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弟弟”在游戏里属于讥讽的黑话, 最直白的意思就是“你不行,太嫩了, 过分菜鸡”, 所以当贺晚直截了当地说出这一句话之后, 全场哗然。

    两个解说面面相觑, 正想着该怎么岔开话题, 贺晚大喊了一声:“nice!”

    只见屏幕右上方,击杀公告明晃晃地挂着:

    [sun-lightt使用mini14爆头击倒了trees-hlin]

    mini在游戏中算不上一把多么厉害的狙击/枪,无论是射速还是威力都不是上佳,可是当余究手里拿着这把枪跟贺林对狙的时候,生生把mini14玩成了98k。

    不得不说, 是漂亮的。

    比较讽刺的是, 贺林落地捡了把m24,至今一枪都没有放出来, 玩成了一根烧火棍。

    余究将他击倒后直接补死,压根不给trees救援的机会, 很快贺林便被淘汰了。

    解说台上贺晚并不多言,但是一声叫好和表情已经代表了自己的立场;而赛场之上, 在最耀眼中心的那个青年, 唇角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 轻飘飘地便将出现在视野里的敌人歼灭。

    贺林脸色铁青, 冷着神色开始ob队友。

    但是trees四个人里面,胡斌是sun过来的副狙,周世凯虽说有点实力但本职还是突击位;至于另一个队员, 综合实力还行,可拉到这样一场狙击场上,到底有些乏力。

    dyg尝试过救他们,发现很难便作罢。等到两局沙漠图结束,场上积分已经定了下来。

    “至此今年国际联赛中国区的预选赛便结束了,在这里让我们恭喜取得入围名额的五支队伍,他们分别是sun、dyg、yuu、烈马和lion!!!”

    “……”

    贺晚站在主持人身边,微侧过头看大屏幕上积分排名。

    十局游戏下来,sun甩开dyg整整20分,lion则因为最后在沙漠图的表现优异,高出第六名的trees七分,拿下了最后一个入围的名额。

    现场观众激动地站了起来,已经将近十二点了,但是场馆内气氛却空前的高涨。

    主持人一开始还cue贺林他们战队,但是自从贺晚出来了之后,连多提一句trees都不敢。

    那几个人,明显得罪了贺神,谁会在这个时候不知趣地去戳贺晚。

    找死。

    等到各战队开始说感言的时候,贺晚悄摸摸地绕到众人身后,缓慢而又小心地一路往场下退。他并不想抢这些人的风头,也不想在最后被人单独拎出来采访。

    在路上看见了trees,贺林瞥见他,捏了捏手腕不甘心地喊了一句:“哥。”

    贺晚抬起眸子。

    他其实对这个弟弟是真的没什么印象,贺正义把他领回家的第二天,自己就因为上学住校去了,所以并没有电视剧里演的那些豪门之间子嗣相争的场面出现。

    而对贺正义和他小三的怒意,贺晚也不至于转移到一个孩子身上。哪怕老妈因为抑郁症去世了,贺晚扪心自问,除了一开始的时候有些冲动,他真的没有怪过贺林。

    但是那个贺家,脏污、不堪,他并不想再踏进去,自然也不会认这个弟弟。

    可贺林这次做的事,实在是让他看不起。

    他顿了顿步子,不轻不淡地丢下一句:“回去跟贺正义说一声,电竞已经是正规赛事了,打假赛可能会被判刑,不想在牢子里过日子,就别再做这些蠢事。”

    贺林闻言脸色一白,身体半僵硬着,嗫嚅着道:“你…你怎么知道的?”

    按理说他们明明做的很秘密,而且任谁也不至于想到dyg会和trees合作,就连论坛上也在传dyg会针对trees,贺晚怎么能看出来的。

    他一脸震惊,贺晚一见这反应就知道他也参与了,凝了眸子转了一圈看向周世凯,缓声道:“你教他的?”

    周世凯浅笑,依旧从容,“队长想赢,我就帮他,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吗?队长。”

    贺晚听见最后两个字,心下一阵恶寒,眯了眯眼睛,“你倒是胆子大。”

    一边贺林见这幅模样,思索几瞬立马就察觉出了不对劲。

    周世凯这是将自己完全从这次事故里摘出来了!

    身周全是嘈杂的欢呼和叫喊声,他不敢置信地问:“周哥…不是你跟我说你和陈猎关系好,一定能将我们带进前五的吗!?”

    就连lion那个打假赛的队员,也是周世凯去联系的;甚至胡斌,都是他挖回来的。

    结果现在轻飘飘一句“队长想赢”就过去了?

    将全部责任推到了自己身上!?

    贺晚眯了眯眸子,知道会有瓜。

    但他懒得参与trees内讧,更不愿意再跟周世凯有联系,汪丛明还在后台等他。

    贺晚拔腿就走,trees会出什么事,和他并没有关系,他已经澄清两次了,以后如果再有人硬拉着他给做广告……

    他发誓,他真的会抡起键盘教做人的。

    ·

    贺晚拧着眉往休息室走。

    按理说sun拿下了第一的好成绩,不仅队员,就连教练和经理也该去场上。

    可是汪丛明说什么也要在休息室里等他,临上场前还冷着脸跟他说:“贺晚我跟你说,我一会等不到你我就把你手机号拿去论坛卖。”

    贺晚:“……”

    绝了。

    这人在观众席抓到想走的他之后,第一时间就把人手机抢了过来,二话不说给自己打了个电话,然后又熟练的点开淘宝,翻进地址栏,直接拍照片。

    贺晚当时瞠目结舌,半晌无奈笑道:“老汪你这是做过多少拐卖人口威逼利诱的事?”

    汪丛明眼都没抬,“就俩,一个你一个余究,没一个让人省心的。”

    贺晚想到这里愣了愣。

    怎么办,sun真的拿了冠军,他答应过余究面基的。

    要不不去了吧,可是按那人的性子,他要是真不去,贺晚敢肯定,自己明天直播的时候,余究能砸礼物砸出花儿来。

    啧,麻烦。

    他揉了揉头发,心一横还是往休息室所在方向走去。

    来都来了,现在出去还不知道多少人在堵他,不如跟sun一起走。

    推开门进去的时候,汪丛明正坐在沙发上看房间里显示屏上的画面,正好播到sun。见他进来了,头也没抬,拿着个鸡爪往旁边给他挪出一个空位来。

    贺晚勾勾唇,走到他身边坐下,很自然地拿了一包零食拆开吃,“还生气呢?”

    “呵。”汪丛明别过脸不理他。

    真的是,三十多岁的人,跟个小孩一样,老夏刚刚见到他怨念都没这么大。

    他刚刚被场上那几个人的骚操作气到,脸一黑就准备出去给贺正义打电话。太儿戏了,电竞比赛哪是能让他这么随意操控的东西。

    结果汪丛明似乎是在显示屏上看见了他,追了上来将他带到sun的休息室。

    就连夏祖,原本站在场上队员身后的,居然也提前下了场过来找他。

    汪丛明没问他当初到底为什么要退队,只是哑着嗓子问他为什么一直不回来。

    他当时退役的时候,整个战队只有三个人知道原因。

    他、夏祖、周世凯。

    所以当汪丛明这样问的时候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在对方要求他去解说两场露个面的时候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一开始他不知道汪丛明意欲何为,但是这一个多小时下来,想不明白也明白了。

    不仅是告诉别人他还在,也是在告诉自己,他并没有被忘记。

    场上的泪水、掌声、欢呼,每一个都是证明。

    汪丛明管理学的很好,心理学也不错,一眼看见贺晚就知道他割舍不掉赛场,所以才会将人推上解说台,妄图通过这么笨拙的方式留下他。

    可是很难,就连夏祖见到他的时候也只是皱着眉头一言不发。

    贺晚勾勾唇笑开,汪丛明似乎已经放弃了,等到屏幕黑掉的时候起身道:“他们要回来了,见一面再走?”

    自然会见一面的,见一见没有他之后的sun是什么样子。

    比赛区和休息区隔的不算近,但是门被推开仿佛就在两分钟以后,贺晚剥了一颗糖刚塞进嘴里,就有一阵快速的脚步声闯过来。

    他愣了愣,回首的那一瞬间,先看见的是贾成。

    这是他走了以后,唯一一个还留在sun的一队队员。

    此时他激动地都快说不出话来,怔怔地站在门口盯着他。

    半晌,贺晚浅浅笑开,张开双臂道:“不拥抱一下吗?”

    贾成这才反应过来,猛地一下冲上来抱住他,像至亲战友一般紧紧相拥。

    贺晚心里五味陈杂,表情管理却极好,脸上一直带着笑意,很自然地往前看去的时候,却瞥见刚刚在场上散发出肆意光芒的青年,此时站在门边,眼底有一抹浓的看不清色彩的晦暗。

    ……

    一般来说这种赛事结束之后,为了防止出现意外,都会等现场观众走了才让选手走,所以汪丛明买回来的那些零食真的派上了用场。

    庆功会直接变成了一个茶话会,到最后甚至连隔壁yuu的花眠都挤进了这间屋子。

    一群刚打完比赛的青年人兴奋不已,吃着喝着聊着生生将时间耗到了凌晨一点。

    最后还是老夏看了眼时间,皱着眉头说让他们早点回去休息,要开始准备亚洲邀请赛才将人塞上了车。

    贺晚自己开了车过来,走到停车场才发现刚刚被他们那些人闹着将钥匙藏了起来,就是怕他又一声不响地走了。

    白日里喧嚣鼎沸的场馆此时寂静无声,贺晚摇摇头笑开,重新回到休息室。

    还没走到门口便瞥见门里一道亮光,他顿了一下,推门进去。

    沙发上躺了一个人,身子蜷缩在狭小的空间里,轻蹙着眉头补眠。听到声响他才睁了睁眼,看清来人之后立马站起来,轻声唤道:“前辈。”

    贺晚也愣了愣,回过神来看向余究道:“我回来拿钥匙,刚刚被花眠藏起来了。”

    余究闻言立马道:“我帮您找。”

    花眠可能经常做这种藏东西的事,两个人足足找了十分钟才从薯片盒里将钥匙找出来。

    贺晚原本是想着拿到钥匙就走的,但是一转眼看见余究并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不由地就顿了脚步,问了句:“你不走吗?”

    明明刚刚他是看着一队几个人和老夏一起走的。

    余究顿了一下,放在队服里的手握成拳又松开,唇边浅浅勾起一个弧度,“我在等人。”

    贺晚心里一惊,安慰自己不慌,不可能被认出来的,面上强装淡定地问:“等谁?”

    余究唇边笑意更甚,像极了宣传海报上用来艹流量的明星:“等一个我很喜欢的小哥哥,他答应我拿了第一就跟我见面的。”

    他轻声道:“我在等他赴约。”

    作者有话要说:  余神:想不到吧,我面对面也能撩哈哈哈

    ·

    叮!球球的突然更新,请查收~

    本章评论区掉落88个红包,比心心~~~~

    ·

    感谢赴安、道友一枚x2、亦挽、在南或北、香香曲奇、花花酱配小饼干、牧紫伊、喵q、汣顭的地雷,感谢小漆777的火箭炮;谢谢一杯奶茶_、等风来、steelo、沐七、阿羽、半枫荷er、香香曲奇、瑾之、拖延症晚期患者、argento、riko、骤雨覆鲸波、六子、羬墨、清歌韶晗、卷卷、桥南河西、月月月末、柚屿、昔言、傻无妨、尽欢、半壶milk、柳暗花茗、籽琰、风丝绸缎、沐、餍疯、风华甜橙、锦祠浇灌的营养液。

    球球敲爱你们der~~~~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