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犸家园 > 穿越小说 > 女配不想死(快穿) > 第155章 民国下堂妇13
    时隔一年,再次回到广州。离开时,阿元阿宝还是圆滚滚的糯米团子,现在身高蹿了一大截,褪去了婴儿肥,清秀挺拔,就像是抽条的小树芽。

    行人里心情最新奇的当属庄秋谊,她前一次来广州才十五岁,一走五年,五年的时间,这座城市有了不小的变化。

    庄秋谊望着挂在墙壁上的巨型广告牌,上面是一个手托精油的漂亮女人。

    如今精油大行其道,一些贵妇人喜欢稀释之后喷在手套衣服上,香味持久不散,美名其曰香衣。

    车停在育才巷的小洋房前。这座洋房还是前年霍云芝给阿渔的报酬之一,离开前,阿渔请了人照料。

    早几天得到消息的佣人已经把家里上上下下收拾一遍,客厅里的茶几上还插了一束鲜花。

    参观着新居的庄秋谊捂着胸口,表情夸张。“姐,你真有钱。”

    “知识就是财富,好好读书,以后你也能挣到钱。"阿渔笑着回了一句。

    庄秋谊摸摸脸,她觉得,像她姐这么有钱,难度有点大。她姐小时候就聪明,学什么东西都快。那些数学、化学、生物书籍看得她头大,可在她姐面前,小菜一碟。

    不过,医生也很挣钱的,等她毕业出来做个医生,她也能挣钱了,起码能养活自己。

    修整了一日,阿渔去找霍云芝。这次回广州主要工作之一是为了涤纶纤维。这种面料有类似丝绸外观、光泽和手感,抗皱性和保形性优越,可大批量规模化生产,价格上比真丝便宜三分之二。

    阿渔提供的技术,实际生产中遇到了麻烦,霍家的团队无法解决,便把阿渔请了过来。

    阿渔去车间看了看,解决了问题。

    霍云芝笑盈盈道:“就知道你出马准能解决。

    阿渔笑笑。

    霍云芝知道她话少,不以为意,邀请她参观工厂。

    阿渔欣然应允

    霍云芝在西郊圈了一块地建了一个工业园,精油纯露口红等等工厂全在里面,大量的工人聚集,盘活了附近一带。

    路走下来,阿渔发现工人以女工居多,并且有数量不少的身体有残缺的工人。多看几个人阿渔便发现,这些伤是战场上遗留下来的,这些残疾人士应该是因伤退伍的兵。

    这些人看向霍云芝的目光,感激又恭敬,不纯粹是对老板的那种,更像是恩人。

    阿渔笑说了一句:“你很得人心嘛。”

    霍云芝的助理便说:"二小姐薪水开的高,从来不拖欠,每天还管一顿饭,谁不当二小姐活菩萨。”一脸的与有荣焉,不只广州城,周边不少人都以进二小姐的工厂做工为荣。

    霍云芝倒有些不好意思:“他们干活我发薪水,天经地义。

    阿渔喜欢这样的天经地义,一定程度上来说,自己也是给霍云芝打工的,她出技术,霍云芝给钱给人,霍云芝是个好老

    观察了近两年,阿渔认为霍家值得深层次合作。

    两人一起吃了一顿饭,阿渔才回家。

    后脚,周晓峰也回来了,他出去转了一圈,打听了下现在的局势。

    把两个糖葫芦递给阿元阿宝,周晓峰说着自己听来的消息

    “霍家仁义,各地的工厂优先收容因伤退伍大兵和大兵家

    “人人都想进霍家的工厂,不过二小姐更喜欢招收女工。

    霍家势头当红,都说福建已经是霍家囊中之物了。

    诶呦,这就四个省了,了不得哩。”手里端着一盘水灵灵的西瓜过来的周婶正好听到这一句,啧了一声。

    阿渔走到沙发前坐下,福建李锡林横征暴敛,下面民兵哗变,福建内乱,左右邻居趁虚而入,霍家独占鳌头。

    霍家的发展已经和前世迥然不同,前世霍家内乱,霍峥和霍嵘分庭抗礼,霍家在走下坡路,这一世,霍家蒸蒸日上。

    实力雄厚,人品也过得去,暗中观察数日,阿渔已经有了决断。

    “今天早上有喜鹊落在我窗前的香樟树上,我觉得肯定有喜事来。"霍云芝笑盈盈看着阿渔。

    阿渔轻轻一挑眉:“你的直觉向来很准

    抱着胳膊的霍云芝摩了摩下巴:"“就说嘛,肯定是有好事。

    阿渔敲了敲桌子上的两个玻璃箱,箱内各有五只小白鼠,区别是一只箱子里面的老鼠是活的,另一只是死的。

    一进阿渔的小实验室霍云芝便留意到,她知道像他们这些技术人员经常做一些实验,所以并没有多想,但是庄秋语特意让她看。

    仔细地看了又看,霍云芝看不出一朵花来,虚心求教。

    阿渔:“我给这十只小白鼠注射了化脓性链球菌。”

    霍云芝茫然,化脓性链球菌是什么东西。

    阿渔摸了下鼻子,忘了霍云芝学的是商科。

    顾名思义,化脓性链球菌主要会引发化脓性炎症,还有猩红热、丹毒、败血症、脑膜炎等等疾病。

    霍云芝神色慢慢变了,视线锁在还活着的那五只小白鼠身

    见状,阿渔便知道霍云芝抓住了重点,她惯来是个聪明的女人,不然也不能掌握霍家的半个钱袋子。

    阿渔接着道:“五个小时内,这几只小白鼠陆续感染死亡但是,"拍了拍裝着健康小白鼠的玻璃箱:“这几只注射了青霉素的小白鼠活了下来,一只都没有死。

    “在港城我已经实验很多次,不只链球菌,白喉杄菌,结核菌都有效。

    霍云芝久久不出声,半响才神色极其复杂地看着阿渔:“你不是学化学的吗?

    “药物化学,建立在生物和化学的基础上。”阿渔纠正。

    你这么厉害,说什么都是对的。霍云芝稳了稳心神:“青,青什么?

    “青霉素。

    能治疗伤口感染?"霍云芝紧张又期待的看着阿渔,她娘家夫家都是带兵打仗的,最是清楚每一次战役,大量士兵不是死在炮火下而是伤口感染,并且在痛苦中死去。

    阿渔弯起嘴角:“小白鼠身上可以,针对人的效果如何我还不确定,没有实验过。

    霍云芝沉吟了下:“这个问题我会解决。”怕她误会补充:"医院里不乏因为感染痛苦等死的人,我相信其中有人会愿意冒险尝试。

    阿渔点头。她也相信有人愿意,不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单说绝望下,求生的本能会让他们抓住每一个生的机会。

    霍云芝还有些反应不过来,虽然没有实验过,但是一年多的交往的让霍云芝对阿渔的能力深信不疑,所以她丝毫不怀疑惊喜太过巨大,反倒令她手足无措。

    精油口红生发膏涤纶为霍家带来巨大的财富,从而增强霍家实力,可这些远比不上青霉素能带来的利益。一种能治疗伤口感染的药,救命药。

    霍云芝按了下心口,心跳快的几乎要从喉咙里蹦出来。

    离开庄家,霍云芝马不停蹄去找霍峥,霍峋在福建。

    饶是稳重如霍峥都忍不住心潮澎湃,不过他面上仍然十分镇定,将霍云芝带回来的青霉素晶体交给心腹,细细叮嘱一番再三交代保密。

    七日后,喜讯传来,奄奄一息的伤患开始好转,不只一个,但凡用了药的,病情都有一定程度的好转。效果最明显是伤口感染的病人,其次是结核病人。

    霍峥寻来霍云芝:“安排一下,我想见一下庄小姐。

    “大哥,成功了?“霍云芝第一反应是,相信归相信,事实归事实。

    霍峥面容激动:“成功了。

    西方一直在制约他们,对他们实行技术封锁,哪怕拿着真金白银都买不到。但是现在有了青霉素,他有把握打破这个局面。西方战争如火如荼,救命药摆在眼前,不信他们不心动。

    霍家兄妹喜悦之情难以描述,阿渔就镇定多了,青霉素在她曾经经历过的世界里被誉为二战时最伟大的救命药,扭转了战局。

    霍峥在霍云芝口中数次听说过阿渔,天才、貌美、独立安静这是霍云芝的形容,他还从来没听妹妹这么夸赞过一个人

    个照面下来,旁的暂且还看不出,貌美倒是真的,云芝就是个美人胚子,能被她夸貌美的女子少之又少,这位庄小姐的确是个美人,尤其是身上清冷的气质别具一格。

    坐在轮椅上的霍峥笑容温和:“久仰大名。

    阿渔含笑道:“幸会。

    霍峥开门见山,先说了青霉素的实验结果,接着再三感谢夸赞一番,末了道:“庄小姐数次助我们霍家,不知可有地方能让我们回报一二?

    阿渔笑问:“霍部长应该知道我的经历。

    霍峥看一眼霍云芝:“略有所闻。”

    “尚修杰和裴欣彤对不起我在先,然而到头来,他们却没有付出任何代价,还倚仗权势分离我们母子三人。逼得我只能偷偷带着孩子背井离乡,我们母子三人能平安至今,并非他们心慈手软,而是我自己挣扎出了一条路。

    庄小姐自强不息,令人钦佩。“这是霍峥的真心话;不是每个女人被和离之后能闯出一片天地。尚修杰硬生生将一个闺阁女子逼成了科学家,这是尚修杰的不幸,是他们霍家的幸

    运

    阿渔:“我一直都认为,做错了事必须付出代价,不然天理何在。

    霍峥:“确然。不知庄小姐想让他们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裴家有点麻烦,但是并非不可能,就冲她的本事,再麻烦他也愿意。青霉素价值干军万马,而他相信她的成就绝不会到此为止,她才二十二岁,前途不可限量。

    阿渔:“尚家的钱,裴家的权。“尚修杰和裴欣彤不就是依仗着家里的钱权,所以才敢肆无忌惮伤害无权无势的庄秋语。倘若庄秋语出自高官之家,哪怕是富商之家,他们都不可能这么毫无顾忌,尚裴两家长辈也不可能乐见其成的放任他们,说白了就是欺负庄秋语没有任何风险

    霍峥肃声:"庄小姐的心愿,我定当竭尽全力。

    “多谢。不就是仗势欺人吗,她也会,看看谁的势力更强大

    霍峥微笑着道:“庄小姐不必客气,这都是我们霍家应该做的,比起来,我们做的这些实在是微不足道。”

    霍云芝觑着气氛插了一句:“你们就别这么客气来客气去了,显得多生分。阿语帮我们,我们帮阿语,朋友间互帮互助嘛麻

    霍峥朗笑一声:“是的,朋友间何须客气。

    气氛顿时缓和下来,霍峥又委婉提示青霉素一事务必保密

    阿渔自然应好。

    这次会面,两边相谈甚欢,霍峥温和有礼的态度让阿渔对霍家的评价又高了一分。纵然是她要仰仗霍家的势力行事,但是并不意味着她要对霍家卑躬屈膝,她和霍家是公平交易,谁也不亏欠谁。

    霍云芝送了阿渔出来:“扬州那边我已经安排好,你想什么时候过去都行。”

    “你们派几个专业人员过来,我把资料交给他们便走。

    霍云芝睨她一眼:“你就不怕教会了徒弟饿死师傅。

    阿渔扬眉:“我的独门绝技是永远进步比别人快。”那又怎么会被徒弟饿死。

    霍云芝一怔,旋即笑了。

    这边事情安排妥,阿渔一行六人便坐上了回扬州的火车,随行的还有霍家安排的保护人员,除了明面上的还有暗地里的

    阿渔心想,现在自己可是个金贵人物了。

    岂止金贵,简直是个宝贝,霍峥差点想劝阿渔不要去扬州,毕竟扬州不是他们的地盘,不可控因素多。然而出于尊重,霍峥什么都没说,只是派了自己的心腹随行,下令确保安全,怎么去的怎么回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