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究微博发出去没半天,事情结果就出来了。

    PUBG官方证实那场游戏中的确有挂,不过是TXTV-nyy开的,透视挂。

    黑子一下灭了大半声音,可是余究不依不饶,好好的时间不去训练开始查那局的神仙究竟和镜下有什么关系,最后查出来nyy就是镜下小号。

    贺晚看着事情发展一阵始料不及,他这边超话还没端,余究已经把镜下给端了,效率高的令人咂舌。骆招招面无表情地打电话问他还要不要端超话,贺晚连忙让他住手。

    他点进余究微博底下看了看,再一次见识到了什么叫官方发糖,cp粉过大年。

    【牛批啊我的余神!这效率简直了!】

    【前几天说不嗑糖的都出来,你们看看余神对玩玩这个上心程度!】

    【我操操操操!余神这男友力max啊!】

    【上一次也是这样吧,玩玩还没发声,余神就出面了。】

    【嗑!都给我嗑!!!往死里嗑糖!牙不坏就别停!】

    【余究真不愧是国内电竞第一人啊,官方都帮他这么快打脸的吗!】

    【那是,PUBG还指着我们余神帮他们做宣传呢,那个镜下算什么东西?】

    游戏做比赛、做职业、跟直播平台签协议,其实归根到底都是为了打响知名度,PUBG这个游戏就算再好玩,没有人帮他做宣传也做不大市场。

    而在主播和职业选手之间,官方连考虑都没有就直接弃了镜下,简直是在告诉所有人,跟余究比起来,镜下真的连个鸡儿都不算……

    而且因为nyy被查出来是镜下小号,镜下立刻就被官方警告并且禁号了,连带着TREES都被牵连。

    贺林坐在别墅二楼隔出来的办公室里,脸色铁青地看着微博上的消息和绝地求生官方发给战队经理的警告函,恨不得当场就将镜下撕碎了从三楼扔下去。

    开挂行为是被所有人所不齿的,贺林一开始想签镜下也不过是因为想用他在直播界的人气,而至于究竟给他放在哪,一队是想也不用想。

    想了半天定了个二队的位置,结果这人还没进来就给他捅了这么大一个麻烦。操/他/娘的!

    贺林气结,甩手将手机扔到了地上,砸在砖墙上发出一声巨大的撞击声,紧接着就是手机屏幕碎裂的声音。战队经理去贺正义那边汇报情况去了,要是被爸知道自己还没打比赛就被发了黄牌……

    贺林想都不敢想,脸色越来越青。周世凯从外面进来,蹲下身将手机拾起,翻看了一下,“全都碎光了,sim卡还要吗?”

    贺林压着脾气,“不要了。”

    “好的。”周世凯点点头,直接将手机扔到了垃圾桶里,然后抽了把椅子出来坐下,双手交握抵在下巴上,笑着问:“小林这么生气是为什么?”

    贺林憋屈得不行,张张嘴又给憋了回去,像是说什么都无济于事一样。周世凯就坐在他身边,顺势揉了揉他头发,“你真的是贺晚的弟弟吗?他遇事可从来不会像你这样。”

    贺晚对所有攻击的话都不放在心上,但一旦处理起事情来却是蛮横的不容置疑。

    周世凯记得贺晚接任SUN队长的时候,其实刚成年。他们知道贺晚厉害的不行,但外界全都当他是个孩子,认为贺晚压根就不可能挑起SUN的大梁。

    但是置疑声音传了一天,贺晚没管;两天,贺晚没管……传了一个月,贺晚去参加了一个比赛,直播镜头扫到他面前的时候,贺晚笑着说:“有人说我挑不起大梁?看着。”

    手下一顿操作,等到结束的时候,众人发现,SUN不仅是战队第一,贺晚个人积分也将第二名甩掉了将近一千分。

    那时候采取的还是老一套的计分方式,第一名五百分,往后递减,而现在积分方式改变,再也没有人敢说自己可以在正规比赛上甩掉第二名几百一千分。

    就连余究,努力成那个样子,张扬得天下无双,周世凯也不确定他究竟能不能跟全盛时期的贺晚比一比。

    贺林听见贺晚的名字原本就不开心,眼睛一瞟又看见周世凯一脸回忆的模样,胸腔一股无名火噌的就涌了上来。他一下站起身,冷着声音说:“是,我是不像他。但是他能做到的我也都能做的到!”

    说着贺林踢了一下椅子就想走,周世凯手下落空,将手收回虚虚握成拳,冷了眸子,缓声道:“站住。”

    他轻易不发火,在外界看起来都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是以冷不丁这样说话,贺林都被他吓了一跳。半疑惑着转过身,发现周世凯已经恢复成了往日的样子,眼睛往椅子瞟,示意他坐下。

    贺林犹豫了,周世凯也不强求,只是慢声道:“镜下本来就是我们用来打响知名度的一颗棋子,现在牵扯到余究,关注度只会更高,这是好事。”

    贺林皱眉,“可这都是负面影响。”

    周世凯双目凝向他,探究半晌,道:“黑红也是红,况且我们本来就没打算让他进到一队一起打比赛不是吗?你在担心什么。”

    贺林愣了一下。

    是啊,他在担心什么?

    这件事是镜下违约在先,他连钱都不用出,自己究竟在担心什么。

    他想着想着面前就浮现了一张脸。是自己第一次站在那个精致又大气的别墅里的时候,浑身是光的少年略显不耐和生气的眼。

    张扬肆意的光轻易掠夺所有人的眼睛,可就连那个不耐和生气都不是给自己的。

    好像自己压根就入不了他的眼,而在贺林眼中形象一向高大的父亲竟小心翼翼地看向那个少年,笑着说出好好相处的话,转脸却在沙发上温柔美丽的女人哭出来的时候,被狠狠地打了一顿。

    贺晚没动他。

    从头到尾,贺晚连个眼神都没给他,直接跟自己的父亲扭打在一起,一拳一拳将他心中那个父亲的形象打碎。

    贺林活到今天,也不敢在贺正义面前喘口大气,但是贺晚却能因为他出轨、因为他带了个私生子回来伤了母亲的心,二话不说就将他打了一顿,骄纵的富家公子模样。

    贺林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明白,贺晚那个时候不过才15岁的少年,究竟是怎么把贺正义打的不敢还手的。

    等到想明白的时候才恍然觉得,是因为愧疚。

    贺正义做错了事,所以就算是自己儿子要跟他打架他也不敢动手将他伤的太深,渐渐地,连贺林都觉得自己对贺晚有愧疚。

    贺晚永远是对的,他永远是站在最高点的太阳。

    而贺林,一直就生活在他的阴影之下。

    小时候是见不得人的私生子,就连母亲和父亲终于结婚了之后,他顶上也有一个优秀到让人移不开眼睛的哥哥。

    就算贺晚不在贺家,就算他不觊觎贺家的家财,到了任何场合,贺林把自己包装的再光鲜亮丽,也总会有人问:“你哥哥最近怎么样?听说他前段时间比赛又拿奖了?可真是了不起啊,为国争光。”

    为国争光,呵,可真是一个镶满了金子的词语。

    贺林没法再往下想,越想越觉得心下烦躁,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皱了皱眉道:“没担心什么,直接跟镜下解约吧,反正也没什么用途了。”

    说完他就准备走,转身的时候想到了一件事,亮了亮眼睛问:“那个人谈的怎么样了?”

    周世凯原还在打量着他,闻言收回了视线,也站起身道:“还好,基本定下来了。”

    定下来了……

    那入围的名额也就基本定了。

    贺林心情稍微好了点,还想多问两句的时候,周世凯已经从他身边走过准备去训练室了,他便住了嘴也去训练。

    可走到一半周世凯又转了身,笑着跟他说自己要打个电话让他先去。

    贺林不疑有他,训练室里前段时间从各个榜单和俱乐部招过来的人都在认真练习。周世凯看了一眼,一盘散沙。

    他开始怀疑自己的选择是不是正确的了。

    贺林究竟哪一点像贺晚了?

    ·

    另一边余究处理完这些破事,终于准备睡觉的时候,花眠一个电话给他扫了过来。

    “闭嘴,有事等我睡醒再说。”余究不耐烦地直接撂了电话拉下眼罩,但是花眠又给他打了过来,像是有什么急事的样子。

    “你先别挂,我问你件事,你们队里这段时间有没有什么异常?”花眠开门见山直接问道,余究也愣了愣,道:“什么意思?”

    花眠压着声音道:“刚刚乐乐跟我说他前段时间被人联系了,说是愿不愿意跳槽去别的战队。”

    乐乐是YUU的突击手,余究有点印象,问:“怎么了?”

    花眠道:“这小子这些天就一直魂不守舍的,今天要不是我逼他他还不说。操了,你知道那个贺林吧,就是晚哥他弟弟,挖人挖到我这来了,幸好晚哥前几天出面辟了个谣,不然我还真怕他去了TREES。比赛前夕在这一个个砸钱挖人,他妈的能不能有点素质。”

    花眠越说越气,说到后面也顾不得压声音了,直接道:“还有周世凯,不就是贺林从DYG挖过去的吗?他这是想得罪一圈啊我操,你自己注意一点,看看你们那边是不是有什么情况。真的服了,我都怀疑贺林是不是晚哥他弟啊,做事这么不厚道,我弟要这样我第一个就给他揍死,丢人现眼。”

    余究眯了眯眼睛,他道:“我这没情况。还有,贺林他真不是贺晚弟弟,你别划等号了,挂了。”

    贺晚不认的人,自然不是他弟弟。

    余究躺回床上,蒸汽眼罩正发着热,他扯下来遮住眼睛,想了想。

    情况吗?还真的有。

    余究轻勾起唇,最好别出幺蛾子,不然他真一个说不好把小主播拉了回来也不是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