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晚脚步一顿,眼睛不自觉地半眯了起来。

    “喜欢一个男人, 你他妈还知道点礼义廉耻吗!?老子养你这么大是放你出去丢人现眼的吗!?这个星期回家, 我让你周姨给你安排相亲!”

    贺正义说话连口气都不带喘的, 从语气里带出来的粗鲁毕现,跟他平时穿个西装打好领带去开会时人模狗样的样子一点都不同。

    贺晚听的好笑, 半倚着楼梯扶栏,等他话说完之后才问:“你是个什么品种的智障?”

    “放你他妈的屁!”贺正义吼道。

    “你哪里配提我妈了?”贺晚淡声反问道, “这么多年都没学会一点礼貌,贺董这学习能力未免也太差了一点。”

    “喜欢男人就叫变态吗?我看你倒是病的不轻。”贺晚一条条地给他讲回去, “礼义廉耻就教会你张口骂娘, 闭口出轨了?拿着前妻的钱, 霸占着老丈人的公司, 转脸去养小三还带回来一个儿子, 现在还有底气过来说养我这么大?你养我什么了你?”

    “上个星期我刚给国家拿回来两块金牌,奖杯还在基地摆着的,你说我丢人现眼?”贺晚嗤笑一声, “早上出门吃蒜了吗你?”

    贺正义被他堵住, 一口气憋在嗓子眼憋着, 没忍住,沉声道:“你喜欢的那个小男生才19岁,我都调查过了, 家里没权没势的,你跟他在一起你养他吗?”

    贺晚差点笑出来,“需要我提醒你吗贺先生?余究他是现役国家电竞职业选手, sun一队队长,手里还有代言和赞助,随随便便打一场比赛奖金几十万,他真不需要我养。”

    “再说了,就是要我养又怎样?”贺晚挑了下眼睛,视线落到一副照片上,“我打算和他结婚,赚钱养家有什么错吗?总比你养一个小三好不是?”

    这人说话句句都是刺,贺正义被他激的火气愈大,“你……”

    贺晚打断他,“这个星期我会回去,相亲什么的就免了,自己把公司这几年的账目全部摆出来,我会带财务去查。”

    有些人真的可笑的不行。

    担着一个法律和血缘上的关系,就妄想参与进你的人生,以一副过来人的姿态告诉你什么是对的,你又做了哪些“丢脸”的事。

    好笑了,自己活了半辈子都没明白,有什么资格去告诉别人应该怎么活。

    贺晚将手机揣回兜里,出门拎六六回训练室,没注意到楼上有一抹身影从转角处消失。

    夏祖看见余究去而复返,抬了抬眼,“怎么回来了?”

    刚刚他们俩在这跟汪丛明坦白之后,这小子懒得听老汪在那嚎,转脸就出了门,现在又一脸失神的回来做什么。

    余究单手插进口袋里,轻轻地握成一个拳,像是考虑了很久一样,看着老夏的眼睛道:“教练,我不退了。”

    老夏有些莫名,拧眉道:“没让你退啊……”

    抬眼对上他分外认真的眼睛,一时间噤了声。

    是没让他退,只是的确也没打算再让他去参加这一次世界联赛罢了。

    身体重要,无论是余究还是sun,都冒不起主力随时有可能会在赛场上失明的风险。

    现在不是前年贺晚刚走的时候,也不是年初他第一次发现余究眼睛出了问题的时候。

    现在的sun,的确是在很危难紧急的关头,但是往上说,贺晚回来了,至少这两个月的训练不会出现问题;往下说,谢天练起来了。

    这孩子努力的不像话,每一次训练都当成正规比赛去打,才三个多月的时间,已经成长的足够优秀。

    下一期青训营招生计划也已经在启动了。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谁都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新的转机。

    所以无论是他,还是贺晚,都没真想着让余究两个月后去柏林打这么一场的。

    风险太大,哪怕不要那座奖杯,他们也不愿让sun的队长以身体为代价去换些什么。

    老夏拧紧了几分眉毛,问:“怎么突然说这个?”

    余究将手心松开,唇边勾出一个无所谓的笑,“我刚刚听见贺神打电话了。”

    夏祖:“?”

    “他说他打算和我结婚,”余究笑着,“我总不能真让小哥哥养我吧。他从小就娇生惯养的,一身的贵公子气派,我以前就在想,能配得上他的、能站在他身边的,怎么说也得是很优秀的人。”

    余究缓声道:“老夏你也知道,没打比赛之前,我就是一个混混。本来就不是一个多么优秀的人了,撞了多大的运气才能让他说出一句打算跟我结婚,你说我能不变得更优秀吗?”

    “我眼睛没问题,这几个月也撑下来了不是吗?”余究笑着,轻声而坚定,“我要和他一起站在世界赛的赛场上,我想……在颁奖台上抱住他。”

    他很想告诉全世界,他家小哥哥找了一个可以站在他身边,和他一起接受万人崇拜的英雄。

    遇见彼此,是用尽了一生运气的万幸,容不得他不去紧紧抓牢。

    余究有的时候甚至都会想,眼睛估计是故意瞎这么一次两次三次的。

    因为那个人太好太温柔、也太过张扬璀璨,所以用放弃所有光明的代价去换取这样一个发光源在自己身边。

    妥善珍藏,只属于自己一个人的光源。

    “况且……”余究笑,“他那个爹我总感觉有点傻逼,我要是真不打职业了让小哥哥养我,我估计那人又要过来叨逼叨,烦。”

    六月的阳光刺眼,从窗户照进,洒在青年人的脸上,勾勒出无畏的笑容。

    窗外有鸟雀叫声,往下还有六六哭丧着跟贺晚诉苦的声音。

    夏祖心下重重的一跳,突然就想去买两个西瓜回来剖开分给大家,一人拿一块坐在基地门口边吃边吐瓜子。

    夏天了,该是最肆意的时节了。

    ·

    转眼就到了七月,南方天气变化莫测的时候。

    六月发生了很多事。

    sun从釜山捧回来两座金光璀璨的奖杯;贺氏企业内部大清洗,据说决策层换了一批人,间接导致sun又多了一家赞助。

    余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下意识看向贺晚,小哥哥却皱着眉纠结到底要不要去挖个人回来。

    六六一听汪丛明说完就嚎了一嗓子,“那我们是不是要换队服!?我眼红晚哥那件队服眼红好久了。”

    队服需要印上赞助商的logo,所以加了赞助会换队服几乎是默认的事实,汪丛明笑得眼睛都合不上,就差抱着投资数钱了,闻言点了下头,“换!换他个七八套,反正贺氏有钱!”

    贺晚随手抽了一支笔扔过去,“你怎么不直接说换一个基地呢?!”

    汪丛明见缝插针,“可以吗?这一期青训营人又招多了,我真想换个基地,再大个一圈的,小晚你说怎样?”

    贺晚翻了个白眼并不打算搭理他,汪丛明便转向队里唯一一个老实人,“小天你说呢?”

    谢天正在为自己一枪m24爆了别人二级头兴奋地红了脸,一听见稍微怔了怔就点头,“我放假回去跟我爸说。”

    “你别搭理他。”余究拦住,“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老汪你这样压榨小天,谢董迟早会开了你的。”

    谢天闻言立马道:“没没没,汪哥没压榨我。”

    汪丛明得意地眼一挑,“看见了吧?以为谁都跟你似的,小没良心的。”

    余究耸耸肩,顺手捞过贺晚桌上的杯子,倒了杯热水递过来,“喝点热的,你昨天又熬夜了。”

    贺晚接过,往里扫了一眼,这人居然还加了枸杞,他乐了,“该你喝啊,护眼。”

    小队长随手点进训练场,闻言手一顿,控着椅子过来,小声道:“这东西壮阳,我怕喝了晚上没地方去……”

    话说到一半,贺晚下意识一脚给他踢回去,“滚蛋!”

    余究笑得嘴都合不拢,想了想,反正这个月直播时长还没凑够,顺手就开了直播。

    自从釜山回来之后,粉丝想见他们一面比登天还难。六六他们好歹还去参加了几个访谈,这俩人一天天不是跑医院就是泡训练场,活得跟个世外高人似的。

    所以这次余究开播之后,难得好心地打开了摄像头。

    蹲守的人不少,背景音里汪丛明他们还在闹,直播间人气值已经突破了百万了。

    【啊啊啊啊啊出现了!是辣个蓝人!】

    【啊啊啊啊你们看,背景里是辣个男人!!!】

    余究笑开,“你们把舌头捋直了说话。”

    训练室的人闻言一愣,齐刷刷地扭过头来看,就见余究气定神闲地说:“啊这段时间啊,不是说了吗,跟你们贺神度蜜月去了,所以有点忙。”

    “训练室?他们在吵着换队服。嗯对,就是我给你们贺神定做的那一件,他们也想要。嗯,不给,情侣衫哪能随便给这群糙汉子一人一件。”

    “你们贺神?训练呢,怕我累着,主动担任了指挥位、狙位、开车位,看他多爱我。”话刚说完,一只水杯被哐的一声砸到了他桌子上,贺晚冷眼瞟了他一下,转头去开自定义房间。

    【哈哈哈哈贺神听不下去了,闭嘴吧你!】

    【hui~tui!还情侣衫,我咋只看见sun就那一件啊!】

    【三句话不离我们贺神,到底是我们贺神还是你贺神啊哈哈哈】

    余究怔住一瞬,面色泰然地拿起那只水杯,放到摄像头前一脸陶醉地说:“看,你们贺神给我泡的枸杞水。嗯,壮阳、补肾、旺火,唉……我也不知道小哥哥他在暗示什么呢。咱也不敢说,咱也不敢问。”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篖牡母迪壬投掷的地雷;谢谢寒山、似晷、转角回头、我要上天!、淮洛、梦小乙、花花酱配小饼干、山竹妹儿浇灌的营养液,比心~啾啾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