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晚话刚说完,耳麦里传来两道女孩子的笑声。余究那边似乎愣了一下,然后低低的笑开,“客服小哥哥声音好甜呐。”

    贺晚:“……”

    操了。余究他不要脸的吗!?

    【哈哈哈哈哈我快笑死了】

    【鱼丸cp大旗扛起来!】

    【我余神真的是时刻不忘给自己加戏哈哈哈哈哈】

    【客服小哥哥声音好甜呐~】

    【客服小哥哥声音好甜呐~】

    【客服小哥哥声音好甜呐!】

    贺晚耳朵有些热,说不清是怒是急,二话不说拿了小姐姐的四倍镜装到m4上,开镜瞄准,对着四号打了三四枪。

    [你使用m416击倒了LightT-01]

    明明是杀队友的血腥场面,在场所有人却都在笑,二号小姐姐甚至小跑着道余究身边扶起了他又丢了个药包,小声道:“家暴是不对的。”

    !?

    家什么!什么暴???

    贺晚无奈,“小姐姐你……”

    一号打断他,“肉肉走,我这里有摩托,我们俩先去安全区,别人家事我们先不参与了。”

    贺晚:“你们……”

    肉肉愣了愣,又丢下两个急救包便跟一号走了。余究笑着打完药,又不怕死地出现在了贺晚面前,还没说话就吃了一梭子子弹。

    [队友误伤]

    弹幕都快笑疯了。

    【家暴是不对的。】

    【喂110吗,这里有家庭纠纷】

    贺晚气结,转身就想走,余究却笑着出声,“小哥哥你要不把我补死吧?”

    贺晚一愣,“什么?”

    余究:“你补死我穿上我衣服再去吃鸡,就跟上次一样。”

    贺晚:我他妈……

    弹幕一阵哈哈哈,贺晚还真转头给了余究一枪,但是没补死,在血都快变成丝血、余究屏幕都暗了的时候,贺晚走到他身边,蹲身扶人。

    【我们玩玩可真傲娇】

    【嘴上说着不救,身体却很诚实2333】

    【玩玩真是被余神吃的死死的hhh】

    “你那衣服几个钱,值得我穿吗?”贺晚边拉人边怼,余究笑开,“小哥哥想穿贵的我也有,送你?”

    “可别,您省着点。”

    余究虽然一直都在撩,大家嗑糖嗑得也开心,但其实不会有多少人真的去打扰他们或者以为他们怎么样。贺晚偶尔炸炸毛却也没放在心上,几个人一路玩到最后理所当然地吃了鸡。

    两个小姐姐退游戏之前甚至还想要教贺晚网恋的秘诀和精髓,给贺晚脸都臊红了。

    骆招招回来的很迟,到他家的时候贺晚正在吃外卖,一开门一股子酒味袭进来,贺晚吸了吸鼻子,很自然地接过他手上东西就把人赶去洗澡。

    “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下播了?”骆招招洗好澡出来问。

    贺晚:“感冒,不太舒服。”

    “昨晚玩了一晚上你能不冻着吗?”骆招招白他一眼,将药扔给他,然后拿出来一张长方形的纸片,“诺,给你。”

    是邀请赛的门票,通体深蓝色,上面写着赛事、参加队伍和赞助商。

    贺晚扫了一眼,“SUN、DYG、YUU、烈马、LION……预选赛几个入围名额来着?”

    骆招招扔过去一个“你问我这个你是不是有病”的眼神,捏了捏眉心道:“五个。”

    贺晚了然,将早就倒好的凉白开递过去,“那就基本定了……你这应酬怎么这么多,喝成这样怎么回来的?”

    “代驾。”骆招招道,伸手接过水喝了一口,“没定,你看一下最后一支队伍。”

    贺晚微愣,门票下面两排一排是赞助商,一排参赛队伍。他一眼看见赞助商排在第一的那个logo,勾起唇似笑非笑,往后继续看去,“TREES?”

    “嗯。”骆招招补充,“贺林的。”

    说完他似乎有些愤愤,没忍住继续道:“你这弟弟怎么这么阴魂不散啊?你都不在贺家了他还缠着你,你打比赛成了名他就也一定要过来插一脚吗?还有你爸……贺叔他也是的,自己儿子过来参加比赛还要赞助,这是摆明了告诉别人贺林背后有人,要开VIP通道让他过?”

    贺晚笑了笑,左手拇指摩挲了一下赞助商第一排的那个商标,随即便像是嫌脏了手一样把门票扔到茶几上,浅笑着去洗了把手,顺带洗了个脸。

    镜子里的青年皮肤白皙,眼下有一层淡淡的青黑,长久没睡好所致;可眼里却有涣散的光,一碰到就让人移不开视线,漆黑的头发裹在水珠里,一缕缕地顺着发丝滴下,再一下滴到鼻尖,终于在明亮的灯火下将眼中的光聚焦。

    贺林是贺正义在他15岁的时候领到家里来的,当着老妈的面笑眯眯地跟贺晚说:“这是你弟弟,只比你小一岁,以后要好好相处啊。”

    好好相处他妈了个巴子!

    ……

    贺晚轻轻呼出一口气,半勾起唇出去。骆招招知道自己讲错了话,正打算岔开话题的时候,贺晚却道:“就算贺正义赞助了,他一个新组的战队也不至于威胁到他们。”

    骆招招一惊,“什么意思?”他今天晚上去应酬的时候,提及下个月的这场赛事,另外几个老总的确是支支吾吾的像有什么隐情一样,但是贺晚究竟猜到了什么。

    贺晚揉揉头发,“观众不是瞎子,里面有猫腻的话他们能看出来,但是贺正义都这么大手笔又办俱乐部又赞助的,不可能不保证他能过的。”

    贺晚半眯起眼睛,浅笑着问:“他们是不是挖了人?”

    话刚说完,电脑突然响了几下,贺晚一眼扫过去,瞥见steam上的几个对话框里花里胡哨的服装一脸懵逼,连自己要问什么都忘了。

    余究这人,是不是真的人傻钱多???

    ·

    另一边余究在steam上刚完成交易,看着交易对话框心满意足,说好了送衣服就绝对不含糊。他特意选了绝地求生里最贵的四套衣服给贺晚送了,春夏秋冬轮着来。

    排面!

    换了号才想到直播的时候贺晚咬牙切齿说出的那四个字。

    艹粉?

    啧,概括的还真准确。

    他转过头,随手扔了袋小饼干到贾成桌上,“老贾,你说你要是喜欢一个人,但是那个人说他不艹粉怎么办?”

    贾成差点给口水呛死,听明白之后看了眼他们队长,“你粉的那个主播跟你说他不艹粉?”

    余究点头,“嗯。”然后想了想,补充了一句,“笑着说的。”

    贾成翻了个白眼,过桥一个没注意摔进了河里,索性放掉鼠标,“队长。”

    余究眼睛亮了亮,“嗯?”

    贾成很认真:“强人所男是没有前途的。”

    余究:“……”

    余究转脸去骚扰队里的另一个突击位王六六,“六六,你说该怎么办?”

    王六六是个资深追星少年,他打比赛赚的钱一半都去养他家小偶像了,闻言想也没想,“偶像是神,他要艹你你就乖乖躺平,他要不艹你你就自动远离默默守护专注打钱。”

    说着抬眼看了下他们队长,一脸嫌弃的表情,“队长你一看就不是个合格的粉丝。”

    余究:“……”

    余究接连受挫,迫于无奈转头问队里的小替补,“小谢,你说该咋办?”

    小谢很慌,小谢不敢说话,小谢手一抖、嘴一瓢,

    “反……反艹?”

    “啪!”

    “啪!”

    两声巨响,余究吓了一跳,转头看见老贾扔了键盘一脸和煦地跟谢天说:“小甜甜啊,队长脑子有问题,你不用理他。”

    王六六义正言辞:“偶像是神!你们理解一下这四个字的含义行吗!反艹这种念头想都不要想!来,跟着我念,偶、像、是、神!”

    他说的认真,谢天慌的不行,立马道:“偶像是神!”

    余究:“偶像……是神,诶不是,六六你别跟我说你没有过这种念头。”

    余究眸子一凝,王六六愣了一下,眼神一对上就躲,抢过老贾手上的小饼干撕开包装袋往嘴里塞。

    余究笑道:“这不就结了。小谢是个有前途的孩子,我看好你哦。”

    谢天猛地被一夸奖,虽然不知道为啥被夸了,还是立马站起身鞠躬,“谢谢队长!”

    一个鞠躬还没直起身,训练室的玻璃门被推开,胡斌扫了眼气氛异常和谐欢快的训练室,走到自己位子前,也不坐下来,就只看着谢天道:“你不训练?富二代砸钱进来就可以不练了?”

    气氛一下僵住,余究眉微微蹙起,半靠回电竞椅里,拿了部手机在手里转圈。

    谢天原本就又敬又怕这些前辈,突然被胡斌这么一说,动也不敢动,僵了一会立刻坐回椅子里开了局训练场。

    老贾看不惯,出声道:“偶尔放松一下也没什么,你对一个孩子是不是太严厉了?”

    胡斌冷笑,进到训练场摸枪,“下个月就预选赛了,你们还有时间放松?你们不想入围我还想。”

    阴阳怪气的厉害,王六六一块饼干吃完随手将水杯递给谢天,“小甜甜去楼下帮我倒杯可乐上来呗,想喝冰的。”

    谢天愣了愣,抬起头来的时候眼眶周围都红了一圈,瞥见六六对他笑,一张胖脸上肉都堆在了一起。没忍住,噗地一声笑了出来,赶紧接过水杯小声道:“可乐喝多了不好。”

    王六六接的自然,“我知道,杀精,没事,我偶像是男的。”

    谢天给他一吓差点把玻璃杯摔了,再看那张白白净净的脸的时候整个人都慌了,快步往外走。余究在里面提醒道:“把门带上,顺便再帮我带份酸辣粉上来。”

    老贾:“我要一份大份中辣的麻辣香锅,谢了!”

    胡斌瞥了一眼合上的大门,勾起唇冷笑一声,视线落回屏幕上六百米外的靶子。

    他是副狙击手,自然是要练狙的。

    余究扫了一眼,“手不对,再往下一点;不对,再往上一点;不对,没压稳;不对……不对,这是在闹吗?”

    一连说了七八个不对,最后一句余究直接将手机扔到了桌子上,声音简直不耐烦到了极点。

    贾成和王六六对视了一眼,半起了身准备出去,余究嗤笑了下,身子往后靠,“你们别走。满配m24都不能一枪爆头,这么多天你都在练什么?”

    余究年纪不大,也才十九岁,队里除了谢天,只有王六六比他小半年,但是每个人都怵他。

    原因无他,电子竞技,菜是原罪。

    他太强了,所以他只是淡淡地说出这一句话,胡斌方才的气势就全部消失,紧咬着唇不说话。

    余究却起身走到他旁边,伸手按到了他手上,另一只手拔了耳机线之后按键盘,将他环在了一个圈里,轻声道:“六百米的移动靶,很难瞄准吗?”

    说着手下轻轻一点,

    嘭地一声,正中红心。

    胡斌被完全压制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看着屏幕上那个倒下来的靶子,脸色铁青,冷汗都快下来了。

    余究却还不放手,控制着人物移动,对准了另一个移动靶。八百米,m24的最远射程,他有的时候连静止靶都不一定能正好命中。

    男人的呼吸就在头顶,余究边笑边瞄准边压枪,“我也想入围,但是斌哥你这技术,是想让我一个人从头狙到尾吗?”

    余究笑着,随手点了下鼠标。

    点完他就放了手,看也没看往回走,音响里那声枪响传出来的一瞬,余究敛了眸,“要真想入围,就好好训练,我从来不负责带躺。”

    电脑屏幕上,八百米的移动靶,红心正中一枪向后倒去。

    胡斌将手缩到桌子下,两手交叉按了按,双手接触的一瞬间才发现手心全是冷汗。

    仿佛刚刚那颗子弹,是擦着自己的脸过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