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晚说完这句话之后, 屏幕上人物就顿住了,紧接着耳麦里传来了一道清脆的硬物掉地的声音。

    估计是鼠标。

    他笑着收了镜, 走到余究身边瞄准刚刚他没有打死的漏网之鱼。

    就在贺晚以为自己要喜提男朋友的时候, 耳麦里那道熟悉的声音伴着一声低低的叹息响起,“小哥哥, 你直播麦关了?”

    贺晚:“嗯。”

    “真的是…太有吸引力了啊。”余究低声道,控制着人物走到掩体后,恢复好情绪半揶揄着说:“可是你不论是直播还是跟我打电话的时候, 都用了变声器呢。”

    贺晚:“!”

    这么刺激的吗,这小朋友早就知道了, 一直憋着不说在玩他?

    贺晚笑容收住, 眯了眯眸子,危险地从吼间发出一声疑问,“所以呢?”

    “所以小哥哥,你不诚实哦。”余究浅笑着,“补偿还是不要换了吧, 你进sun来打比赛怎么样?”

    贺晚闻言怔住一瞬,扭头看见弹幕已经全部都是问号、纷纷问着这对狗男男到底在背着他们聊什么的时候,眼神微暗, 开了直播麦,说出今晚的第三句“考虑考虑”。

    【嗯???考虑什么, 玩玩你刚刚麦坏了!】

    【哇!这两个人当着我们面达成了什么交易吗!】

    【啊我不行了,我出资给玩玩换个麦吧,那么重要的时候坏了算什么事啊!】

    【集资加我一个!】

    屏幕上游戏人数还剩二十多, 余究说完那句话之后意识到他已经重新开了直播麦,莫名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秒就听见这人笑着跟粉丝说:“麦是有点坏了,你们等我一会,我去换个好的。余神一个人能吃鸡吗?”

    余究捏捏手腕:“能,你早点回来。”

    得到肯定的答复后,贺晚看了眼位置,控制着人物移到了安全区的房子里。

    说是换麦,不过是将修音全部关掉。

    他刚开始直播的时候,骆招招就送了他一个五位数的摄像头,只是他不想露脸,也不愿意消耗lustre的人气,所以一直没用过罢了。

    退役的事解决了之后,夏祖找到他,问他愿不愿意再回去。

    没什么可不可的,还有半个多月sun就要去釜山打比赛了,他不可能现在突然插进战队里,那会扰乱了他们一直以来的训练节奏。

    但如果真像夏祖说的,实在缺人的话他也可以当个替补;可刚刚那样抛出橄榄枝却被小队长拒绝了,他莫名就有些不爽。

    贺晚推开椅子,拿出从收到之后就没有拆过封的镜头,走回桌前发现居然刷了个天命圈,他还好好地活着,而余究正站在他身边,一边熟练地压枪一边给他做人肉掩体。

    贺晚嗤笑了一声。

    这小队长还跟他装呢?

    其实早就该发现有不对劲的地方,站在电竞圈顶点的男人,怎么会一点理由都没有的就跑到他直播间开始常驻?预选赛那天又突然跟自己说某个直播的小哥哥?

    以及前几天那事……

    花心大萝卜也没有这样一个人带两波节奏的。

    闹呢不是?

    贺晚捏了下手指,好笑地弯起了眼睛,他倒要看看这人一会还想怎么说。

    补偿不换?

    好啊,那他回sun好了,做个纯打比赛的“队友”,去他妈的网恋。

    他将摄像头安上之后,重新坐了下来,圈里人已经不多了。

    观众见他回来,在弹幕问他一些问题,他只是轻声发出几个单音,并不多做回答,偶尔却会出声提醒余究方位和敌人。

    紧接着,粉丝就发现了有什么地方不太对。

    【嗯?玩玩声音是不是变了?】

    【忘开修音了?】

    主播开直播的时候用修音不是什么秘密,只要不是修的很过分的,其实观众都能接受。

    【好像是,玩玩本音也很好听啊,之前为什么要修音?】

    【而且是我错觉吗,玩玩拿了麦回来技术变好了?】

    【这个老粉解释一下,主播只要一和余神一起玩技术就会变好,这是个玄学,无解的。】

    等到吃鸡界面跳出来的时候,贺晚勾了下唇,朗声道:“余神先别退队?”

    余究听见他声音有变化的时候就慌了,现在听他这般淡然地扔出这一句,不自觉地就捏紧了刚刚就已经摔到地上去过的鼠标,压着嗓子应了一声。

    他缩小游戏画面,将直播界面放大。

    耳麦里的声音有延迟,他又担心贺晚像刚刚那样关了直播麦跟他说悄悄话,连游戏的声音都不敢关。

    结果下一秒,他突然想给自己上柱香。

    因为从来没开过摄像头哪怕露一次手的菜鸡主播瞎鸡儿玩玩,他露脸了。

    除了在役的那段时间贺晚有开直播露过脸,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摆弄过摄像头,是以刚开的时候他还有些疑问,换了个角度轻声问:“能看见吗?”

    然后又自己打开了直播平台进房间看效果。

    观众早就傻了眼,足足三十秒内,没有一条弹幕出现。

    而紧接着便是如潮水般上涨的人气值,余究一边看着左上角主播人气值呈指数增长,一边脑内飞速运转,想着自己还有没有补救的办法。

    哔了狗了,他早该知道他家小哥哥肯说出来那句话就是做好准备了的。

    这他妈现在还怎么玩!

    赔了夫人又折兵吗?!

    之后等到直播间人数飙到三十万并且还在继续上涨的时候,终于有观众发出了第一条弹幕。

    【我……草!!!!!!!!?】

    【操操操!!!!】

    【我死了!】

    【这特么是什么玄幻灵异事件!?】

    【我猜到了玩玩会很好看,我没猜到是这样的。】

    【我猜到了……我猜到个屁啊!你们打职业的都这样玩的吗!?】

    屏幕上那人,干净明亮。背后是偏暖色调的卧室,卧室墙上挂了几幅画,有山海天色、也有市井人物。

    背景大多都是异国小镇,浓厚的油彩、清爽的颜色,却都不及椅子里懒散坐着的这个人亮眼。

    他唇角勾起一道玩味的弧度,挺拔俊俏的鼻梁;眼睛是纯粹的黑,像极了漩涡,一下一下地勾着人。

    眼珠一直在动,看见有意思的弹幕便会笑开,其间色彩闪烁,立刻就将暖色的卧室渲染地更加温柔。

    这张脸太好看了。

    如果说看直播的受众和看电竞比赛的受众不是一拨人,但是喜欢既好看又厉害的人却是人的通性。

    况且这段时间内,从贺晚突然出现在pubg预选赛的赛场上开始,这个名字和他的照片就在各个网络频道上传播开来了。

    是以就算是只看直播的云玩家,认识他的人也不少。

    贺晚甚至来不及细看,弹幕就唰唰唰地飞过。

    【我不是瞎了对吧?我的确不是出现幻觉了对吧!】

    【这不是贺神对不对,这是我们的菜鸡主播对吗?(开始做梦)】

    【妈个鸡!!!玩玩你别笑了,这确定不是在我心上狙了一枪吗!?】

    余究瞥见这条弹幕,颇为认同地点了点头。

    小哥哥一笑,真的跟在他心上狙了一枪没两样,他命都可以给他。

    而耳麦里那道声音却适时响起。

    “因为答应了你们余神一些事情,所以决定要不现在就露个脸吧,还满意吗?”

    【满!意!】

    【我他妈简直满意到要爆炸了呜呜呜!这是什么神仙颜!?】

    【玩玩我说错了,我不仅可0可1,我还可以自攻自受,你要我口我绝对不手。你上我吧,我喜欢你身后那张床!】

    看见这个,余究视线不自觉顺着飘到贺晚身后那张床上。

    暖棕色的,很大,起码能两个人在上面玩游戏……

    操了。

    他用手抵住唇,轻咳一声,手机铃声适时响起,他只瞟了一眼就给挂断。

    花眠打的,他现在没心情认儿子。

    而弹幕上终于有人开始质疑。

    【先别激动,这只是长的像吧?贺神怎么会做一个小主播,而且明明技术就超级菜啊!】

    【这怎么可能是贺晚,最多就是长的像,你们先别颅内**!】

    屏幕里的人却笑着点头,“我真的是贺晚,要我把身份证给你们看吗?”

    【……】

    【我操了。真的是贺神,我这段时间到底粉了一个什么宝藏主播。】

    【所以我就说怎么可能有主播菜的那么真实!这他妈全都是套路啊!!!】

    【我不行了我死了,怪不得余神为什么死赖在直播间不走呢,我他妈佛了。祝你们两个百年好合好吧!!!】

    【气到吃狗粮……狗粮真好吃嘻嘻嘻,老板再来一吨!】

    【我是民政局,我自己走过来了,有人要结婚吗?】

    【贺神对不起!我之前不该撕旗子的,您觉得双神好听还是鱼丸好听!您说哪个好听我就给您扛哪个!?】

    贺晚挑了下眉,随便回答了几个问题:

    “嗯,直播的时候就是过来玩玩的,我要是正经玩不是欺负人吗?”

    “余神?我跟他以前不认识,最多就是比赛的时候见过一面,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待我直播间。”

    “cp大旗吗?别扛了吧,我觉得你们余神还是应该以事业为重的,对吧余神?”

    到这时候观众才想起来余究还在直播间,纷纷催促着他回答,甚至连早生贵子这样的祝福语都打了出来。

    余究凝着屏幕上的贺晚,视线不自觉落到那张暖棕色的床上,眼神暗了暗,唇边泛起一抹笑。

    他开麦道:“小哥哥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手下却拿过手机打字。

    余究:小哥哥,我事业心不重的,您看我还有救吗?

    作者有话要说:  鱼鱼:您看我还有救吗?

    晚晚:没救了,走好,一鞠躬……

    鱼鱼:好嘞!夫夫对拜,送入洞房!

    晚晚:???

    ·

    感谢大家的营养液和雷。

    球球手抽参加了晋江的活动,一个雷和一瓶营养液全都算一票,好心的小可爱们给我灌点白色粘稠的液体吧嘤嘤嘤。

    通知(高亮):明天(4.30)不更,后天(5.1)日万。

    球球爱你们,比心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