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排并不是sun主要训练的项目, 况且由于余究眼伤、贺晚刚归队、谢天资历浅, 老夏从一开始就将主要目标放在了solo和四排上。

    所以即使第二天这支战队一上场,解说就开始狂吹创下记录勇夺双奖杯的sun,贺晚他们都不为所动。

    反倒是余究坐在观众席上听着耳机里的翻译,眉头往上跳了跳。

    旁边坐着的女生激动得不行, 又怕他被人认出来,压着声音说了一大堆话。

    可是……

    小队长他听不懂。

    余究英语一点也不好,每次出国前队里会给他们进行英语培训,但时间紧迫, 最多也就只能学一点简易对话,而且他一直觉得有那时间不如多约几局训练赛。

    反正每次出国都有翻译随行, 就连记者问话的时候也是用母语回答, 所以余究还真没想着好好学英语。反倒是贺晚含嗔带怒地说了一句回去就送他去培训班,他才开始思索自己是不是该学一门语言了。

    余究摇摇头笑开, 挑了几个稍微理解意思的句子回答之后向比赛场指了指, 示意她比赛要开始了, 转手打开了论坛。

    果然还是方块字看着舒服。

    汪丛明原本不准他们比赛期间刷社交工具, 谁知道会不会有黑子跳出来叭叭叭一堆, 但由于昨天颁奖台上的盛大场面,此时大家竟也一致对外。

    【sun牛批!双排继续冲鸭!】

    -双排的话, 我觉得还是指望花神和老怪吧。

    -同楼上,sun双排我看没怎么练,而且余神怎么又没上场??

    -lightt又没上场???我虽然觉得他们家那个副狙还挺可爱的,但是真要他上是不是有点草率啊。

    -余究没上场……我之前一直在猜一件事, 现在越想越觉得可能性太大了。

    -别卖关子,直说。

    -余神眼睛……出问题了吧?

    音响里已经通知比赛开始,选手全部戴上隔音耳机进入广场,余究将视线落在那个熟悉的位置上看了好一会才转回论坛里。

    贺晚并不知道他会来。

    这人昨晚撒娇勾人得厉害,抱着枕头钻进了他被窝,早上起床的时候连一盏小灯都没开,就怕吵到他睡觉。

    可是没用,他还是来了。

    而论坛里那句话出来之后,一时安静如鸡。

    余究百无聊赖,隔一会儿刷新一下、隔一会儿刷新一下,终于刷新到一条最新跟帖:

    -楼主一会删帖吧。

    余究愣了一下,兀地笑开。

    都是打比赛的,就冲他釜山赛闭着眼睛自爆那事儿,该猜到的其实都猜到了。

    -删帖吧,官方没给回复之前别传了,安心看比赛,就算……真那啥了,余神也拿到奖了,不亏。

    -对!不亏!lightt牛批!这些士气低迷的话别说了,干嘛啊!哪家像我们这样第一天就拿回来两座奖杯的!!!丧个屁!

    圈子里的匿名论坛,平日里吃瓜互怼的厉害,恨不得打比赛前对家爆出点黑料出来,最好打不了了。可是一到这种时候,大家却都特别有共识的闭口不提。

    不是没有好奇心,只是怕真传开了,会给远在柏林为了国家打比赛的选手们造成困扰。

    说到底,虽然他们没有去到世界赛的现场,但是中国面孔拿下奖杯,怎么都是振奋人心的。

    有一个词说的好:与有荣焉。

    余究切出来,拇指按在跟帖上好一会,还是没有回复。

    说也不该在这个时候说,最大的可能性也就是在拿回四排金奖的时候面对问询,轻飘飘地答一句:“嗯,是出了点情况。”

    他最怕的就是看到别人心疼的眼神和关心的句子,干嘛啊,又不是死了。

    而相较论坛里比较正经的画风,微博上就是千姿百态了。

    余究随手点开热搜一路往下翻,一堆跟比赛有关的热搜里他终于看到一个自己想看见的tag。

    #贺神队服#

    【姐妹们快看我发现了什么!】[图片]

    -卧槽!显微镜女孩啊姐妹!

    -官方发糖,最为致命!

    -aaaaawsl,我就等着他们俩公开了!

    -这俩能不能别这么甜!一个不上场,另一个就要穿画着对方形象的队服出现吗!?

    -歪个楼,画的好棒啊,一眼就能看出来是余神。

    -是画的很棒诶,sun原来还有这么厉害的神仙吗?

    -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你们还记得之前贺神还在直播的时候,有一次露了脸吗?墙上挂了很多副画,这画……不会是他画的吧?

    余究挑了挑眉,‘手滑’点了个赞。

    -我草草草草草!活的!余神!点赞了!!!

    -这他妈证明了什么!证明了那画是贺神画的啊!证明了四舍五入这俩是真的啊!!!!

    -今天的我又是一只柠檬精,我就想问了,余究这玩意儿哪一点好,怎么就骗走了妈妈的晚晚5555!

    余神点到回复,气定神闲地打了四个字:器大活好。

    然后又一个一个的删了,这要给小哥哥看到了,能给他捶死。

    恰好耳机里那道女声翻译到lustre,他抬头向前方看去。

    第一局中半场,画面从全视角切换到了单人视角,此时给的是贺晚的比赛画面。

    在房区,前后一共三队人夹击,贾成只剩半血,在打药;贺晚二级甲破了一半。

    解说激动地猜lustre会不会创造奇迹,余究支着下巴想,这要是能创造奇迹真他娘的是个人才。

    两个人加起来急救包都没三个,枪也不是什么好枪。

    虽然贺晚以前就和贾成配合打的很好,但从这冲出来也实在是难。

    不过sun强就强在,就算它输,它都输的漂漂亮亮。

    前后三队,一共六个人,贺晚和贾成打好药之后各守一边,死前还拖了四个殉葬鬼。

    场上一阵唏嘘,余究却没觉得有多遗憾,就刚刚那三四分钟里的战术打法,足够剪好视频扔到青训营给他们学个三五天的了。

    导播将镜头给到青年,贺晚神色不变,唇边甚至还有笑意。仿佛刚刚经历了一场酣战的人不是自己,变成盒子的也不是自己。

    而后漆黑的眼眸对准镜头,笑了一下。

    场上一片女孩子的尖叫,余究甚至还在这边尖叫中听见了一道豪迈粗犷的男声:“晚晚嫁我!!!”

    声源是从前方传来的,刚说完余究就听到了一声更加中气十足的糙汉音:“做梦!”

    sun队长下意识点头附和,的确是做梦。

    重婚是犯法的,小哥哥可是答应了要娶他。

    ……

    解说员不死心,将画面换到sun另一支小队上。

    谢天和六六也挂了彩,似乎是刚从包围圈里突击出来,正开着车赶往下一个安全区。不怎么刺激,观赏性不足,但胜在稳。

    而中国战队的另一支战队yuu,竟也只剩下了一个小队。

    花眠和老怪。

    余究不知道老怪手恢复成什么样了,但看他打法,估计也是奔着奖杯去的,胜算还不小。

    明明该是最忙的人,此时却坐在观众席上,偶尔回身边小姐姐两句话,再看看选手比赛。没事还去微博鱼丸超话逛逛,看到顺心意的段子就不小心‘手滑’一下,惹得粉丝直接在超话里艾特他请他远离粉丝生活。

    余究并不当真,反正粉丝心理他早就摸透了,说着让他离远一点,但是发现他们发的东西自己能看见的时候却又是开心的。

    矛盾得不行。

    而上半场结束,选手离场的时候,他总感觉自己跟贺晚眼神对视了一下,慌了。

    没等十分钟,手机震动。

    小哥哥:你在哪?

    余神睁眼说瞎话:酒店。

    他甚至还将出门前特意拍下来的照片传了过去。

    那边顿了顿,半天才回他一条:行,做完理疗记得去吃饭。

    余究:好。

    小哥哥:手有点酸,你给我揉揉。

    恍若一道雷噗地一下从天灵盖劈了下来,余究几乎克制不住地就想去后台给他做个全身按摩,但是眼睛瞟到自己作死发的那张照片,咬了咬牙才打字。

    余究:揉~别太累着,晚上回去给你按摩。

    小哥哥:好~亲一下,么!

    余神第二次觉得,自己他妈的真是做了个大死。

    上一次是这人问他网不网恋,这一次他想着刚刚要是没骗他,现在是不是可以在后台又揉又抱又亲了……

    余究后悔得不行,却一下忘了他家那么一个矜持的小哥哥,半个月才可能主动一次,这半个月的主动昨晚已经用了,怎么可能会在中场休息的时候发消息又让他揉手又亲亲的。

    一边后悔一边纠结中,余究脸都快憋青了,就算带着口罩都能看出来眼神中的不自在,惹得旁边女生不住地问他:“are you ok?”

    不ok,非常不ok。

    他想去后台。

    直到选手上台,他视线都死死地盯着贺晚,那人却连一个眼神都没瞟过来,唇边笑意刺眼。

    下半场打了什么余究其实都没仔细看,反正他很清楚自家拿不了奖,他也不在场上,没必要给自己太大压力。

    唯一的压力就是想按摩该从哪里开始。

    而最后一次吃鸡的背景音从音响里传出来的时候,他才将视线从贺晚那边转到大屏幕上。

    第一:qpo

    第二:tre

    第三:yuu

    第二不熟悉,一三却都是老熟人,sun两支小队分别是第五和第十三。

    场馆内热浪滔天,他也顺势站了起来,结果一打眼却瞥见本该下场的那个人摘了耳机向观众席走了过来,鼓掌的动作就生生停住了。

    安保人员拦住他,贺晚笑着往观众席指,随即便被放行。

    余究心里突突的,而现场观众却压根没反应过来,眼睁睁看着贺神向第三排角落走来。

    青年眉目张扬,眼中俱是笑意,在他面前停下,伸手从队服口袋里掏出了一颗糖递过来,“还装呢,小队长?”

    坐在他曾经坐过的位置上,原就不是不起眼的人,第一眼落过去的时候便留了心,再往后看便看见了那双眼睛。

    其实离的很远,压根就看不清,但是贺晚却下意识觉得那双眼睛里该是自己,所以他下来了。

    恍然不知余究此时心里究竟是什么念头。

    一开始还有些被拆穿的慌张,可是那人一步步走近,心却一点一点地静了下来。

    恍惚中回到三个月前的那场比赛。

    这人从最黑暗的地方,一步一步顺着光源走到台上,笑着看向所有人。

    而今天,贺晚从最光明的地方,一步一步走至台下,手心躺着一颗糖,脸上笑意依旧,眼里却只有他一个人。

    作者有话要说:  越到完结我越甜ovo