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晚动作一顿, 转过眼看了下余究, “我看你说的挺多。”

    弹幕粉丝哈哈大笑, 余究却从善如流, 半挑着眼睛道:“我这不是还没敢问么。”

    贺晚点头, “嗯,你问问也没事。”

    “什么?”

    贺晚:“你给我泡的枸杞水,怎么, 小队长是想让我养肾?晚上打算把自己剥干净去我房间吗?”

    “咳!”

    “咳咳!”

    “少儿不宜, 小天还在这呢!你们俩消停一点!”

    汪丛明气的差点一个猛虎下山过来打死这俩人,谢天红着脸一动不敢动。

    贺晚上挑着眼睛,简直像勾的一样看着余究,直把那脸皮比城墙都厚的小队长看红了脸。

    【哈哈哈哈哈我算是知道了, 余神只敢嘴上骚!】

    【看起来浪的没边儿, 贺神一句话一个眼神就闭了嘴】

    【你再骚啊, 你再浪啊, 你再扛着品如的衣柜到处跑啊, 被怼了吧哈哈哈哈】

    【啊我贺神这眼神, 我死了】

    【阿伟已在乱葬岗】

    【明人不说暗话,我把自己剥干净了, 晚晚过来上我!!!】

    总有人一句话就能让你心猿意马,余究怕再这样看小哥哥看下去, 自己真忍不住起了反应,转脸回到弹幕,看见一群鸡笼发言。

    哼笑一声, 他道:“你贺神这眼神是看我的。”

    “阿伟好可怜啊,就没活过。”

    “你把自己剥干净也没有,晚晚不会上你的。”他说着小了点声,“我还在排队呢!”

    “…………”

    电竞圈神话,sun前队长lustre又是怀疑自己才是瞎了眼的一天呢。

    懒得再搭理余究,贺晚开好自定义房间把密码发给他,“你给花眠传一下,今天跟北美那边约的训练赛。”

    因为余究的眼睛,贺晚几乎成了sun半个队长,就连开自定义房间联系别队这种事也是他做了,只不过会在最后通过一下余究而已。

    小队长拿起手机,半嘟囔一句,“所以说让你当队长嘛,麻——”

    话说到一半,他卡了壳。

    训练赛?

    北美?

    他转过头,状似不经意地问了一句:“之前那个michael在哪个战队啊?”

    贺晚心里一跳,“qpo。”

    余究点点头,缩小直播界面,顺手进了自定义房间。

    qpo-michael。

    他眼一眯,也不多待,确定是跟对方打之后就退了出来,随手开了场单排直播。一边直播一边问贺晚:“他们也进决赛了吗?”

    贺晚:“嗯,北美赛区冠军。”

    “牛批啊。”余究不冷不淡地道这一句,手下开镜,几枪腰射淘汰一个人,然后问:“几成把握?”

    贺晚有些莫名,“什么?”

    余究:“今天这场,几成把握赢?要我上吗?”

    直播间观众都是人精,亲眼看着余究一瞬间变脸还故意装作谈正事的样子,一本正经地问贺晚要不要他上,笑得都快打鸣。

    【哈哈哈哈你装!你再装!】

    【michael?我记得好像是北美那边一个大神吧,长得还不错?】

    【哦哟哟~~~我贺神真的是魅力四射,亚洲赛韩国那个water好像还是贺神粉丝来着?】

    【哈哈哈小队长慌了,完蛋玩意儿~~~】

    小队长没慌,他小哥哥半个月前还说打算跟他结婚呢,他慌个——

    “不用,随便打打,一会打完我跟michael摸两局。友谊赛而已。”

    余究:好的,我慌了。

    训练赛一约就是三局起,贺晚还说打完要跟那美国佬再摸两局,起码五局,仨小时。

    余究看了眼时间,八点半。

    嗯,sun现役队长被替补规定每晚十点就要上床睡觉你敢信?

    等于说一会他睡着了,他家小哥哥可能还在跟人家连麦打游戏。

    刺激。

    太他妈刺激了。

    余究几乎是黑着脸戴好耳机进的游戏,贺晚扫过来一个视线,想说些什么的,贾成提醒他房间要开了才作罢。

    趁着中间sun被淘汰的空档,贺晚切了个小号点进余究直播间看了一眼。

    这人居然一直在单排,根据弹幕计数君显示,已经吃了三把鸡了。

    【我余神今天这是暴走了啊。】

    【嫉妒的力量。】

    【鱼鱼啊,夫夫生活也要给彼此一点空间的不是?你想开一点,至少晚晚还在你旁边坐着的不是?】

    【嗯,在他旁边坐着的,然后和别的男人玩游戏~】

    【卧槽哈哈哈楼上的姐妹你过分了啊!】

    贺晚小声笑了一下,耳机和身边声音前后响起,屏幕上那人又吃了一把鸡,伸了个懒腰笑道:“不玩了,睡觉去。”

    像是上课做小动作被抓住的学生,贺晚立马将手机摁灭,送过去一个眼神,“这么早?”

    余究心下还有些烦,但是对上他的时候却总在笑,耸耸肩道:“不是你让我早睡早起的吗?”

    他点了下播,移着椅子坐到他身边看了一眼,“那个美国佬这么强的吗?你一会跟他玩真的不要我帮你撑撑场面的?”

    贺晚有些心虚,底气莫名就有点不足,闻言故意说:“不用,双排,要你也不能做一个盒子精。”

    余究脸上笑差点挂不住,拍了一下大腿站起来,故作释然地道:“行吧,那我先睡觉去了,你也别练的太晚。”

    迈步的时候一眼瞟到桌上已经喝了一半的枸杞水,他还是没忍住,故意弯下腰,凑到贺晚耳边用气声说:“别让我等太晚哦小哥哥。”

    直到看见这人耳廓泛出丝红晕之后,余究才心情稍好了一些,勾起一抹笑意出了训练室的门。

    其实还不放心,但是坐里面坐着也于事无补,不如做点别的,一会给这黑心的小哥哥一点“惊喜”。

    ·

    贺晚别过头,往外看了看。

    确定余究走了之后他才敢打开手机,直播界面已经停住了,底下粉丝却在互道晚安,还热闹的很。

    他切出去,笑着摇摇头转向电脑显示屏。

    训练赛已经结束了,sun总积分第二,第一是qpo。他返回大厅,顺手拉开好友栏给michael发了个邀请。

    骆招招一直在帮他联系国内专业的眼科大夫,但事实情况是,他们说的那些他都知道了。

    昨天招招突然打电话给他,半笑着开口,“差点忘了,你那个美国的老相好家里不是世代从医吗?”

    贺晚一脸懵,“什么美国的老相好?”

    骆招招揶揄道:“就是你前些年打比赛,一碰到就要说你cute的那个美国人,还说要把你娶回家做媳妇来着?我记错了吗?”

    没记错,他们那些北美、欧洲的高个子白人总觉得亚洲人娇小可爱。

    贺晚长得也白,还没以凶残出名的那些年,michael的确一看到他就会直呼cute。

    而且这人,还是个gay,明着暗着示好了无数回。

    所以刚刚余究各种暗示和吃醋的时候,他的确是有些慌的。

    “lustre?”耳麦里那道声音在唤他,贺晚回过神,用英语回了一句“我在”。

    michael明显兴奋地不行,一直在跟他问好,直到进入游戏里还在夸贺晚刚刚打训练赛的时候那手甩狙特别漂亮,这么些年看过的最漂亮的玩狙的亚洲选手就是他了。

    贺晚挑眉,“我们队长很强。”

    michael一怔,“lightt?我听说过他,但是没对上过。”

    贺晚闻言轻笑,标了个点一边跳伞一边道:“那可真是太可惜了,他很强,有机会你该和他打一局。”

    而之后的情况就脱了缰,贺晚足足半局都在用英语跟他michael说中国sun现役队长是个多牛逼的人,直听得那边不停惊呼,“really?”

    他突然发现,跟别人介绍自己喜欢的人多么优秀的时候,的确是会连空气都变得令人舒服。

    贺晚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跟着了迷一样,偏向性强的跟比赛场上的韩国解说有的一比,也跟……小队长介绍他的时候没两样了。

    而直到把这个人里里外外夸了一通之后,贺晚才问:“michael,你父母是不是眼科医生?我有个朋友眼睛出了点问题,我想带他出国治一下。”

    michael连一瞬停留都没有,反问:“lightt?”

    贺晚一惊,那边却道:“亚洲赛我看了,lightt最后的自爆是没有办法的事对吗。”

    若非实在打不了,没有人会选择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作战方式。

    见无法隐瞒,他笑了下,“是。”

    michael了然,当即也不回答他关于眼睛的问题,而是笑道:“you like him.”

    语气笃定地跟亲眼看见了一样。

    “你喜欢他,贺,你从来没有这样夸过一个人。”

    赛场上的lustre一直都是昂着头颅的,哪有这样不遗余力向一个人介绍别人多优秀的时候。

    只有喜欢,才会让人甘愿放低姿态。

    贺晚怔住一瞬,浅笑不语,直到跟那边确定好什么时候把人带过去检查之后才摘下耳麦出了门。

    晚上的sun依旧很吵闹,一队几个人短暂的休息之后又开始训练,新招的青训生一脸稚气未脱,正在一楼厮杀。

    贺晚勾勾唇,突然想起小队长刚刚出去的时候近乎暧昧地低头凑到他耳边说的话,不由地就心念一动。

    偶尔偷懒一次,也没什么。

    伸手拉开房门的时候,光亮顺着门缝进去一瞬又消失。

    贺晚顺手按开墙上开关,立马又给关了上。

    这小混蛋,还真的在这等他。

    床是自己的床,此时却鼓出一个人形,余究侧躺着,眼睛轻轻闭上,因为刚刚的乍起的光有些不安稳,颤了两下。

    贺晚看得好笑,摸黑走到床边轻唤,“我回来了,你快回自己房间睡觉。”

    床上那人翻了个身,却不醒;贺晚继续喊,见喊不动索性就坐到了床边。

    “小朋友,有人说我喜欢你呢。”他轻声道,“隔了大半个地球和网线,那么笃定地就说我喜欢你呢。”

    他顿了一顿,在一片黑暗中小声反问:“怎么办,我好像真的很喜欢你。”

    贺晚浅笑,借着窗户间透过来的光看向床上那人眉眼。

    白日里俱是张扬,此刻却分外乖巧。

    鬼使神差地,他低下头,在这人安睡的眼睛上落下一个吻。

    一吻既罢,贺晚刚想撤离,腰腹间却突然环上来一双手。

    本该熟睡的那人睁开眼,耍赖一般将头枕到他膝上,委屈控诉道:“我排了这么久的队,小哥哥你却在跟别的男人玩游戏,只一句喜欢就打发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  晚晚:不,我说了三句。

    ·

    感谢小麻醉火箭炮x3,似晷、六月精灵、笨君专看基.投掷的地雷,比心~~~

    感谢羡羡的小师妹、笨君专看基、迷雾bare \\\" 锁不住思念╯、秦羡羡、白墨阳、皮革厂、鱼式记忆、寒山、玺、~~啦啦啦~、淮洛、沐七、喵生无可恋浇灌的营养液,么!!!

    球球给大家比个心心,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