕碎发别在耳后,风情万种一笑:“当然是做了鬼去报仇呀,你要不告诉我,我可就只能认准你了呢

    男人晃了晃神,不知是为了风华绝代的女人还是她笑语中的阴森,犹豫三秒:“曼琳小姐,其实我是你的影迷,你的电影我每一部都看过,我也不想杀你的,但是裴局长下令,我不敢不从。

    “哦,原来是他啊!"庄秋语淡淡一笑,意外又不意外

    男人眼底闪过一丝不忍:“曼琳小姐,得罪了。

    庄秋语莞尔,忽问:“你听我唱过歌吗?

    男人一愣。

    “我有一段情呀唱给诸公听

    白鹭洲

    ~水涟涟

    世外桃源呀,白鹭洲

    水涟涟

    ~世外桃源呀,世外桃源呀

    砰

    “号外号外,影后曼琳遭枪杀身亡

    作者有话要说

    ps这是庄秋语的前世

    《秦淮景》一一金陵十三钗插曲

    我有一段情呀

    唱给诸公听

    诸公各位

    静呀静静心呀

    让我来

    唱一支秦淮景呀

    细细呀道来

    唱给诸公听呀

    秦淮缓缓流呀

    盘古到如今

    江南锦绣

    金陵风雅情呀

    瞻园里

    堂阔宇深呀

    白鹭洲

    水涟涟

    世外桃源呀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