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起了啊。”陈哥带着几个手下来到西栋别墅, 其中一人手里端着一个锅子, 冒出扑鼻的粥香。

    季深前迎几步,含笑打招呼。魏南风不喜欢应酬, 这位陈哥也没到要他们老大亲自接待的份量,所以他充老大外交。

    陈哥是来拉拢人的, 一大早的就看见叶明朗在清院子里的雪,土异能者, 眨眼功夫就用异能清出一条路,对方很强。就算不能收回己用,路上搭个伴也好, 这一路到凤凰基地, 谁知道还会遇上什么鬼东西。

    “我们煮了点杂粮粥, 送来你们尝尝。”陈哥热情洋溢,“还放了二两红枣,一两枸杞。”

    季深:“这怎么好意思。”

    “多添一碗水的事。”

    季深笑容不改, 客气两句就收下了, 让唐山端了一碗粥上去。景博士留在二楼没有下来, 这些人来自h市基地, 万一有人认出来,平添麻烦。

    寒暄两句,陈哥结束前奏切入正题,邀请他们雪停之后同行,“沈兄弟,你们的车也坏了, 不如我们做个伴,一块去凤凰基地,听说那凤凰基地因能者待遇十分优渥。”

    大基地生存环境更佳抗风险能力更强,不过一部分异能者偏爱一些小型武装基地,为了吸引异能者定居,这些基地往往给予异能者更多的特权,那里是异能者的天堂。h市基地和凤凰基地距离近,时不时有来往,陈哥没少听凤凰基地的异能者炫耀他们的快活日子,简直如土皇帝。

    车坏了是季深昨天扯的借口,这会儿他苦笑了下,“我们打算等天气好点,去外面转转看看能不能找到代步工具。”又装模作样一叹,说更想去y市基地。

    y市基地是一个大型基地,是距离h市基地最近的大型基地,也是军方建立的基地。

    陈哥心里一顿,倒是不意外,有人偏爱小型私人基地,自然也有人偏爱大型国家基地。不死心的陈哥又劝了两句,见季深心意已决,只好放弃,拉拢不成也没必要翻脸。

    陈哥带着人离开,倒是他的手下颇为不忿,“就他们这几个人也想去y市基地,别半路喂了丧尸。”

    陈哥没有出声。

    手下觑着陈哥的脸色就又骂了几句,另一个手下眼珠子一转,“陈哥,我看他们的枪倒是不错,要是?”

    陈哥摇了摇头,“算了,我看这几个人不好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昨天看见那些武器他也多看了几眼,看得眼热,不是没动过心思,可他不是没见识的愣头青,直觉告诉他,那几个人不好惹。

    ……

    “老大,基地那边发来讯号,丧尸蝙蝠频繁出没,飞机无法起飞,让我们再等等。”小丁走到魏南风面前。

    魏南风低声问:“多久?”

    “看丧尸蝙蝠情况,基地说最近丧尸蝙蝠活动频繁。”

    魏南风眉心微蹙,说了一等字。

    但不能长久等下去,在野外一个地方长期驻留,气味会引来敏感的高级丧尸和丧尸动物,亏得现在是冬天,空气流通速度慢。

    魏南风带着人干掉了一群寻味而来的丧尸犬,决定离开,此地不宜久留。

    目睹了一切的陈哥咽了咽唾沫,再一次庆幸自己没有脑子发昏来硬的,虽然对方人数比他们少,可一个能打他们五个,不,十个。

    陈哥越发想拉拢这一行人,他再一次伸出橄榄枝。

    没想到,对方竟然接住了。

    季深递上一个塑料袋,里面装了一枚三级晶核,十枚二级晶核,当做搭车的路费。

    飞机来不了,他们不能再等下去,凤凰基地那帮人留下了一辆装甲车,正好可以使用,徒步过去不现实,便想搭个顺风车。

    “咱们兄弟间犯不着这么见外。”陈哥一幅哥两好的架势,有了这几个人,路上更加安全。

    客套一番,季深回到西栋别墅,对魏南风道,“11点出发。到时候咱们找个地方下。”

    魏南风点头。

    中午11点,天空阴沉沉,无雪也无雨。

    阿渔穿着一件从原先那波人车里翻出来的黑色大衣,男款,很长,一直到膝盖上,她把拉链拉到顶,大半张脸都藏在里面,头上戴了一顶从别墅里翻出来的灰色帽子,全身上下只露出一双眼睛。

    她这幅装扮出现在众人面前时引得好些人看了过来。陈哥一直以来都对她很好奇,这两天他把自己队伍里的漂亮姑娘推出来,可那群人跟和尚似的,没一个上钩的。这世上哪有不爱女人的男人,除非他有更好的。

    陈哥看了几眼,什么都没看出来,心道藏得还挺好。

    一行人上了车,陈哥这边一共两辆车,一辆越野车和一辆货车,都是改装过的,普通车也没法坚持到现在。季深随着陈哥做了越野车,其他人坐后面的货车。

    陈哥一行二十三人,十八个异能者,四个年轻女人和一个精致少年,一个赛一个的漂亮。

    这个年月,不只年轻漂亮的女人受欢迎,年轻漂亮的男人同样如此。和平年月,漂亮是一种资本,在末世,是资本的同时也是灾难。

    路途无聊,女人和少年成了打发时间的对象,不堪的调笑声不绝于耳,如果不是路上有未知风险,阿渔毫不怀疑,这些人会来一发。

    末世,兽性的乐土,强权的天堂。

    阿渔胸口有点发闷,她放空思想,让自己专心修习内功。

    魏南风靠坐在车壁上,他们坐在车厢靠外面的角落里,四个人将阿渔拱卫在中央,隔绝了另外一群人。

    车顶吊着一盏灯,让车厢内的一切秋毫可见。漂亮的男人女人靠在异能者身上,笑容婉转妩媚,眼底却透着丝丝缕缕的麻木。这样的情形,他并不陌生,末世以来每个人都在尽自己最大所能挣扎求生。

    车轮不知道压过了什么,剧烈摇晃了一下。

    “哎呦,搞什么。”

    “撞死老子了。”

    “东平,怎么了?”有人敲着车壁。

    驾驶座里的人透过小窗喊了一声,“压到雪下面的丧尸,没事。”

    阿渔身子一晃,磕到了鼻梁,疼得嘶了一声,生理泪水霎时冒了出来。

    魏南风扶了下她的肩膀,待她坐稳,立刻放开,望着她水润的眼睛,想想还是问了一句,“没事吧?”

    心道,这么看来,倒比之前不那么拒人于千里之外。冷漠,是他对这位博士最大的印象。

    阿渔捏了捏鼻梁,淡淡道,“没事。”

    缓了下,擦掉分泌出来的泪水,抬眸间,对上一双眼睛,俏丽的桃花眼,那是个看起来二十五六岁的姑娘,被一个熊一般壮硕的男人搂在怀里,看样子,这个男人应该是一个小头目。

    女孩眉眼间透着憔悴之色,对上阿渔的眼,怔了怔,扯出一个说不出意味的笑容。

    阿渔收回目光,又闭上了眼,继续修习。一些回忆却不可自抑地出现在她脑海中。

    末世一降临,正在h市附近参加研讨会的景祤便被部队救走严密保护起来,从此废寝忘食地待在实验室,外面的世界,她知道但是并没有深入接触过,而h市基地的管理尚且算得上人性化。

    直到被凤凰基地掳走,景祤才真切地了解到末世的残酷,普通人的悲哀,也是在凤凰基地的这两年的经历,改变了景祤的心态,让她走上了建立女娲这条路。

    而这才末世第六年,局面尚未恶化到极点。

    天黑时分,队伍在一家破旧的工厂前停下。

    唐山带着小丁叶明朗,陈哥那边出了支十人小队入内,清出二十来具丧尸。众人纷纷入内,女人和那少年开始准备做饭。

    “你把这些熏肉切一下。”

    “黑衣服那个女的。”

    穿着黑衣的阿渔抬眸看过去。

    说话的是杏眼桃腮的莉莉,一双桃花眼风情无限,对上阿渔的眼神,没来由心里发怯,却是不肯服输,“大家都在忙,你怎么好意思干看着。”这个大家只指没有异能的人,大家都在忙,凭什么她什么都不做就等着吃。

    “我们自己准备吃的。”季深面上带着笑,眼里却无笑意。

    莉莉敢呛阿渔,却不敢呛异能者,心里更加不忿,大家都这样,凭什么她就不一样。

    陈哥打圆场,邀季深一起吃晚饭。

    季深客气又坚定地拒绝了。

    陈哥笑呵呵说好,回头瞪了莉莉一眼。

    莉莉瑟缩了下。

    “我说你管哪门子闲事,那女的一看和那群人关系不一般,不是谁老婆就是谁姐妹,你找什么茬。”这世道也有过得好的女人,亲人是厉害的异能者,就不需要像她们这样卖肉换保护,这都是命,羡慕不来的。

    “关系户就能坐享其成。”莉莉咬牙切齿。

    劝解的女人瞟一眼冒硫酸的莉莉,撇了下嘴,“谁让人家命好!”继续切熏肉。

    ……

    晚上休息时,魏南风特意挑了一个离陈哥一行有点远的办公室,省得半夜被荼毒,这群人实在是不怎么讲究。

    这一晚前半夜,魏南风和季深值守,连同陈哥那边出的六个人一起。

    魏南风站在天台上,拿着夜视仪逡巡四周,夜色茫茫,万籁俱寂。忽然听到一阵吵闹声,凝神细听,脸色微变,大步奔向楼梯。

    阿渔只是想上一下厕所,但是没想到会冒出来一个人,在那个人捂住她的嘴贴上来那一刻,她第一反应是抽刀直刺对方心脏。

    异能者若是不一击毙命,震怒之下,自己可能没有反抗余地机会便丢了性命。

    这一刀捅了个正着,阿渔想对方应该没有受过专业的格斗训练,浑身都是破绽,身体素质也一般般,所以被捅了。

    阿渔握着染血的匕首,啧了一声,好像有点麻烦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孤月山人、池渊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月澜 70瓶;爱言叶! 60瓶;博雅东 57瓶;rugo 20瓶;舞影殇 15瓶;恃傲. 13瓶;甲乙 12瓶;简衍、活在当下、小新呼妈妈、肥花、夜久、36464880 10瓶;卷卷 5瓶;伯爵茶、瘫达人、呆呆、望南、温婉、miajy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