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究被他突如其来的主动吓坏了。

    印象中贺晚从来就不是一个多么主动的人, 明明看起来强的没边, 一碰到这种事只有撩到他脸红心跳才会稍稍给点好脸色。

    而上一次贺晚主动还是问他要不要网恋。

    余究怔了一下。

    完蛋, 小哥哥上次问他之后他犯傻拒绝了, 这次可不能再作死。

    水池里积水往下流,声音缓慢低沉, 贺晚发狠般地说出那句话之后就稍稍退开了一点。

    他刚刚突然就很生气,咬的也重,此时能明显地看到余究下嘴唇红肿了一块,心里正有些发了气之后的小内疚, 那张脸就又凑到了自己眼前。

    小队长依旧笑着, 轻轻地碰了一下他的嘴巴, “好, 我不走。我陪你把错过的那个奖杯拿回来。”

    ·

    四排赛上半场结束。

    一二名都是韩国战队, sun第三,第四是一个泰国战队,日本队第五,yuu第六,另一个韩国队rt跟在第七。

    韩国解说又开始膨胀, 就看见余究上了场。

    “sun的队长终于上场了吗?这是留了王牌一直没用吗?”

    “啊哈。我记得单排赛是lustre打的很出色, 但是第二天的双排, sun的队长并没有取得名次呢,现在上场局势也不好说呢……”

    “是啊,而且现在比分咬的很紧,真的说不清会发生什么情况呢。万一rt追上来了也说不准呀!”

    贺晚入场迟, 耳机带到一半听他们这么说,下意识转头看去。

    哪来的这么大自信啊。

    他们现在和wag之间差了二十一分,还有四局,会发生什么真的不好说。

    他转头看了眼余究,伸手把他的耳麦往上提了提,看了下他眼睛,“受不住记得说,你躺那躺着我都能带你吃鸡。”

    余究一怔。

    不行了,小哥哥怎么这么a。

    他勾唇笑,“说了六六他们不就知道了吗?”

    贺晚睨他一眼,“你以为你还能瞒多久?”

    一个战队,天天吃住睡都在一起,这人能瞒下来这么久也真是不容易。

    余究见他认真的模样,笑了笑,伸手戴好耳机,“好,听你的。”

    比赛开始,依旧是四局地图轮流来。

    贺晚原本以为余究会出事,前半程打的挺谨慎,之后发现这人状态很好之后索性就放开了打。

    积分差的不多,但要追上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就算连吃四把鸡,万一wag四局第二,那也就追回了16分,还是多拿点人头靠谱。

    他眼一凝,在上城区二楼梭巡了一圈,恰好看到一件黄衣服进到视野里。

    来不及多想,贺晚直接开枪。

    他手上是sks,削弱之后威力不是很强,但是命中头部的杀伤力很大,一枪过去water就发现自己掉了半管血。

    wag队长微微一愣,印象中能把狙用的这么出神入化的,好像只有lustre了。

    他退到墙后打药,想起来比赛开始前不经意在洗手间听到的对话。

    因为崇拜的选手是中国人,所以water的中文学的还不错,他清楚地听到了lustre和那支中国战队队长的对话。

    lightt生病了?

    还可能退役?

    而且……这两个人之间是不是……

    他怔了怔,一时间竟不知道该不该直接送贺晚一个人头。

    偶像想拿金奖的话,他让让应该……也没什么吧?

    正犹豫间,water通过窗户准备换位置,谁知道刚露头的那一瞬间,又被连狙两枪,直接倒地。

    他一下就笑了出来。

    让什么让,lustre那种水平的选手,哪里就到了要他让的地步。在比赛场上,全力以赴才是对对手的最大尊重。

    在耳麦里给队友报点之后,water就往后躲了躲,谁知道队友还没等来,先等到了一颗手榴弹,还是瞬爆的那种。

    [sun-lustre使用破片手榴弹淘汰了wag-water]

    真的是他。

    water捏了捏手腕,转手ob队友继续指挥。

    余究看见右上角击杀公告的时候,兀地一下就笑了出来,开麦道:“小哥哥,那可是你粉丝诶,这么不留情面的吗?”

    贺晚看都不看他,换位置重新开镜,按下快捷键,“如果你在对面,我只会打的更凶。”

    余究:“好的,我知道我对你更重要了。”

    贺晚:“???”

    王六六被吵的不行,直接开麦怼:“你能不能不骚了!万一有小姐姐在监听怎么办?”

    余究不骚,他一个狙位直接换了冲锋/枪去water之前在的那栋房子了。

    两分钟后。

    [sun-lightt使用ump9击倒了wag-way]

    [sun-lightt使用ump9淘汰了wag-way]

    “挺肥啊这俩人,有个六倍,小哥哥你要吗?”

    王六六看得一脸惊奇,“你拿着把尤麻批突死了人家?不给留点面子的吗?!”

    ump9这把枪很适合新手用,也适合前期作战。但是到了这种高度的赛场上,中后期用这把枪简直是在作死。

    所以当余究用ump9淘汰了wag的那个人之后,场面就炸了。

    谢天在后台终于缓过来劲儿,一脸羞涩又兴奋地看着大屏幕,看到几个解说相顾无言,内心突然就顺畅的不行,顺手点开了论坛。

    【lightt终于上场了,他今年去釜山是半场游吗???】

    -我也觉得很惊奇啊,按理说lustre和lightt都在sun ,不应该拿金奖很容易吗?现在这第三???什么鬼哦!

    -而且为什么贺晚是替补啊,他们队明明有一个技术特别一言难尽的。

    -佛了,这一队是飘了吗?这么正规的赛场上也打的这么随意,到时候跌出入围可真让人笑掉大牙了!

    -我之前对sun很看好的,但是他们今年的态度也太迷了吧。

    -他们家那个新人技术真的很……sun是不是没人了啊!

    -看后续吧,上半场打成那个卵样,还不知道余神能不能掰回来。

    汪丛明一直关心着这孩子会不会有事儿,此时瞟到他在看论坛,也点进去看了几眼。

    看完之后就直接拿过了他手机,“决赛圈了,看屏幕,一队那几个老畜生一年就这么几次正经的时候……当然,你不是老畜生。”

    手下突然一空,谢天怔了一怔。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抬头看着夏祖,问:“教练,我是不是很差劲啊?”能在国际赛场上打成那样子,也不怪别人说他。

    “没有。”夏祖看着屏幕,想都没想直接回。

    又过了几分钟,等到一队终于吃了鸡之后他转过头,盯向谢天,“你一点都不差。”想了想,他道:“你们队长刚进队的时候跟你差不多,只不过他狙稍微好一点罢了。”

    “他是从青训营上来的,原本考察没合格,没打算要的,后来出了些事。”

    谢天怔愣一下,缓缓点头,“嗯,我知道……前辈退队了。”

    那段时间的sun青黄不接,连去别队挖个人的底气都没有。按照贺晚的标准去考察青训生,一年也不见得能留下来一个,所以当余究直接敲开三楼教练室门,冷着眸子说自己要留下来的时候。

    说实话,夏祖震动了。

    他喜欢青年人的那个眼睛,从目光里就能看出坚定和志在必得,所以他决定试试。

    然后就挖到了宝。

    余究练的很用功,原本在青训营里就很出类拔萃,正式入队之后更是勤奋得让人吃惊。

    早上八点起床,凌晨四点睡觉,一天除去吃饭上厕所的一个小时,他十九个小时都在练。就连吃饭的时候还在看视频复盘。

    “这行一点也不轻松,唯一的出路就是靠实力说话。”夏祖点了根烟,“sun不是神话缔造营,出过的两个神也都是他们自己一点一点打上来的。”

    少年成名的确会让人产生不切实际的幻想,但是从来没有单靠天赋在短时间内走到高位并且稳定下来的。

    余究和贺晚,如果是同期,其实会是惺惺相惜的对手。

    都太强了,强到跟他们站一起,队友都会失色。

    他看向电视屏幕,已经开始第二局沙漠图了,印象中这应该是这两个人第一次在正规赛场上打比赛。

    打的很好,配合也很默契,像是一起训练了三四年一样。

    只是……他有点担心余究,他的眼睛始终是个不确定因素。

    夏祖吸了口烟,背对着谢天道:“你天赋不错,又肯努力,一直打下去会有好成绩的。而且……sun需要你。”

    至少在未来的两个月内,他们不可能再挖一个跟贺晚一样强的人回来。

    谢天听到“需要”两个字之后,瞳孔一阵皱缩,他缓缓转向屏幕,四个前辈恰好默契配合剿灭了一队。

    他突然觉得,就算实力不够,能一直待在这个队里也很好。

    ……

    第二局结束,sun再度吃鸡。

    由于是狙击手的主场,这一局人头分特别多,直接上了第二,跟wag相差只有十一分。

    第三局雨林开场的时候,贺晚哂笑一声,“终于有点绿了,也算是给你护护眼。”

    余究:“那完了,下一局雪地我岂不是会被亮瞎?”

    贺晚特别怕他说“瞎”这个字,一听到就偏过头瞪了他一眼。

    余究认怂,立马闭了嘴。

    六六还没从连吃两鸡的兴奋中缓过神来,闻言懵懂地问:“什么瞎?余老狗,上天终于要收了你了吗?”

    贺晚一梭子打穿王六六半只一级甲的耐久。

    六六:“我……操!?”

    余究再打穿小半只甲,“注意用词。”

    王六六:……为什么我打个比赛都他妈能被狗粮误伤。

    由于才开局,周围防具很多,他搜了两栋房子,总算找到了个二级甲,勉强开心了些。

    也不知道是不是想要解气,贺晚这局打的特别猛,余究简直跟顺着他一样,一直跟在他身边,报点、送药、看好背后,以及……时不时地说说骚话逗小哥哥开心。

    小哥哥都快比自己还紧张了。

    余究笑了笑,下一秒笑意就僵在了嘴角。

    该死!眼花了。

    他怕贺晚察觉异样,小心操纵人物离开一点才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气。

    之后就没敢再多么用劲,但依旧吃了鸡,跟wag的比分差距直接缩小到五分。

    第四局雪地图。

    一进去余究就觉得眼睛难受,无奈地摇摇头浅笑。

    贺晚一怔,直觉不对劲,眼一凝,“比赛前我说什么你没忘?”

    余究道:“没忘,我躺着你都能带我吃鸡。”

    撑了半局,贺晚担心会出现意外,通过枪声和右上角公告确定了wag的位置。

    之前的另一个韩国队跟他们差的挺多,没有逆袭的可能。现在只要将wag拦在前四之外,稳第一了。

    可是祸不单行、福无双至。

    终于以二换四的代价灭了wag之后,耳麦里传出来一道很轻的叹息声。

    贺晚浑身神经一紧,余究轻声道:“完蛋,小哥哥,我可能要躺了。”

    作者有话要说:  在断更的边缘游走……球球窒息了,需要小天使亲亲才能好(耍个赖皮小可爱们就不会怪我拖更了ovo)

    ·

    感谢民政局、不划水呀x3、沐绾歌、悲喜一念间、凯席斯特x2的地雷;感谢国家一级心动选手、云中轻尘雾、夜雨声烦的小姜丝、我要上天!、雨雪霏霏、西瓜心、玄瑾殇、方知知不吱吱、寒山、白胖子山竹、长歌当笑、酒容子、泯泯众生、达妲鞑龘哒耳闻、阿轩敦团团、喵生无可恋、起床困难户、慵懒薛闲、飘过ing15、民政局、一杯凉水、玺浇灌的营养液。mua~~~

    前面几天日万没时间一个个感谢了,但是球球超爱你们呀!比心~啾!!!(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